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东方时空]守望敦煌·吴健(10月19日播出) 

央视国际 (2004年10月19日 15:56)

  CCTV.com消息(东方时空—东方之子):

   这是吴健的摄影作品,这些照片呈现出了千年之前,东西方文化往返传播的路线,当我们的想象在这条路上展开的时候,吴健为我们捧出了美丽的敦煌,透过他的镜头,我们强烈地感受到了大西北雄奇的风物和灿烂的历史创造。

  吴健:敦煌的彩塑美、壁画美,那么就要从形式,从艺术上面要去加强它,要去夸张它,所以我们每一次所拍的这些东西,都是进行了我们的二度创作,所以说最终拍摄的这些作品,应该就是说我们心灵当中,对敦煌的真正认识的,有价值的这种作品,就是区别于一般的资料片的摄影。

  说起吴健和摄影结缘,要追溯到二十三年前,那年十八岁的吴健经过考试,进入敦煌文物研究所,由于身体健壮,他被分配到了摄影组,但是那个时候,对于摄影创作,吴健完全是个门外汉。

  吴健:1984年参加了中国美术全集雕塑卷的拍摄,当时就想是把这个拍清楚,适合人家出版的需要,我觉得我的任务就完成了,那个时候可能总觉得石窟摄影不是什么艺术,不是什么创作,逃避不了资料摄影这个阴影,那么随着出去学习,不断地提高、名师指点,加上自己的一些感悟,那么我觉得回到敦煌以后,我发现真正的路和根还在这儿。

  从那时起,吴健开始专注于摄影艺术的研究,然而石窟狭窄的空间,文物位置的不可移动,是摆在他面前的主要困难之一,如何在局促的空间里拍出层次感,是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吴健:石窟的空间局限了我们的好多思路,怎么去表现它,比如说我拍427窟,它是一个隋代的洞窟,里边是中心柱,前室又有雕塑,那么一般的游人到这个洞窟,可能看完前室以后,就进了主室,他的视觉可能有时候衔接不上,那么我摄影不能说拍两张,前室拍一张,主室拍一张,那么怎么办,我就要考虑,用多次曝光的办法,既要表现它的主室,又要表现它的前室,这就是一个完整的洞窟的建筑形式。

  用照片给观众呈现了一个完整的石窟气氛,并没有让吴健满足,每天他都背着相机在洞里转悠,对于摄影人来说这叫“养眼”,记不清哪一天,吴健觉得石窟里的雕塑和壁画,在他的审视中似乎动了起来,不再遥远、不再冰冷。这张照片中的菩萨是莫高窟中极引人注目的一位人物,她曼妙的身姿被世人惊叹,吴健在拍摄的时候,借鉴了人像摄影的手法,用柔美和谐的人物光线来表现这尊菩萨。

  吴健:可以说这个菩萨,我拍了好多遍,每一次拍摄都有一种新的感受,最初拍的时候,我只不过感觉就说是它是一尊雕塑,就是说当着文物去拍的,后来是把它当着一个活生生的少女去拍的,那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说跟它之间有一种无声的一种交流,尽管它是不可移动的,尽管它是一尊泥菩萨,但是你要把握好摄影的角度、用光、构图,那么它就会活灵活现出来,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用摄影技艺的物态化使雕塑能够达到人情化。

  这张照片叫做《弥勒圣地》,完成于1989年,它为吴健赢得了许多赞誉和摄影大奖,这幅作品的问世,是他多年来对佛教艺术圣地——敦煌,热爱之情的一次完美释放。

  吴健:我认为的佛应该是冲破好多阻碍和空间的束缚,应该释放出来,在天地间、在万物间展现出来,当然这个不仅仅是一种宗教信仰,这也就是我这么多年对敦煌情感的释放,我就把这个佛单独拍了一个,又把莫高窟的主体建筑拍了一下,但是我觉得这个还非常不够份量,所以我又加了一些天上的云气。

  敦煌艺术震撼了吴健,二十三年间,他拍了多少胶卷已经根本无法计算,他能数清的,只是已经出版了的二十五本个人摄影专集和五十多本合作摄影集,并先后在台湾、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举办了敦煌摄影展,走出敦煌的吴健,又回到了敦煌,然而人们逐渐发现吴健作品的内容有了新的变化。

  吴健:国内或者到国外,人家都有一个有趣的话题,为什么莫高窟会在敦煌修建,到底是它在一个什么环境下,为什么要开这个洞窟,而且延续这么多年,这就给我们一个新的课题和任务,那么要表现莫高窟的周边的环境,它的周边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以及它的地理、地貌和天气状况、气候条件都要反映出来,就是说不要孤立地来看待敦煌莫高窟。

  就这样,吴健把自己的镜头伸向了莫高窟外面的戈壁和黄沙,有一次敦煌附近下了三天大雨,吴健感觉到,这个异常的天气现象可能会让它捕捉到一个令人惊叹的瞬间。

  吴健:第三天看天气预报以后,它不下雨了,那么我一大早坐车就到莫高窟来了,来了以后,就想拍一个全景,当时正好在莫高窟对面的沙山上面,有一个通讯塔,这个通讯塔大概是高五六十米吧,我就往上爬,爬到一半的时候,我两个手都僵了,感觉就不想再上了,但这个时候我又回头一看,东边就是三危山这个地方已经是一片彩霞,我就预示着有奇特的效果,我那个时候就是一股劲了,不管怎么样先爬上去再说,爬上去以后气还没喘匀呢,光一下就打到崖壁上面,我甚至都忘了侧光,就用估计的曝光的办法,啪、啪、啪,连拍三张。

  从1981年到今天,吴健已经不单纯是敦煌研究院的摄影师,而是一位敬业的敦煌文化工作者。他那终日在敦煌和丝绸之路流连的镜头不仅是对美的寻觅和记录,更在追求一种发现。

  吴健:我有时候也是在想,我说这个真是一切都是天意吧,既然让我做了这个事,那么我也把它做好,那么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就把这个摄影作为自己的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来对待,我想告诉别人的就说是,我眼中的敦煌应该是这个样子。

  ※进入《东方时空》主页

  专题:敦煌再发现

责编:张莉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
 
  资讯信息
警告:室内污染致命!
“手机省”---双卡王!
市话随便打长途尽情聊
无人知晓的暴利行业!
怎样迅速挖掘网络财富
投资3万年利高的惊人!
中国特色餐饮投资网
05年怎样投资最赚钱?
开中国第一家暴利小店
手机魔卡,长途一毛钱
总院治女性前列腺结石
哮喘气管炎的健康之旅
糖尿病患者的福音!!
为抑郁症精神障碍送药
牛皮癣—不再是顽疾!
让痛风终身不痛!
权威治抑郁症精神障碍
中医治儿童多动抽动症
中医治口臭、口腔溃疡
★关注痛风★!
脑病、脑瘤获重大突破
中医权威治疗高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