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兵法释疑 > 外国篇 > 正文

陆战场通向何方

央视国际 (2003-09-16 09:19:16)

  

  ●柴宇球 张碧波

  美军是实行陆军变革最早的军队。然而,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其强大的陆军几乎无用武之地,一度陷入了尴尬境地。刚刚结束的伊拉克战争,美陆军倒是轻松攻下了巴格达,但陆战场的作战没有任何典型意义,陆军发展中的诸多争议和困扰在战后反而更加突出,改革陆军的呼声也更强烈起来。可以看出,陆地战场和陆军建设,不仅仅是美军,恐怕也是今后世界各国军队关注的焦点。

危机是如何引发的

  陆军建设危机的引发,非一日之寒。冷战结束后,随着大规模地面战争的消失,另一种高强度、快节奏、短进程的高技术局部战争进入了人们视野,无论是美军空袭利比亚,还是“沙漠风暴”行动,海空军都是在第一时间即闪亮登场,并且取得了绝对成功,而陆军参加的只是一些收拾残局的行动。人们忽然发现,以传统力量型为主导的陆军一下子变得笨重了,松散而臃肿的结构,缓慢而暴露的集结,使陆军在新的战争形态面前显得步履蹒跚。空海军作战能力的飞速崛起,许多国家的陆军陷入编制、装备是削减还是改进的争论中。就算是传统的陆军强国,其改革进程中也鲜见成功之举。美国陆军在几次局部战争中都无所作为,俄罗斯陆军在两次车臣战争中不如人意,世界最权威的军事机构和资深专家对如何改造陆军也感到困惑和忧虑。近年来的高技术局部战争表明了一个无情的事实,那就是陆军的地位作用在下降!随之而来的是“陆军消失”、“陆军无用”等极端论调。俄罗斯军事科学院的著名专家在总结陆军的情况时认为,在未来的“ 非接触作战”中,庞大的陆军部队将无用武之地。尽管这些论断失之偏颇,但却从一个侧面提醒世人,陆军的发展已经到了十字路口。随着信息技术越来越在战争中占据主导地位,陆军发展的危机还可能进一步加剧。

葛底斯堡与地球战场

  危机出现了,人们开始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美国陆军军事学院高级研究员道格拉斯·约翰逊说:如果你有机会到葛底斯堡,你可以站在葛底斯堡的高处,察看一下这个古战场,1863年美国内战时曾有20万人在这里战斗;如今我们大约只用150人就可以控制这一地区;到2025年,我们将只需10人,这就是人们在谈论的军事革命。按照他的推断,未来信息时代作战,军队的数量将越来越少,大规模削减陆军只是时间问题。从作战的角度看,陆战场的防御已经很难抵抗进攻一方的密集突击,当威力越来越大的进攻武器源源不断投入战场后,陆战所依靠的阵地屏障不再有效,陆战场的流动性成为突出特征。

  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士沃罗比耶夫少将认为,战后几十年来,世界先进国家军队的物资技术基础迅速更新,新技术时代的战争几乎不存在空间上的限制,任何国家的领土乃至整个地球,都可能成为战场。大规模陆地作战的威力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远距离、非接触、没有前后方界限的作战。这表明,印象中低矮、狭小的陆战场已经名符其实地变成了附属平台,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具有纵深侦察、远战毁伤和高效指挥能力的一方倾斜。战场扩大为“全球战场”,陆军必须能在扩大了的战场上作战,这就是美军为什么提出陆军建设要“基于能力”的原因。从现阶段看,各国陆军离这一要求都还有巨大的差距,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陆军,由于经济与技术因素的限制,陆军现代化之路更是缓慢而又艰难。

  当军事技术进步引起作战方式的变革时,不可避免地导致军队基本结构的调整。当前这场新军事革命的最大特点,就是传统的军兵种结构可能被打破,新的军兵种将应运而生,传统陆军是变型或是削减,存在着不确定性。陆军欲赢得未来“大战场”作战的挑战,需要付出双倍努力:不仅自身具备精确化、信息化和高机动化的作战能力,而且还能与其他军种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未来的陆战场不是孤立的,它必须与其他战场有机结合,构成一个整体,才能真正发挥其独有的作用。

不定的号角

  未来作战,陆战场上的优势是与夺取制空、制海、制信息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单纯意义上的陆战场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联合作战成了夺取综合优势的必然选择。然而,时至今日,虽然诸军兵种联合作战早已写进了许多国家军队的条令和作战纲要,但军种间作战能力发展的不平衡,使联合训练和作战时貌合神离的现象仍然在各种类型的军队中普遍存在,区别只是程度不同。上世纪60年代,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的麦克斯韦尔撰写了《不定的号角》一书,详细披露了军种间的争执以及在训练、作战中存在的不协调现象,并对此进行了严厉的抨击。他认为,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从上层机构开始,都不能很好把握并准确定位各军种改革的基调。而各军种从自身的发展需要出发,在许多方面存在着夸大自己重要性之嫌。几十年过去了,这一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在美军中,陆军始终认为,只有地面部队才能保持美军的优势;而海军则说,前沿存在的海军部队是“塑造”有利于美国的地区优势的关键;空军强调的是,只有空军才能承担全球战略和打击任何范围内对手的任务。在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军队建设中,也不乏所谓的“军种之争”。

  导致这一情况的原因,首先是各国军队在改革进程中,由于政府的投入有限,不能完全满足庞大的改革计划所提出的要求,不得不在权衡轻重缓急之后,对一些计划忍痛割爱。其次是各军种在技术改进和建设周期上差异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技术程度相对较低、短期内很难产生质的飞跃、在高强度的战争中难以首当其冲独立作战的陆军,自然处于军种之争的弱势地位。在美军中,其陆军也早已提出建设“目标部队”的规划,但由于政府分配的资金缺口太大,改革计划长时间停留在所谓的“构想”上。从世界范围的情况看,军事强国虽然主张陆海空三军协调发展,但实际上一直把具有进攻和反击威慑力、能加大攻击距离、扩大防卫空间的海空军放在了优先发展的位置。

  普遍存在的“军种之争”,客观上拉大了陆军和其他军种建设的差距,特别是在高技术武器装备和信息化建设方面,陆军比其他军种要落后许多。这种不平衡的发展引起了新的负面效应,尤其是影响了诸军种联合作战能力的提高,导致训练场上事故频发,作战中经常出现“误击”……许多国家的军事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开始采取补救措施强化陆军建设,但陆军要在短期内快速提升自身的战斗力,使其和其他军种处于同一水准,同时又与其他高技术部队在训练和作战中“珠联璧合”,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打造“全频谱”

  面对危机,许多有识之士尝试构建新型的陆军作战和建设理论,陆战场上的新理论、新战法,确实一次又一次新人耳目。1982年,“空地一体”作战理论出炉,标志着陆军向立体作战过渡;海湾战争之后,“全维”作战理论应运而生。这些新理论推动了美国陆军的改革。与此同时,俄罗斯和欧洲等国则推出了提高陆军火力和机动力的机动作战理论,并以此为契机,在战场和战场之外大刀阔斧地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行动。

  然而,技术的巨轮转速太快,创新的理论回到实践中总有滞后感。尤其是科索沃战争首次出现“零伤亡”后,迫使军事家们寻找新的突破口。各国军队都竞相压缩了陆军建设的规模,对陆军进行了多次精减和改组,撤销了陆军许多单位和机构,减少了指挥层次,实行了更为精干的编制和指挥体制,使陆军的机动性和独立作战能力有了质的提高。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陆军所属的16个一级司令部已精减为10个,同时减少了保障层次,实行战区—师—营的保障体制;法军撤销了陆军集团军的建制,由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直接指挥作战部队;德军撤销了陆军3个军级本土防御司令部,并将8个师级军区司令部和8个野战部队的师司令部合并;俄罗斯则采取了恢复陆军总司令部和改组军区两大改革举措,使现有军区数量减少到6个。

  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使现在的陆军不再囿于“一树之高”的小型立体作战,全时域、全空域、全频域的“无缝隙”连接大立体作战,成为陆军发展的方向。针对战争和非战争行动样式的拓展,美国陆军在新世纪率先提出“全频谱优势 ”作战。按照这一设想,陆军今后必须具备遂行各式各样自由行动的能力,把过去“以威胁为基础”的建军模式转化为“以能力为基础”,建立绝对的打击优势、力量投送优势、战场控制优势和防护优势,使之能够应付多地区、多对手和不确定的挑战。这种作战理论适应了转型期美国陆军的作战需要,并对世界其他国家的陆军产生了影响,它们纷纷在陆军快速反应部队建设和提高危机处理能力上采取了许多重大举措,追求把陆军建设成一支能执行多重任务的“全能部队”。

路在何方

  科索沃战争是第一次没有陆军参加便赢得胜利的战争,但世人通过反思,认识到现代战争仍然离不开地面作战,“陆军消亡论”没有依据。伊拉克战争说明了这一点。美国一位专家说,你可以从空中做许多事情,但必须在最后派出地面部队,只有地面部队才能担负起攻城掠地、街道巡逻、入室搜索等任务,这些活,精确武器做不了。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长加列耶夫大将指出:如果当年美国派陆军占领了伊拉克,那么伊拉克问题早就解决了,而今天美国仍然在进行同一场战争。

  但是,陆军建设的重点确实应该转移了。可以说,建设“目标部队”从某种角度代表了陆军发展的方向。1999年出台的美国《陆军构想》,强调陆军实施新型编组,改变“结构不合理,重型师太重,轻型师太轻”的状况。美军计划用30 年的时间,把陆军改造成以旅为基本作战单位的“目标部队”,目前正在用轻型的“斯特瑞克”装甲车辆代替现役的装甲车辆,部队换装轻型的牵引火炮,在20 03年以前组建5个轻型旅,保证陆军能在96小时内向世界任何地方部署一支旅规模的“陆军远征军”。最近美军组建的“斯特瑞克”战车旅,预示着在不久的将来,一支“既轻又狠”的新型陆上作战力量将成为陆战场的主宰。俄罗斯也在把建设“机动型”陆军作为俄陆军建设的基本目标,进一步实现部队编制小型化、轻型化、多能化的发展方向。其他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也在关注着陆军完成从机械化半机械化向信息化过渡,防止陆军建设过度滞后于其他军种,从而导致军种间力量失衡,丢失传统的陆战场优势。

  传统的以陆军为主的大步兵作战模式将成为历史,陆、海、空、天、电、网 “六维”战场作战,疾步登上战争舞台。打破军兵种界限的一体化部队,是未来合成军队的高级编组形式,是适应信息系统特点和运行方式的全新结构编成,根据不同任务将使用各种武器的部队聚合在一起的多功能部队即将诞生。未来军队的发展趋势是军种作战力量多元化和综合化,如在海军中扩大陆战队规模,陆军增加陆军航空兵和战役战术导弹的数量,空军则保持强大的空降部队规模……随着各军种力量的重新组合,有些军兵种可能“变型”甚至“消失”,新的军兵种将取而代之。追赶世界军事革命的潮流,完成陆军功能和结构的革命性改造,显然是各国陆军建设的长远目标。


  
(编辑 曹劲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