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军营故事 > 军营故事 > 正文

非典时期的非常感受——走过这一季,我们更坚强

央视国际 (2003-06-02 13:36:47)

  

也许你会发现

  有位著名作家曾说:在生命高潮的波峰,享受它;在生命低潮的波谷,忍受它。享受生命,使我感到自己的幸运,忍受生命,使我发现自己的韧度。两者皆令我喜悦不尽。

  相信这段话会在我们的心中引起共鸣,因为经历了这个抗击非典难忘的春天,我们再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命,或多或少都会发现一些变化。

  也许你会发现,关心和问候的话语多了,一个个不常联系的朋友拨通了你的电话;也许你会发现,环境更加干净美丽了;也许你会发现,自己的生活习惯更加规律了,拿起了球拍,穿上了跑鞋;也许你正如作家所说的那样,了解到自己生命的韧度,从而增添了勇气和信心,敢于面对更多的风雨和挑战。

  在这里,我们收集了一些这样的“发现”。也许它们并不起眼,也许只是心海中的浪花一朵,但逆风飞扬的生命,却在诉说着新一代青年人心智的成熟和精神的坚强。

  青年朋友们,当你们读完这些平凡的故事,不妨看看自己的身边。也许,你也会有不少惊喜的发现。

                   ——策划人语

  解放军第302医院放射科技师王茹锦:渴望心灵支持

  4月10日,是我在抢救一名地方患者后,被确诊感染非典的日子。从那天起,我从一个护理者变成了一个被护理者。角色的转换,让我有了许多全新的体验。

  那些日子,躺在病床上的我全身无力,每次吃饭都要用1个半小时,生活上的许多琐事也得靠同事们帮助。看着许多原本属于自己的工作,不得不靠他人来干,生平第一次,我有了一种无助感,平常安慰病人的乐观与轻松,这时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理也是很脆弱的,格外渴望得到一些关心和鼓励。

  许多平常生活中不太注意的细节,开始支撑起我战胜非典的信心。病床边,战友们不断送来鲜花与水果,让我不再感到孤独;治疗中,同事们一句句温暖的话语,一个个鼓励的眼神,增添了我与病魔斗争的勇气;电话里,儿子说:妈妈,你能行,你是一个坚强的妈妈,更让我油然而生出自信。感受着这些细微的真情,我懂得了自己工作的意义,我对当初的选择无怨无悔。

  现在,我已经基本康复了。我决心痊愈后要重返一线,把自己的领悟带到工作中,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士官张伟涛:感受一线激情

  这段时间,我在不断的感动中度过。作为医院的一名战士报道员,我与奋战在抗击非典一线的医务人员“零距离”接触,倾听了许许多多感人肺腑的故事。

  每天,当我找到他们要求采访时,看着他们疲倦的面容和布满血丝的眼睛,听着那沙哑的声音,我就后悔不该打搅他们休息。但每次一听说我的来意,即使再累,他们也总是积极配合。我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激,只能在心底默默祝福他们,早日取得战斗胜利。

  采访烈士李晓红的亲人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积聚了多日的感情,潸然泪下。采访结束,我问两位老人有什么要求向部队提出,两位老人摇摇头,沉默良久只说了一句:“我们为有这样的女儿而感到光荣”。当时我的鼻子一下就酸了。回到宿舍,我挑灯夜战,一口气写下8000余字的通讯,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一个多月来,我用属于自己的武器———纸和笔,蘸满白衣天使的战斗激情,发表稿件100多篇。希望他们看到自己名字时能露出会心的笑容,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解放军第302医院感染二科护士杨雪莲:品尝爱情滋味

  在隔离区的我,已经连续70多天没和自己的爱人见面了。虽说每天他都会打电话来鼓励我,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会禁不住胡思乱想,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或许非典就像一块“试金石”,在考验我们的爱情吧。常常是想着想着,我就在莫名其妙的担心中入睡。

  渐渐地,爱人打来电话,我会把工作累积的压力都转到他头上,乱发一通脾气:“我要回家,我受不了了!”而他总是一句话:“好了,别想那么多了。” 一会儿又说:“你上班多戴一层口罩吧,我看电视上都是这样的。”这算什么嘛!算了,知道他不善言辞,也就不指望从他那里找到安慰了。

  然而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是爱人发来的一首情诗,还挺有味的,让我都有些不能相信。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后来的日子里,我不时会收到他托人带进来的小礼物,有时是一只千纸鹤,有时是一个绒毛玩具,睹物如见人,渐渐地,我工作起来越来越有劲。真没想到,在这与世隔绝的日子里,我反而品尝到了“岂在朝朝暮暮”的爱情滋味。

  我想,我们重逢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他说,等我回去一定要满足我一个愿望。我说,很简单,那就是一切都不变。

  66069部队干事窦忠如:微笑带来力量

  出差归来,按规定我要隔离一段时间。最初的轻松过去之后,很快就变得百无聊赖,心情好像这些日子的天气,时晴时阴。

  晚上,年仅6岁的小外甥女在她父母带领下,给我送来了换洗衣衫和水果。从隔离病房三楼的窗口,我看到只能站在30米外大门口的小外甥女挥舞着双手,甜甜地笑着。瞬时,我的心抖了一下,我第一次发现,那么一点点微笑,就能征服我内心的彷徨。

  第二天,我开始寻找更多的微笑。白衣天使的面容虽然已经被厚棉口罩遮了起来,但从她们微微翘起的眼角,我能找到微笑;拖地板的护工们虽然总是低着头,但从她们哼着的欢快小曲中,我找到了微笑;还有,每天的电视上,从那一个个高举起的“ V”字型手势,我也找到了微笑。

  渐渐地,我被这些微笑感染了。再照镜子,我又找到了信心和力量,我开始积极策划自己隔离结束后的日子。

  或许,对一个人、一个集体,乃至一个社会,微笑的力量都是不可忽视的。

  66194部队战士王书杰:理解换来信心

  我是一名哨兵,所在哨位在北京市区某机关。自从非典袭来,我们又多了一项任务:为每位进入大门的人量体温,坚决把非典病毒挡在办公楼之外。

  说实话,自从实行这项规定以来,我们受了不少委屈。有的人不愿意麻烦,有的人不肯排队等候,往往和我们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争执。战友们都相互鼓励,把自己想象成长江大堤上的一块土,既要堵住洪水,又要保证自己不被冲走。

  记得有一个双休日,眼见着一个年轻人就往里走,我立刻把他拦了下来。一量他的体温,竟然有37.8摄氏度,我马上给发热门诊打了电话。小伙子急了,说他有急事,要是耽搁了我得负责。见我毫不动摇,他又软下来求情,但我始终没松口。不一会儿,医生把他带走了,看着他怨恨的眼神,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他再次在哨位相遇。得知他那天确实是感冒发烧,又真的是有急事,我向他道了歉。没想到他反而不好意思了,连连摆手说用不着。我说,我们是哨兵,必须忠于职责,但确实给大家带来了许多不便,所以要向他道歉。小伙子挺感动的,向我们鞠躬示敬。

  挥手告别之际,我的心情也如阳光一样灿烂。我想,今后我要更加耐心、更加细致才行,只要互相体谅、彼此理解,相信人与人之间没有什么是不能沟通的。

  66055部队干事陈德立:体验战友情深

  傍晚,我和同宿舍的老李吵了起来。原因很简单,他把收音机的音量开得太大。临到睡觉了,我俩还是憋着一肚子气,谁也不理谁。

  半夜里,一阵剧烈的头疼,把我从梦乡拽醒。我起床打开台灯,摸着额头发烫,赶紧量量体温:38.2摄氏度!我心中一紧,一时不知怎么办好。

  “怎么了?”老李被我吵醒,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我发烧了。”

  一听这话,老李一骨碌滚下了床,帮我穿衣服、戴口罩,收拾洗漱用具,临走时还不忘往包里塞了几本书。一路搀扶我到医院的路上,老李还在不断安慰我。

  到了医院,医生迅速做了检查,最后确诊只是普通的发烧。我悬在半空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这时才敢和一直守护在旁边的老李开玩笑,“怎么,就不怕我得的是非典吗?”

  老李憨憨地笑了,“你病得那么厉害,把我都吓住了,哪还想那么多。”

  一句话,说得我差点眼泪就下来了。这就是我常常嘲笑为“榆木疙瘩”的战友,这就是我不知冲他嚷了多少回的战友。从前,我总是认为只有战场上才能结下真正的袍泽情谊,而经历过这一次,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战友情就在身边,就在平实的生活当中。

  武警8620部队干事史志强:抓住机会“充电”

  “五一”黄金周回不了家,也不能出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让我颇为失落。但“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几天下来,我竟重拾起了搁置已久的书本。

  上次静下心来读书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工作是越来越忙,应酬是越来越多,就算有时间也总是偷懒贪玩,直到那天我在营区闲逛,无意中走进了部队的图书室。

  说来惭愧,走进图书室,看到书籍的种类和数量竟大大超出我的预料,其中还有不少我一直在找的好书。我一口气借了一大摞,回到宿舍竟有些迫不及待,赶紧泡上一杯好茶,翻开书页。于是,新书一本,怡然夜读,日子便如白驹过隙般闪过。

  那天,由于机关人手不够,领导临时安排我编写一篇教育提纲。说来也怪,平时需要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辞藻,这次变得信手拈来。不到一天时间,我就完成了这篇3000字的稿子。

  回到宿舍,我打开一个新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了自己新学到的两句话:“ 鱼离水则身枯,心离书则神索”。

  66329部队战士李飞翔:找回珍贵亲情

  在我12岁时,父母离了婚。我生他们的气,谁也不跟,由外婆抚养长大。这么多年,我始终不能原谅他们,关系也一直处在真空状态。

  当北京发生非典疫情后,也不知妈妈从哪里打听到我所在部队的地址,寄来了一封长长的信。在信中,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还记得好多我小时候养成的坏习惯,告诉我要乘这个机会改掉。读着信,泪水在我的眼眶里直打转。

  第二天,我又接到了二叔一个电话,问我收到父亲寄来的金银花没有。我有些吃惊,前几天我确实收到5公斤金银花,不过是一个朋友寄来的。“那是你爹怕你不收,就用了一个假名。你爹也不知道你怎么样,背地里还抹眼泪呢!”听到这里,我哽咽了,原来父母一直都还爱着我,惦记着我。

  我开始想念我的父母,想知道他们的近况却又不太好意思。排长得知后,开导我说,你们家乡不也是疫区吗,还不赶紧问问你父母的情况。

  当晚,我翻出信纸和笔,告诉他们不要担心,我在营区内很安全。我这才发现,自己有太多太多的话说不完,于是在信尾留下了部队的电话。现在,每周我都会接到父母的电话,我的心情逐渐开朗了好多。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排长,排长说,我是真正长大了。

  (本文由司儆、李文涛、齐明宇、杨鸿、肖海洪协助整理。)


  
(编辑 曹劲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