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军事热点列表页

台湾玉山军演将演练解放军斩首陈水扁(附图)  

央视国际 2006年04月12日 10:00

  
台湾玉山军演将演练解放军斩首陈水扁(附图)

保卫陈水扁的台湾“宪兵司令部”举行的某次“反斩首”演习。

  美军三年前在伊拉克发动“斩首行动”看来吓着了不少人。而这以后,“斩首战”及“反斩首”叫得最响的地方,大概就是台湾了。这不,台湾东森新闻网和《中国时报》等媒体4月10日报道说,为了应对所谓“来自大陆的斩首战”,台湾当局4月下旬又要搞一次保护“元首”安全以及在战时应对危机的“玉山兵棋推演”。罕见的是,陈水扁对此次演习“极为重视”,表示将“全程参加”。

  “内阁要员”全部上阵

  据岛内军事观察家介绍,“玉山演习”的目的,是验证在两岸一旦面临战端时,除“总统”与“国防部长”外,“内阁”高官能在多少时间内进入特定的指挥所指挥。因此,参加演习的阵容相当庞大,除“国安会”外,还有台湾“国防部”、“外交部”、“

财政部”、“内政部”等重要部门。

  台湾当局对这次演习表现出相当的重视。4月8日,“国安会”在圆山指挥所为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以及20位“部会负责人”出示兵棋演示文稿,让大家了解作业程序以及扮演的角色,务必让“玉山演习”跟真的一样。

  据台“国安会”人士透露,演习将采取无预警形式进行,即在4月下旬的某日,包括陈水扁和台湾当局所有“阁员”在内,都将在事先不知情的状态下接获“红色警戒”电话,被紧急告知“大陆导弹将于几分钟内来袭并命中台北市内所有战略目标”。届时,陈水扁将按照“反斩首”演习的规定,由直升机直接送往台军三军地下总部、位于台北鸡南山内的衡山指挥所,其他军政高官则都必须在十分钟内赶赴临近的圆山指挥所就位,并成立“行政院战时指挥中心”。

  在演习中,台湾当局还将首度模仿战时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实际演练

二战后台湾从未进行过的“宣战程序”。陈水扁将通过加密电话会议指挥台当局的“战时指挥中心”,进行90分钟的“战时国安高层会议”和60分钟的战前准备。在“战时高层会议”中,陈水扁要听取来自台八大情报系统的所谓“国安情资”和来自台军前沿阵地的“军方敌情报告”,并经过与“国防部长”、“参谋总长”以及其他重要“阁员”的紧急磋商以及向美国通报情况听取意见后,当场决定是否对大陆宣战,以及动用“三军统帅”权下令对解放军展开还击。之后,台军迅速将“元首”指令下达到各前线部队,并拟订相应的战斗方案。善于作秀的陈水扁还将利用之前曾经试验过的卫星通讯广播系统,对台军、“行政院”以及台湾民众进行内部战前动员和公开喊话、宣战,煽动他们充当“台独”炮灰。

  从“万钧计划”到“玉山演习”

  由于台湾“总统”官邸在台北玉山官邸,因此台军代号都将“总统”称为“玉山一号”,“副总统”称为“玉山二号”。顾名思义,“玉山演习”就是指保护“总统”和首脑机关在战时正常运作的演习。

  在“玉山演习”出现之前,台湾当局很早就有一个“万钧计划”,即动用军方的直升机、军用车辆与宪兵来支持“总统”逃生,也就是在第一时间内将“总统”从“总统府”安全运送到衡山指挥所。至于如何将“副总统”、“行政院长”、“经济部长”、“国安局长”、各军种司令等用安全的方式送抵指挥所,又需要一套系统,而这也正是“玉山军演”的立意所在。

  早在去年5月,“国安会”已经主导过一次“玉山演习”。当时演习的侧重点与今年有所不同,主要是演练台军政首脑在战时如何逃跑,尤其是详细规划了陈水扁在天上、陆地以及地下的三条逃跑路线,其次才是演练战时“内阁”的危机应变。因为缺乏资金,只是临时借了台军的衡山指挥所,没有像这次这样细分为“总统”进驻衡山指挥所,“阁员”进驻圆山指挥所。当时,几十名“内阁成员”挤在衡山指挥所中,进行了两天一夜的推演,搞得这些平时作威作福的高官们叫苦不迭。由于缺乏设备,没法玩精密的计算机兵棋推演,只能用简单的计算机及电话发布状况,纸上谈兵一番。在那次演习中,台湾当局的高官们更是漏洞百出。在假设遭到解放军袭击后,他们竟只顾及到如何还击,居然忘了通知大靠山美国这道程序。最后,还是由扮演美国角色的官员主动打电话向台军询问是否遭到攻击,这让台军高层十分尴尬。

  陈水扁又耍悲情花招

  据报道,去年“玉山军演”期间,陈水扁并没有全程参加,只是在5月8日中午参加了所谓的“亲自督导”活动,练习了一下战时如何迅速从“总统府”逃到衡山指挥所的过程。今年陈水扁却早早放出话来,说不仅要“全程参与”“玉山演习”,还要假设自己被“挟持”甚至遭到“斩首”、领导中枢“瘫痪”时,应怎么紧急应变。

  同样的演习,为什么短短一年之间陈水扁的态度有这么大转变呢?岛内舆论分析认为,“玉山军演”本来就是政治意味大于军事意味,陈水扁在这个时候拿它作文章,有其复杂的幕后原因。

  首先,“玉山军演”将陈水扁的悲情政治推到了极致。陈水扁宣布“终统”后,面临着来自大陆和美国空前的压力,为了争取民众的支持,他觉得这会儿只有“防止外来侵略”这张牌可以打一下了。其实,这张牌早就打得很滥了。台湾当局近年来的“反斩首”、“反点穴”演习实在太多,自2000年以来,在台军的历次“汉光演习”中,这一内容的分量就逐年加大。现在,还出现了“汉光军演”与“玉山演习”相辅相成的局面。这一次的“玉山演习”就与“汉光二十二号”兵棋推演同时在4月下旬登场,而“汉光二十二号”会延续“玉山演习”拟定的政策指导,进行军事作战层面的推演。据媒体披露,这两个军演的内容都将“空前惨烈”,“玉山演习”中将演练陈水扁被“斩首”的内容,而“汉光演习”则将首度假想台北市遭解放军占领、台军兵力完全溃散,即不再局限于过去台海大战五天就打完的模式,而是推演用尽所有台军资源与模拟解放军战到最后一兵一卒,看台军能不能在美军驰援前撑到两周。

  其二,台湾媒体认为陈水扁此举还怀着一个小算盘,就是要借演习展示自己亲信的“风采”。据说去年“玉山军演”时,时任“行政院长”的谢长廷反应相当迅速,许多突发状况都难不倒他,可以说大大地出了风头。而一贯嫌人弱、妒人强的陈水扁感觉长此下去,等到2008年“大选”时,他中意的游锡堃、苏贞昌等人岂不是难以与谢长廷匹敌。因此,今年陈水扁才决定亲自出场,为其亲信撑腰,要求上任不久的苏贞昌也要在演习中“展现角逐2008年‘总统’大位的能力”。

  第三,煽动台海紧张局势,是陈水扁转移岛内视线焦点的一贯伎俩。目前陈水扁的亲信陈哲男弊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而陈水扁力挺的大法官城仲模又因为绯闻面临辞职的下场,内外交困之下,陈水扁只好又耍起了老花招。

  老百姓不屑一顾

  台北政治观察家认为,陈水扁自从“3·19”枪击案后,就相当注重自己的安全问题,诸如加高官邸围墙、扩编宪兵单位、配备新式防暴器具、将陆战队66旅北调林口等,目的都是保卫他的安全。高官强化安全措施,本来无可非议,但老百姓会觉得,台湾目前的情况快跟菲律宾的马科斯时代末期一样了,党政要员得到绝对的安全保障,而人民的生活水准却日益低落。台民众对这次演习议论颇多,他们说,陈水扁摆出一副要与大陆决一死战的嘴脸,这对缓和目前的台海局势有百害而无一利。

  就连许多陈水扁的“阁员”也对“玉山军演”的安排感到不满。他们私下抱怨说,根据演习内容,陈水扁将有三条通畅的路线逃往能承受住2万吨战术核弹或2000磅传统炸药攻击的衡山指挥所,而且陈水扁有直升机全天候待命,几分钟之内就能到达。其他“阁员”则需要自行驱车前往战时指挥所,万一真的打起仗来,在台北大白天交通异常堵塞的情况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简直就是不顾他们的死活。

1
(编辑:曹劲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