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网站专稿:探索沙尘暴系列报道——如此“防风固沙”何时休?   
03月26日 13:37

    探索沙尘暴科考队在沿途考察时发现,一些地方为追求经济利益,违反自然规律,破坏了本来适应在干旱、半干旱地区生长的植被,转而种植其它植物,不仅起不到防风治沙的作用,而且还加剧了当地的沙漠化。

    甘肃省武威地区的民勤县位于河西走廊的东北部,西、北、东三面被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包围,是我国荒漠化最严重的县份之一。石羊河林业总场的沙枣林是保护民勤绿洲不受周边沙漠侵害的重要生态屏障。这片沙枣林绵延近20公里,林中还生长着多种耐旱植物。然而,西线科考队在途经民勤县时却发现,路边一大片防护林消失了。 当记者咨询当地林业主管部门,砍掉沙枣林建葡萄园是否会不利于防治风沙时,甘肃民勤县林业局局长何承仁介绍说,建葡萄园对当地防风固沙是没有破坏作用的。这片葡萄园建起来后不仅不会削弱防风固沙作用,还会加大防风固沙的力度。

    然而专家们却非常严肃地指出,“万亩”葡萄园工程建成后后果严重。科考专家对已经翻垦的土地表面进行了硬度测试,现在的读数是6,硬度小于每平方厘米0.22公斤,比流沙还低。在这种情况下,稍微有点风就会形成扬沙扬尘天气。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屈建军告诉记者,在甘肃葡萄每年9月、10月收获后要埋在地下,来年4、5月再挖出来,地面全部裸露,哪里有防沙效果?即使它长起来,也是以葡萄架的形式,地面也是裸露的。说种葡萄比防护林防沙效果好简直是个笑话。

    科考专家指出,在干旱、半干旱这些沙尘源区更应该遵循自然规律,保护好原有的、适合当地生长的植被,不要轻易替换,否则植被破坏后很难恢复,加剧土地沙漠化。目前,万亩葡萄园基地工程已经暂时停止,然而那片已被砍伐的沙枣林要完全恢复至少需要30年的时间。

    而科考队在河北和内蒙古一些地方考察了当地引为自豪的生态项目后指出,:我国地理和气候条件复杂多样,各地应该讲究科学,因地制宜,尽快改变那种恢复生态就是单纯植树造林的想法,更不能搞欺上瞒下的花架子工程。

    在河北丰宁县,许多条公路附近,圆形的树坑漫山遍野,从山上往下看,整个一看像鱼鳞,当地老百姓把这个叫鱼鳞坑。这些用石块垒起来的树坑,都刷成了白色,即使在很远的地方,也清晰可见,成了一道特别壮观的风景。 丰宁县县委农村工作部部长崔瑞祥告诉记者,搞这种鱼鳞坑的预整地有利于蓄水,提高造林成活率。现在造林的难度大,主要还是水的问题,所以在雨季把水蓄起来。但科考队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所长韩兴国博士认为,鱼鳞坑的建造把原来的土壤结构破坏,植被实际上也被破坏,这样的地方,如果保护好,两三年的时间草本植物、还有小灌木,就会长起来。由于土壤结构的破坏,水分的含量并不会增高,还会降低,主要是结构破坏以后,变得比较疏松,可以看到,上面完全都是干土,并不是我们预期的那样,里面水分的含量很高。

    据有关部门介绍,去年当地政府为落实造林规划目标,动员数千人用两个多月修挖鱼鳞坑5000亩,稠密的每亩地有220个,稀一点的有100个左右,照此计算,全县至少挖了50万个树坑,每个坑补贴8毛到一块钱,全县投入了几十万元。但是由于天气干旱,除了与北京交界处的山坡和一个生态恢复示范区有一些小树苗外,大部分树坑至今仍是空空如也。科考队专家随机挖了5个树坑,没有发现县里所说的山杏树种籽。

    当地农民对记者说:“当初我记事的时候,这地方就是光秃秃的。没栽过树,也没长过树。 这个地方种树,有人管也不一定能成活,别说没人人管。有的地方都不挖,就那么把石头一摆,刷上白色就完事了。有的在大石头上也摆上一圈,因为我们常上山,都知道。这块儿,就是白让我种,我也不种,白忙活,活不了。” 当记者问他为什么当地要修修那么多鱼鳞坑时, 农民回答:“那要怎么说呢?走形式吧。”而丰宁县县委农村部工作部部长崔瑞祥却说,植树的头三年,这个树经过一个缓苗阶段,生长是比较慢的,这样就看不到树。等到5年以后,就能长一人多高。

    让科学家们更为吃惊的是,在内蒙古南部的多伦县,竟然也有一片一望无际的鱼鳞沟,也有几十万棵因干旱而濒死的小树苗,只不过是靠机器种出来的。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认为,多伦县在丰宁以北几十公里,地理和气候条件更差,降水更稀少,种植大面积的林木,更难成活。当记者正在多伦县采访拍摄时,这一带正巧出现了沙尘暴天气。

    编者按:说起恢复生态防治沙尘天气,很多人就会自然的想到植树造林。也难怪,每年有全民性的义务植树运动,有各级林业部门宏伟的造林计划,连热心环保的志愿者也是前往生态脆弱的地方,以植树表明环保决心。由于时代和认识上的局限,多年来我们是不是走进了这样一个误区呢。比如计算人均植树量多少,却从不问当地土壤有多大的水分,又很少考虑成活了多少。正如记者沿途所见,林业部门造林大多数都违背常识,要么只管种而不致力于管护,要么只管造林不管自然植被恢复。同时,单一树种的种植,又为病虫害和争夺有限的地下水分留下隐患。有的地方为了展示成绩,只在让人看见的大路边造林,相反在非常适合树木成长的偏僻阴坡却无人问津。我们不禁要问:在覆盖着较好植被的路边,为什么非要把大地挖开,露出极易沙化的土壤呢?在年年植树不见林,不见林却年年种的怪圈里,我们还要待多久呢?



责编:星子 来源:央视国际网络


相关新闻
网站专稿:探索沙尘暴系列报道——我国将首次考察沙尘暴源区 (03月26日 13:40)
网站专稿:探索沙尘暴系列报道—过度樵采屡见不鲜 沙化带直逼北京 (03月26日 13:40)
网站专稿:探索沙尘暴系列报道——沙暴尘源扩张 骆驼也充耕牛 (03月26日 13:40)
网站专稿:探索沙尘暴系列报道——防护林带藏危机 毁草种树得不偿失 (03月26日 13:40)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