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央视论坛》:“清明”“中秋”能放假吗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12日 22:58)

  CCTV.com消息: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来到央视论坛。两会期间,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先生提交了一个议案,议案的内容是要把除夕、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等这几个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立为国家法定节假日,议案一出,马上就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今天我们演播室就把纪校长请到演播室,同时在我们的演播室还有特约评论员陈小川先生。我们先天听一听纪校长为什么提出这个议案。

  纪宝成:在两会之前人民大学举行了一个社会发展论坛,在2月下旬举办,在论坛上我正式提出了这个呼吁。提出了这个呼吁,主要的想法就是认为我们要建设一个大众的、科学的、民主的这样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文化。这个文化,大众的文化、民族的文化,我就想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问题。我认为中国的传统节日是中华文明、中华文化非常重要的特殊的载体,它对于传播和传承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对于弘扬民族精神,对于培养,保持一种民族的意识、民族的特色,增强民族凝聚力,它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主持人:小川先生怎么看?

  陈小川:我也看到这样的议案,从传承中国文化,尤其是传承文化的弘扬是有好处的,这一点我是赞成的。但是我看到也还有另外一种议论,就是说为了对年轻人很多人在过洋节,怕受洋文化的冲击,我就觉得有些网上又有议论,又有些过虑了一些。年轻人过我洋节倒不至于那么恐惧,和我们传统文化的东西不是对立的。

  主持人:纪校长在提出这个议案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就是把设立这几个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作为去对抗洋节的一些东西?

  纪宝成:这个问题别人问过我,我当场就回答了,没有说用中国传统的文化来对抗。

  主持人:没有对抗的意思?

  纪宝成:没有对抗的意思,但是我讲了因为随着经济全球化、国家开放,一些洋的东西进来,群众愿意接受,这是个自然的问题,自然过程。但是问题在于,我们国家的年轻人特别城市里的年轻人对传统节日确确实实是在逐步的淡忘,为什么淡忘,因为传统节日都跟农历有关系,农历我们城市里边不大清楚这件事情。然后国家也不制定法定节日,城市里由于我们还有历史的原因,春节过去都提出过革命化的春节,建国以后移风易俗,把移风易俗,有时候不是很正确的理解,把传统节日也当成是移风易俗的对象了。所以,这就成了问题。

  主持人:我们民族传统的节日更多是仪式,在祭奠一些东西,比如我们就说清明,因为清明在我们国家传统文化的历史上,它的地位太重要了。因为一到清明节的时候,以往是不管达官贵人还是黎民百姓都要在这一天到野外扫墓,寄怀哀思。可是这么多年历史的演进,文化的交替,现在留下来更多的是凝重的东西,就是这些,但是还有很多民俗,比如斗鸡、荡秋千、打马球等等这些轻松的东西都没有了,剩下都是一些凝重的东西,如果把这些也当做一个节日去固定下来,年轻人能不能接受?

  纪宝成:我想应当能接受,从传统节日里边不仅仅是一个放假的问题,过节要把文化的内涵要发掘出来。另外,要用恰当的形式和它的内容结合在一起。这些形式都要,凡是符合现代需要的都可以把它归在一起。你刚才讲的清明节,比如说端阳、重阳,重阳也有一个登高,这个登高就是很好的。端午节绝不仅仅是吃粽子,粽子要吃,还有划龙舟,春节的内容更加丰富多彩,这些民俗的东西、民俗的形式很多都会恢复起来。

  主持人:我明白您议案的日子,得有一天放假,让我们去能够心平气和享受这些形式给我们提供丰富的传统文化的内涵?

  纪宝成:在这个里边家庭的和睦、社会的祥和,都能够把它体现出来。

  主持人:也就是说得有时间干这些事,要不然都上班了。

  陈小川:纪校长的意思,我非常赞成在这几点上,比如九九重阳节,主要的传统文化的内涵表现在登高,还有比如“遍插茱萸少一人”,是有很多文化内涵。很多过去的故事讲登高的,你不放假上哪儿登高?哪有时间登高?挤车,不放假是挤公共汽车上班。放假由于我们传统文化的这种传承,它在节日这个文化中体现得不够充分,如果真的放假干吗,睡懒觉,打麻将,又变成这样。所以,纪校长议案的意义在于,要把这些文化内涵装在这一天假日里边,假日就是为了让你体现这些文化内涵的,这个我很理解纪校长的意思。

  纪宝成:中秋节,中秋是很有名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是多么美好的人类的情感,这是中华民族的情感。它不仅是一般地赏月,赏月时让人享受到这些东西。传统节日很重要是开拓它的文化内涵。

  主持人:您看您在议案中提到要把这些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变成国家法定的节假日,但是我看您在这个年龄上肯定是我的长辈。像您这一代人,在你们的历史上好像也并没有说国家把这一天要立成国家的法定节假日,但是你们这一辈人在心里对这些文化传统是很尊重,是用一种很虔敬的心情去对待它,它们在你们这段历史上也不是国家法定节假日,但你们照样很尊重,问题是我们的下一代人也许国家立成国家法定节假日,但是也许从他们从心底上不去尊重,怎么办?

  纪宝成:不会这样的。现在主要的问题是,现在节假日在城市里传统节日越来越淡忘,年轻人并不知道。比如圣诞节传进来,从外面传进来了,圣诞节这个东西,一方面商家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商家炒得很厉害,商家也无可指责,它利用这个机会来做生意也不是不可以。年轻人更多的是找乐子,他未必知道圣诞节的文化蕴含是什么,并不清楚,我想多数人是不知道的。

  陈小川:而且我一个朋友说北美的华人很多人不管圣诞节叫圣诞节,叫耶诞节,他说是耶稣诞辰的节日,它是西方人真正信仰宗教的这部分人的圣诞节,对我们来说就是耶诞节,我们有我们的圣人,我们有孔圣人。

  主持人:刚才提到西方节日对我们现在文化的一些冲击,咱们就得分析,为什么年轻人或者说喜欢赶时髦的人愿意过洋节,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洋节热闹,这种形式上是被人喜闻乐见的。但刚才我就提出清明节,清明节对于我们国家的老百姓来说太重要了。但是这一天由于历史这么多年的演进,它剩下来的是一种凝重的形式,它里面的一些活泼的形式,渐渐地在历史中淹没掉了。我们现在把这个清明节,如果把它定为国家法定节假日的话,它这种凝重的形式,能不能和国外的那种活泼的有趣的吸引年轻人的那种形式做一下(竞争)。

  纪宝成:清明节肯定是扫墓、祭祖,这个活动应当是有的,因为离开这一点,那么这个清明节的意义,本质意义就失去了。其他的活泼的形式,有一些地区,局部地区可能能够存在,比如说在农村地区或者在其他地区,我想也不一定是仪式化,同时形式也可以与时俱进,跟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城市里扫墓有时候很难,白天交通这么堵塞,扫墓来回几个小时也够呛,总会有一些形式出来,只要把它确定一个法定节假日,广大老百姓千百年来的传统,喜闻乐见的形式会逐步与时俱进,能够创造新的东西出来。

  主持人:假日如果确定下来了,您怎么能够让年轻人真正意识到不是一个假日,它是一种文化,一种传统在里边,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陈小川:这个我倒是不那么悲观,年轻人过洋节就是图个热闹,而且你不能拿清明节的凝重和情人节的浪漫去做对比,这本身不同质,没法对比。情人节是洋节吗,其实不是洋节,很多时候是商人造的节日,做巧克力的人编出来的那么一个节日,2月14日跟哪个情人有关系,其实在西方是罗密欧和朱丽叶殉难的日子还是他们俩定情的日子?都没有根据,然后怎么就编出这么一个节日,就是经年不辍地炒作,然后商人就炒作出来了,所以花和巧克力成为它的代表。为什么年轻人喜欢过这个节,图个热闹。比如咱们俩是大学同学,哪个同学在2月14号能把董倩约出来吃顿饭,有点含义的,这个文化内涵都是后来赋予它的,并不是在于是不是洋节,它和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对立,没有对立,我觉得它没有对立。反倒是比如西方很多节像复活节、感恩节是有很深的文化蕴含,跟咱们没有关系,咱们这些人就不过。

  纪宝成:像情人节这样的问题,其实中国也是有的,七月初七,农历七月初七,在我们这一代人当中的同辈,当年的女孩子,提到7月初7的时候还害羞的,那个时候不好意思,就是农村文盲都知道,我是江苏人,他都知道这个东西。现在,因为逐步逐步多少年来没有人讲这个,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了。

  主持人:您觉得用一种国家法定节假日的方式,能不能把这种传统文化让更多的人重新去尊重,重新去体认?

  纪宝成:我相信会逐步起到这个作用,我认为会起到这个作用。

  陈小川:至少比商人重新塑造一个,平地起楼台造这么一个情人节要容易,因为还是有传统文化基础的。

  主持人:为什么像西方的,就像小川先生说的,商家炮制出来的这么一个情人节很容易就被我们接受了,但我们国家几千年历史,有那么深厚意涵的七七情人节反而被忽视了,什么原因呢?

  纪宝成:现在这个时代跟商人可能没关系了,我觉得还是跟我们长期以来,左的东西太多,有很大的关系,意识形态里面,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关系。你并没有提倡,并没有搞这个东西,你怎么知道青年人就不接受,你可以看看近几十年来的情况,就是这样。

  陈小川:我赞成纪校长的观点,这个传统文化,实际上你要看近几十年,是经过了多次被割裂的,这个传统被割断过,割断之后再续上去的时候,当然要比割断费很多力气。

  主持人:这个时候续,你续什么,现在我们看有一种趋势,续的是一些西洋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续自己的传统文化?

  纪宝成:现在我们就谈续一些传统的文化,像情人节这样一个东西固然是商家搞起来的,但是肯定他觉得,人类有这样一种感情在里边,需要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不能硬造,造出来以后没有人接受不行,有一种思想基础,感情基础,所以它才能够起作用。比方我们重阳节的问题,世界上有国际儿童节,并没有国际老人节,重阳节实际上是中国的老人节,尊老敬老,这是一种美好的感情。其实中国很多地方,重阳节这一天对老同志怎么样,对老人怎么样,登高怎么样,赏菊怎么样,这种感情是需要的,所以只要重视起来,我相信,重阳节很快就会得到广泛的重视。

  主持人:所以说,形式有的时候就是内容,仪式表面上看来是一种形式,但是形式是什么,是多少年以来历史所积淀下来凝聚下来的一种内容的表现,所以这种形式还是应该要的。

  纪宝成:比如春节贴对联,当年王安石“总把新桃换旧符”,这种一元复始,辞旧迎新,他有各种各样的意念在里面,但现在城市里好像不大贴对联,贴福字倒是贴得很来劲。这是一种愿望,这种愿望也是无可非议,贴春联,当然城市建筑有没有能够让人贴春联的地方,不知道有没有,放鞭炮现在不准放了。我是反对禁放的,我是主张限放,限制品种限制时间限制地点,不能禁放,老百姓自己找乐子,老百姓自己喜欢,自己出钱买欢乐,你还不让他欢乐一下。

  陈小川:我举手赞成纪校长这个议案,我也是主张限放,要管,比如春节过去有一个形式一定要放爆竹,这是一种文化形式,你应该管的不是放爆竹的人,你是管的是爆竹,我小时候拿着二踢脚放、小鞭放,从来不伤人。

  主持人:我看您提出的除夕、清明、端午、中秋、重阳这几个很重头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节日要立为国家的法定节假日,真的是成为法定节假日之后,我还是想,年轻人,尤其是小孩能不能懂得里面的深厚的历史蕴含?

  纪宝成:这个需要适当的介绍、宣传,这节假日从何而来,包括的含义是什么。全世界的华人几乎都是这样,尽管我们现在分布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但是传统的节日,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它的作用是超时空的,从古至今。从中国到世界各地,只要有华人的地方,不分男女老少,不分东南西北,也不分富贵还是贫穷,大家都是这样子。所以,我觉得不必担心。但是你也不要把它太理想化,把一个节日搞得脑子里想的全部是文化,这个东西也不符合实际情况。

  主持人:这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

  纪宝成:潜移默化,无声无息的过程,潜移默化当中培养了一种民族的意识、民族的情感、民族的精神。

  主持人:所以形式应当先把它确定下来,一到这一天,一年一次的这一天,让大家知道,有这天休息就得想,我今天为什么休息,不能稀里糊涂就休息,多睡个懒觉,多打一场麻将。

  陈小川:我也是像纪校长一样比较乐观的观念,比如情人也这件事传到中国来大概也就是近十几年的事,那时候你正上小学,后来你怎么慢慢就知道了。

  主持人:架不住宣传。

  陈小川:对,而且商家要炒作,所以有了这些固定假期以后,很多文化承载形式,商家,市场经济就在这儿,商家会自然抓住这些机会来做一些文化类的工作,带文化色彩的工作。

  主持人:也就是说商家的这种推波助澜,一方面可以使这些传统文化更加深入人心,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的会不会由于商家的过度炒作,而使得这些有丰富历史蕴含的东西,变得俗了,变得铜臭气更加重了?

  陈小川:那没有关系,喜欢铜臭的人就去挨着铜臭近点。

  纪宝成:有社区,有家庭、有个人、有商家、有政府,各个方面它会健康起来的。

  主持人:这是一个自然的健康的过程吗?

  纪宝成:自然健康的过程,我相信是这样,当然也有一个引导的过程。

  陈小川:我是比较乐观,比如讲,几年前我曾经看过,有的商家要炒作过复活节吃火鸡,就炒不成。没文化传统,从哪儿复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吃火鸡,中国人喜欢吃鸡,吃那小的,野地里跑的鸡,那么大个鸡,鸵鸟似的,我就不喜欢吃,整个就失败了,炒作经历了两三年,我亲眼看的市场上,当然火鸡很多海外回来的人会接受这种食品,但是和复活节没有关系。

  主持人:为什么对一些传统文化的追寻,在这几年会渐渐地抬头,这是什么原因?

  纪宝成:这跟国家的发展,国家的开放有很大关系,国家全面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和谐发展观,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紧密结合在一起,有这样大的历史背景,大家都在共同反思这样的一些问题。所以,在经济发展了,生活富裕了,国家开始富强了,文化方面的追求,这是更高层次的追求,必然会提上议事日程。当人们温饱问题解决以后,对文化的需求、精神的需求也更加强烈,所以大家就在想怎么样让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搞得更好,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他就不可能只想到现代的东西,他可能想到传统的东西,怎么样把现代与传统结合在一起,来发展我们今天的新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

  主持人:我们反过来想,如果中秋、端午、清明这些节日,我们不是这么重视,将来还是不把它提到一个国家法定节假日这高度来看的话,会怎么样?

  纪宝成:老百姓还是会过的,我相信是这样,只不过可能影响不如确定法定节假日来得大。

  主持人:不如春节那么隆重、那么深入。

  纪宝成:当然我倒是呼吁应当能够成功,你看看香港脱离祖国的母体,脱离了那么长时间,但是这些都是它的法定假日,台湾地区这也是它的法定假日,全世界华人对这些假日都很重视,这也是沟通与世界各地华人的一个桥梁和纽带。

  主持人:刚才纪校长提到一个细节,香港脱离母体那么长时间内,中秋、清明还是一个法定的节假日。

  纪宝成:它还是。

  陈小川:节日这个形式是一种文化认同的非常重要的载体。比如有一次我出差去北美,忽然有人告诉我,今天是端午。

  主持人:那个时候你是一种什么感觉?

  陈小川:马上就是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纪宝成:一种民族认同感,文化认同感,无可替代的载体。所以我说它是涵养民族之根,传承民族之魂,弘扬民族精神。

  主持人:纪校长您觉得您这个议案在多大程度上有多少把握能够被批准?

  纪宝成:反正我这个议案到目前为止是得到广泛的欢迎和赞成,我现在天天收到来信,天天有电话,都表示支持,但是毕竟这是一种民意、一种意见,它能不能得到通过,它还需要有关的部门、有关的机构,通过一定的立法程序,我相信立法程序应该体现民意,我个人对这一点还是抱着一种信心。

  主持人:您听完纪校长从头到尾介绍之后,您什么感觉?

  陈小川:我对纪校长议案的通过比较乐观,在一定的时间内通过这些程序,然后真的把它确定为国家的法定节假日,我是比较乐观的,因为它有群众基础。

  主持人: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不仅注重的是如何把自己的传统文化推向世界,我们更加应该注重的是如何把祖先留给我们的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责编:赵玮宁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