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新闻会客厅]西安动物园走出围城

央视国际 (2004年02月20日 15:44)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说到动物园您一定去过,但我估计看过动物园搬家的人不多,不过你可能会说,给动物搬家有什么稀奇的?估计不就是把动物往笼子里一装然后就运走吗?您别说,我粗粗了解了一下,还真有点意思。最近西安市的动物园就在忙着给他们的1700头动物搬家,到底它们为什么要搬家,搬家又要怎么个搬法呢?

  跟大家介绍一下今天到我们会客厅做客的两位客人,一位就是谭宋、谭园长,您好。坐在旁边这位是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的高级顾问吕向东,欢迎两位,两位应该说是动物园动物学方面的专家了。

  主持人:那谭园长就不能给这些狒狒猩猩们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宿舍?

  谭 宋:确实想给它安排一个好宿舍,就因为我们动物园的地方很小,没有扩展的余地,所以只能是在原来的笼舍里面给它找一间,给它安排一个位置。

  由于笼子比较狭小,2001年7月份,天气最热的时候,因为我们天气热,我们给动物要加冰块,给它降温,因为我们这个笼舍比较狭小,就那么几平方,这个猩猩在里面热的是烦躁得不得了,把这个脑,砸门,它就用拳头,这样一下,因为动物笼舍也有一点开间,最后把我们一个锁给砸坏了。

  主持人:真的?

  谭 宋:对,把锁撞坏以后,它大摇大摆就出来了,结果大摇大摆地出来了,因为我们的饲养人员长期饲养它,对它很有爱心,他跟我们这个动物也很有感情,喂咱们猩猩的是个女同志,她是个市级劳模,每天就住在猩猩馆,跟它打交道,晚上她要吃的也是,给它喂奶,喂苹果,喂这些东西,天气热它就这样喊,把锁砸坏了,出来了,处理我们饲养员就跟它搭话,怎么怎么,艾艾,听话,你不要伤害我,或者你听话,给你吃的,这样使这个猩猩就把这个饲养员,我们这个饲养员很沉着。咱们饲养员就把它牵着,给它喂东西,它把饲养员牵着在我们这个笼舍里来回转,给它东西吃,跑到给它加工的厨房里面,它把盘拿着这样摇,把水管,这样,然后跑到猩猩馆饲养员的管理间里面,把收音机也打开,就这样。然后把电视机一开开坐那儿就这样,然后把她的被子拿开以后,她不是外头也有一个盆吗,就把她的洗衣粉拿来,倒在里头,因为它也有模范情绪,模范的本能,把她的被子拿来,把水倒在里面给她洗被子。我们这个饲养员就想办法把这个被子和水放一个比较大一点的笼舍,把门开开,你洗吧,要什么给你什么,要刷子给你刷子,在那儿洗,持续了几个小时。然后把灯泡拉,拉拉灯泡。

  主持人:我看它是闷着了。

  谭 宋:它跟人一样做一些动作,很有意思。这样我们饲养员就慢慢诱导它,脑子里面很清醒,就是怎么把它引到一个大一定的地方,就是能够马上把它关住的地方,然后要盆给你盆,要水来给你水,给地倒洗衣粉洗吧,它在洗衣服,最后在这个空间,我们的饲养员很灵活地把这个笼拴住了,就算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然后麻醉以后再抬过去,把设施一修,有这么一个情况。我那天整整在那个现场待了六个小时。

  主持人:我看这个孔雀后面就是居民楼。

  谭 宋:居民楼就是咱们金丝猴馆,跟咱们现在建的高楼大厦的居民楼是一墙之隔,就是几米远。原来在建筑的过程中,我们曾经也跟对方交涉过这个事,一到施工的时候,当然就是开发山了,一到施工的时候,咱们的金丝猴就开始吼叫起来了,杂拉杂拉的,它惊慌、害怕,就哈哈的,然后再惊吓以后拉稀、窜蹦,然后呼叫,有的甚至里面肚子里面怀的崽崽流产。

  主持人:会这么严重?

  谭 宋:就是。

  吕向东:情况到这样的程度了,我们的动物现在已经发展到,它要繁殖动物的话就没地方放了,刚才你说那些地方,为什么放阴暗的地方,这个笼舍没有地方再放它了,朝阳的地方全占完了,所以往哪儿放?旮旮旯旯的,没有阳光的,背阴的地方,全部得放笼子,放动物了,到这种程度了。

  主持人:也不能给它们搞计划生育,少生点。

  谭 宋:但是现在我们动物资源很不丰富,尤其是黑豹,全国大部分动物园的黑豹都是从我们西安动物园去的。

  主持人:还有其他的吗?

  谭 宋:有,有一次一只长颈鹿一下把腿撞断了,撞断以后,咱们西安市的红十字医院,动物毕竟跟人的骨节有一些不一样,它的骨节比较大,需要接肢,需要把它接起来,要接骨,西安没有这个接骨的案板。从江苏的昆山专门连夜,红十字会给咱们连夜加工钢板,用飞机给我们送到西安动物园,红十字会组织了很多的专家,然后在现场给它接肢,由于是动物,最后没有成功。


  主持人:那后来那只长颈鹿怎么?

  谭 宋:最后就死了。

  主持人:就因为腿断了就死了?

  吕向东:长颈鹿比较高,它的重心在上面,折一个腿就等于长颈鹿报废了,所以还有碰撞的,还有把嘴唇歪掉的。

  主持人:都是因为吓坏了。

  吕向东:都是因为突然的惊吓。

  主持人:刚才你们说到好多动物都怕惊吓,我在想狮子老虎它们应该不怕惊吓吧,它们会不会好点?

  吕向东:也同样是怕惊吓。

  主持人:为什么?

  吕向东:因为我们说一个动物,它所以能够一个地方能够进行正常的繁衍,它要生育后代,扩大种群,保护这个物种,就是在野外一样,它同样都是选择一个有栖息环境,这个栖息环境就是包括我们说的,就是要安静的环境,幽静的环境,然后就是它有一个吃食环境,它没有吃的,比如说大熊猫、金丝猴,它为什么?必须在有竹子的地方,或者有高大的树木的地方,它有食物来源了,这个物种才能在那里进行繁衍。

  吕向东:所以要搬家。

  主持人:搬去的这个新家,我听说还没建好,怎么回事?

  吕向东:没建好是这样,这个总体规划、总体建设现在已经基本完了。

  主持人:新搬去的新家就叫秦岭野生动物园,那儿的面积比这个旧家要大多少呢?

  吕向东:应该说大了一百多倍,扩大了一百多倍还得大。

  主持人:一百多倍,那这些动物都发了,岂不是每人都好像从原来的阁子笼里面一下子搬到了小别墅里头,是这个概念吗?

  谭 宋:是的。

  主持人:像你刚才讲到那些问题,到了新家都能解决吗?

  谭 宋:到了新家应该说是完全解决,也不现实,它大几十倍或者是几百倍,但是毕竟比咱们现在城市动物园要好得多。

  主持人:我想问问我们谭园长,要是没有空间压缩的这些问题,你们会要想搬到什么野生动物园去吗?

  谭 宋:我们当然想搬到野生动物园去。

  主持人:要是那个地方大家不是住在鸽子笼里头,这些动物都是一居室、两居室,就是说还行,能凑合,搬不搬?

  谭 宋:我觉得从动物的发展,从繁殖角度来讲,要壮大种群还是要搬。为什么要搬?它的空间是越来越小,不是越来越大,搬大以后这个空间,绝对比它现在一间、两间要大得多,甚至要大多少倍,我们为什么不给它一个好的环境呢?

  主持人:老吕你怎么看,西安动物园您是1977年那会儿就去了,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是被迫搬迁,你怎么看这种动物生存空间的越来越狭小?从您的角度来说,是不是说城市动物园它就应该撤离城市,回归野生?

  吕向东:不对。这个我们说你建野生动物园也好,建城市野生动物园和城市动物园,这个应该根据各个城市的情况, 93年全国第一家开园的,野生动物园开完了以后,风起云涌,现在叫已经建成的16家,正在建的十几家,还有要建的,这就是说要30多家。我觉得借这个机会,也应该发表我的观点,这个应该要严格控制了。我们那么大的国家,每个省都要建野生动物园是不现实的,而且绝对是一个浪费,对动作资源是一种破坏。

  主持人:谭园长,西安的城市动物园在全国的其他省会城市动物园比起来,咱们动物的居住条件,它们的待遇跟其他地方的动物比起来怎么样?算好的算差的?

  谭 宋:中上等,还有比我们还要差的动物。

  主持人:是吗?你看你们俩今天倒苦水倒了那么多,敢情你们还是生活得算不错的,是这么理解吗?

  谭 宋:是这么理解,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我们算是中上等,还有比这还紧的。

  主持人:比这还紧的还能怎么办呢?像那个什么猩猩、狒狒的都已经终日不见阳光了,那其他地方能怎么着?还能怎么惨?

  谭 宋:有的是笼舍挨笼舍,有的动物园可能连一百亩地都不到的还有,破烂不堪,而且有相当一部分的动物园、城市动物园破烂不堪。

  主持人:所以西安动物园还算好的。

  谭 宋:还算幸运。

  吕向东:政府还是花了很多的力气。

  主持人:而且他们要搬小别墅去了。

  主持人:你们刚才说的破烂不堪这个词给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我们经常去参观动物园,那绝对是一个放松心情,然后又去结识一些新的动物、伙伴,这么一个感觉,感觉非常好的。但是真的离开动物园之后还真没想过,这些动物的生存环境怎么样,所以我们要呼吁这个,要保护我们的朋友,保护动物。

  主持人:现在这儿讲讲,怎么从旧家搬到新家,这个过程会很艰难吗?

  谭 宋:这个过程也是很艰难的。

  主持人:我想象人搬家是挺累的一件事儿,因为人走了还要带上好多的家具,我不知道动物搬家要搬迁什么,忙什么?

  谭 宋:首先动物搬家要根据各种动物,要给它制作一个运输笼,要通过笼子把它搬进去,运到野生动物园。制作笼子以后,还要从咱们现在动物饲养,还要把它引到运输笼里面。

  主持人:这有什么难的?赶进去,笼门一关,拉上车走了。

  吕向东:要是那么听话那就好办了。

  主持人:难道不是那么轻松吗?

  吕向东:不是,有些时候非常难的。

  主持人:为什么?

  谭 宋:比如说我们这次在搬迁过程中,我们也遇到这种情况,咱们有一只老虎,它从出生以后就在这个笼舍,也没到别处去,这次要拽它走的时候,它怎么也不进,它好像是仅仅我这个家是一个旧家,我现在要搬到新家,它还是恋恋不舍。

  主持人:这有点像我们有时候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觉得这是我的家,要拆迁,怎么也不行,有点钉子户的感觉。

  谭 宋:有点钉子户,比如这个钉子虎,咱们都是老虎,它又恋恋不舍,我们装了五天时间才把这只老虎装进去。

  主持人:不至于吧?五天时间。

  谭 宋:五天。

  主持人:我来给你想个办法,它每天不是要吃饭吗?用食物来引诱动物出来。

  谭 宋:那不是很容易的,而且它,我们把这个新鲜的羊肉放到笼子最边上,就是要进的这个里头,它闻一闻它都不进。

  主持人:我还有一招我想到了,醒着的时候不好办,咱给它来一只什么我不知道,安定剂还是什么?打麻醉不太好,总而言之让它睡着晕过去,然后搬过去,行不行?

  谭 宋:你说的这种情况,就是好像要给它麻醉似的。

  主持人:反正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谭 宋:但是我们作为动物来讲,作为我们西安动物园搬迁这个动物,我们也专门开了一个专家会,对我们的动物,原则上是引进,就是用食物把它诱导进去,不主张麻醉,能不麻醉是绝对不麻。如果要全麻的,咱们是半麻,因为麻醉对动物是有很多损害的,这是一个原则。

  主持人:还有别的钉子户吗?

  谭 宋:有。比如我们这次搬家也遇到一个钉子户,就是狗熊。

  主持人:那我就奇怪了,那么多只狗熊都钻进去,我刚才在想,大概狗熊笨一点,所以它不明白,这只狗熊为什么不一样?

  谭 宋:这只狗熊就是说它不老实,太调皮。

  主持人:给你们宠坏了吧?

  谭 宋:再一个也很凶猛,我们还是用几种办法,一种办法就是用窝窝头,慢慢把它引。

  主持人:干吗只用窝窝头引它?

  谭 宋:它也吃窝窝头,它就吃窝窝头。

  主持人:不能拿点好的?

  谭 宋:也可以拿胡萝卜都可以引诱它,慢慢引诱,怎么引诱它都不进,比如有的动物可以弄点鞭炮在它后面吓唬吓唬它,然后在吓唬的时候它转过去钻进去了,也有这种情况,这也不起作用。

  主持人:也不起作用?

  谭 宋:也不起作用,最后我们就把两边的网片剪开。

  主持人:把什么剪开?

  谭 宋:把网片,就是咱们外面有网片,围网片,把它全部剪下来以后,杆子就可以慢慢逼,慢慢慢慢逼。我们最后逼,非要把它拿下来不可,最后我们通过好多的饲养人员和工作人员现场慢慢慢慢把它逼进去了.

  主持人:我感觉这个比让人搬迁还难,它又不懂你的语言,完了它认准一个理它又不搭理你,这方诱惑,还真是挺困难。我就不明白了,老吕,你跟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动物它会让它离开原来那个地方,哪怕再不好,会这么难让它离开?

  吕向东:动物要从心理学和行为学来研究它的话。

  主持人:它们也讲心理学?

  吕向东:对,现在的心理科学用到动物上,已经有心理学了,也有行为学了。

  主持人:那它们是什么心理学?

  吕向东:它们的心理和人是一样的,人的性格是各式各样的,动物也是一样的,有些人咱们说内向,非常倔强,有的人犟得非常厉害,和谁都合不来,动物也有这样的情况,所以说搬迁是一个相当长的一个过程,不是说今天宣布关园了,后天就搬完了,不可能,这个过程都是在一个月、两个月以内把它逐渐地搬到新家。

  主持人:你们那儿有大象吗?

  谭 宋:有。

  主持人:大象那么沉,怎么办?你这个笼子得多大?而且车得多大载重量的车?

  吕向东:这个是最难的问题了,体型最大的是大象,最难的动物,一个它体重大,四吨到五吨大,成年的大象,这个大象也有像咱们说的,像缅甸,像泰国这些非常温驯的经过训练的大象,那好办,但是我刚才说,就有那种特别调皮的,而且特别攻击人的,特别个性的象,这个象装起来非常难,所以我们把它放到所有搬动物最后。


  主持人:敢情您说那些钉子户都还是小菜一碟。

  谭 宋:这就是我们动物园搬迁最大的钉子户。

  主持人:你们有几头大象?

  谭 宋:我们现在是三头大象,两个大的、一个小象。

  主持人:我的天,你们打算怎么办它?

  吕向东:有办法。先把箱子这么粗的钢管箱子都压做好。

  主持人:这个箱子得多大?

  吕向东:这个箱子有三米多高。

  主持人:三米多高比我们会客厅的那个还高。

  谭 宋:就这么高吧。

  主持人:然后宽又是几米呢?

  吕向东:将近两米。长呢,将近4米。

  主持人:到时候也是先得用各种招拿个香蕉什么把它引进去。

  吕向东: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做长期打算了,慢慢地做,那个象是攻击人的,它那个鼻子是相当力气的。

  谭 宋:而且这个象在我们全国城市动物园、野生动物园也是最凶猛的一只象。

  主持人:全国都有名?

  谭 宋:都有名,因为啥?它是最凶的一只,而且我们这个象还有个怪事情,它是夫妇一对,一对夫妇,是母象走公象才走,母象不走公象就不走。

  吕向东:那就先把亲象关到笼子里头,让它看着,然后想办法把它弄到笼子里边,然后拿起重机起吊。

  主持人:这它们还属于母系氏族社会,听母的。所以这个得留到最后,估计得花多长时间?

  谭 宋:哎呀,这个说不来。

  主持人:十天、半个月。

  吕向东:也就差不多吧,也不能太拖长时间。

  主持人:我刚才听你们这么一介绍,我突然有另外一个担心,尤其你们刚才讲到那只97年香港回归时候出生的老虎,从它出生那一刻就一直生活在那样一个相对狭小的环境里面,我就在想,这些动物长年习惯了,非常狭小,甚至很阴暗的这么一个环境,一下子把它们放到野生动物园,而且也是慢慢地也要混居,各种各样的动物在一块,它们能适应那样一个新的环境吗?

  吕向东:那还要经过一场恶斗。

  主持人:恶斗是什么意思?

  吕向东:就是虎和虎打架。

  主持人:真的?就是要争这个林中之王的意思?

  吕向东:不是,它要争领地,占区和领地,有这么个过程。

  主持人:请问是不是你死我活式的?

  吕向东:是。特别是雄性和雄性之间都会出现这种东西。

  主持人:那你们动物园不是损失惨重?

  吕向东: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要做好各种,还有劝架的东西,当然这个东西都是……

  主持人:劝架的了吧,人劝老虎别打架我觉得……

  吕向东:我们开着汽车劝架,专门有。

  谭 宋:去引它。

  吕向东:再一个就是它为什么不会出现城市动物园出现的那些问题,城市动物园6到8平方米,刚才说了,死咬,把你挤到墙角,因为有个体大的,强壮的,非把弱的,或者劣势群体咬死不可。野生动物园地方大,就跟人打架一样,我能打过了我跟你对吃,打不过的我夹着尾巴跑了,这不就完了吗?打不过跑了就行了。

  主持人:我的担心就是,它原来生活那个地方太小,我怕它到大地方,它跑都跑不开。

  吕向东:那倒不会,绝对不会,

  主持人:估计到时候野生动物园里会有多少种类,有多少只动物?

  吕向东:我们这个地方也就是150多种吧。因为动物园是一只也算一种,比如说老虎我就一只,那也算一种。

  主持人:多少头呢?

  吕向东:头数现在要到6000到8000只。

  主持人:要比现在还翻三四倍。

  吕向东:是的,因为你没有那个数量就充不了这个门脸。

  主持人:最后再打听一点细枝末节的问题,你这个动物园搬走之后,离市区有多远?

  谭 宋:28公里。

  主持人:现在野生动物园的占地面积要比现在的动物园大好多好多,而且动物的种类可能差不多,然后数量要大很多,会不会门票也跟着渐涨?

  谭 宋:门票这个问题,我觉得肯定会和城市动物园相比,那肯定是要高一些。

  吕向东:我们想建成一个什么呢?就是说这个野生动物园也罢,城市动物园也罢,都应该作为一个像什么呢?我去过一些国家,也去过一些地区,我觉得它应该办成一个公益事业来对待,美国华盛顿动物园免票开放,里头非常漂亮,伦敦、巴黎、什么日本都是低门票进去,新加坡低门票,包括台湾低门票,我们就这么高的门票,我在脑子里一直盘算这个问题。

  主持人:这个问题得留给你们和相关的这些专业人士、有关部门去决定了,我和很多的观众,我们就等着来看这些充满生机活力的这些野生动物了。祝你们成功。谢谢。

责编:常颖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