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军营故事列表页

聚焦2005年度军校毕业生实习:答卷写在演兵场

央视国际 2005年05月23日 14:28


  海上实习是我们了解部队难得的机会,每到一地,我们都要到驻地舰艇上转一转,这可是增长见识的好机会哟,什么新训法、新装备都能一饱眼福。

  时间如白驹过隙,弥足珍贵的校园时光转瞬即逝。这不,又一批莘莘学子迎来了离开校园前的最后一次洗礼——毕业实习。在波涛汹涌的大海,在铁甲驰骋的训练场,在长途奔袭的拉练途中,在宁静的科研实验室,上万名毕业学员在不同的岗位上正进行着上岗前的“热身”。

  这组稿件,通过“我写我”、“我拍我”的形式,生动而真实地再现了他们实习的亲历和感受。有成功的喜悦,也有挫折和教训,不论如何,亲历了、感受了都是收获。可以相信,学员们通过实习,看到了自身的差距和不足,方向会更明确,行动会更自觉。我们期待着大家的好消息。——编者

  百里行军脚步急

  ●学员 赵兴秋

  这是我们学院的惯例,毕业实习中,每个学员队都要经历一次为期15天的野营综合拉练。其中有一天两夜的野战生存训练,身背枪支、背包、水壶等物品,每人负重近20公斤,没有食品可吃,没有车辆可乘,徒步行军150公里。

  那天,我们是下午5点钟出发的。第一夜要走70公里,刚走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有那么难,还一边走一边唱一边观赏路边的景色,走着走着汗水湿透了衣服。天越来越黑,路越走越长,这时身上携带的所有物品都成了一种负担。

  一切为了行军、为了不掉队。因为这是军校最后也是最难的一次考试,谁坚持不下来,谁就可能毕不了业。已是凌晨3点了,我们已走了75公里,所有的人都有些坚持不住了,腿脚已经麻木,只是机械地迈步再迈步,耐力几乎到了极限。走着走着,长长的队形一下子乱了,接着就是一阵不加掩饰的哭声。有一个同学实在坚持不住了,便放声大哭起来,很多同学像被传染一样,也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要知道这是一群20多岁的男子汉的哭声呀!可在当时我们谁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哭声在深夜的原野里显得格外的凄凉,所有的委屈好像都从哭声中得到了一种宣泄,有的人甚至把水壶、背包卸下来不想走了。

  一直跟随我们的教员这时从前面走到我们中间,想安慰我们却没能说出口。短暂的寂静后,他把手一挥,几乎是吼着说:“你们都给我起来!你们既然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就要坚定地走下去。什么是军人?军人就是当别人都在享受阳光、体味幸福的时候,能够走向战场面对死亡的人;就是在别人不能坚持的环境中,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就是在别人看似毫无意义近乎体罚的训练中,能够站立着挺过来的人;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军人中的精英,我们是未来中国军队的指挥员!”一席话说得我们热血沸腾,大家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沉重的脚步,不知不觉间踩在了同一个点上。不知是谁第一个唱起了《咱当兵的人》那首歌:“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为了国家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这歌声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由唱到吼,一直伴着我们走过这静寂的原野。

  在剩下的近80公里急行军中,大家的步履明显加快,再也没有谁落下,教员的话仿佛一遍又一遍在我们耳边响起,因为我们是军人。

  我输给了士官班长

  ●学员 刘宗峰

  实习到连队那天,一个又黑又瘦的士官班长把我领进了六班,并热情地叫来两个战士帮我整理铺盖。然后,坐在一边朝我嘿嘿地笑,他的笑让我迷惑不解。

  没过几天,他的那个“笑”就有了下文。一个周末,那个士官面露难色地跑来跟我说:“大学生,帮我做个班教练的课件吧。”我一听,这还不是小菜一碟?两个小时不到,一个完美的课件便“出炉”了。带着几分轻松和自信,我随手打开了几份电脑资料,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班教练的课件,无论是内容制作,还是画面显示都远胜于我。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这个课件竟然就是那个士官班长做的。我明白了,悄悄地删去了刚刚引以为豪的课件,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电脑房。我的自信被这无声的课件击得粉碎。我知道,我输了。

  不久,连长安排我代替生病的五班长组织训练。而那个士官带的六班就在五班不远处与我们训练同样的科目,我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争回面子。我使出浑身解数讲解示范,可无论我使什么招,战士们的训练热情就是调动不起来,我在一旁急得直跺脚。这时,那个士官挥着手大声吆喝着说:“大学生,休息一下吧。”相比之下,那个士官带的六班与我截然相反,他把好差结成对子,而他自己则挑了一个最弱的单独“开小灶”。在他的组织下,训练井然有序,战士们也迅速进入了角色,训练热情一下子便被调动了起来。我知道,我又输了。

  战炮协同训练,我自告奋勇担当瞄准手,可咋摆弄就是不到位,一次又一次被他修正。我彻底地输了,但我输得心服口服,他是用实力征服我的,我没有理由不认输。这个貌不惊人的士官用实际行动给我这个军校大学生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输在战场,也没有输给敌人,而是输给了自己。

  “士官班长,如有机会,我们再较量较量。那时,我一定不会输,至少不会输得那么惨……”实习结束返校后,我给他寄了一封信,也给他寄去了我的诺言。

  我暴露了部队目标

  ●学员 冯铭

  到某摩步旅实习期间,有幸碰上了他们组织的营战术综合演练。说实话,当兵两年了这是第一次参加实弹演习。经过连队指导员简短有力的动员后,我更来“劲”了,决定在这次演练中大显身手。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一阵急促的防空警报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战士们迅速收拾战备物资,我却在一边犯“傻”,幸好班长及时前来“解难”。汽车颠簸近20分钟后,部队在黑幽幽的大山里开始徒步急行军,15公里的路程让我真正尝到了什么叫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进入疏散地域。连长指示,全连实行灯火管制,待机向“敌”阵地发起进攻。

  第一次上“战场”的我既兴奋又紧张,恨不得马上就向“敌人”发起攻击。接下来的时间对我来说是度日如年,不时地问班长还有多少时间,他却始终没有跟我说一个字。没办法,我只能在那儿“耗着”,自己手上的手表是“摸得着看不着”。我“灵机一动”,给班长请假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小便”,这时我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一道强光让手表上的时间“一览无余”。正当我庆幸自己想得周到时,一声刺耳空袭警报声吓得我差点把手电筒扔在地上。“快速疏散隐蔽!”连长的话音未落,“敌人”的飞机就呼啸而来。一排排“炮弹”像雨点似的落在我们的身旁。还未发起攻击,我们的“人马”便损失过半,部队不得不后撤。

  部队在夜里行动极为隐蔽,何以被“敌人”发现了呢?事后一查,“罪魁祸首”竟是我,尽管我当时在树林底下,打开手电的那几秒钟还是暴露了目标。这个教训多深刻啊!

  接受大海的洗礼

  ●大连舰艇学院毕业生学员队

  今天是公元2005年5月15日,此刻,我们一群来自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学员,正随战舰巡航在南中国海上。这是我们离开军校之前的最后一次海上实习。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要走向海疆,肩负起保卫祖国海洋国土和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神圣使命。

  4年前,当我们满怀豪情壮志选择军校、选择大连舰院时,那时的军营、军校和大海对我们来说,除了热爱,更多的是神秘和浪漫,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中的很多人只是在书本上和电视里“看”海。

  4年里,我们经历了很多与海有关的“第一次”,第一次站在海边看海,第一次在海里游泳,第一次参加海上实习,第一次在海上看星星,第一次在海上交“公粮”……正是在一个又一个的“第一次”中,我们知道了海水是咸的,海风卷起海浪拍打战舰时,也不都是轻轻的,它有时很汹涌。但是我们不会退却,不经风雨难觅彩虹,千锤百炼方出好钢。大海作证:万里海疆有一群坚实的脊梁。

  军校学子不言败

  ●学员 张立军

  不管是接受海上洗礼,还是长途行军;不管是输给了士官班长,还是给“敌人”当了“活靶子”,都是我们热血沸腾,青春激昂的实习生活的真实写照。

  实习,是检验自身能力素质的好方法,更是岗前“热身”的好机会。成功了,是一种激励;失败了,也是一种收获。在实习岗位上,通过与部队接触,使我们切切实实体会到,对部队的情况还不熟,对新装备的了解还不够,更增强了我们的紧迫感。同时也让我们更加体味到“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深刻内涵。

  “学,然后知不足。”吃甜瓜时,能及时品尝一下苦瓜的滋味,更有利于我们把好军旅的方向盘。面对实习,面对毕业,我们将和着新军事变革的节拍,把失败当作成功的垫脚石,用智慧和力量磨砺意志,增强素质,完善自我,让火样的青春奏响美妙的乐章!

1
(编辑:曹劲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