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专家龙门阵 > 专家龙门阵 > 正文

小脚走完长征路——怀念周起义大姐(散文)

央视国际 (2003-02-07 10:36:25)

  

  鲜红靓丽的镰刀斧头党旗下,周起义安祥地静卧在彩色花朵中。黑多白少的短发梳理得十分整齐,她枕边放着军帽。用小脚走完长征路的88岁老红军周起义,永远离开了我们。随着阵阵哀乐,我在告别人流中,强忍着泪珠,恋恋不舍地移步,想多看几眼我的好朋友好邻居老周。

  我们两家住邻居,时常来往。年节前后,不时互赠一点小东西,表示心意,友谊保持了20年。1986年,全国开展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纪念活动。我所在的《河北日报》宣传计划中,采访周起义是一项。当年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女红军,据说只有邓颖超、康克清等几十人,五六十年后健在的很少了。我们请老周谈谈长征这部永放光彩的壮烈史诗,以及留给后代宝贵的精神财富。

  一开始,老周就笑着说:“小薇,你可不许把我写成英雄。我不过多走了几步路,一切光荣归于党。”那一年,她70多岁,记忆力很好。她从小脚谈起:“ 6岁时,婆家送来一双三寸金莲鞋,指明要照鞋裹脚,长大后穿不进去,就不要这个儿媳。妈妈只好一面对脚喷烧酒,一面使劲缠我的脚,疼得我直哭。白天我把火烧火燎的脚泡在凉水里,晚上蹬着凉墙睡觉,好减少点痛苦。”1929年安徽家乡来了红军,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男女平等”。老周高兴地接着说:“我剪掉辫子,参加了儿童团和少先队,任中队长。这下子捅了马蜂窝,家里要打发我快点嫁出去。”讲到这里,老周一下子站起来,手一挥坚决地说:“我对家里哭着大喊:要活的没有,要死的来抬!”晚上,她连夜逃跑,赶了几十里,到麻埠镇参加了红军。那是1931年,她17岁。

  红军长征时,天上敌人飞机炸,地上枪炮后边追。部队行军走得急,有时一天赶一百二三十里。别人大步向前走,小脚女子就得一溜小跑才跟得上。不久她脚上打满血泡,大泡套小泡,一沾地似踩上针尖,脚脖子肿得脱不了鞋,一摁一个坑,每迈一步都要忍受极大的痛苦。红军缺乏药品,她就用精神疗法来止痛,一边行军,一边说笑唱歌,转移注意力。一到宿营地,她就抢着干活,照顾伤员。这一忙,忘了痛,干完活,往地下一躺,很快就进入梦乡。几百个日日夜夜就这样坚持住了。

  过雪山草地时,上级任命周起义为女子警卫连指导员。爬雪山越高,空气越稀薄,战士们心慌气短,头痛恶心,刚到半山腰,汗水就湿透了衣衫。这时,邵式平同志(解放后曾任江西省政府主席)骑马过来了。他笑呵呵地问:“小周,累不累?来拉马尾巴吧!”她一想,自己是指导员,哪能只顾自己省力舒服上山呢?邵式平见她迟疑又说:“你是小脚,特殊情况嘛!”她咬咬牙,一扬头说: “小脚怎样?你能上,我也能上去!”说完就跑开了。邵式平乐了,猛一加鞭,大声说:“加油啊!可不能落在小脚女人后边呀!”逗得大伙儿笑着大步前进。

  讲到这里,老周摸着自己的耳朵对我说:“过雪山冻掉了我耳朵一小块肉。 ”接着她指指小腿幽默地说:“小腿上也冻得伤疤累累。总想穿条漂亮裙子,可一辈子也没敢穿。”

  长征中,有一天康克清大姐来找她说:“准备调你来总部卫生所,有意见吗?”她马上说:“没有”。康克清接着说:“那就不能当官了,要当卫生员。”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行!干革命做什么都一样。”

  总部卫生所当时只有医生傅连璋(后曾任总后卫生部长)和周起义等人。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努力工作,使许多负伤患病的红军战士起死回生,也为毛主席夫人贺子珍、任弼时夫人陈琮英接过生。几姐妹中,后来陈真仁和傅连璋、汪荣华和刘伯承、林月琴和罗荣桓结为夫妻,周起义也和比自己大两岁、情投意合的李振智结了婚。李振智后来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

  1988年八一节,周起义李振智伉俪,双双荣获中央军委颁发的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他俩穿着白色短袖衫,戴着勋章手捧鲜花的照片,由新华社发全国。巧的是这一年,全国金婚佳侣评选活动中,李振智周起义夫妇又荣获“金婚佳侣荣誉奖”。大家纷纷向这对牵手50年的伴侣祝贺。

  去过周大姐家的人都有些惊讶,红军老干部的家,陈设那么简单朴素。除了房子大以外,也就和普通老工人家差不太多。儿女们几次要买地毯、装空调,都得不到双亲允许。大女儿对我说,妈妈领到自己正师级退休干部的月津贴时常说:“那么多呀!”大女儿笑着又说,人家大多嫌钱不够多,可我妈特知足。别看老周舍不得为自家花费,可为灾区捐款从不吝啬,有一次捐了自己整整3个月工资,还不让宣传。

  离休的生活恬静自在,周起义白天戴上花镜,看书看报一个多小时,有时应邀为新入伍的小战士上革命传统课。天气好腿脚好时,买买菜散散步。夏天傍晚,她喜欢在家门口,坐在小板凳上,摇着芭蕉扇乘凉。我经过时,她家的人忙再拿个板凳,让我俩随随便便说说笑笑。有一回她说,上街买冰棍和瓜子吃,有个小贩认识她是红军,非要给她打折扣。老周坚决不让,说:“你少算,我就不在你摊上买了!”她对我说:“少给几个钱,吃着我不舒服。红军买卖要公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牢记心中嘛!”逗得我笑了起来。

  1995年2月末,我准备去东南亚旅游。临出发的上午,老周来送行。那年她过 80了,常常拄着拐杖上街散步买菜。她说:“有时站起身就走,忘了拐杖。”我说:“那好呀!说明你有没有拐都行!”我们谈到最近看的书,老周说:“刚读了本讲长征西路军妇女团姊妹的书,好惨呀!”她摸着胸口说:“看了,我的心好痛!”我们聊到大院里小战士们见她时,有礼貌地叫:“阿姨好!”我说:“ 他们20上下,你80多,应该叫奶奶,不过叫阿姨更好,把你叫年轻了。”老周一边哈哈笑一边说:“你真会说笑话。如果不是你家有狗,我天天来串门,能把门槛踩烂了。”

  1996年大年初七,我还没来得及去看老周,她先来我们家拜年了。记得她穿一件漂亮的枣红色绸面料、皮毛镶边的冬衣,显得很精神。我知道几个月前,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腿骨折,刚养好。我曾去探过病,真高兴她又能外出串门散步了。她送我一张把重孙女抱在膝上的照片。小不点儿这一阵子住在曾祖母家,四世同堂,给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老周谈到正在读《金寨革命史》。我问:“是你的家乡安徽金寨县吗?书中一定写到你这位有功勋的女红军吧?”老周谦虚地淡淡说:“没有。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多走了几步路。”

  电视台邀请周起义等几位老红军参加歌咏活动,他们唱道: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周起义这位不怕艰难险阻、不畏流血牺牲的杰出女战士,高声歌唱的鲜活形象,永远定格在我心中。(汤小薇)


  
(编辑 曹劲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