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战争史话 > 现代战争 > 正文

从古希腊到伊拉克:战争用语残酷现实的产物

央视国际 (2004-05-21 09:43:28)

  

  虐囚事件曝光了越来越多的丑闻,人们从中知道,一名驻伊美军士兵根本没有把伊拉克犯人当作人,他将这些犯人称之为“它(IT)”。更多的士兵也从来不用“伊拉克战士”这个词,而是用“敌人”,这有点象武器制造商把“人”称为“目标”一样。语言专家指出,驻伊美军使用这样的词语并非偶然,它既有深厚的历史背景,也是残酷现实的产物。

            作用不亚于子弹

  战争中不光使用子弹和炸弹,词语在战争中的作用同样举足轻重。人类是社会动物,无论基因如何变化,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同情其他人。在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认为杀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一般难以做到。但是在战争中,军队上司会劝说自己的手下,杀人不仅可以接受,甚至还非常光荣。在一定程度上,好像正是战争语言造成了这种变化,这不仅仅是对战场上的士兵而言。

  一旦战争爆发,参战的一方可能会创造出一种语言,让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将另一方看作是可杀的对象,从而克服天生就有的那种对剥夺他人生命的不安。无论是上了前线的士兵,还是后方的平民,他们都要学会如何称呼敌人,把他们看作是低等人、卑鄙的人,与"我们"这个概念完全不一样。

  用词是随文化的不同而变化,随战争的不同而变化。称呼的使用目的很明确,那就是通过贬低对方,使己方具有优越感和支配感。另外,如果给对方起了绰号,就可以将他们变得更弱小,如同孩子一样,而根本不值得象对待一个完整的人那样认真。

           战争用词历史悠久

  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称别人为“barbarian(指野蛮人,未开化的人)”,从语源上讲,这个字的意思是说话快而含糊不清。美国独立战争时期,英国人蔑称殖民地居民是“Yankee(美国佬)”,这个字在历史上仍旧存在争议。虽然英国人认为这个字具有贬义,但美国人却将这个字变成了自己的东西,还赋予了它积极的意思,将“Yankee Doodle”这首具有嘲笑意味的歌曲变成美国第一首国歌,尽管是非正式的,而这也许是美国历史上对“废物回收利用”的第一个经典事例。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国给德国人起了绰号,叫“Jerries”,这个字是英语的“德国人”的第一个音节。而美国人“二战”时就称日本人叫“Japs”。这些词语可能表示真实或想象的文化和身体上的差异,而这些差异则着重强调了令人可笑、令人厌恶的方面。英国人在多次战争中都称法国人是“Frog(法国人的蔑称)”。而德国人被称为“Kraut(德国佬,还有泡菜的意思)”,暗指奇怪的、发臭的食物。而越南人则被称为“slope”和“slant”,这两个字都有东方人的意思,但都具有贬义。而朝鲜人则被简单地称为“gook(对东方人和黄种人的蔑称)”。

  而到了伊拉克战争,新词汇的应用更是层出不群。比如,一些美国士兵以明显的贬义称伊拉克人为“hadji”,但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源于一个表示到麦加朝圣过的伊斯兰教徒的阿拉伯词语,而这个字本身就是尊重年老的穆斯林人的意思。奥地利行为学家康拉德·洛伦兹就曾表示,我们对自己种族的其他成员看得越清楚,那么我们就越难以杀死他们。因此,一些战争词语通常是集合名字,这就让自己将敌人看作是没有任何差别的一群,而不是遭受苦痛的个人。十字军战士就称他们的敌人是“Saracen(伊斯兰教阿拉伯人)”。而英国人在一战时也称德国士兵为“Hun(德国丘八,对德国士兵的蔑称)”。

              引发虐囚行为

  现在,美国士兵则称伊拉克那些反抗他们的人为“敌人”,这样一来,他们觉得自己是在消灭敌人,而不是伊拉克人,这就容易得多了。“敌人”这个字本身就是一种隐晦的集合名词。该字的非特指性有一种诱导恐惧的内涵。敌人的意思只是“那些我们打击的人”,而没有指明他们的身份。

  美军认为,由于战争的恐怖以及不确定性,前线战士尤其要学这种语言。同时让后方的平民产生这样的印象:他们国家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和必要的。消灭敌人在某种程度上与杀害平民不同,后者还将受到犯罪司法制度的严惩。在平民使用了这种专门为军人开发的语言后,他们会相信战争并不是在杀人。

  为了战斗,士兵们就必须吸收这些语言习惯,这使得像发生在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虐俘事件等一些暴行不可避免。同样的语言可以在“我们”和“他们”之间制造心理上的裂痕,使美国军队在战斗中可以杀人,使敌人的士兵成为他们拷打和羞辱的合适对象。原因很简单,他们事实上不是“人”,因此他们感受不到痛苦。

  一旦语言这样发展下去,那么就不难想象各种各样虐待事件的发生,而且施虐者的理由还会很充分。如果想要使类似阿布格莱布监狱虐俘事件不再发生,只有一个办法:消灭战争。

  (舰船知识网络版 杨孝文/任秋凌)


  
(编辑 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