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时空连线]两会特别报道:为紧急状态立法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13日 14:43)


  CCTV.com消息(时空连线):2003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巨大损失,同时,也让人们更加认识到了危机化管理的重要性。所幸的是,国务院在相当短的时间里出台了《紧急公共卫生应急处理条例》,这部在紧急状态下出台的条例,使得全国防治“非典”的工作有序地进行,有效控制了疫情蔓延,保持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

   在非典过后,人们充分吸取了教训,对于紧急事件的处理有了一定的经验,在近期防控禽流感的工作中,由于政府启动了应急处理机制,就有效地控制了疫情的蔓延。

  紧急状态下的法规条例对于公共管理的重要性在一场非典疫情防治和禽流感防控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而让人们思考得更多是:如何在今后的社会危机中能够更加及时有效地依靠于一部完善的法律。

  早在2001年,我国就有经济学家提出了“危机管理”问题,建议政府研究和建立危机系统,实施危机管理,以减少危机冲击。而在经历了非典和禽流感之后的今天,在发展中的中国制定一部有关紧急状态下的法律就显得更为迫切了。

  

为紧急状态立法

  主持人:今天请进演播室帮助我们进行解读的嘉宾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研究员莫纪宏博士,非常欢迎您,我想大家第一反映是为什么把“戒严”在我们修宪的建议之中变成“紧急状态”?

  :为什么我们在宪法中间要规定把“戒严”变成“紧急状态”,戒严也是紧急状态的一种情况。我们82年宪法规定了戒严制度,在96年根据82年宪法关于戒严制度的规定,制定了戒严法,戒严法明确规定,戒严法主要适用三乱,动乱、暴乱和严重的骚乱,其实从整个紧急状态基本原则来看,实际上要求即使紧急状态下面,我们有要紧急法制原则,要求政府研究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行使紧急权力,同时也要要求公民按照宪法和法律的要求承担紧急义务,这样的话你必须涵盖所有的情况,不能仅仅涵盖宪法规定的戒严制度,实际上宪法规定戒严制度以后,政府在三乱出现的情况下可以采取这个措施。但是如果出现的不是戒严所出现的紧急情况,其他情况下政府能不能行使权力。

  主持人:我正好想问您这个问题,因为去年在我们生活中走进了突如其来的非典的疫情,这个时候北京有很多小区要实施隔离,医院有要实施隔离,今年禽流感,很多地区的鸡要处理,我们今年提出的这样的修宪建议,是否也跟在过去一年生活我们突然遭遇新的紧急状态是有关系的?

  :我们从去年非典爆发产生了很多问题,非典不是“三乱”,但是影响是全国范围内的,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的,对于非典的流行,要说采取戒严措施不行,不采取戒严措施必须要采取一定的紧急措施,这个紧急措施宪法里没规定,宪法只规定戒严,要按照法律原则办事,要么把宪法的规定按搬过来实施戒严法,肯定不行的,要么没有权力的依据,所以去年我们遇到困难,说明我们原来宪法中仅仅把戒严规定进去,它的范围太小。我们这次把戒严制度改成紧急状态制度,为政府任何公共紧急状态发生的情况下,政府都可以根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行使紧急权力,依法办事。

  主持人:戒严这个问题不能解决当时我们面临非典复杂的情况。

  :没有涵盖所有的紧急的事态。

  主持人:去年我们非典疫情发生之后,政府很快出台了突发事件应急条例,也具有法律的一定的限制,为什么这次还要修宪呢?

  :应该来说我们国家原来关于各种紧急状态,政府怎么行使权力,我们是有法律规定的,但是我们制度不统一,这个领域是这样一个法律,那个领域是那样一个法律,导致不能合在一起,导致这个紧急状态出来以后我政府可以行使权力,那个紧急状态出现的时候我判断是不是符合那个,因为不是一般情况的,去年一样,我们的非典爆发以后,怎么办呢?我们按照什么行使这个权力,所以我们遇到这个问题。现在我等于按照现在法治的要求,政府的权力不管平常的权力还是紧急状态时的权力,都要宪法中规定。从宪法找依据,根据宪法我们制定相应的法律,我们根据宪法规定了《戒严法》,我们今年立法规划就要制定《紧急状态法》,今年年底《紧急状态法》作为全国人大立法的重点推出来。

  主持人:在国际上比如说宪法中用紧急状态覆盖了戒严,是不是一种通行的惯例?

  :应该来说现在紧急状态制度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制度,特别是宪法中间规定紧急状态。

  主持人:面对这次修宪建议中把戒严被紧急状态彻底覆盖以后,大家关心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在紧急状态下,当然无论国家政府还是地方政府拥有跟平常不一样的权力,但是这个权力如何被监督和制约?

  :从国外来看,为了防止政府利用紧急权力,平常不用滥用权力,到紧急状态时期我想利用紧急权力的模糊性,或者是我随意超越职权,反正为了公共利益,所以随便滥用职权,为了限制这个,法律中间确立了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则是合法性原则,要求所有的紧急状态时期行使紧急权力的国家机关,不管行政机关也好,还是司法机关也好,紧急状态法上都要有相应的权限依据;第二个紧急权力行使要合理,虽然是合法的,但是不合理,比如本来这片房子不需要拆迁,或者不需要拆了,为了救灾的需要,随意到时候乱指挥,不该拆的拆了,这个恐怕不行。

  主持人:也会受到处理。

  :所以要合理,第三要有效,不管采取什么措施,要考虑能不能产生一个效果,你把群众疏散掉另外一个区域,问题是有没有效果,没有效果也不行,最终我们在《紧急状态法》中,我们规定权利救济原则,你可以在紧急状态时期限制公民权利,也可以让公民履行比平常多的义务,可以征用我的车辆,征用我的房屋,但是紧急状态过后,你要给我适当的补偿,要是没有损坏,还回来,损坏了要补偿,第五个是程序性原则,紧急状态时期,你可以行使权力,但是必须按照法定程序来,这个程序首先是时间限制,世界各国,都规定你紧急状态宣布以后有期限,法国1955年规定的紧急状态法规定12天,要需要延长的,再根据程序申请,所以通过程序时间限制你,不允许你政府随意超时间,无限度实现这个权力。

  主持人:在今年年底出台的法律有明确的规定。不会没有约束和没有监督的权力。

  :应该说主要的权限法律中间都会落实到位。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紧急状态下公民有尽的义务,这种义务是不是有某种强制性?

  :这个义务只要法律规定的,就有强制性,这个是公民对整个国家和政府应该尽的义务。

  主持人:去年的非典给人印象太深了,您给我们简单举一个例子,我关心,可能很多人关心,今年我们修宪,今年年底紧急状态法出台,假如非典不是去年发生的,而是后年发生的,会是什么样子?

  :假如非典后年发生,我们紧急状态法肯定对因为自然灾害发生的紧急状态,我们要规定权限,哪一部分多大区域多大范围内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哪一部分是国务院宣布紧急状态,这样根据授权去采取相应的措施,这样制定相应的规定,到时候作为紧急命令颁布出去,所以不需要像去年那样紧急指定《突发公共卫生应急条例》,这样可以解决立法的不足,可以事先法律准备好,国务院可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公民需要做什么,一看就知道。

  主持人:反应速度会更快。也会更有效,尤其在法律的约束下进行。

  :这样不管什么紧急状态出现了,首先大家有法判断,不像去年一样,大家摸不着头脑,政府采取什么措施,警察或者医务人员能不能留置疑似病人,这个问题出来了,要有《紧急状态法》,要把权限授予国务院,或者授予相应的行政部门的话,到时候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就没有这样的法律争议了。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您来到我们的演播室。我想可能现实生活中很多紧急状态不一定是我们所喜欢的,但是不能因为我们不喜欢就不为此做准备,我想这次修宪建议中的这条修改可能正因为中国的一句老话,有备无患。

责编:陈卓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