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从战略竞争到建设性合作 京沪专家谈中美关系   
08月29日 10:11

    ●经常性的首脑互访既标志着两国关系的发展,也将进一步推动它继续发展。

    ——杨洁勉

    ●在新的世界格局中,把中美关系的定位从“战略竞争”改为“建设性合作”具有积极的深刻含义。

    ——刘学成

    ●在反恐问题上,美国需要中国给予支持与合作,这为中美关系重新趋向稳定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发展提供了机遇和可能。

    ——任晓

    ●中美之间在经济领域很强的互补性,使中美经济关系成为一种双赢的关系。

    ——王国兴

    ●就防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扩散而言,中美两国已经取得了重要共识,并且进行了积极合作。

    ——沈丁立

    ●在全球化时代,中国崛起并不必然伴随着挑战美国的利益或意味着美国的衰落。

    ——傅梦孜

    文汇报消息 由于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两国关系从去年10月以来,总体上走出低谷,步上正常轨道。8月26日,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阿米蒂奇访问北京,参加中美副外长级政治磋商。双方为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今年10月下旬访美做了准备。

    北京、上海的美国问题专家撰文就中美关系的现状及未来发展发表看法,他们一致认为,江主席访美将对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产生重要意义。

    “9·11”后的中美关系:两个金秋十月间 布什来华——江泽民访美

    杨洁勉(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近日,中美双方已经宣布,江泽民主席将于10月下旬访美。经常性的首脑互访既标志着两国关系的发展,也将进一步推动它继续发展。从去年10月布什总统出席上海APEC会议到江泽民主席将于今年10月访美,中美关系总体朝着积极方向发展,其主要表现在:

    第一,当前世界格局正处于局部调整期,中美两个大国及其它大国的相互调整呈现积极和良性互动。“9·11”事件后,世界和地区格局发生变动,在中、美、俄等大国的双边和多边互动中,既有合作也有竞争,但有关各方都避免直接对抗。第二,“9·11”事件之后,国际反恐任务凸显,中美两国在全球层次上(如在联合国)、区域层次上(如在中亚和南亚)、双边层次上都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而且,两国加强了在其它非传统安全问题上的合作。第三,中美两国在地区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合作也有所进展。中美两国在亚太经济方面的合作趋向具体化,促进了亚洲经济区域化的发展。同时,两国在防止印巴冲突升级问题上注意协调,共同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第四,中美双边关系朝着稳定和互利的方向发展。两国经济贸易关系进一步发展,政治关系趋向稳定,军事关系有所恢复。此外,布什政府从其战略利益出发,对所谓的“一边一国”论作出反应,重申“一个中国”和反对台湾“独立”。

    中美都是世界上的重要大国,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必将对世界事务和国际关系产生重要影响。

    机遇与挑战并存:从竞争到合作 反恐搭起舞台

    刘学成(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美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过去两年中,中美关系经历了重大而深刻的变化。由于两国领导人的智慧和重视,两国关系从去年上半年的低谷恢复到正常的轨道。“9·11事件”使两国关系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两国政府认识到在反恐战争和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两国有着广泛的合作空间。两国合作的机遇在于双边关系中面临的挑战。为此,美国政府修改了上台之初有关中美关系是“战略竞争”的定位,逐步调整为“建设性合作关系”。中国政府一如既往,致力于增加信任,求同存异,发展合作,避免对抗,推动两国关系“建设性合作”的方向健康发展。

    在新的世界格局中,把中美关系的定位从“战略竞争”改为“建设性合作”具有积极的深刻含义。“合作性”是相对于“竞争性”提出来的。这表明两国政治家在处理双边关系是采取协调和合作的态度,寻求双方的共同点和共同利益,致力于扩大合作的空间和领域。“建设性”就是承认两国关系中在有合作机遇的同时,也不回避存在的分歧和摩擦,强调从维护双边关系和大国在谋求和平和发展而作出的正确选择。

    江泽民主席10月访美,将作为布什总统的客人到他在得克萨斯的庄园做客。这表明中美两国政府对发展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的高度重视和真诚愿望。

    亚太安全:钟摆向中间摆动 反恐是稳定基础

    任晓(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室主任研究员)

    中国是亚太地区的组成部分,亚太安全形势与中美关系息息相关。冷战终结前后,亚太地区形成了力量多极格局。美、中、日、俄、东盟等成为本地区的重要力量极。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各大力量互有消长,对亚太安全也带来了一定影响,但总体格局没有改变。苏联解体后,美国最大的对手不复存在。但是美国始终在寻找什么是新的威胁。长期来,欧亚大陆的两端一直是美国的战略重心。在欧洲,美国主导的北约已完成第一次东扩,并且还将继续扩展。美国在通过科索沃战争“搞定”了南斯拉夫后,“西线”已无“战事”。美国战略家的目光更多地集中到了亚太地区。

    在这一地区,美国据以支撑的是一系列的双边同盟。布什政府上台后,美国调整了其亚太政策,认为克林顿政府把美国的亚洲盟国与中国的先后次序颠倒了,因此要颠倒回来,盟国为先,中国为后。

    布什政府上台之初,对华锋芒毕露,咄咄逼人,遭“9·11事件”打击后,不得不有所收敛,中美关系的钟摆重新向中间摆动。反恐成为美国的当务之急,正是在这一严重问题上,美国需要中国给予支持与合作,这为中美关系重新趋向稳定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发展提供了机遇和可能。

    相信10月江泽民主席访美期间,中美反恐合作还将是议事日程上的重要问题。

     经济关系:升势稳定发展健康 中美经济互补双赢

    王国兴(上海浦东美国经济研究中心)

    布什政府上台以来,中美关系经受并将继续经受考验,但中美经济关系一如既往地顺着90年代以来的升势稳定地向前发展。

    重要的是,中美经济关系过去一年半来的发展是在美国经济出现十年来首次衰退以及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的阴影下取得的,反映出中美经济关系是牢固的,发展是健康的。中美经济关系能够排除干扰、稳定发展的原因,首先在于中国国民经济保持了持续稳定增长,在世界经济低迷的背景下进一步增强了美国工商界到中国参与发展、分享经济高速发展成果的信心;其次在于中国加入WTO后遵守承诺,扩大对外开放的领域和范围,尤其是服务业的对外开放,为美国工商界提供了广泛的机遇;第三,美国确立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地位为中美经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扫清了障碍,美国工商界敢于为此筹划、实施或签署中长期的战略投资决策或合约。

    然而,中美经济关系的发展也面临着一些现实的和潜在的问题,其一是布什政府在贸易领域实行保护主义,损害了中美经贸关系;其二是布什政府除了年初放宽向国外出口电脑限制外,没有在放宽高技术领域对华出口和投资限制方面采取进一步的措施,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有扩大的趋势,中美贸易摩擦将会日趋增加;其三是美国保守势力坚持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必然挑战美国的国家利益,把经贸问题政治化,可能对中美经济关系的健康发展埋下隐患。

    但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美国确立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地位,已经为双边经贸关系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中美之间在经济领域很强的互补性,使中美经济关系成为一种双赢的关系。最重要的是,美国不会自己把经过艰苦谈判打开的进入中国之门关上的。因此,中美经济关系将会稳定地向前发展。

     防扩散:已经取得重要共识 有待进行全面合作

    沈丁立(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在波澜起伏的中美关系中,既存在着广泛的共同利益以及因此发生的多方位合作,又存在着结构性的分歧与矛盾。毫无疑问,就防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扩散而言,中美两国已经取得了重要共识,并且进行了积极合作。

    中美都认识到,核武器的扩散已对地区和全球安全构成了威胁。基于此,中美与各国合作于1995年成功地推动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效期的无限期延长,牢固地维护了核不扩散在国际社会的准则作用。次年,经过艰苦的多边谈判,《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开始签署,美国和中国成为最先签字的两个国家。

    同样,在防止生化武器的扩散问题上,中美也开展了一定的合作。中美都已签署并批准了《生化武器公约》,美国对展示其销毁生化技术以利中日销毁日本在华遗留生化武器已经显示了兴趣。在克林顿执掌白宫时代,中美还就提出《生物武器公约》的核查议定书开展了对话。

    在防止导弹技术扩散方面,中美于1994年10月就导弹内在特性问题取得重要共识,并于2000年11月就加强导弹技术出口管制达成一致。人们还注意到,中美两国对反对南亚地区核试验,增进地区安全已进行了积极的战略合作。

    需要指出,两国开展关于不扩散问题的合作,仍然存在不少困难。这主要存在于以下三个方面。1、布什政府过分强调防务,削弱军控在防扩散和国际安全中的地位,这尤其表现在抛弃《反导条约》,发展旨在覆盖全美的弹道导弹防御,从而损害大国之间的互信,以及基于互信互利之上的防扩散合作。2、在不扩散出口管制问题上,动辄对华制裁。3、美国在寻求中国大陆在国际防扩散问题上合作的同时,扩大对台售武,损害中国国家安全利益。

    鉴于这些原因,中美在防扩散方面尚待全面合作。美国希望联合国裁军大会就停止生产武器级裂变材料开始谈判,却由于它反对谈判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而不能如愿。美国必须认识到,只顾自身安全,最终并不会给它带来最大的安全。

    军事关系:最需要增信释疑 迟早会恢复交流

    傅梦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美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中美关系是中国对外关系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种关系发展到今天,其内涵更为复杂,也更为丰富,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今天,发展两国关系的构件更为多元,这表现于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交流各个方面。多种内涵扩大,构件增多的合成性基础正是维系中美关系发展的依靠。

    这种合成性基础支撑的中美关系在具体方面发展并不平衡,经济关系发展十分强劲,文化人员的交流十分频繁。在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繁荣方面的协作也日显重要,而在构成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军事交流关系方面仍处于某种停滞状态,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随着《美中安全评估报告》、《中国军力报告》及《本年度国防报告》的发表,所谓中国“军事威胁”的舆论在美国甚嚣尘上。《国防报告》虽未直接点名,但十分明显地流露出对中国的强烈戒心,称“亚洲可能出现拥有相当资源基础的竞争对手”。显然,增信释疑已成为中美军事关系中最需直接面对最具焦点性的方面。

    中国军事现代化作为一个可以肯定的方向,是一个并不难理解的自然而然的过程,经济发展的时候适当增加军费开支同样如此,这是中国积极防御军事战略的需要。在全球化时代,中国崛起并不必然伴随着挑战美国的利益或意味着美国的衰落。

    当然,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存在陷入冲突的可能性,美国政府的一些亲台行为如果被陈水扁势力误认为是对其“台独”倾向的某种支持而加以利用,美国维持台海现状的战略将面临巨大考验。

    中美军事交流早晚是要恢复的,这是一种互惠的关系,既有利于稳定促进中美整体关系的发展,亦有助于推进双方业已展开的反恐合作,加强在反扩散和在热点地区的协调与合作。



责编:赵玮宁 来源:文汇报


相关新闻
上半年中美双边贸易和投资保持高速增长势头(07月26日 14:52)
【教育】对比中美少儿教育,你会无动于衷?(08月16日 15:38)
【文化】中美大学生放飞和平(08月12日 14:27)
“音乐桥”连结起中美文化(08月27日 08:38)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