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外交部长唐家璇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央视国际 (2003年03月06日 15:08)

  CCTV.com消息: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于2003年3月6日下午3时举行记者招待会,应大会新闻发言人姜恩柱的邀请,外交部长唐家璇将就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国际形势等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央视在作直播前最后准备
聚焦记者招待会
记者现场发稿

  包括美联社、法新社等著名外国媒体在内的许多国内外媒体的记者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人民大会堂三楼中央大厅,抢占前排座位,选择最佳的角度架设摄像机位。一些记者正忙着整理自己的提问,而不少外国记者也说着熟练的汉语,交流着采访“两会”的收获。

  15时,唐家璇外长来到记者招待会现场,在主席台就座。姜恩柱说:“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外交部长唐家璇先生同大家见面。并回答大家的提问。现在先请唐外长讲几句话。”

唐家璇记者招待会现场
唐家璇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招待会会场

  唐家璇说:“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非常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记者招待会。现在就请大家提问。”

  第一位提问是中央电视台记者栗忠民。他说:“我是中央电视台记者栗忠民。回顾过去的五年,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外交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触变不惊,从容应对,维护了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但是也有少数人认为,好像中国外交柔性有余而刚性不足,你作为外长怎么看待中国的外交,对今后未来的中国外交有些什么展望?还有一个问题是大家普遍关心的,当前伊拉克战争一触即发,中国认为战争还有没有可能避免?”

  唐家璇回答,您刚才的提问一下就问了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逼的我不得不多占用两三分钟的时间来进行回答。从全球的情况来看,当前时代的主题当然仍然是和平与发展。在这个方面中国也同很多国家一样,既有重要的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中国外交是在政策上富有特色的,它有着稳定性和连续性,同时也要体现出与时俱进的时代特征。中国今后也要继续坚持坚定不移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其宗旨就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至于您刚才提的刚柔的问题,我认为作为外交人员,既要有坚定的原则性,同时在处理具体问题的时候,也需要有适当的灵活性,应该是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刚柔并济。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要全面维护好国家和民众的根本利益。2003年,中国将继续加强同周边邻国的睦邻友好合作,改善和发展同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增强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与合作。我们还需要致力于解决地区的热点问题。我们谋求的目标是用和平和政治的手段,加以妥善地解决。要进一步地加强反恐合作,而且要寻求共同发展的有效途径。为此,我们将进一步地加大力度,更加积极地参与各种国际多边的外交活动。

  关于伊拉克问题,我认为现在伊拉克问题已经处于是武力解决还是政治解决的关键时刻。中国的立场是大家所熟悉的,我们希望仍然是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框架内求得政治解决。因为正是在中国担任安理会轮职主席期间,在中国大使主持之下,安理会成员去年11月份一致通过了1441号决议。1441号决议所规定的各项任务,至今还没有全部完成,特别是继续和加强核查的问题,应该是继续加强核查,弄清问题,求得政治解决,尽量避免战争。

  今天这个记者招待会结束以后,我就要直奔机场赶赴纽约,这是我一个月以内第三次到纽约去参加安理会的有关伊拉克问题的会议。我们将进一步地强调,只要有1%的政治解决的可能,作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国就要为实现这个目标继续作出最大的努力。

  路透社记者问道:“中国说过希望朝核问题通过有关方面的直接讨论得以解决,那么中国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能够促使有关方面坐到一起来谈呢?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具体的外交努力呢?”

  唐家璇说,我们在朝核问题的立场实际上已经讲过多次了。最根本的一条,我们支持朝鲜半岛成为无核区,实现无核化的主张。目的是为了维护半岛的和平与稳定。而要实现这个目的,无论是从历史的经纬来看以及从现实来看,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朝美之间实现直接的对话。

  中国反对朝鲜半岛出现核武器,无论是在南方还是在北方。我们认为朝鲜半岛无核化最有利于有关的国家,对于朝鲜本身来讲也是最有利的。我们注意到,朝鲜方面已经表示无意发展核武器,并且表示愿意通过朝美双边的途径来加以验证朝方可以接受这方面的核查。当前,朝美之间对立得很厉害,出现了僵持不下的局面,症结是在于朝美双方严重的互不信任。我们主张对话,我们从来反对就这个问题对朝方进行施压或者制裁。这样的做法只会使半岛的局势更加复杂化,无助于朝鲜核问题的解决。

  我们一直在做劝和促谈的工作,推动朝美双方对话。当然,现在国际社会对于这件事情非常关心,也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只要是有利于半岛缓和稳定,有利于朝鲜核问题得到和平解决的,中国都持积极的开放态度。关键是主要的当事方,也就是美国和朝鲜的态度如何,将会决定今后的走向。

  中国不追求轰动性的效应,我们也不追求做了工作以后就要掀起一个宣传的高潮。我们是扎扎实实地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且也是有初步效果的。

  法新社记者问:“中国多次说在伊拉克问题上希望有一个和平的解决,你刚才也说如果有1%的机会争取一个和平的解决,中国也会尽中国的能力。我想请问,在这方面包括中国用它的否决权吗?在联合国安理会里用否决权利吗?在考虑用不用否决权的时候,中国会不会考虑中美双方的关系受到影响?谢谢。”

  唐家璇说,我觉得你现在提出这个问题,为时还稍许早了一点。我们认为现在围绕着伊拉克问题,特别是在安理会的外交台上,政治解决的道路尚未穷尽。使用政治外交手段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仍然是存在的。至于你追问的投票态度,中国在处理这类问题上,从来就是根据客观事物本身的是非曲直,按照中国的外交方针和政策,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独立自主地作出判断。

日本NHK记者提问
半岛电视台记者提问
美国有线电视网记者提问

  日本广播协会记者问:“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之后,日中之间高层互访停止了。这也许对两国普通的人民来说问题不是很大,但是从外交的角度来看还是很不正常的。“两会”马上要选出新的中国领导,之后您认为不远的将来中国和日本之间的高层互访会不会恢复?请说一下您的看法和希望。”

  唐家璇回答说,日本是中国的重要的近邻,中国政府历来重视同日本之间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今后也会继续重视同日本之间的关系。我们愿意同日方共同努力,在中日间三个联合声明的三个重要文件的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重要精神,推动两国关系能够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中国对于中日两国之间的高层互访一直是采取积极的态度。当然,为了成功地有效地进行这些重要的互访,现在还需要创造必要的条件。

  我曾经讲过多次,正式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不是一般的问题,它至少反映出日本的为政者对于过去侵略亚洲邻国,侵略中国的历史抱怎样态度的问题。我们一贯主张应该尊重过去的历史史实,从中吸取有益的教训,进而以向前看的姿态自始至终发展中日之间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

  新华社记者提问说:“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伊拉克的问题。昨天法、俄、德三国发表声明,表示明确反对战争。我想问一下中方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什么?如果美国在安理会提出新的决议,中国会不会再次投弃权票?第二个问题,唐外长,今年年初您再次访问了非洲,这几年您每年都要到非洲访问,您怎么看待当前中国和非洲的关系?”

  唐家璇回答,对于法国、德国、俄罗斯三国5号再次提出的联合声明,中国在处理伊拉克问题上的立场,是同声明里表述的立场一致,我们赞成,而且支持三国声明的内容。至于投票的问题,我想我刚才已经讲得很清楚,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

  第二个问题,大家都知道,最近十几年以来,中国外长每年首次出访,必去非洲。这还是钱其琛副总理担任外长时定下的,这也成为外交部的“传家宝”了。我本人担任外长以来,也是一直这样做的。这五年,除了陪同国家领导人访问非洲以外,我本人单独访非九次,足迹几乎遍及非洲大陆。我深感非洲人民、非洲国家对中国是非常热情、友好的。尽管许多非洲国家现在还面临着很多的困难和挑战,但是,非洲大陆充满了希望。我深感非洲国家联合自强的趋势正在上升,和平与发展的事业也不断地取得了新的进展。中国把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视为开展本国外交的立足点。因此,我们一贯地支持非洲国家维护民族独立、领土完整、国家主权,支持他们发展本国的民族经济,而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真诚帮助。

  今年,我们还积极地支持非洲国家成立非洲联盟,支持他们制定非洲发展的新伙伴计划。我们还减免了许多非洲最贫穷国家和重债务国家的债务。积极参与了非洲的一些热点问题的和平解决。为了进一步扩大经贸合作,更好地进行政治磋商,我们还同非洲国家一起发起和成立了中非合作论坛,第一次部长会议是在北京召开的,非常成功。今年就要轮到在非洲,现在已经决定在埃塞俄比亚举行第二次部长级会议。

  半岛电视台记者提问:“中国很成功地用对外政策,来实现经济发展。如今其他国家对外政策开始影响到中国经济发展,比如说控制石油来源可能影响中国经济。部长阁下,您认为中国对外政策会不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

  唐家璇回答,石油和天然气等油气,历来被看作是一种战略资源,中国实际上是一个严重的缺乏油气资源的国家,每年我们都需要从国外大量地进口。但是,我们是比较早地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且根据实际的需要和现实的可能,我们制定和实行了进口油气资源的多元化战略。所以,由于当今形势的发展与变化,你刚才提到可能中国在进口石油资源方面会受到一些影响。我想是会有一些影响的,但是这个影响不会很大。我们早就进行了各种准备,我想这个影响不至于到中国要从根本上调整外交政策的程度。

  美国有线电视网记者问:“我们看到在世界上和在中国都发生了很多变化。而中国的领导层也要发生很大的变化。那么这种变化会不会影响到中国的外交政策?比如说新的领导产生之后,会不会意味着中国会改变它在联合国投票的方式,比如说在伊拉克和朝鲜问题上?中国的外交有没有最高指导原则呢?是不是这个指导原则还是以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还是现在有了新的原则?”

  唐家璇说,实际上我刚才回答别的问题的时候,已经讲到这些问题了。我想再强调一下,中国的外交政策是有它的继承性、稳定性。我们仍然会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建立和发展同各国之间的正常关系,我们仍然会坚定不移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核心就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这不会变。

  我建议这位朋友不妨再用点时间翻看一下我们十六大的文件中有关外交问题的部分,那里阐述的非常明确,而且非常详细。

  关于伊拉克的投票问题,伊对于新决议,我们认为没有必要提出,因为1441号决议规定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应该继续核查,弄清问题,应该继续为政治解决尽不懈努力,应该尽力避免战争。战争的爆发,是不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世界各国人民反战的呼声日益高涨,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战争将会给人类,特别是对海湾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无辜平民带来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而且会严重地影响海湾地区乃至世界的政治和经济形势,影响正在复苏之中的国际经济的进程。

  法国阿尔萨斯消息报记者问:“唐外长,在中法德俄之间,有没有像协议一样的东西,也就是说这四国要在纽约对第二个决议进行投票的时候相互协调立场,这四国之间能够更好地相互理解,这种情况会不会对中国未来的外交产生什么有意义的影响呢?”

  唐家璇答,我们经常同有关国家的高级官员包括中国同对方的领导人之间或者是外长之间进行联系,保持接触,相互沟通。但是中国并没有同任何国家私下订立了什么协议。

  我刚才说过,我们对于法国、德国、俄罗斯三国的联合声明,我们是赞成的、支持的。

  香港有线电视驻北京记者问道:“唐外长,在考虑伊拉克的问题的时候,美国有没有向你们在台湾问题上做一些承诺,以换取你们支持他们的立场?换句话说,台湾问题是不是在你们考虑的范围之中?第二个问题,对于香港23条立法,关于国家安全的立法,国际上有一些国家有一些看法,有一些担心,恐怕影响他们在这边的工作和投资,影响自由的资讯流动。唐外长在这方面能不能讲一下,他们的忧虑是否成立呢?”

  唐家璇回答,鲍威尔国务卿曾经说过一句话,现在几乎每周都要同中国外长接触一次,或者是面谈,或者打电话,的确经常在交换看法和意见,包括伊拉克问题、朝鲜核问题在内。

  在台湾问题上,我想我们的立场是非常鲜明的,而且是一贯的,要促使中美关系能够稳定地向前发展,关键就在于美方能否妥善地处理好台湾问题。我们在推进中美关系方面有这样的想法,第一,中美双方必须要用长远的战略眼光,战略的观点来看待双边关系。第二,应当增进了解,加深互信。第三,要承认和尊重差异。分歧是存在的,关键是要缩小分歧,扩大共识,寻求和扩大双方利益的汇合点。第四,要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要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美方必须信守承诺,妥善地处理台湾问题。

  关于香港23条立法的问题,我认为,立法禁止危害国家安全和统一的犯罪行径,这是世界各国刑事立法的通例。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自行制订相应的立法,这是非常正常的,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本身也是实施香港基本法的要求,而且这也是中国的内政,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组成部分的地方行政区域的立法活动,这是特别行政区的内部的事务。

  最后一个提问的是巴通社记者,他问:“唐外长,您能不能就巴中之间的友好关系做一个评论,并且评论一下巴中之间在地区和国际问题上的相互理解?以及近年来巴基斯坦在反恐领域所发挥的作用?”

  唐家璇说,中国同巴基斯坦是非常亲密友好的邻邦。我们之间有着长期的、传统的友好合作关系,被世人称为是全天候的友好合作。正如你所说,中巴两国经常就国际和地区问题特别是双方共同关心的一些重大问题进行磋商、交流、协调和合作。我们认为,巴基斯坦在反恐方面做了很多积极的努力,特别是在阿富汗的问题上。我相信中巴在包括反恐领域在内的各个领域的交流合作还会继续不断地发展下去,而且这种合作是有利于南亚地区,以及发生问题的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谢谢。

  随后,姜恩柱说:“谢谢唐外长,谢谢大家,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 唐家璇简历

责编:高楠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