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军营故事列表页

“大漠骆驼”的情怀——士兵眼中的团政委宋晓国

央视国际 2005年05月23日 14:25

  解放军报记者 马三成 刘声东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宫曦岭


潘金鑫摄

  “他长得黑黑的,样子憨憨的,走路稳稳的,说话慢慢的,真像腾格里沙漠的一峰骆驼”。第一批接受我们采访的兰州军区某装甲团9名战士,竟有7人用类似的话语描述他们对该团政委宋晓国的印象。士兵们用一个个真实的故事、一句句朴实的话语,称赞他们眼中的“大漠骆驼”宋晓国。

  “冲着他,我也愿在这儿多干几年”

  3月的一天,装步一连战士范俊拿着一张照片,找到修理连的赵春兴奋地说:瞧瞧,政委给我过生日了。

  见赵春很是羡慕,范俊越说越激动:政委早就知道我来自一个从小就没过过生日的特殊家庭,主动找我拉家常。今年2月14日是我的生日,宋政委提着蛋糕来了,坐在我身边,点上蜡烛,和战友们一道为我唱祝福歌,和我一起切蛋糕,还往我脸上抹奶油……大伙的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后来,我暗下决心:团领导那么好,干不好就对不起组织。我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现在,我作为导弹发射手要去军校参加培训了。

  听着范俊如痴如醉般的叙述,赵春早已憋不住了:你那算什么?还记得在新兵连吧,一天早操我忘戴手套了,手缩在袖子里被宋政委看到了。他脱下自己的手套:“戴上吧,别把手冻坏了。”然后,他对新兵连的干部说,南方来的新战士,不适应北方的气候,很容易冻伤,要为他们多操些心。

  戴着政委留有余温的手套,我身上的血直往脑门上涌!

  新兵下连不久,有一次我正在站哨,凌晨一点多,政委来查哨。我立正,向他敬礼。没想到他弯下腰摸起了我的防寒鞋,他说,是练战术动作爬烂的吧?这么冷的天脚冻坏了怎么办?我说没事没事。他拍了拍我的肩说,明天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第二天我去了,他拿出一双新防寒鞋说,快穿上试试。政委帮我系好鞋带,让我走了走,问夹不夹脚,我说挺好的。他笑了。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觉得喉咙里发哽。回到连队我把这事给连长说了,连长笑着“骂”我,你这新兵蛋子,政委叫你去你真敢去呀!我说,政委这人一看就很厚道很实在,我信得过他。

  不瞒你说,我在家也是有工作的。本想干完两年早点离开这兔子不拉屎的苦地方。但遇上宋政委这样的领导,真是一种福份。冲着他,我也愿在这儿多干几年。

  有人说,宋晓国做的都是些举手之劳的小事,退伍战士王付斌却说,没有宋政委做的这些小事,就可能没有我的今天——

  那年光缆施工的时候,因意外事故,我第五根腰椎被崩裂了,在医院里躺了一年多,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我曾想,与其在床上痛苦一辈子,不如……我的轻生念头被宋政委看破了,他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开导我多相信科学,相信组织。他还利用开会在兰州转车的机会,到军区总医院看我,和医生研究治疗方案,后来又费尽周折帮我转院到四医大治疗。手术费需要5万多元,他先是带头捐款,后来又提议从团里的经费中挤了挤,硬是把钱凑齐了,使我顺利做了手术。3个月后,我从病床上站起来,回到了连队。那天夜里,宋政委到连队看我,我一下子抱住他就哭了……

  “还是政委懂得俺的心”

  一提起宋政委给他“平反”的事,坦克八连三期士官邓绪龙就不住地念叨:还是政委懂得俺的心!

  俺婚后三四年了爱人一直怀不上娃娃。去年有段时间,俺从街上买了不少介绍“怎么过好夫妻生活”的杂志,晚上打手电在被窝里偷看,被连队干部发现了。连里批评俺看不健康书籍,还让俺在排里做了检查。可妻子不能怀娃娃的问题,一直闷在俺的心里,工作怎么也提不起劲来。连里还把俺这事儿汇报到了宋政委那里。

  有一天,宋政委到俺班里转,听俺讲了事情经过后,他又把俺看的杂志仔细翻了翻,只见他把脸一沉:这怎么能是不健康书籍呢?都是国家批准的公开出版物嘛!他批评连队干部观念落后,不会用科学态度认识问题。俺心里就像大冬天吃了一碗牛肉面,顿时热乎起来。

  政委对俺说,你好好查查,有病治病,没病把家属叫过来。俺说家属上班一时过不来。他又说,士官公寓的房子给你留着,家属随来随住。去年家属来了,政委亲自打电话联系银川市两个大医院,派专车让俺两口子去检查身体,得知没有大的问题,他找来几个药方和膳食配方,帮助俺调理身体,并请来兰州和银川大医院的专家,给干部和士官上“生育与健康”课。他还让连队把《婚育与健康》、《人之初》、《女友》等杂志摆上了书架。可喜的是,俺家属去年底怀孕了。一想到就要当爸爸了,俺给没有出世的娃娃起了一堆名字,可俺家属却说,留着,到时候让宋政委给娃儿起个名。

  “他对士兵的爱更体现在公道上”

  去年4月,装步一连党支部决定推荐士官徐兴勇为破格提干的对象。就在这紧要关头,小徐家里有急事,他准备利用休探亲假的机会回去处理。

  “就不怕被别人挤了你?”有的战友劝他说,啥时候不能休假,偏偏这时候休假?一个团一年就一个提干名额,全团训练尖子不止你一个,你可别大意失荆州喽!徐兴勇却一脸的自信:在我们团,该我有的跑也跑不掉。我入党和选取一期士官、二期士官,不都没用我自己操心吗?

  “话虽这么说,但真离开了连队,我心里却犯起嘀咕。”徐兴勇对记者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团长上学去了,我跟政委没啥来往,他能为我主持公道吗?休假回来得知,团里把我作为正式提干对象,报到了师里。事后我才听说,政委在团党委会上说,徐兴勇是团里最优秀的导弹发射手,在各级组织的演习中,发射导弹21枚,发发命中,受到了军区领导的表扬,荣立过二等功、三等功。这样的骨干真是太难得了,如果没有人比徐兴勇更过硬,就别把他挤掉!

  “他对士兵的爱更体现在公道上!”如今,已在军校预提干部学员队学习的徐兴勇给记者拍了胸脯:我徐兴勇从军校回来,还要回到装甲团,用实际行动回报团党委的厚爱!

  “宋政委对我们团的一大贡献,就是把风气带正了。”谈起宋晓国的公道正派,坦克三连士官方中青露出一脸的敬意。

  去年选取士官的时候,我爸妈从河南老家悄悄来到了部队。他们从驻地火车站打来电话时,我都愣了。他们说带着一笔“活动经费”为我选取士官的事而来。我赶到火车站劝阻,我妈却说:“礼多不打人啊。”我当时就急了:你们这是害我来了,你们不掺和,我可能顺利被选取士官,真要节外生枝,恐怕这事就砸了。

  就这样,经劝说我把父母送上了回家的火车。从千里之外来到部队,却被儿子堵在了门外,没有见上近在咫尺的部队领导。

  这事不知咋的还是被宋政委知道了。他在团党委会上一五一十地讲了这件事。他说,这是在考核战士吗?这是在考核我们团党委啊!我们的战士有这样的觉悟和境界,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期待!随后,宋政委亲自到连队了解我的情况,当得知我是优秀士兵,在坦克训练基地学习时次次考核拿第一,曾获得营嘉奖,并在连队民主测评中排名第一时,当即表示,这样的优秀战士理当优先选取士官。我获准选取士官后,宋政委马上让我给家里打了报喜电话。

  我妈在电话里听到了连做梦都想得到的好消息,激动得连声喊道:孩儿啊,你可遇到好领导了,一定要好好干,听领导的话呀!

1
(编辑:曹劲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