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军事热点列表页

军队宣传文化工作者讴歌真善美 引领新风尚 

央视国际 2006年04月14日 09:49

  

徐永泉摄

阚峰摄

 用画笔描绘英雄

    ■孔紫    

    孔紫,总参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主要作品有《青春年华》、《秋风》、《微风》、《高粱青青》、《苞谷熟了》、《儿子》、《三伏》、《城市阳光》等。    

    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胡总书记有关“八荣八耻”的重要论述,对于弘扬社会正气,塑造美好心灵,净化社会环境,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来自于人民、服务于人民是我军的宗旨。在多年的美术创作实践中,我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意识、一种信念,努力创作出真实反映官兵心声和他们生活状态的军事题材作品,奉献给人民,奉献给社会。

    被抗洪指战员的英雄行为所感动,我构思创作了《儿子》这幅反映’98抗洪真实场景的作品。在作品中,我没有刻画抗洪抢险的磅礴气势,也没有渲染洪浪拍天的恶劣时空,而是描绘了3位年轻的解放军战士在与洪水搏斗后,躺在用编织袋筑起的防洪堤上酣睡的情景。一切的动作都用静来表现,使画面有很强的包容性、内张力和蕴涵度。这幅画问世后,得到了较好的反响,并获得全军美术展金奖和文化部群星奖金奖。

    我决心在今后的艺术实践中,以社会主义荣辱观为指导,努力提高自身素质,用画笔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弘扬真善美  唱响主旋律

   ■阎肃

    阎肃,著名剧作家、词作家,全国文联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品有歌剧《江姐》、《党的女儿》,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长城长》、《敢问路在何方》等。

    对我来说,学习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就是要在具体的文艺创作中勇立时代潮头,弘扬真善美,唱响主旋律,精心打造出增强部队凝聚力、战斗力的好作品。

    纵观古今,凡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优秀文艺作品,都充分反映了这个时代精神的主流。譬如抗战时期,倘若没有《义勇军进行曲》、《黄河大合唱》的振臂高呼,就凭黄埔江畔那些落后文人口中腐朽庸俗的陈腔滥调,沦为“亡国奴”的中国人只会更多。因此,作为文艺工作者,尤其是军队文艺工作者,更应该深刻领会“八荣八耻”的精髓,将中华传统美德与时代精神结合起来,以高度的政治觉悟,时刻警醒自己所从事的艺术创作是否紧跟潮流,是否走在了时代的最前列。

    当今社会,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以及价值取向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怎样才能拨动官兵的心弦,点亮他们心中的荣辱之灯?我认为,最首要的就是要在创作中拒绝平庸、抵制腐朽、反对谬误,以火热的创作热情,推出大批积极向上、科学文明、团结友爱、弘扬真善美的优秀之作,让社会主义荣辱观真正深入官兵头脑和心灵,继而成为他们的自觉行动。    

 为伟大的事业立言

    ■兰宁远    

    兰宁远,总装备部文艺创作室创作员。主要作品有话剧《莫道桑榆晚》、《顶天立地》,散文集《霓虹烈焰》等。    

    荣辱观念,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民族那里,是有区别的。胡总书记提出的社会主义荣辱观,汲取了我国传统荣辱观的精华,紧密联系当前社会风气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具有很强的民族性、时代性和实践性。

    伴随着神舟飞船一次次壮美的腾飞,高速发展的中国科技一次次令国人自豪,让世界瞩目。而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总装部队的科技工作者和广大官兵的无私奉献。他们始终把热爱祖国、服务人民、崇尚科学、辛勤劳动、团结互助、诚实守信、遵纪守法、艰苦奋斗作为自己的人生准则,用智慧和汗水创造了伟大的“两弹一星精神”和“载人航天精神”,为国家和军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国防科技战线是文艺创作的富矿区,只要真正沉下心来融进去,这里的创作素材永远取之不尽。作为身处科技强军第一线的部队文艺工作者,我一定把社会主义荣辱观融入自己的艺术作品中,创作出更多紧扣时代脉搏、唱响时代主旋律的高水平高质量的作品,歌颂国防科技战线的辉煌成就,为这一充满希望和活力的伟大事业立言。    

  义不容辞的责任

    ■陈思思    

    陈思思,第二炮兵文工团一级歌唱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委员。主要作品有歌曲《锦绣年代》、《共度好时光》、《笑口常开》等。

    北京的4月,春意盎然。5日上午,团里通知我到基层部队去教唱“八荣八耻”歌曲,我很是激动。用歌声为基层服务,用歌曲这种艺术形式去感染官兵,是一个文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年“两会”期间,胡锦涛总书记作出了在全民中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的重要指示,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认真学习过,也思考过。我觉得,践行“八荣八耻”,要从每个人做起,要从点滴做起。我们生长在和平年代,虽然没有了岳母刺字“精忠报国”时的壮烈,没有了堵枪眼、炸碉堡时的视死如归,却有着肩负起民族复兴、强国强军的历史使命。因此,爱国家、爱军队、爱岗位,是我们基本的人生准则。今年春节前夕,我受组织指派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赴北美的慰问演出,多伦多5万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来的都是华人华侨,当我演唱了歌曲《锦绣年代》之后,全场沸腾了。一位湖南老乡跑到后台要求和我一起演唱湖南花鼓戏。他说:“出国十几年心里始终牵挂着家乡和祖国。”这让我异常感动。

    作为一名军队的文艺战士,我的职责就是为人民歌唱、为祖国歌唱、为时代歌唱。我常常想,创作一部作品,演唱一首歌曲,首先要打动自己,只有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战友,感动群众,才能更好地为祖国和人民服务。    

 以优秀的作品歌颂美

    ■王宗仁    

    王宗仁,原总后勤部政治部创作室主任,一级作家,出版30余部作品集。

    价值多元化是我们当前这个时代很鲜明的一个特征,一些基本道德被模糊、被遮掩、甚至被颠覆。所以,引导人们明辨是非、分清美丑,是一项迫切而重大的课题。

    根据我的所见所闻,我们几代先辈用鲜血和生命培育起来的艰苦奋斗精神,眼下在一些人眼里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光彩了。他们荣辱不分,善恶不辨。

    令人欣慰和自豪的是,这些年每当我到“青藏高原模范兵站部”深入生活时,总是会被那些不畏艰难、奋战在4000里青藏线上的广大官兵的崇高精神所感动。高原军营里处处可见一条巨幅标语:“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指战员们自觉地弘扬“三个特别精神”,拒腐防变、艰苦朴素、拼搏进取,用智慧和忠诚在世界屋脊上创造新生活,保卫祖国的安宁。他们爱祖国、爱高原、爱人民、爱自己。世界因为有他们的爱而变得美好,美好的世界给了他们应有的崇高位置。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归根到底是人影响人的过程。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作家,首先要知荣知耻,用优秀的作品歌颂真善美,鞭挞假丑恶。我会不断地深入到青藏高原的火热生活中去,汲取做人的养分和创作的动力。    

 扎根边疆大有作为

    ■周涛    

    周涛,著名诗人,新疆军区创作室主任。出版诗集、散文集40余部,部分作品被翻译介绍到国外。

    胡总书记关于社会主义荣辱观的重要讲话,有很强的针对性,就像一剂良药,对症而发。“八荣八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思路简洁,内容全面,弘扬了时代正气,理清了社会主义道德文明的分野,意义深远。古语说,“知荣辱方可修正身,唯德馨方可行德政。”我认为,有没有正确的荣辱观,不仅关系到我们个人的素质和修养,还关系到我们能否承担起发展、弘扬军事文学的历史重任。多年来,我一直在祖国的边疆工作,深深被边疆人民艰苦创业、边防军人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感动,因此写出了《沙场秋点兵》、《北塔山纪事》、《边陲》等作品。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这还远远不够,人民和官兵需要大量弘扬正气、激励士气的优秀文学作品,这就要求我们这些搞文学创作的人努力再努力。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军事文学与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对我们的要求,与蓬勃发展的军队现代化建设对我们的要求,与部队广大官兵对我们的热切期待,还有一定距离。新时期的军营生活给我们提供了一展身手的广阔天地,只要静得下心、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每个人都是大有可为的。    

 德艺双馨是不懈的追求

   ■张道兴

    张道兴,海军政治部创作室专业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一级美术师。代表作有中国画《让路》、《脚踏着祖国大地》和《喜鹊叫喳喳》等。

    我认为,树立和弘扬社会主义荣辱观是加强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的核心内容,“八荣八耻”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指明了方向。

    艺术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精神的凝结,是人民奋进的号角。我们作为军队文艺工作者,就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关注人民,努力成为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先行者。

    “德艺双馨”是文艺工作者不懈追求的目标。在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学习教育中,军队文艺工作者不仅要躬身践行,更应该努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作品,广泛地宣传社会主义荣辱观,引导人们去追求真善美,摒弃假恶丑。目前,海军各部队正在筹划第八届“万里海疆画展”,我刚刚从基层部队体验生活回来,深有感触:基层官兵需要艺术,我们要用文艺作品鼓舞官兵斗志、陶冶官兵情操、启迪官兵思想。而要完成这一时代赋予的任务,我们文艺工作者必须深入基层,深入生活,深入官兵,努力创作出反映官兵心声、关注国家命运、抒写时代精神、弘扬社会主义荣辱观的作品。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我们矢志不渝的追求,更是我们学习践行“八荣八耻”的具体行动。    

  做倡导时代新风的先行者

   ■宁根福

    宁根福,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团长,著名杂技艺术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首届“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获得者。主要作品有杂技《大武术》、《钻地圈》、《顶碗》等。

    在我看来,把“八荣八耻”作为道德建设的核心内容来抓,非常及时。作为部队文艺工作者,我们不仅肩负着宣传社会主义荣辱观、倡导时代新风的责任,还要身体力行成为这一重要精神的模范实践者。

    回顾创演中国杂技《天鹅湖》的过程,一开始激励我们的就是以热爱祖国为荣的崇高荣誉感。我们抱着弘扬中国文化、打造世界尖端品牌、改变中国杂技文化含量不够、表现手段落后、在国际上长期以来只能拥有低端市场的局面的想法,一干就是5年。在艰苦的排练过程中,全团上下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闯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靠的就是团结互助、遵守纪律、艰苦奋斗的精神。该剧目去年在上海两轮、北京一轮公演,今年又赴俄罗斯公演,都取得了巨大成功。面对鲜花和掌声,我们为弘扬了中国先进文化而感到振奋和骄傲,更深刻切实地理解了社会主义荣辱观的重要内涵和意义。

    如今,我们又面临新的挑战。但我们坚定地相信,认真学习、领会、贯彻胡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把它作为强大的思想武器,锻炼打造队伍,我们一定能克服所有困难,去争取新的胜利。    

 做对国家和民族有益的事

    ■生茂    

    生茂,原名娄生茂,著名作曲家,原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艺术指导。代表作有歌曲《真是乐死人》、《马儿啊,你慢些走》、《学习雷锋好榜样》、《过雪山草地》、《看见你们格外亲》等。    

    我60余年的创作经历就是:党需要我们歌颂什么,人民群众需要我们表达什么,部队官兵爱听什么,我就写什么,做什么。我坚持的创作标准只有一条: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对提高部队战斗力有利。

    有些人认为我们是死脑筋,现在都啥年代了,还那么讲政治。我认为,现在的政治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必须讲;任何一个时代,如果人们连最起码的什么是荣什么是耻都区分不清的话,那就是社会的倒退。

    生活在一个物质的社会,每个人都需要钱,但我们不能成为金钱的奴隶。现在有些搞音乐的人,只要能赚到钱,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敢写。有的人还有一套理论叫“销、供、产”。如写一首歌,必须

    先找到买主,有人买了,再考虑给谁做,最后进行创作,完全是金钱牵着创作的鼻子走。所以,我特别赞成胡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太及时了,太需要了!这是一把尺子、一面镜子,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需要量一量,照一照。因此,石祥和我合作,在最短的时间内编创了《八荣八耻人人须知》一歌。现在这首歌很受官兵欢迎。总之一句话,做对国家、对民族有益的事,这辈子就没白活。看一个音乐家的一生,最后不是看你赚了多少钱,而是看你为人民留下了几首广为流传的歌。    

  真情歌颂祖国和家乡

    ■郭瓦加毛吉    

    郭瓦加毛吉,藏族,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一级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代表作有歌曲《神奇的高原》、《祈祷吉祥》、《雪域军魂》、《甘巴拉》等。    

    今年3月,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有幸聆听了胡总书记有关社会主义荣辱观的重要讲话。深受鼓舞的我在“两会”闭幕后,立即来到部队,结合自己的学习体会向基层官兵做了汇报。在团里组织下部队教唱“八荣八耻”歌曲时,我又主动报名,积极参加。我觉得,这就是我学习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实际行动,每到一处,每教唱一首歌曲,就是自己认识的一次升华过程。

    近年来,祖国和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让我这个藏族歌唱演员感到非常欣慰。激动之余,我动笔写了一首赞美社会主义新农村和新藏区的歌词——《草原新欢畅》:“草原走出一位姑娘/用歌声传唱她的家乡/社会主义新农村/啊/牧场草青青/新居一幢幢/牛羊肥壮生活宽裕/齐心协力奔小康……”

    我深知歌词写得还很不成熟,但它却真实地表达了我对部队、家乡和祖国的爱。接下来,我准备把它谱上曲子,到部队为广大官兵和藏区的老百姓演出,面对面地宣传社会主义荣辱观,履行我作为一名部队文艺工作者应尽的义务。    

  从“问”入手从“知”起步

    ■张保和    

    张保和,武警文工团副团长,著名曲艺演员。主要作品有数来宝《身价百倍》、陕西方言故事《山野的呼唤》、陕西快板《万里寻亲》等。

    第一次听到胡总书记有关“八荣八耻”的重要论述,我就感到很振奋,觉得它既具体又全面,既明了又深刻,是一面看得见摸得着的镜子。作为一个部队培养多年的文艺战士,一个念头一直激励着我,那就是一定要围绕“八荣八耻”创作出一个好作品,让更多的人了解、知道、践行。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发现我们当代人对于“八荣八耻”的内容,好多似乎以前是知道的,但好多似乎又是模糊的,今天确实到了该问问自己到底知不知道的时候了。明确了这一点,我就告诫自己,在作品中一定要说老百姓能听懂的话,一定要写老百姓容易记住的词。那天夜里,我思索再三,写下了第一段词:“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什么是荣耀/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害臊/善恶美丑/分清很重要/八荣八耻/给咱指正道。”我叫醒了熟睡的妻子问她感觉怎样,她说:“还行,挺上口的,只是好多事你自己还不知道。”我问:“什么事?”她说:“你知不知道我明天早上还要上班?”我笑着继续往下写。当我写完最后一段,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拦住了要去上班的女儿,把作品念给她听。她说:“问得挺给劲的,要是再有几句肯定的回答那就更好了。”女儿的话提醒了我,于是作品又有了新的结尾:“我们知道我们知道什么是豪迈/我们知道我们知道怎样才可爱/八荣八耻/让咱分好坏/中华美德/一代传一代。”

    就这样,这个名为《你知不知道》的当代民谣诞生了。如今这个作品已在北京交通广播电台播出,大受好评。我决心继续努力,用更多更好的作品歌颂社会主义荣辱观。

1
(编辑:曹劲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