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margin="0" background="../images/line1.gif">
本期内容栏目介绍主创人员拍摄花絮观众信箱

 




黄河风韵·山西篇 三晋采风

 山西省简称晋,位于黄土高原,黄河岸边。这里自古就是一个文化发达的地区,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在那高天厚土之间积淀着厚重的历史文化,从奔流不息的黄河水中,我们能聆听到历史和现实的乐章。
 保德民歌
 杨仲清:保德县民歌手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谁不爱我这水来,谁不爱我这山;厚不过这黄土,高不过这天,美不过我这羊肚手巾三道道蓝。

 


 伊克昭盟也称鄂尔多斯地区,它南与宁夏、陕西、山西三省交界,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浓郁的民族风情。在母亲河的怀抱中,美丽富饶的鄂尔多斯向世人展示着她迷人的风采。下期《鄂尔多斯风情(上)》

  我们《黄河风韵》摄制组在这优美的歌声中来到了位于晋西北的保德县。保德县地处偏僻地区,相对穷困,但是保德人的精神却堪称富有,这其中有着近千年历史的保德民歌便是保德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杨仲清 保德县文化馆副馆长 保德县民歌手:我们保德地处黄河岸边,它在黄土高原,民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以前,很悠久。我们保德爱唱民歌的人,从老年到小孩,从男到女,非常普及,各个乡镇、各个村镇,茶余饭后,田间地头,不管是耕地,不管是做饭,围着锅台转的妇女也要唱几声,来了客人也唱,酒席宴上也唱,办喜事也唱,安置老人也唱,无处不有歌声,无处不有民歌。

  杨军 保德县民歌手: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哥哥在那山上哟,妹妹在那沟,咱们拉不上个话话,哎哟,招一招手……

  杨仲清:因为保德地处在三角地带,北面是内蒙,西面是陕西,在保德民歌里面也可以听出有陕北的风味,也可听出有内蒙的风味。

  《相思泪》:阳婆那个一落我点起灯,灯看着我来呀,我看灯。怀抱上那胳膊腕腕脸朝墙睡,枕畔畔上滴下那一串串相思泪。

  我们保德过去老辈们,因为保德十年九旱,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过去的生活是离乡背井,过了每年的清明以后,女人、娃娃送男人上船过河到口外,就是咱们的内蒙去做苦力维生。

  杨爱林 保德县民歌手:坐船你要坐船舱,你不要坐船头,恐害怕刮风下雨风摆渡 摆浪摆浪摆浪摆在哥哥河里头……

  杨仲清:三天路程两天到,不大大的小青马马多喂上二升料,三天的路程两天到。水流千里归大海,走西口的哥哥我折回来。

  随着生活的变迁,生活的变化,我们保德人也在变,他们也用民歌抒发内心的感情,向我们中国,向世界夸耀我们保德,也想让外界知道在中国的版图上有我们保德这么一个小点,亮点。

  杨小雁 保德县民歌手:保德县美,保德县美,风味小吃使人醉。大红枣儿黄小米,果子鸭梨实在脆,油糕粉汤香,荞面碗坨美,还有莜面羊杂碎,羊呀嘛羊杂碎。

  娘娘滩

  保德的民歌唱出了昨天的历史,也唱出了今天的现实生活。告别了保德,我们来到了70 多公里外的河曲县,河曲县有一个地方叫娘娘滩,位于黄河河道中央,那里是目前黄河上唯一有人居住的小岛。

  乘车到达渡口再换乘渡船,我们离河心的娘娘滩越来越近了。河水环绕,草木繁茂的娘娘滩,一派宁静安祥的气氛。各种作物在黄河水的滋养下伸展着腰肢,茁壮而葱郁,简朴而富有地方特色的民居在绿色之中显得那样和谐。难怪当地人都说这里是世外桃源。

  岛上的居民不多,但是家家都姓李,整个岛上再无他姓,这里面有什么缘由呢?相传汉高祖刘邦死后,吕后专权,将刘邦的爱妃戚夫人囚禁起来并断其手足,同为刘邦妃子的簿姬恐遭厄运,在飞将军李广兄弟的护卫下逃离长安,几经磨难最终选择这里住下来,这一住就是18年,娘娘滩由此得名。薄姬善待岛上百姓,通晓医术的她还经常为百姓看病,深得百姓爱戴。后来薄姬之子刘恒登基成为了汉代的第三个皇帝,也就是汉文帝,他将簿姬从这里接回了长安。岛上现在的居民据说都是李广兄弟的后裔。

  记者:大爷,您今年多大年纪?

  李贵雄 河曲县娘娘滩居民:我今年七十了。

  记者:那在这个岛上住了多少年呢?

  李老汉:在岛上住了……我的老爷爷就在这里住着,我父亲就不离这儿住。

  记者:噢,一家三代了。

  李老汉:汉代李文、李广是我们的祖先嘛,飞将军李广就是我们祖先,李文他们弟兄三个,还有李功。

  记者:听说咱们这个村儿全姓李。

  李老汉:全姓李,再没外姓,我小时候有百十来口人,上下滩住得满满的。

  记者:您有几个小孩呀?

  李老汉:我有三个小子,一个闺女,一共四个孩子。

  记者:好多人都搬走了,您为什么不搬走呢?这儿条件也不是太好。

  李老汉:我们这里风景好,夏天凉快,冬天也暖和,老婆老汉就离不开,不想走,人生在哪里哪里好。

  记者:您原来是造船的?

  李老汉:对,造船的。今年还给造了呢,今年给造了八条船,八条船挣了四千来块钱,造完船回来,我们老两口一个人有一亩地,二亩地。我从二十来岁上就造船,今年70了,造船就造了五十来年了。凡是在黄河头跑的船,尽是我老汉给造的,你要过来坐那船,那就是我造的。

  告别了在岛上住了一辈子,造了大半辈子船,不愿意离开娘娘滩的李老汉,我们又结识了一位年轻的岛上的居民--辛惠卿,三十多岁的他自己出资在岛上修建了一座规模不大的博物馆,博物馆虽然不大却把娘娘滩悠久的历史尽收其中,新一代的人要把娘娘滩的历史文化通过自己的努力保护好,并且宣传好,乡亲们赞扬他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辛惠卿 河曲县娘娘滩博物馆馆长:我生在黄河边,长在黄河边,对我们河曲非常热爱,并且我们河曲地理位置特殊,长城和黄河的交汇点,我们这娘娘滩也是蒙汉文化的交汇点,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所以产生了特殊的文化。

  我小时候受到我父亲熏陶,我父亲是个农民作家,写过《黄河儿女》,我小时候也就在我脑海里贯穿了我们河曲的好多文化,去年萌发了开发我们岛上的历史,所以在这里建了这个博物馆,娘娘滩特殊的地理位置,有2000年的历史,把这个集中起来,把河曲的文化也集中起来,来展现我们河曲的风土人情。

  小小的博物馆向人们讲述的不仅仅是一个传说,展示的也不仅仅是几件出土文物,比这更为可贵的是今日黄河儿女开阔的视野,紧随时代发展的观念和对母亲河,对这片土地的深深的热爱。

  河灯会

  告别了娘娘滩,让我们到8公里外的河曲县县城,去看一看那里一年一度的河灯会。河曲县地处三省交界处,以黄河为界,它的北面是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南面是陕西省府谷县,三地隔河相望,鸡犬相闻,故有"鸡鸣三省"之说。这里是黄河古渡口,曾是走西口的人们生死离别的伤心之处,又是晋陕蒙等地物资和文化交流的一个集散地。

  张存亮 原河曲县文化馆馆长:康熙三十六年,对面鄂尔多斯部落给皇帝写了一个奏折,允许汉民到蒙地垦荒种地和放牧,所以县志上有这么一段话,说"自康熙三十六年,圣祖仁皇帝特应鄂尔多斯之请,以故河宝营(即今河曲县城),得与蒙古交易,又准河民垦蒙古地……"。

  在过去,许许多多为了生计离乡背井去内蒙古地区谋生作苦力的人们,就是从这里踏上了不归之路。

  张存亮:河曲人走西口,因为劳动很苦,到了内蒙有得了瘟疫的,有的扳船在黄河上死了的人也不少,所以为了祭亡灵,七月十五,当地选用这天,祭奠走西口死的这些亡灵,开始是用罐瓶,瓷碗里头点上灯,超渡亡灵,河灯开始是这样的。

  如今的河灯都是用各色腊光纸糊成的,它的制作也不复杂,将一张方形的纸四角粘连起来,用麻绳做的灯芯,不易被风刮灭,燃烧时间也较长,将河灯底部侵入腊油当中,在腊油凝固之前放到沙子上,沙子粘在灯的底部,很快凝结粘连,一来防止灯被水浸蚀,二来加重灯的份量,不易被风吹翻。随着时代的变迁,河曲人早已不再走西口,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河灯会的意义自然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张存亮:做上三百六十五盏灯,预示一年365天,天天吉祥如意,就是喜庆的意思。后来放河灯也作为一种欢庆,近几年来就成为一种文化盛会了。

  每年七月十五这一天,河曲县的黄河岸边总是这样人头攒动,热热闹闹,为纪念大禹治水而修建的禹王庙内,人们奠祭着大禹这位古代的治水英雄,祈祷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黄河岸边渡口旁的古戏台上也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好戏连台。

  十里八乡的人们还在陆续向这里汇集,待到傍晚时分,古渡口人头攒动,灯影点点,我们搭上了放灯的木船,来到了黄河中央。黑暗中远远回望,河岸上的灯影倒映在水中,也许是离得太远,此时已听不到岸上嘈杂的人声,也许是人们安静了下来,默默地期待这一年一度的河灯会的开始。灯点燃了,放入了水中,在风中摇曳,随水波飘流。此时此刻岸上的河曲人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昔日客死他乡的亲人?如果是这样,一盏河灯就是一个亡者的灵魂。想到了曾经失去亲人的痛苦?如果是这样,那一串河灯就是无数悲伤的泪珠。他们还会想到什么呢?今天的好日子和明天的快乐?如果是这样,那一片片河灯就是数也数不清的希冀和祈祷……

  王家大院

  离开了地处晋西北的河曲县,我们驱车南下来到了山西省中部的晋中市,晋中市有一个灵石县,因一块巨大的陨石而得名,在这里我们要去造访一座晋商留下的古老宅院--王家大院。

  王家大院位于灵石县县城东北方向12公里处的静升乡,有着"华夏民居第一宅"的美誉,它是由静升乡巨贾王氏家族几代人在清朝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年间陆续修建的,面积15万平方米,现修复并对外开放的部分只有原来规模最大时的五分之一,尽管只是五分之一,却有多达55座的院落和1083间房屋,目前开放的高家崖和红门堡两处建筑群,一东一西中间有一桥相连,两部分依山而建,皆为封闭式城堡,层楼叠院、错落有致,内部为多进四合院群落组成,雕梁画栋,装饰典雅,内含深厚。其建筑实用性强,艺术品位高,以北方民居特别是晋中民居建筑风格为主,又兼有江南庭院建筑的风韵,是中国清代民居建筑的典范之作。

  郑孝燮 国家文物委员会委员、高级建筑规划师:千篇一律,千变万化,那么这八个字谁说的呢?梁思成先生的名言,千篇一律、千变万化,他概括中国建筑的特点,我们看王家大院的院子,跟北京的院子它都是方正端庄、左右对称,高低大小都有等级的区别,这是看它所谓共同的方面。但是要体现地方特色,王家大院所体现的地方特色是什么呢?就是晋中地方的乡土特色,这个最突出的就是窑洞。

  "三雕",也就是木雕、砖雕、石雕是王家大院建筑艺术价值的重要体现,这些精美的雕刻内容多为瑞兽、吉祥花果、民间故事、神话传说等,以此寄托种种吉祥的祈盼和祝愿,同时有些雕刻内容对晚辈还有一种警示与教化的作用。王家大院的雕刻遵循了"建筑必有图,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的原则,其造型儒雅大方、庄重严谨、层次分明、栩栩如生,其中大量采用了象征、隐喻、谐音等手法,将各种吉祥的寓意暗含于雕刻中,让人细细品来回味无穷。

  郑孝燮:王家大院的雕刻主要还是北方风格,比较敦厚、比较粗犷,但是有些地方,也显得有南方的纤细,秀丽的地方也有,这也跟主人的修养情趣有关的。

  养正书塾是过去王家的少爷们读书习字的地方,这个门可谓寓意深远,竹根有山石盘绕,意在打牢根基,两侧的竹节自下而上一节比一节高,表示学业进步节节高,上边的喜鹊自然预示着喜鹊登枝、金榜题名。

  郑孝燮:建筑它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就是一种艺术,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这个古建筑它传递给我们历史的信息很多很多,我们所谓的托物寄史,兴啊衰啊;另外还一个托物寄情,跟很多艺术是一个道理,我们看一幅画、一个雕刻,它不仅仅有形还有情啊,有韵味啊,见景生情啊,欣赏啊,中国特色啊、晋中特色啊,无声的一种传达,无字的史书。

  从王家大院建筑艺术中得到启示,太原理工大学轻纺工程与美术学院的师生们自己动手设计制作了明清晋商服饰系列,这些服装服饰取材于建筑本身,经过巧妙构思,细心缝缀,于是一件件精美典雅,极富个性和创意的服装服饰作品诞生了,它与这里的环境气氛浑然一体,但无疑又是一种别样的诠释。流动的、静止的、古朴的、华丽的,当这一切在我们面前交错的时候,我们分明听到了一种无声的音乐,一种无言的讲述。

  黄河的心脏——壶口

  壶口瀑布是中国第二大瀑布,它位于山西吉县与陕西宜川县交界处的晋陕峡谷之中,一泻千里的黄河水到了这里,骤然收拢为一束飞流直下,跌入了30多米的深渊中,好似巨壶注水,故名壶口,正所谓"浩浩淼淼天来水,万涛尽收一壶中"。

  在这个天造地设的大壶中,黄河水迭荡咆啸、万象奔涌,惊天动地、摄人心魄,在这里黄河尽情地展露着她粗犷雄壮、桀骜不驯的一面,难怪英雄们都愿意在这里完成惊天的壮举,原来英雄的豪迈与黄河的气概是如此的相映生辉、撼动天地。壶口是黄河上的一颗明珠,是母亲河的心脏,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人们歌唱黄河,用各种方式赞美壶口,有这样一位摄影家,十四年来用他的相机捕捉一个个美不胜收的瞬间,记录下了壶口瀑布的万千气象。

  王悦 摄影家:那是十四年前的一个冬天,腊月,数九寒天,我是第一次来到壶口,但是就难得在这个冰天雪地的时候,我拍下了这张绝版照片,因为这种景色从那以后再没有了。

  照片中壶口瀑布倾泻而下、气势夺人,岸边上冰天雪地端庄肃穆,一静一动之中尽显黄河的壮阔。特别是画面下方的几只酷似雄狮的冰砣,更是给画面增添了不尽的意味和情趣。从那时起王悦开始了以壶口瀑布为内容的专题摄影,一发而不可收,这期间他克服了种种艰险,数十次亲临壶口岸边,创作发表了大量有关壶口的优秀摄影作品,在许多有影响的摄影比赛中频频获奖,引起了国外摄影界的关注。1999年王悦出版了他的个人摄影集《壶口》,并于同年七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成功举办了《中华魂--黄河壶口摄影展》。

  王悦:我十四年前拍的好多的岸边的石头,现在都不存在了,有时候我在那儿拍完照片那个地方,隔半个小时就淹过去了,所以说拍壶口必须得冒险。我为什么能够坚持这么些年,冒这个险呢,我觉得站在壶口边上,她的涛声,她的力量鼓舞着我,震撼着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把我们的民族精神,黄河壶口是中华民族之魂,我就要想办法把这个魂拍出来。

  在表现壶口神韵方面,王悦也做了可贵的探索,除了表现壶口的波澜壮阔,气势恢宏以外,王悦镜头中的壶口多了一份宁静、安祥,多了些许如梦的诗意。

  王悦:从我的感情上头,我自己觉得我感受的,壶口就是我的母亲,所以我对她寄予无限的深情,所以我坚持这么多年逐渐地亲近她、抚摸她、听着她的心脏的跳动,摸着她的脉搏,看到她的表情,我就心里相当高兴,我就觉得母亲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