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军事热点列表页

武警云南森林总队参加扑灭3•29森林大火侧记 

央视国际 2006年04月12日 09:58

  

解放军报记者 李敬坡 特约记者 舒春平 特约通讯员 李金清



4月10日,在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团结镇,当地群众把慰问品塞给
参加灭火的武警战士。新华社发

    4月10日晚,新华社播发一条新闻:“到10日为止,在扑灭明火的基础上,经过72小时的监守和对火场进行拉网式的彻底清理,云南安宁等地的森林大火被全面扑灭。”

    一切,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

    迅速蔓延的森林大火如同一个不宣而战的入侵者,威胁到云南省会城市昆明。危急时刻,武警云南森林总队官兵挺身而出,杀入火场。

亮剑

    3月29日16时45分,云南省安宁市温泉镇古朗菁发生森林火灾。火场面积最大时达到南北6公里、东西4公里,火线周长蜿蜒近30公里,且火势猛烈,蔓延至昆明市西山区境内,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林海深处的火情,几乎同步显示在武警森林指挥部的作战室里。灾情发生后,武警森林指挥部主任韩祥林赶赴云南,迅速组织成立了扑火前线指挥部。千余名森警官兵火速出击,一个个火点准确标出,一份份计划快速拟定,一道道命令从火灾现场指挥部传来……

    武警昆明森林支队官兵最先到达火灾一线。

    此时,火场浓烟滚滚,火龙腾卷,不断发出刺耳的呼啸;树木枝丫在火焰中扭动、抽搐、断裂;巨大的热浪灼燃了几米外的枯枝落叶,一股股黑烟冲天而起……

    为了压制火头,灭火先遣队战士纷纷扔出灭火弹。肆虐的大火不断后退,战士在大火的夹缝中不断前进。

    思茅、大理、保山等森林支队千余名官兵背负着40公斤的装备,紧急上山增援。随后两天内,驻滇某部官兵以及武警云南总队、武警黄金十支队官兵也迅速从四面八方赶来增援,火场兵力达到3800多人。

铸盾

  山风强劲,火魔肆虐。大火借着风势形成巨大的火龙,一跃就是几百米远,形成西线、东线、北线三个火场。火场西线的状元山,山高坡陡,地形复杂。武警昆明森林支队安宁森警大队官兵最早到达火场,班长米进带着10名战士冲了进去,循着火线,一路扑打。天色渐暗,米进和战友们来到了一个深沟。这时,由于风向发生变化,身后已扑灭的火又燃了起来,扑火队员被火团团围住。米进带领战友们经过一整夜苦战,于次日凌晨才安全撤下火场。

  30日下午16时,就在碾拖山火线刚刚得到控制时,突然刮起大风,火焰随之冲天而起,在两个沟谷间迅即形成一条六七百米长的火龙,窜向隔离带,5名地方扑火和送饭人员被困。昆明市森林支队接到援救命令后,当即组织官兵携带灭火弹和水枪等工具火速赶到现场,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将被困群众救出火海。这时,官兵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和眉毛已被烤焦。

    东线火场因山高崖险,火势难控,火随风势迅速向昆明市西山区东北方向蔓延。扑火前线指挥部当即决定,迅速增派武警森林部队850名官兵,抓住火场夜间风速减小、火势较弱的有利时机,对西线、北线、东线的5个火头分兵合围扑打。经一夜时间的奋力围控,西线火场得到有效控制,东线火场火势明显减弱。

浴血

  4月5日下午,灭火战士已经奋战了7天7夜。

  黑色的浓烟笼罩林野,呛人的烟味让人喘不过气来。一棵棵烧焦的大树,通体炭红喷溅着火星……官兵们有的脸被火苗燎起串串燎泡,有的鞋子烧烂烫伤了脚,许多人被树枝划破了皮……但他们毫不退缩。

  7天7夜,武警云南森林总队教导队班长曾德飞没洗过脸,始终抱着灭火机冲在最前面。他的脸上全是黑色的烟尘,肿胀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细缝,满身的红疙瘩渗着血水,鼻涕里也夹着吸入的黑灰。

  王润学,武警云南森林总队直工科长,因为椎间盘突出,腰里还别着钢板,连续作战20多个小时后还是不肯下山。他说:“我是一个老森警了,对打火最熟悉,再说比起战士们,我这点情况又算个啥!”

    7天7夜,扑火的战士无暇回一次宿营帐篷,实在太累了,就倒地而睡。就连这短暂的休息也往往被打断——一阵刺耳的哨声响起,保山森林支队长周兆亮急促下令:“山顶上有户人家被大火三面包围,出发救援!”话音落处,官兵们精神抖擞,迅速奔赴山顶……

缚龙

  6日入夜,一支巡查暗火小分队穿越被烧过的山林。

  虽然明火被扑灭,但林子密,腐质层厚,很可能出现死灰复燃。要再死守72小时,达到不出现暗火,实现无明火、无气、无烟的目标后,部队才能撤离。

  官兵们走得很小心。要小心被“腐土”内的暗火烫着,脚跟必须立稳,如果不小心滑倒在地,手就会按在烧焦的灰烬里。每走一段,战士们都会停下来检查是否还有暗火,一旦发现还有暗火,就会上前扒开滚烫的黑土,立即将其踩灭。扑火队员董刚培已经被暗火烧坏了两副手套,手上烫了3个大泡。他自我打趣说:“没关系,只要伤不在脸上都无所谓,不然回家爸妈见了会心疼。”

  行进间,烧焦的树林里突然蹿起了几米高的火焰。小分队负责人朱秀向火堆内扔进一颗灭火弹,一声巨响后,火焰随即熄灭。他们一路灭火,100多米的巡查,竟走了近30分钟。

  夜已深,武警云南森林总队警通中队中队长王磊见还有大片的火烧迹地需要排查,有点着急了。走到一个下坡火烧迹地,他突然灵机一动,用面罩护住脸部,1.9米的大个子一倒,便从坡上滚了下来。他的气魄感染着现场的战士,大家加紧行动,用脚踩、用手扒,拉网式全面清理余火。

  7日上午,火场东、西、北三线合围战打响,与火魔战斗了10天10夜的三路官兵胜利会师。没有人们想象的欢呼雀跃的热烈场面,极度疲劳的官兵们倒在隔离带边便发出了鼾声……

  在此次火灾中,临近火场区域的800多名群众被安全撤出并得到妥善安置,未发生人员伤亡事件,也没有一间民房被烧毁。

    这,是对参加灭火战斗的官兵们最高的奖赏和最好的回报。

    (解放军报昆明4月11日电)

1
(编辑:曹劲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