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兵法释疑 > 外国篇 > 正文

信息化战争传媒领域新话题:无形的角逐 攻心的利器

央视国际 (2003-09-10 10:33:59)

  

  ●李琴

  人类社会迈入21世纪,随着现代传播技术和手段的迅猛发展,广播、报纸、电视、因特网等纷纷卷入到战争领域,并逐渐在战争中发挥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导向作用。在无所不在的大众传媒触角的影响与包裹下,世人无论身处何地,足不出户就可感受到现代战争的氛围,从而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着新闻媒体对战争的价值取向和行为判读的影响与灌输。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现代信息化战争并没有改变这一战争法则,反而在更高层面和更广泛领域实现了与政治的更加密切的融合与互动。国家的利益与政治目的贯彻战争始终,政治目的达成之时往往也就是战争结束之日。新闻传媒作为国家政治攻心与战略伐谋的重要工具和阵地,越来越成为交战方继正面战场“ 硬摧毁”之外,须臾不可离开的“软杀伤”的重要利器。加之,信息化战争彻底改变了机械化战争攻城略地和肉体消灭的传统作战理念,转而强调攻心夺志与“ 不战而屈人之兵”,交战方围绕新闻传播领域的斗争将更趋复杂和尖锐,制新闻权已成为现代战争制信息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夺取战争制新闻权,对于赢得战争主动权、争取民心、鼓舞士气,进而影响其决策和行动,具有重要作用。因此,传媒与现代战争交叉领域的一些焦点问题引起了世人的广泛关注。

  ■新闻战略:纳入国家军事战略的总体筹划

  风起云涌的全球化浪潮正在把人类社会联结成一个“地球村”,日新月异的信息化技术使传统的军事领域融变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总体战世界。战争越来越成为国家综合国力和综合智力的角逐。信息优势某种意义上已成为主宰战场的优势。传媒作为信息的载体,横跨了社会、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各个领域,传播学正日益成为自然科学知识与社会科学知识结合最为紧密的领域。因此,在战争中灵活运用传播手段,把新闻舆论战略扩展为现代军事战略的重要组成,就成为适应未来信息化战争和知识化战争的必然需求。

  近期几场高技术战争充分证明了一个定律:打赢战争,不仅要靠信息化武器装备的“硬摧毁”,更需要“滴水石穿”的心理“软杀伤”,这其中利用新闻传媒实施的新闻舆论战便是信息化战争突显出的一个新特点。要牢牢掌控战场制信息权,就要提高驾驭新闻舆论战的能力;要熟练运用和掌握信息化武器装备,就要熟练掌控大众传媒的传播规律和运作模式。可以说,是否意识到新闻传播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认识到大众传媒对战争的影响和制约,认识到新闻舆论在战争中的战略地位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是否具备现代战争思维的重要标准之一。

  透过伊拉克战争的硝烟,世人已清晰地看到军事强国已经形成了以高技术为基础,以高控制为基点的舆论战略,并已取得了较好的战果,这一点已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可以预见,通过伊拉克战争活生生的事实,今后世界各国都将重新认识大众传媒、新闻舆论对战争的影响和作用,并把提高夺取战时新闻舆论优势的能力作为顺应新军事变革的一个必要举措。

  ■新闻管控:制信息权争夺战中的关键一环

  新闻舆论管控作为取得制信息权的重要手段,是新闻舆论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新闻传媒介入战争古已有之,其对战争的巨大影响早已为各国政治家所认知。艾森豪威尔就曾言:“在宣传上花1个美元等于在国防上花5个美元。”在战争中,利用传媒最大限度地争取盟友、孤立敌人,陷敌于众叛亲离之地,置敌于心理弱势、劣势境地,展现出现代传媒心理战的独特效果。

  传媒面向广大受众,具有传播信息、引导舆论、监视环境、协调社会行为、延续文化规范等作用,对于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有着重要的影响。有人曾指出,大众传媒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传声筒和最好的洗脑机器。西方一位政治家有句名言:“大众媒介是一种可以为善服务,也可以为恶服务的强大工具。而总地来说,如果不加以适当控制,它为恶服务的可能性则更大。”正因为大众传媒能够统一受众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和行为规范,所以如何掌控大众传媒使之最大限度地为国家利益服务就成为各国战略家案头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在战时更是如此。西方国家新闻控制分为软性调控和硬性调控两种手段。软性调控手段主要有:政府控制着较大的公关网络,从而控制着公务信息。政府拥有直接调控信息的多种手段,如总统广播电视讲话、记者招待会、新闻发布会等。此外,软性调控还包括政府用笼络手段控制新闻界头面人物等。

  硬性调控手段是指依靠行政、法律手段实行强制性控制,通过各种战时法规,强化对传媒自由的限制,严格战时新闻检查制度和保密制度。不仅如此,政府还设立专门机构对传媒实行严格监督、审查和管理。例如,美国政府就设立无线电委员会统一管制电波的频率、频道等,对广播电视节目的内容和运作进行严格控制。英国军方规定:记者必须服从军队的命令。法国国防部专门规定:只允许军队记者到战区去。在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以及伊拉克战争中,美国政府都曾规定,一切关于战争的报道必须与白宫、五角大楼的宣传口径保持一致,否则就要“给你颜色看”。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北约的新闻发布会、记者招待会,成为传播新闻信息的惟一来源,这就从根本上控制了新闻信息的源头。加之当今世界,每天在全球传播流通的新闻信息有70%左右是由美国等西方媒体发布的。这种信息传播的严重不对称,使和平时期世界信息传播秩序已无平等可言,战时更成为少数国家桎梏世界舆论和当事国人民思维,进而影响其决策和行为价值取向的重要筹码。

  西方发达国家战时新闻管控的思想理念、组织手段和方法在战争中产生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如何认清形势,尽快补齐短板是关乎能否打赢未来战争新闻传媒战的关键问题。因此发展中国家一方面应抓紧建立健全战时新闻舆论组织协调指挥机构,并制定战时新闻管理法规,建立军事新闻发布制度,以此构建战时新闻舆论管控体制。另一方面,则要注意现代战争中新闻舆论交战的新变化和新特点,研究软调控的方法,提高战时新闻舆论管理的艺术性和有效性。

  ■新闻动员:战时信息动员的重头戏

  众所周知,在信息化战争时代信息技术已成为影响战争进程和结局的重要因素。与此相适应,作为战争动员重要组成部分的信息动员,已从过去单纯地通信系统的动员迅速扩展到包括军队建设与作战活动在内的各个层面,并从纯粹的军事领域逐步扩展到与军事相关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特别是利用大众新闻传媒阵地和方法等实施新闻心理战、以影响和控制战争进程的传媒信息动员已成为不少国家实施战争动员,尤其是信息动员的重头戏。

  美国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均实施了这样的动员行动。在不久前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更是全方位、大规模、多角度地采取舆论宣传与媒体控制相结合的动员手段,在太空调集了总数高达100多颗通讯卫星,空中出动了包括EC-130 等多种心理战飞机在战区上空盘旋,以不同频率对伊进行持续广播,美国决策层的许多电视讲话和美军挺进的电视画面就是通过此种飞机传播至世界各个角落;同时美军还以大功率电台覆盖、插播、渗透、干扰等多种方式,对伊实施高强度、高密度的心理攻势,美国内一些主流媒体更是一改平日各自为战、张扬新闻自由的故态,义无反顾地齐聚于美国官方宣传口径下,开动一切新闻传媒工具为国家战争服务,争取对美国发动战争有利的舆论支持。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经过媒体的包装、异化和“消毒”呈现在公众面前,公众看到的只能是也只有是美国政府希望民众看到的信息和画面。

  新闻传媒直接服务与服从于战争需要的、甚至直接介入军事行动的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后的战争实践也表明美军这种强大的新闻舆论攻势确实收到了军事“硬”打击难以获得的效果。巴格达城池的不攻自破、几十万伊军的“集体蒸发”可为此佐证。

  因此,在和平时期加速新闻动员法制法规建设,健全完善领导指挥体制和运行机制,在指导思想与具体实践上将新闻动员纳入国家战争动员的整体规划,从战略高度重新界定新闻动员的内涵与外延,是信息化战争提出的新挑战。


  
(编辑 曹劲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