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鼓吹所谓“烽火外交” 台湾当局四处点火  
08月29日 10:52

    环球时报消息 8月26日,台当局“立法院长”王金平率团赴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等国家访问。近来,台湾在中美洲的“邦交国”频传“生变”信息,令台当局坐立不安。陈水扁马不停蹄地派员到中美洲安抚,进行所谓的“烽火外交”。“烽火外交”是台湾当局的“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7月在“外交部”提出的,他鼓吹台湾应该采取“攻击性的外交策略”,要从守势转为攻势,化被动为主动,借主动出击,“让外交战场处处烽火连天,使中共备多力分”。8月21日,台“行政院长”游锡也声称,台湾“外交要突围”。

    “攻势外交”出笼

    所谓“烽火外交”,说白了就是要“四处点火”,也是所谓的“疲兵之计”,台湾有人将其称为“攻势外交”。陈水扁上台后,全面投靠美国,虽然在武器购买等个别事件上自以为得逞,但近一年来中美关系互动良好,布什总统短短4个月内两度访华,让台当局大大失望。今年8月,陈水扁又匆忙抛出“一边一国”论,遭到国际和岛内铺天盖地的指责,美国也视其为“麻烦制造者”。邱义仁哀叹,美国一天到晚警告台湾不要推动陈水扁访问华盛顿,“我们听得懂,像这个就是负分,这些都是先天的限制”。在此情况下,陷于孤立的台湾当局企图另谋他路,“攻势外交”由此出笼。

    依台湾当局的意思,所谓“攻势外交”,其一,要闹得满城风雨。必须在各个场合大叫大闹,让国际上知道台湾的“委屈”,博得别人的同情。其二,四处出击,“虚实结合”。邱义仁以去年上海APEC会议为例称,如果去年在处理APEC事务时,“外交部”能在其他地方搞得“烽火连天”,大陆“就没有多余心力在APEC上纠缠”。其三,“正面战场”与侧面支援相结合。台湾当局的“正面战场”指发展与其他国家政治关系;参加政府间国际组织,尤其是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等,而将“非传统方式、非传统领域”视为侧面支援。台湾的“攻势外交”除了改变整体战略外,还有若干具体做法,如“外交部”准备“强迫”各“部会”政务官必须每年定期到海外做正式的工作访问,扩大台湾的影响力,甚至要求最无政治任务的“体委会主委”也要去海外,声称那样就不会出现塞内加尔足球队访台时罢踢,并在临上飞机回国时大骂台湾的丢人事件。

    把东南亚作试验场地

    事实上,台湾当局已在心中将东南亚作为第一个“烽火外交”的试验场地。陈水扁早就打算到东南亚去活动,而且过去也到过菲律宾等国家。1997年7月,时任台北市长的陈水扁演出了一场“失踪记”。他通过台湾电玩业者从中安排、联系,前往菲律宾进行秘密访问,会见时任菲律宾总统拉莫斯。陈水扁当时是台北市长,个人影响力有限,加上在菲律宾期间没有什么公开活动,因此冲击力有限。2000年3月18日陈水扁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曾有意通过菲律宾的一些亲台华人组织与菲律宾政府联系,让自己在“正式就职前”以“总统当选人”的身份访问菲律宾,但遭到菲律宾政府的严正拒绝。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断然表示,菲律宾不会接受陈水扁的访问,因为这将损害菲律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但陈水扁并未就此罢手,上台后扬言“一定要走出去”。前“外交部长”田弘茂为此曾多次暗中赴东南亚和澳大利亚活动,为陈水扁访问进行试探。但就在几天前,菲律宾外交部副部长巴哈表示,陈水扁无论以平民、官员还是政党领袖的身份,都不可能访问菲律宾。

    负责陈水扁赴东南亚活动的“幕后推手”除台湾当局“外交部”等职能单位外,还有许多非正式渠道。一方面是台湾企业界,另一方面是在东南亚各国的台商或与台湾有重要经济往来的当地华人华侨。东南亚各国是华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在印尼、菲律宾、泰国等国,华人拥有不小的经济、政治影响力,与所在国政界联系密切。1994年李登辉去东南亚活动时,泰国一华裔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吕秀莲前不久的印尼之行也是托她的“老朋友”帮忙联系的,其中华侨孔姓律师和另一华人发挥了作用。他们的意图并不复杂,也没有台湾当局自己吹嘘的那样“友情深厚”,而是希望能从台湾得到生意上的回报。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军方也有意在这浑水中插上一脚。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空军两任“总司令”陈肇敏和李天羽近年来不断努力,企图安排陈水扁搭乘军机密访东南亚国家,但鉴于各国政府态度,未能得逞。这一计划是利用目前台湾与菲律宾、新加坡两国有空军C—130H运输机跨海远航飞行训练项目,换成出访专机以同样模式执行跨海远航。台湾目前还没有专门供台湾当局领导人出去活动的“专机”,一般是临时征用华航或长荣公司的商业客机。台军方有意将C—130H运输机改装成“专机”,因为C—130H运输机航程远,在航程能力上毫无困难,东南亚许多国家也有相同机种,

    维修方便。台湾空军几年前已采购了“活动客舱”,可以根据需要将这个活动舱放进C—130H机内,里面含有空调、盥洗室等长途搭乘设备。

     “烽火外交”烧自己

    台湾当局的算盘打得很精,也自以为得计:炒作吕秀莲在东南亚活动,减少人们对游锡过境美国赴拉美访问的注意力;抛出多个陈水扁可能到访的东南亚国家名单,让人去猜到底哪个是真等等。

    然而,台湾当局有意无意忽略的是,“烽火外交”问题多多。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点了火如何善后?台湾过去有过类似经历,1994年2月台湾当局组织了140多人的庞大代表团,浩浩荡荡去菲律宾,并在菲律宾苏比克湾开设“台湾专属工业区”,为李登辉访菲开路。后来李登辉没去成,台湾当局就半做不做,任台商自生自灭。台湾又在中美洲的巴拿马、欧洲的马其顿等地开设工业区,也是半途而止。另一明显的例子是,台湾利用马其顿短暂的经济困难,以所谓10亿美元的天价为诱饵,拉拢当时马其顿某一政党让马与台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台湾方面只有“口惠”而无“实惠”,弄得台湾官员一到马其顿活动,马国记者第一个问题就是问何时兑现支票,令台湾当局颜面扫地。今年8月初,“行政院长”游锡率团到海地访问,不料一出机场,礼宾车竟然不知道行进路线,团里人各走各的路,乱作一团。

    这还算是轻的,还有更离谱的事。8月22日,几名台湾年轻女性出面指控巴拉圭驻台使馆“一等秘书”马尔巴明知身染严重性病,却隐瞒已婚生子身份,在台诱骗女子,并将性病传染给4名台湾女子。台湾女子发现马患有性病后要求分手,但马尔巴不同意,不仅多次上门骚扰、恐吓,想用钱摆平,甚至扬言认识台湾黑道,拥有“外交豁免权”,就算是陈水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有两名女子受不了刺激一度想自杀,并在给陈水扁的绝命书中说,“可恨,来世不要做台湾女人”。事发时,巴拉圭总统冈萨雷斯正在台湾访问,这件丑闻无疑对台湾当局是一个绝妙讽刺。

    “狂言”只能是空话

    台湾当局虽有心“四处点火”,但这不过是狂言而已。如今台湾在国际上可以找到的所谓支持势力,大致有两类,一类是对中国不友好的国家,将台湾视为牵制中国发展的工具,不断以台湾作为反华的马前卒对中国进行遏制。这一类国家极少,而且往往只能暗中给台湾支招。另一类是由于一时的经济困难,在台湾金钱利诱下,暂时与台湾维持所谓“外交关系”,谋取实际利益。这一类国家也不多,即使台湾想到处去“点火”,也不一定能点着,点着了也维持不长。对台湾当局而言,“四处点火”到头来只能顾此失彼,成了空话大王。台湾当局曾许诺要购买印尼3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但台电、中油几家岛内公司却不认同。据传台湾在向印尼购买天然气的同时,又将手伸向俄罗斯,准备向俄购买石油、天然气等。同外国打交道与在岛内欺骗选民不同,在岛内乱开支票,选举后可以赖账,如果不兑现对其他国家的承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看来只有等着台湾当局自己给自己灭火了。(刘宏)



责编:赵玮宁    


相关新闻
台湾感染出血性登革热人数创历史新高 已有一人死亡(08月29日 08:55)
赞助人家上百万 台湾当局又爆“金钱外交”丑闻 (08月27日 14:51)
经济衰退失业率攀升 台湾贫富差距拉大(08月27日 09:15)
美常务副国务卿重申美国政府不支持“台湾独立” (08月27日 02:14)
数万台湾劳工涌上台北街头 示威抗议当局无视民生(08月27日 21:35)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