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军事频道首页
军事节目时间表
军事热点
值班武器竞猜
专家龙门阵
军事栏目直通车
军营故事
军事文化
军事辞库
将帅星河
点击军校
战争史话
兵法释疑
军事栏目
《军事天地》
《军事报道》
《国防时空》
《祝你成才》
《军事科技》
《军营文化》
《文体视窗》
《中国武警》

 编辑信箱
caojin@mail.cctv.com
>>战争史话 > 中国战争史话 > 正文

太平天国农民战争 

央视国际 (2003-01-07 15:50:25)

  

  19世纪中叶,洪秀全等领导的反对清王朝的大规模农民起义战争。

  金田起义及太平军初期发展(1850年秋至1853年3月) 鸦片战争后,清王朝加紧了对人民的搜刮与压迫,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更加激化,各地人民纷纷起义。时广西各种矛盾十分尖锐,统治力量相对薄弱,起义武装遍及全省。早在1844年(清道光二十四年),洪秀全即偕冯云山深入广西传播拜上帝教,酝酿反清起义。1850年秋,洪秀全发布总动员令,号召各地拜上帝会会众到桂平金田村"团营"集结。年底,"团营"会众达2万余人。1851年1月11日(清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洪秀全正式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

  清廷陆续调集军队"围剿"。太平军为摆脱内线作战的不利处境,转移至宣武、象州,旋因清军堵截,又折回金田地区,再度被围。1851年(太平天国辛开元年 清咸丰元年)9月下旬,突出重围,攻占永安(今蒙山)。

  太平军占领永安后,虽又遭清军包围,但因南北路清军未能协同作战,故太平军能在此滞留半年,并在军事、政治方面有所建设。1852年4月5日,太平军自永安突围,进逼桂林,转攻全州,拟沿湘江北上湖南。因在蓑衣渡遭候补知府江忠源湘勇的伏击,被迫折入湘南道州(今道县),在此扩充队伍,建立"土营"。随后确定"专意金陵,据为根本"的战略决策。全军北上,围长沙,占岳州(今岳阳);克武昌(见太平军首克武昌)后,获船万余艘,建立水营。1853年2月9日,太平军以号称50万之众,水陆夹江东下,连克江西九江、安徽安庆、芜湖,并于3月19日攻占金陵(今南京),定为都城,改称天京。又派出两支部队占领镇江、扬州,与天京形成犄角之势。

  战略进攻时期的作战(1853.4~1856.9)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不久,清军即尾随而至,由钦差大臣向荣率领的万余人在天京城东建立"江南大营",企图遏止太平军东出苏(州)、常(州);由钦差大臣琦善率领的万余人在扬州外围建立"江北大营",企图遏止太平军北上中原;两支清军,南北配合,伺机夺占金陵。时太平天国已拥有号称百万(能战之兵约10余万)的兵力,战略上处于进攻态势。但太平天国领导集团没有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歼灭江南、江北大营之敌,消除肘腋之患,却作出了守卫天京,同时派兵北伐京师、西征上游的战略决策,在北伐、西征和天京周围三个战场上分别与清军鏖战。

  太平军北伐 1853年5月13日,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和地官正丞相李开芳等,奉命率领2万余人由浦口(今属南京)出发,"师行间道,疾趋燕都",于10月29日进抵天津西南的静海、独流镇,屯驻待援。

  北伐军深入直隶(约今河北),清廷震动,即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防卫北京,并由僧格林沁率军前出,会同钦差大臣胜保围困静海、独流镇。北伐军等待援军迟迟不至,又远离天京,处境日益艰难。1854年2月5日,乃从静海、独流镇突围南走河间束城镇,继走阜城,但仍未能摆脱被围困的处境。

  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得知北伐军抵达天津附近,才抽调7500人组成援军,由夏官又正丞相曾立昌等率领,于1854年2月北上增援,直入山东,一度攻克临清。旋遭清军围攻,在南退途中溃散覆灭。

  林凤祥、李开芳得知援军北上,乃从阜城突围,进据东光县之连镇。为分敌兵势、迎接援军(尚不知援军已溃散),5月28日,由李开芳率600余骑突围南下,占据山东高唐州城,又为胜保追及围困。1855年3月7日,连镇被清军攻陷,林凤祥被俘。僧格林沁立即移兵高唐。李开芳突围南走茌平县之冯官屯,最后在僧格林沁引水浸灌下出营被俘。太平军北伐,一度威胁北京,但孤军远征,后援不继,终遭全军覆没。(见太平军北伐)

  太平军西征 1853年6月3日,夏官副丞相赖汉英等奉命率战船千余艘、步军二三万人,由天京溯江而上,开始西征。其战略意图是夺取皖、赣,进图湘、鄂,控制安庆、九江、武汉等军事要地,以屏蔽和支援天京。

  6月10日西征军占领安庆, 赖汉英率主力进军江西,围攻南昌93日而未下,遂撤围北返。时翼王石达开至安庆主持西征军事,由春官正丞相胡以晃率大军挥师皖北,于1854年1月14日攻克庐州(今合肥),然后挥师西向,于湖北黄州堵城大败清军,乘胜占领汉口、汉阳,6月26日攻克武昌。另分军二支,北攻鄂北,南进湖南。南路军一度克岳州、湘阴,后在湘潭为清廷侍郎曾国藩新练湘军所败,遂退守岳州,会合北路太平军,抗击湘军。然屡战不利,岳州、武汉相继失守,田家镇(今湖北武穴西北)防线也被突破,湘军兵锋直逼江西九江。为阻遏其攻势,石达开率军驰援,大败湘军水师,取得太平军湖口之战的重大胜利,迫使按察使胡林翼退往武汉,曾国藩退往南昌。太平军乘胜反攻,再克武汉。同年冬,曾国藩自江西遣军援湖北,武昌危急,石达开又率部西上,败湘军于咸宁、崇阳,并乘虚挺进江西,连占8府40余县,困曾国藩于南昌,西征军势达于巅峰。1856年春,石达开奉命率主力回救天京,西征遂告结束。三年征战,虽经挫折,最终基本实现了预期的战略目标。(见太平军西征)

  天京外围战事 自太平天国遣军北伐、西征之后,天京一直处于清军江南、江北大营的包围和威胁之中。由于兵力屡分而单,先后弃守扬州、芜湖,镇江危急,天京周围的军事形势日趋严重。1855年底,洪秀全、杨秀清决定从西征战场调兵回救。次年2月,燕王秦日纲率冬官正丞相陈玉成、地官副丞相李秀成等部数万人自天京东援镇江,北渡瓜洲(今扬州南),4月攻破江北大营,乘胜再占扬州。旋又南渡,于连破镇江外围清军营垒后撤回天京。时石达开也率部从江西赶回,天京城外兵力更加雄厚,杨秀清便下令对江南大营发起进攻。经四天战斗,江南大营清军全线崩溃,向荣败走丹阳,忧愤而死。天京威胁始告解除。(见太平军一破江北江南大营)

  战略防御阶段的作战(1856.9~1864.7) 太平军一破江北江南大营后,天京外围军事形势大为改观。但就在当年9月2日,由于领导集团内部矛盾激化,天京城内发生内讧,杨秀清及其僚属被杀;不久,北王韦昌辉、秦日纲也被洪秀全处死。1857年5月,石达开继遭洪秀全疑忌,率数万太平军离京出走,虽继续反清,但在战略上已无协同(见石达开远征)。经历了如此劫难之后,太平天国元气大伤,军事形势不断恶化。湖北根据地全部丧失,在江西所控制的地区也大部丢失。只有安徽战场,由于年轻将领陈玉成、李秀成等的英勇作战,控制地区略有扩大。这时,全国的革命形势仍处于高潮,加之洪秀全起用了陈玉成、李秀成等一批年轻将领,才使恶化的军事形势没有发展到崩溃的地步。但就整个战局而言,已由昔日的战略进攻态势,被迫转入战略防御。

  1858年初,清军复建江南、江北大营,天京再度被围。为了解围,后军主将李秀成请命出京,与左军主将李世贤约定,南北配合,共解京围。李秀成到江北后,与前军主将陈玉成在枞阳镇(今安徽枞阳)举行会议,确定了作战步骤。陈玉成部首先攻占庐州,然后率部南下,与李秀成部协同作战,于9月取得太平军二破江北大营的胜利,并一度占领扬州等地。

  湘军在太平军进攻江北大营之际,从湖北分两路东犯,南围安庆,北攻庐州。北路湘军统将李续宾率5000余众,进逼庐州的南面屏障三河镇。陈玉成得报,约李秀成率部自江苏来援,先后抵达三河外围,经三天战斗,阵毙李续宾(一说自杀),全歼顽敌,乘胜再占舒城、桐城。进围安庆的湘军也闻讯撤回湖北。三河之战使湘军元气大伤,太平军则由此赢得时间,重整军旅。

  太平军取得三河大捷之际,滁州、江浦守将先后叛投清军,天京北面通道再次受阻。1860年初,江南大营清军又攻九别洲,合围天京。干王洪仁玕与忠王李秀成商定,采取"围魏救赵"之策,解救京围。3月,李秀成率2万余人由皖南入浙,攻占杭州,诱使江南大营先后分军1.3万余人前往援救。当清军援兵抵杭,李秀成便连夜疾驰北返,部署兵力回救天京。4月下旬,各路太平军进抵天京外围,陈玉成也率部自江北来会。5月2日,太平军发起总攻,清军至6日溃败,钦差大臣和春等逃往镇江,江南大营再次被摧毁。(见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

  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后,决定东征。5月15日,李秀成率大军由天京出发,连占江苏句容、丹阳、常州,和春于溃逃中自杀。6月2日占领苏州,决定进军上海,因内应兵勇被清军识破,又遭英法侵略军阻击,未能攻取。

  太平军东攻上海之际,清两江总督曾国藩、湖北巡抚胡林翼乘机督率湘军水陆师5万余人东下,由道员曾国荃率陆师8000人,会同提督杨岳斌水师4000人,进围安庆;由副都统多隆阿、按察使李续宜率马步2万,驻扎桐城西南郊,担任打援任务。曾国藩、胡林翼分别坐镇祁门、太湖,调度指挥。

  同年秋,洪秀全调集大军,西上救援,史称"第二次西征"。陈玉成率军走江北,李秀成、李世贤、杨辅清等率军走江南,约定次年4月"合取湖北",以迫使湘军回救,解安庆之围。1861年3月,陈玉成占领湖北黄州,由于受到英国侵略者的恐吓阻挠,停止向武汉进军,于4月下旬返回安徽。李秀成部于6月间才抵武昌外围,得知陈玉成部已先回安徽,加之惧怕湘军来攻,也率部东返浙江。"合取湖北"、调动湘军的计划落空后,解救安庆更为艰难。洪秀全决定增调兵力,直接进攻围困安庆之敌,于5月上旬、下旬及8月下旬组织三次强攻,均为湘军所败。1861年9月5日,安庆失陷。(见安庆保卫战)

  安庆失守后,陈玉成退守庐州。1862年(太平天国壬戌十二年、清同治元年)初,命陈得才、赖文光等率部赴河南、陕西招兵,身边兵力进一步削弱。5月,多隆阿率清军来攻,陈玉成弃城走寿州(今寿县),为团练头子苗沛霖计擒,解送清营遇害,太平天国的西部防线随之瓦解。

  李秀成部太平军自湖北东返浙江、攻占杭州后,于1862年初再次进军上海。时第二次鸦片战争已经结束,英、法侵略者开始与清政府勾结起来对付太平军,太平军不仅未能攻克上海,反因在东线开辟新的战场,使天京处于东西两面夹击之中。(见太平军进攻上海)

  面对东西线日益险恶的军事形势,以洪秀全为首的天京当局无所作为。而曾国藩则乘机调兵遣将,招募兵勇,做进攻天京的准备。1862年初夏,曾国藩采取"欲拔本根,先剪枝叶" (曾国藩《遵旨统筹全局折》)的战略方针,调动湘淮军7万余人,兵分多路,对天京实施向心攻击。5月,曾国荃、彭玉麟率水陆师2万余人进扎雨花台,威逼天京。天京当局未能乘其立足未稳时即予打击,直至秋末,湘军已深沟高垒,李秀成才奉命率"十三王"的部队约20万人回救,急攻40余日,未能解围。不久,洪秀全又责令李秀成率部取道江北深入湖北湘军后方,企图迫使天京围敌回救。李秀成部在西进途中受到湘军节节阻截,加之军粮匮乏等原因,进至安徽六安就中途折返,并于6月撤回江南,非但未能调动湘军,反而损失精锐数万。

  与此同时,江苏巡抚李鸿章率所部淮军在"常胜军"支持下,由上海西进,于1863年12月攻陷苏州、无锡,兵锋直逼常州。

  浙江巡抚左宗棠率部自江西攻入浙江,于1864年3月攻陷杭州。曾国荃部湘军则逐一攻占天京城外各要点,行将合围天京。时李秀成自前线返回天京,建议"让城别走"(《李秀成自述》),遭洪秀全拒绝,乃决定死守天京。6月1日,洪秀全逝世,幼主洪天贵福即位,一切军政事务统归李秀成执掌。7月19日中午,太平门东城墙被轰塌10余丈,大队湘军拥入城内,其他方向的湘军也缘城而入,天京遂为湘军占领(见天京保卫战)。天京的陷落,标志着太平天国农民战争的失败。

  太平军余部分散作战 天京沦陷后,李秀成护送幼天王突围,被湘军冲散;李秀成被俘遇害,幼天王则经安徽、浙江进入江西,于10月间被俘遇害。活动于江苏、浙江、安徽南部的太平军,在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等带领下,转战江西、福建,1866年初在广东嘉应州(今梅县)被清军击灭。远征陕西的陈得才、赖文光等部太平军,在回救天京途中,于湖北、安徽境内为清军击溃,赖文光所部与捻军合编,继续坚持反清战争,直至1868年败没。

  太平天国农民战争,历时18年,纵横18省,战争的规模和激烈程度,军事筹划和指挥水平,都达到了中国旧式农民战争的巅峰。但这场由千百万群众参加的伟大战争,由于领导集团政治上过早的封建化,组织上不能始终保持领导核心的团结,军事上战略决策一再失误,以及外交上缺乏经验,最终陷于失败,其教训是十分深刻的。


  
(编辑 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