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兵法释疑 > 中国篇 > 正文

解读一体化作战

央视国际 (2004-05-09 09:34:19)

  

“兵怎么练”导源于“仗怎么打”,新的作战需要必然引起军事训练的变革。未来战场,协同性联合作战将逐步被一体化联合作战所取代。开展一体化训练,必须首先明确一体化的作战需求——

  ●黄汉标

  世界军事领域的深刻变革,使作战样式正在从协同性联合作战向一体化联合作战方向发展。对于我军来说,一体化作战是一个新课题,深刻理解一体化作战的基本内涵,准确把握一体化作战的特点规律,对于推动我军开展一体化作战训练具有重要意义。

  一体化作战的基本要素

  一体化指挥系统。一体化指挥系统是一体化作战的“大脑”和“神经”。没有高度权威的一体化指挥系统,就会出现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局面,诸军兵种的作战行动就会如“一盘散沙”,一体化作战就根本无法付诸实施。当然,权威不等于集权,强调指挥主体的权威性并不排斥分散指挥方式的运用。权威的确立,一靠法规约束,二靠指挥员的决断力。此外,指挥控制的实时性也越来越重要。发达国家军队十分重视发展先进的C4ISR指挥控制系统,实现情报侦察、预警探测和指挥控制的实时化。美军正致力于建设“全球信息栅格”(GIG),计划将2 00万个用户连接成网,实现从传感器到射手、从总统府到散兵坑的“无缝信息链接”,并强调运用“网络中心战”,使以武器平台为中心的一体化作战发展为以信息网络为中心的一体化作战。为了突出指挥体制的科学性,各国军队都在依托先进的信息技术,把横窄纵长的垂直树状指挥体制改变为横宽纵短的扁平网状指挥体制,以便减少指挥层次,缩短信息流程,提高反应速度,增强生存能力。

  一体化作战力量。一体化作战力量是一体化作战的“拳”和“脚”,其内涵包括:首先,武器装备系统的一体化。各类武器装备系统经过信息化改造,相互之间能够直接进行信息传输,实现信息共享,从而提高了整个武器装备系统的反应速度和作战效能。美军和伊军之间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的坦克大战,美军取得了187∶0的骄人战绩,主要得益于美军坦克实现了数字化,展示了武器装备系统一体化的巨大成效。其次,作战单元的一体化。一体化作战体系中的作战单元,在信息结构上高度融合,通过信息网络紧密相连,能够实现互联、互通、互操作;在物理结构上却表现出松散的特征,某个点位遭受破坏不会瘫痪整体;在组织结构上有较大的灵活性和自由度,可以随机调整力量组合形式。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把参战的空军、海军航空兵、陆军航空兵临时组合起来,统一划归空中作战司令部指挥,依赖的就是信息处理的高度一体化和物理结构上的“可拼装化”、 “可剪裁化”。再次,作战要素的一体化。只有情报侦察、指挥控制、信息对抗、火力打击、综合保障等作战要素实现了一体化,“发现即摧毁”才能从可能变成现实,软杀伤与硬摧毁才能由分离转为聚能,精确保障才能由理论走向实践。可以认为,一体化的信息网络是纽带,一体化的武器装备系统是平台,一体化的作战单元是基础,一体化的作战要素是一体化作战能力最终形成的关键所在。

  一体化作战空间。随着现代战争立体化程度的增强,军队的作战空间不断延伸和扩大,目前已经呈现出“七维一体”和“三位一体”的鲜明特征。所谓“七维一体”是指:陆基远程精确制导武器,扩大了陆地作战空间;海上作战平台的远程机动能力和舰对地、舰对空远程打击能力,使海上作战空间大大延伸;空中作战平台跨洲际远程奔袭作战能力,使战争呈现出“高立体”特征;航天技术使太空成为战略“制高点”,外层空间的争夺由民用开发转向军事竞争;电子技术开辟了广阔而又无形的电磁战场,电子对抗能力的强弱成为军队战斗力的重要指标;信息网络成为充分发挥作战效能的重要支撑,网络战场成为重要战场,“网络战士”成为新生作战力量;认知领域在传统的谋略对抗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高技术内涵,技术与谋略并举成为认知领域斗争的必然趋势。所谓“三位一体” 是指:以机械化为基础的物质流,决定着军队的快速机动和投送能力;以化学能为核心的能量流,决定着军队的火力杀伤能力;以数字传输为特征的信息流,决定着军队的信息资源利用能力。在物质流和能量流的开发已趋近极限的情况下,依靠信息流控制物质流和能量流,信息流成为凌驾于物质流和能量流之上、主导着物质流和能量流运行的重要资源和载体。如何有效保护和利用己方的信息流,破坏和切断敌方的信息流,成为敌对双方争夺的焦点。

  一体化作战行动。作战行动的一体化,是一体化作战的核心。从多个层次、多个侧面看,一体化作战行动可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是战略、战役、战术多层次作战行动融为一体。随着信息作战的手段越来越先进,效果越来越明显,通过战役甚至战术行动直接达成战略目的,已经越来越多地被运用于战争实践。战略、战役、战术多层次作战行动融为一体,使作战进程明显加快,首战即决战,“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在一体化作战中有了更深层次的内涵。二是非接触、非线式多方式作战行动融为一体。通过使用中远程精确制导武器,超越对方的防御地带和自然地理屏障,直接对纵深的侦察预警系统、指挥控制系统、防空系统、能源设施等重要目标实施精确打击。阿富汗战争中,美军主要采取非接触的精确打击的方式,与当年前苏军入侵阿富汗深陷游击战泥潭不能自拔的局面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体化作战的另一种重要方式,就是非线式作战。作战一开始就具有全纵深作战的特点,前方与后方的界限趋于模糊,打破传统的一线平推、层层剥皮的战法,使得战场呈现出犬牙交错的态势。电子战和计算机网络战为主要形式的信息作战,具有多种功能的特种作战,都使战场的非线式特点更加突出。

  一体化作战的主要特点

  作战筹划具有“预实践”特征。机械化时代的作战筹划,主要依靠指挥员的判断和推理,同时进行一些辅助的数学计算。一体化作战的筹划,由于广泛采用计算机和实兵模拟手段,把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有机结合起来,因此大大提高了预见性和科学性,使得作战筹划具备了明显的“预实践”特征。也就是说,一体化作战可以在作战仿真实验室里或演习场上预演。世界各发达国家军队都十分重视此项研究和实践。目前,美军建有16个军种作战实验室和2个联合作战实验中心,建立了网络化模拟系统,能够对各军种和联合作战行动进行综合实验和评估。在进行计算机模拟的同时,美军还注重采取实兵模拟的方法进行认真推演,以便使评估结果更加贴近实战。伊拉克战争前,美军专门在以色列选择了一块与伊拉克相似的沙漠地形,以伊军为假想敌进行了代号为“内窥-03”的计算机模拟和实兵演习,演习的结果与后来的实际战争进程惊人地相似,仅仅相差了一天。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现代战争的作战节奏越来越快,持续时间越来越短,战场上留给指挥员的反应时间越来越少,因此更需要加强预先筹划。一体化作战中指挥员的临机处置是否科学得当,更多地依赖于预先筹划是否严谨周密。与其说一体化作战“胜在战场”,不如说一体化作战“胜在战前”。

  作战指导具有非对称特征。非对称作战,既是强者打击弱者的重要方法,也是弱者对抗强者的有效手段。一体化作战指导的非对称特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进攻与防御的非对称。现代战争正处于“矛”胜于“盾”的时代。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实施一体化作战,更加强调先机制敌,实施攻势作战,以进攻达成防御目的。从作战效费比上看,防御的投入要比进攻高出许多,如建立巡航导弹防御系统的费用是发展巡航导弹的8—14倍。所以,有重点地发展进攻性强、效费比高的“撒手锏”武器装备,已成趋势。二是瘫痪与歼灭的非对称。一体化作战已不再沿用传统的歼灭战思想,而是强调直击要害的结构瘫痪战。但以弱抗强时,则不能照搬照套结构瘫痪战的模式,更需要强调瘫痪战与歼灭战、正规战与游击战的一体化,特别是在军力相差悬殊,较弱的一方还不具备一体化作战能力时,零敲碎打的小规模歼灭战也不容忽视。三是信息与火力的非对称。相对于信息优势,火力优势已经退居次席。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传统的火力战已经“改头换面”,发展成为信息化火力战。单纯依靠增加火力,已经不能弥补信息能力的不足;单纯依靠增加数量,已经不能弥补质量上的差距。一体化作战的指导,应当把如何充分发挥信息战和信息化火力战的整体效能摆在首要位置。

  作战协同具有“自适应”特征。“自适应”指的是“根据环境的变化自我作出反应,以适应新的环境的一种特征”。一体化作战体系中的各作战单元,由于通过信息网络紧密相连,能够进行“自适应”协同作战,即在发现并确定攻击目标之后,各作战单元能够着眼实现“最佳效益”,自主地决定用什么力量、以什么方式去遂行攻击任务,从而确保整体作战效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避免出现作战单元之间相互拼消耗、拼战损的局面。作战协同的“自适应”特征使协同方式发生了新的变化:由计划协同为主转向临机协同为主,即在远程攻击目标的区分上按计划协同,进攻发起后则主要依托先进的信息传输技术实施临机协同,以便增大作战弹性,提高反应速度,更有效地应对战场上各种突发情况;由上级指令协同为主转向平级自主协同为主,即各平行的作战单元拥有协同的申请权和决定权,能够根据战场总体态势自主决定派遣力量协同其他单元作战,而不必一味请示,上级指挥员主要是掌握了解协同情况,遇有矛盾实时纠偏纠错,而不是下达具体的协同指令;由兵种临机协同为主转向军兵种临机协同紧密结合,即军种之间的协同不必再按照空域、时间等进行较长时间的预先计划,遇有召唤时,可以实时出动、实时打击,这将成为一体化作战协同的重要表征。

  作战保障具有精确化特征。依托信息基础设施和信息系统,可以建立起完善的后勤、装备保障网络系统,使“适时、适地、适量、适配”地实施精确保障成为可能。伊拉克战争前,美军根据对战争进程的预测,只储备了不到两周的后勤物资,其他都是通过最新装备的“联合全资产可视系统”完成后勤补给的。精确保障具有以下特点:保障能力可视化。保障需求情况、保障资源使用及储备情况、现有保障能力与保障需求之间的“缺口”等保障状态,由保障网络系统全程自动跟踪、全程实时评估、全程动态显示,使保障指挥员对保障状态始终了如指掌;保障指挥自动化。分析需求、做出决策、分配资源、实施控制等保障指挥要素,由保障网络系统中的决策控制分系统自动完成,既节约了人力,又确保了质量和提高了效率;保障手段一体化。在保障网络系统的统一调控下,实施三军一体化保障,使保障渠道的选择、保障力量的使用、保障资源的分配达到最优,最大限度地提高保障效益,有效避免保障力量及资源的闲置和浪费;保障途径简捷化。把工厂纳入保障网络系统,在保障实施过程中,尽可能减少中间环节,建立“ 从工厂到战场”的保障模式,以增强保障的灵敏性和精确性。

(解放军报 2004年05月02日 第3版)

  
(编辑 曹劲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