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gif (1258 字节)
按月查询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老人与树
苦乐人生
电脑高人李绍昌
船家
刘有选开山
汪治安的快乐
百岁巴马人
秋山老人
腰鼓
移“山”老人
与癌症抗争的人
贝时璋
管妈
花甲老人与电脑
老颜的故事人生


老人与树


老人与树   那片望不到边的白杨树林,位于山东省临清市朱庄乡,张兰亭老人每天早晨总要拿着树铲,到这片林子里走一走,这么些年,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只要见到这片林子,他就什么都忘了,他的希望就是这片林子能够越长越好。
  1985年,张兰亭承包了这片林场,当时这里只是一片只长茅根和野草的沙荒地,有人提出疑问:60年代就有人曾经在这里种树,可一棵树也没种起来,你行吗?张兰亭相信自己的选择,他说,干什么就得干出个样子。
  要想,必须把茅根窝清掉,张兰亭雇来拖位机在前面梨地,他就带着大伙在后面翻起的土地捡茅根,几天下来,腰累弯了,晚上躺在草席上像散了架一样,但当他们种的一片片小树泛起绿色的时候,所有的痛苦都被抛在脑后,然而,一场灾难使他们几乎前功尽弃。
  8年的辛劳与成果,就被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风雪毁于一旦,直接损失30多万元。张兰亭过去只是朱庄乡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这样的打击对他来说真是太沉重了,他三天不吃不喝躺在家里。然而,三天之后,他的信念又活了,干什么就干到底,还得接着干下去,他又回到了农场。
老人与树   为了掌握树木管理技术,张兰亭多次到市里、省里拜师学艺,他的诚心感动了科研部门的领导,决定将他承包的林场作为毛白杨试验基地,科技含量的提高,给千亩林场注入了新的微型机果树开始挂果,毛白杨等树苗正长成参天大树。这时候,他们的承包合同也已经到期了。
  这么多年,虽然张兰亭他们经历了困难,经历了痛苦,虽然难题还是一个接一个,但是他们不怕了,这片树林,虽然经历了风霜,经历了死亡,但又一片一片地重新生长,一天比一天好,看着树苗一天天长大,张兰亭更增强了自己的信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返回


苦乐人生


  常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以它秀美的风光,旖旎的西湖闻名于世。好山好水出名茶,著名的西湖龙井亦产于此。为历代文人墨客津津乐道,古人如此,今人亦然,现杭州市有大小茶楼300余家,由此可见一斑。在杭州市有一位老者对茶情有独钟,不但喜欢茶,而且还要把中国茶文化介绍到全世界,他就是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长王家扬。
  今年83岁的王老每天仍到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上班,接待国内外友人,阅读信件,组织与茶有关的各种活动。王老离休后的一个最大愿望就是建一个功能齐全的茶叶博物馆。
  经过多年的努力,一个集展览、科研、学术交流于一身的中国第一个茶叶博物馆,在西子湖畔展现在世人面前,中国茶叶博物馆藏有从西汉到唐、宋、元、明、清各朝代与茶有关的器物、民俗,召开学术研讨会的交流馆以及可让人们品尝各种名茶的茶楼,并为浙江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说起茶来83岁的王老兴致勃勃、侃侃而谈。
  王家扬:1918年出生在浙江省宁海县,自幼家境贫寒。1937年参加革命,建国后曾担任江苏省总工会副主席,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浙江省副省长、省政协主席,95年正式离休。解甲归田的王老虽然社会活动很多,也很忙,但在闲暇之余仍然愿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翻阅那本老相册,里面有他不凡的经历,也有风雨几十年的爱情。
  老伴儿带着无限的眷恋走了,剩下王老,寂寞与孤独陪伴着他,只有用拼命工作加以解脱。
  少是夫妻老是伴儿,与张茶人的结合使王老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在老伴的全力支持下,王老联合社会上有识之士创办了浙江省第一座民办大学:“树人大学”,使更多的有志青年得以深造,为国家输送了大批人才。      

  
返回


电脑高人李绍昌


  李绍昌是1990年退休的。退休以后的生活本来可以丰富多彩,可是自从迷上了电脑,在电脑桌前的勤奋钻研就占去了他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李绍昌今年76岁,1951年南开大学机械系毕业。曾担任过十堰市科协主席,学电脑却是后来的事。
  电脑给李绍昌退休后的生活带来了乐趣,但生性爱好的他没有满足于此,就开始深入学习,现在学习编程序。
  学习中的困难激发了李绍昌强烈的求知欲望,他感到仿佛回到了年轻时读书求学的那个时候。在电脑市场和书店,也不时会看到他的身影。工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李绍昌便掌握了大量的计算机编程的语言和技巧。
  李绍昌学电脑出了名,一些急需某种计算机程序,又苦于摸不着门的单位和个人,不断登门求教,更有大量的电脑爱好者,来向李绍昌取经求艺,李绍昌开始忙碌起来,这些年,不知道义务讲了多少课,给素不相识的人编了多少程序。
  李绍昌学电脑,用电脑,不仅愉悦了自己,帮助了别人,还给自己的孩子带来了很好的影响,在他的影响下,儿子女儿也对电脑着了迷,有的因此走进了电脑行业,从事专业计算机设计工作。
  今年国庆放假的时候,孩子们又拿回来一个新鲜玩意,用数码相机摄下来的照片,通过电脑,马上就可以看到图像,并能够利用相应的软件进行修改加工。
  李绍昌不满足自己今天所掌握的知识,电脑的东西学不完,还有大量的新东西不断涌现,李绍昌不服老,他就在不断追赶新技术、新方法的过程中,体会着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快乐。      

  
返回


船家


  湖北省竹溪县马家河乡有一条河,河的名字叫柿水河。柿水河由东流过马家河乡,河的这边是烂泥湾村,河的那边叫罗汉庙村。柿水河上没有桥,村民往来、孩子上学全靠一条小渡船。过去,河上几代是一个姓翁的人家驾船摆渡,20年前肥老汉去世了,儿子另有手艺,船上换上了老大。
  这位老人就是如今这个渡口的船老大,她叫柯玉英。柯玉英家住烂泥湾村,今年已经70多岁了,她是54岁那年从丈夫翁德龙是手里接过船篙的,那一年,在柿水河上飘荡了一辈子的翁德龙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可是两岸的乡亲百姓一天也不能不渡船过河,已经满头白发的柯玉英依然拿起了船篙。
  一晃20年过去了,柯玉英的老伴早已故去,乡里其他人嫌摆渡麻烦没什么收入,没人愿意接手,柯玉英一个女人家,在这柿水河上风里来雨里去,如今已成了老把式。按照农村的规矩,女人家没有干这行的道理,柯玉英的儿子要接班撑船,好让母亲回家歇息,可柯玉英心疼儿子,不愿撂下手中船篙。
  柯玉英是一个要强的女人。柿水河很深,涨水的时候河面宽70多米。在河上撑船摆渡是一个苦活,但她从来不畏惧。柯玉英是外乡人,不识水性,打年轻的时候起,18岁嫁到翁家,日子很苦,她没有抱怨过,在战乱和贫穷的岁月里,她操持着家务,收拾地里的农活,带大了孩子,送走了公婆。如今孩子大了,日子好了,自己也老人,可是她还是不肯闲着。每天南来北往,在河上忙碌。
  柯玉英的孙女每天也要坐奶奶的船去上学,柯玉英对他们要求严格。女儿家要想在将来的生活中有个样,从小就娇惯不得。柿水河的风浪养育了柯玉英坚强的性格和勤劳节俭的家风。每当夕阳西下,河上少了过往的行人,柯玉英手里还会有忙不完的活。
  柯玉英驾驶的渡船已经有好些年头了,修修补补的事情总也少不了,只要一有工夫,她就要在船上收拾。
  俗话说,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再好的物件也靠人来,柯玉英的船无论什么时候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让坐船的人看了心里舒服塌实。几十年来,柯玉英驾驶着这条船,不知接送了多少人,没有出过一次安全事故。
  撑船摆渡最难的是时间没有钟点,不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只要有人过河,随时就得开船。这些年,柯玉英记不清多少次被过河的人从睡梦中叫起,附近十里八乡村民都很感激她。大伙嘴上不说,赶上过河的时候,但凡会使船的,都会不声不响地拿起船篙,帮一把子力气,就像帮助自家母亲一样。
  如今,湖北竹溪县,柿水河上的女船家柯玉英,成为当地的一道风景。她说能为大伙做点事,心里塌实。      

  
返回


刘有选开山


  湖北省东南河网纵横,西北山峦起伏。丹江口市位于湖北省西北部,南面有武当山、神农架,依山而立,离我国著名汽车城十堰不远,北面临丹江,既丹江口水库,东去入汉水。考察当地人民的生活,如果是依水而居,则鱼米之乡,五谷丰登,生活十分富足,如果居住在山区,由于土地稀少,交通不便,则生活一般较为贫困。1996年,刚刚从丹江口市习家店镇水利站站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的刘有选,放弃了舒适的城市生活,只身来到北部山区,他要为贫困的山区人民,找到一条因地制宜,脱贫致富的路子。在绵绵大山中,刘有选徒步翻山越岭,实地考察。
  刘有选在茫茫大山中跑了几个月,最后决定在一条叫黑沟河的溪水旁安营扎寨。根据他的计划,要想改变山区的落后面貌,就要善于利用山区现有的自然资源。他把利用水力发电作为改造山区的突破口。
  1996年,刘有选拿出多年积蓄一万元,与当地签定了承包荒山的合同,开始了他的艰苦实践。刘有选如今没有工职,无论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动手,要在这样的荒山野地修建起一座发电站,谈何容易。用溪水发电,道德要把水引到高处。引水需要修渠。1997年冬天,刘有选动工修渠,没有帮手,他就一个人起早贪黑地干,实在干不动的重活就请附近的农民帮个忙。就这样,3年过去了,刘有选在荒山秃岭中,凭借着简单的生产工具,在崎岖的山涧,一点一点修起了500多米长的引水渠,铁镐用坏了35把,胶鞋不知穿坏了多少双。山上离家很远,下山没有现成的路。刘有选在山上一处背风的地方搭起简易的棚子,从此过上了风餐露宿的野外生活。山上的日子很艰苦,冬天风雪交加,简易棚子四处透风,寒冷无比,夏天蚊虫盯咬,苦不堪言。山上所需要的东西,都是刘有选自己一步步从山下挑上山,挑肿了肩膀磨破了脚。
  在修电站的同时,刘有选积极探索适合山区种植致富的经济作物。他所要寻找的作物,首先要能防止水土流失,保护山区植被,同时又能产生较高价值。为此他多次下山进城,甚至跑外地,出入高等学府拜访专家,回山后积极探索试验。
  如今,刘有选正在研究种植适合山地的中草药。利用中草药根系发达,利于固土保护自然环境的特点,改造山地植被,同时中草药附加值高,有利于农民脱贫致富。同时,他还积极探索山地养殖业,四处寻找适合山区的畜牧业品种。刘有选现在很忙,他感到这荒芜人烟的大山,给他提供了创造新生活的广阔空间,他时常感到自己的时间不够用,虽然在农业战线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可还是感到知识匮乏。如今这里的山山水水,在刘有选的眼里都是无价的宝藏。眼看着这些宝藏白白的闲着,河里的水源一天一天地流失,他有一种特殊的紧迫感。他要赶紧把它们开发出来,让他们造福四乡十里的百姓。
  四年过去了,虽然刘有选像野人一样生活在这大山中,在当地百姓的心目中有了很大的影响,不是会有山民远道而来,请他上门指点迷津,也不时有人向他请教致富的窍门,刘有选毫无保留,如今,刘有选引进的许多优良品种,已经被当地的农民所接受,并且产生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小水电站也要建成发电了。刘有选心里充满了希望和成功的满足。      

  
返回


汪治安的快乐


  这里是湖北省的竹山县,一条大河从县城的脚下流过。古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竹山县无仙无龙,然而却人杰地灵。远的不说,就说汪治安老人吧,今年70多岁,出身农民,老人自称自己是四老之人,早期散步,与退休干部称兄道弟,闲来批阅子孙作业,诵读圣贤之书,然而老人最叫人称奇的是,除了日常生活外,整天埋头写作,几十年如一日。可又从不投稿,也无作任何著述公布于世。听了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目前正在撰写的一部书叫《熊观文故事传奇》老人写书很有意思,字写累了就画上一幅插图,翻开老人的书,有字有画,很是生动。
  汪治安一生很有点波折,早年在家务家,由于读过几年简易师范,解放初期当上村里的主席,后来又到县文教科工作,1958年因右派言论戴上了反革命的帽子,从此回乡务农,直到1979年才摘帽。
  汪治安不辞辛劳四处奔波,回到家里不分昼夜伏案写作,俨然一位专业作家。如今他写的书已经有好几百万字,内涉及故事的传奇,方言大观,中医中药,对联集锦和民间音乐。
  汪治安家的经济并不富裕,他甚至没有钱买纸,他的书都是写在废旧纸上,用商店里扔掉的包装纸做封面。可是他如此废寝忘食地写作,却从来不去发表,连他的老伴都纳闷他图个啥。
  汪治安现在生活得很快乐很充实。年轻时候的波折给了他启发,如今他在自己喜爱的事情中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和人生的幸福。      

  
返回


百岁巴马人


  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1991年被国际自然医学会确认为世界第五个长寿乡。据1994年调查资料显示,这个位于我国桂西北只有23万人口的小县,百岁以上的老人就有79位,90岁至99岁的老人有173位,其长寿的比例高居世界之首。
  上苍何以特别青睐这里的生命,让他们享尽人间吉祥,长命百岁?有人说,是因为在这个石山上和丘陵交错的地区,每一缕阳光、每一丝空气、每一滴清泉都是那么清新透彻,一尘不染。也有专家认为,是以粗粮和豆类为主的自然饮食结构、终身劳动和淳朴的田园生活所致。也许,这还不足以说明长寿这种生命现象。
  说到长寿,当地的人们总是津津乐道地说五副棺材的故事。巴马镇法福村107岁老奶奶陈妈一辈子就生两男五女,现在还有两男三女活在世上,全部务农。大儿子陈伯芬今年已经77岁了,仍然是个种养能手。陈妈在60多岁的时候,儿子就给她准备好了归天用的棺材,为老人备棺也是当地人对老人的孝敬。棺材就摆在堂屋里当板凳坐,毫不避讳,没想到因别人急用借去或虫蛀了,棺材换了一副又副,老人的身子骨还是那么硬朗,至今,棺材换了五副了,老人家还可以拄着拐杖在村子里串门。
  104岁的黄雅英是全家的主心骨。女人当家,男女平等和睦,女婿和孙女婿都很孝顺,全家人的勤劳在当地也是出了名的。勤劳致富、和气生财,他们新建的小楼就是最好的见证。
  健康长寿是人类永恒的追求,从巴马百岁老人的自下而上的状态和生命意识中,我们似乎悟到了人与人关系的谐和、人与自然关系的谐和是长寿的两张翅膀,倚仗它们,人类便可以在长寿王国里自由翱翔。      

  
返回


秋山老人


  十年前,龙岩市有一些离退休老人自发组织了一个耕山队,在东保山的荒坡上,种下了400多亩的竹和树。从那一年起,有一位叫戴腾娥的离休老干部自愿留在山上看护林木,一住就是十年。
  人们常说,人生苦短,对戴腾娥老人来说,却是人生苦长。19岁那一年,戴腾娥成了一名女游击队员,此后,她靠采药为生,当过保姆、寺庙里的小工,还进过监狱,直到1985年才落实政策平了反。人生酸甜苦辣她样样都尝过。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71岁的老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白天她在山上松土劈草、种菜养鸡,晚上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她就起来巡山。时刻陪在老人身边的是两只狗。
  老人太累了,茫茫大山知道老人的辛劳;老人太苦了,残破的小屋知道老人的寂寞。腌菜盐水下饭,夜鸟山风伴眠,十载光阴,漫漫长夜,如水的岁月在老人的两鬓染上点点白霜,艰苦的劳作在老人的额头刻下道道深沟。老人告诉我,她不苦因为苦惯了,她不累因为劳碌惯了。老人还告诉我们,大半辈子在山里过,她习惯了山里的日子,这林子这大山就是她的家,偶尔离开就牵肠挂肚,就想得慌。
  老人告诉我,年轻时她是游击队里有名的山歌妹,现在疲累时、寂寞时她就唱山歌。      
  老人说,她最高兴的是离退休老人上山看她,帮她一起干活;最快乐的是看到林子一天天长大,满山崖都绿汪汪。她说,她已经老了,她和她的老伙伴们一直想找个接班人,可至今还没有着落。在深秋的山林里,现在的人讲钱,不提管林的劳累,也不说那煎熬、孤独与寂寞,光不说赚钱还要倒贴这一样就要吓跑许多人。风烛残年的老人到哪里去找接班人?
  上山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好奇,下山时,我的心里是沉甸甸的。老人或许不懂得什么叫环境保护,什么叫生态平衡,但老人知道林子的重要。她告诉我,山要有林子,没有林子大山就没有了魂。
  我答应老人以后还会来看她。我走了很远,老人还站在小屋前看我。

  
返回


腰鼓


  钟成元,69岁,家住浙江省绍兴市塔山街道。1992年,老钟离开了他心爱的讲台。一年后,他被聘到街道的社区教育办公室。这期间,老钟为街道的社区教育和文化做了大量的工作。大约半年前,老钟的儿子因为单位效益不好,不得已开了这家小小的饮水店。在家人的一致劝说下,老钟辞去了文化站里干了九年的工作。最近,老钟的心里始终在盘算着另外一件事情。
  按理说,腰鼓是北方人的玩意儿,可是几年前一传到这就立刻活了起来。95年塔山街道为了丰富社区文化生活,成立了这支腰鼓队,当时就吸引了很多人。今年的七一节就要到了,这支腰鼓队将要参加城市广场上的一个大型演出。最近一段时间,腰鼓队每天早晨都在府山公园加紧排练。大约一个月以前,老钟萌生了打腰鼓的念头,考虑再三,他决定去报名。
  虽然腰鼓队那里名还没报上,可是,老钟在家里鼓已经练了起来。为此,老钟还专门拜了个老师。
  老钟要去打腰鼓的事,事先也没和儿子打过招呼,儿子对此事嘴上虽没说什么,心里却有很大的意见。
  老钟要去打腰鼓不单儿子不同意,很多认识他的街坊邻居也不理解,毕竟是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就不能安生点呢?为此,老钟有他自己的想法。      
  在老钟的一再坚持下,杨队长终于同意让老钟暂时在队伍的后面跟着,这对老钟来说,的确是个好兆头。不知不觉夜色已深了,整个晚上老钟打得很认真,也很投入。虽然比起其他人,老钟的动作有些笨拙,但事后老钟说,憋了一个月了,今天晚上终于痛快了,当然,离七月一号的演出日子还差得远呢。

  
返回


移“山”老人


  过去路过这里的人可能还记得,就在这座立交桥的北段曾是一座绵延起伏的大垃圾山。
  其实这个垃圾山的问题由来已久。从1958年起,一些单位和个人开始在这里清倒各种建筑和生活垃圾,经过40多年的风貌便形成了一座长达几百米、宽几十米、高七八米的大垃圾山。今年80高龄的郝芝兰老人就居住在这附近,看到有人往这里乱倒垃圾,郝老太太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看着垃圾山一天长高,郝芝兰和她的朋友们没有不感到头疼的。由于是郑州的北大门,垃圾山又紧邻京广铁路线,因此过往旅客只要经过这里,自然会注意到这庞大的垃圾山。
  郝芝兰和好的朋友们早已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并开始了一点点的清理,但让这些老年人下定决心清理垃圾山,却是去年夏天里的一件事。
  市长的一句话深深地触动了郝老太太的心,从那时开始,她暗暗下定了清理垃圾山的决心。而面临着占地十几亩的垃圾山,郝老太太困惑了,但她却丝毫没有放弃清理垃圾山的念头。她东奔西走协调关系,找来了铲车和卡车,走街串户动员了所有的亲威和朋友。      
  这些老人们拿出了愚公移山的劲头,从今年6月初开始了大规模清理垃圾的战役。身为大夫的郝芝兰老人,一心想为环保事业做点什么,她主动拿出了自己一生的全部14万元积畜投入到垃圾清运中。14万元资金用完后,她的老伙伴们又自凑了两万多元。住在垃圾山附近的居民们听说之后,纷纷行动起来,义务加入到垃圾清运的行列中。
  今年夏天郑州气温偏高,郝老太太和她的伙伴们经常冒着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忍着恶臭清理垃圾。为了加快进度,她们常常吃住在现场。为了避免垃圾在运输中散落,她们就一点点地把垃圾装进纺织袋,再抬过铁路,装车运到十几里之外的垃圾处理厂。从6月初到7月底,他们共清运垃圾3000多车,达一万多吨。垃圾山被搬掉了,然而当初郝老太太的家属却未能理解她。
  后来,郝老太太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终于做通了家属的思想工作,他们不但理解了,还自愿地帮助着老人清理垃圾。
  郝芝兰老人带领群众义务搬掉垃圾山的感人事迹,在河南省会郑州引起了很大反响,一时被传为佳话。

  
返回


与癌症抗争的人


  曹奎之,是一位有着几十年革命经历的老红军,能唱很多革命歌曲和流行歌曲。从古稀之年步入耄耋之年,面对四种癌症、两次大手术,曹奎之老人坚强的意志和乐观的精神让他身边所有的人都为之感动。那是1989年9月,曹老突然感动身体不适,经医院诊断为“中晚期前列腺癌”,需要马上住院手术。这对于一位当时已经是71岁的老人来说,他要面对的困难该有多大呀。
  听说自己得了癌症,谁都会产生恐惧感。虽然说癌症也不是不治之症,但每年仍有很多人死于各种各样的恶性肿瘤。在这个时候,癌症患者抗癌的决心往往直接影响着病情的发展。
  曹老就是凭着这种坚定的信念,在手术台上与病魔苦苦地抗争了几个小时之后,病情转危为安,他终于成功地战胜了癌症。然而到了1991年3月,曹老在医院做前列腺肿瘤化疗时,又发现肝脏部位有了癌种,这一诊断无疑是雪上加霜、病上加病,这位古稀老人还能受得了吗?老伴的鼓励使曹老再一次地鼓起了勇气。
  于是,就在做前列腺手术后的一年半,这位73岁的老人再一次地上了手术台。
  就这样,这位豁达开朗的老人又一次地闯过了生命的难关,战胜了第二种癌症——肝癌,可是谁也没想到,才隔几年,曹老在治疗肺炎的时候,医生在他的食道上又发现了一个原发性的癌种。此时的曹老身体状况已不是很好,实在不宜手术,医生们经过再三地商量后,决定向曹老摊牌。      
  这么多年来,曹老能够一次又一次地战胜病魔,离不开老伴的支持、关心、照顾和安慰。他们是一对患难与共的革命夫妻,从结婚那天开始到现在已经走过了49个春秋,在漫漫的岁月里,他们始终相亲相爱、相敬如宾。1999年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正准备过一个喜气洋洋的新年,曹老突然感到浑身疼痛,立刻昏迷不醒。原来是骨癌。在医务人员的精心照顾下,奇迹再一次出现,曹奎之老人战胜了第四种癌症——骨癌,他再一次地站了起来。
  
  
返回




贝时璋


贝时璋   贝时璋教授是我国杰出的科学家。他一生致力于我国的生物学研究,特别是细胞重建的研究,并且创建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他又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家,从浙江大学起培养了一大批教授和研究员,有的成为国内外著名的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为我国的科学工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21年9月,贝时璋从同济医工学堂,也就是现在的同济大学,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德国留学,在土宾根大学动物系研究细胞常数。1928年,他获得博士学位。时隔50年之后的1978年,土宾根大学再次授予他自然科学博士学位一。又10年之后的1988年,这所当年贝时璋学习和工作过7年的德国大学第三次授予他自然科学博士学位,这在土宾根大学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1929年年底,26岁的青年学者贝时璋回到了中国。当时浙江大学的校长竺可桢正打算创办生物物理系。他向贝时璋发出了邀请。    
  当然,一切都得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可以想象初创期间的工作是那么艰难。条件简陋、人手少,开始时生物系只有他一个教员,在他的努力下终于初具规模的建立起来。1956年,贝时璋调到北京,担任刚成立的中科院北京实验生物研究所所长。1958年,北京实验生物研究所改为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他任所长。1966年7月,中国生物物理研究所在贝时璋的领导下,成功地发射了两发载狗的生物火箭,这是我国高空飞行技术和宇宙适于生物学的又一重大进展,为1999年“神州号”实验飞船的发射和回收成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生物物理所以后几十年的历程中,贝时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他的直接指导下,生物物理所放射生物学、宇宙生物学、理论生物学等重要科技领域都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为我国高新技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贝时璋重新恢复了无论对他本人还是对生物科学领域,都是极为重要的研究项目,这就是闻明中外的细胞重建的研究。这些研究对实际医学上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对人体肿瘤产生的原因就是要通过细胞重建来研究它。    
  治学严谨、周密有制、有条不紊是贝时璋几十年形成的风格。在新的千年来临之前,我们再一次来到北京贝时璋教授的家里,采访这位闻名中外的科学家,中国生物物理学的泰斗。环顾贝老那简朴的家,我们感受到这个为中国的科学事业奋斗了70多年的老人的伟大精神。老人已经97岁了,他的四个子女都是科技工作者,孙辈中也不少从事科技事业。老人向我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青年学者的希望。        

  
返回




管妈


管妈   管妈属大龙,今年86岁高龄,是广西京剧团的退休老艺人,早年配夫京剧演员管容奎,剧团里的老少爷们都叫她管妈。管妈是湖南常德人,哪乡哪村她记不得了,姓什么也不知道。五六岁那年家乡遭了荒旱,书皮草根都吃光了,为了活命,妈妈把她背到市场上。   
  婚后,管妈随同丈夫、带着儿子一同回城,搭班唱戏、江湖漂泊。几十年过去了,如今86岁高龄有管妈身体还行,特精神。管家三代同堂、儿孙绕膝、不缺吃穿,尽享天伦之乐,然而,管妈的一颗耄耋之心仍牵挂着京剧团的化妆工作。   
  北方的榆书书刨花用开水浸泡捏出水,将头发制成的光片蘸刨花水梳平压成鬓发跟额发,京剧称打片子。吊眉贴片子可以弥补演员脸形的胖瘦,更显得精神俊俏,这是戏剧旦角传统的化妆方法。   
  不多时,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形象呈现在我们面前。去年是广西京剧团50周年华诞,50年来,经管妈的双手包头化妆的演员不知有多少,谁也说不清。经历了几年朝代的管妈不管外面世界变化多快,京剧在她心目中依然是道很美很纯的风景线。      

  
返回




花甲老人与电脑


花甲老人与电脑   在济南市的文化东路有一家灯泡厂,王汝然是这家厂子里的退休干部,王先生多年来养成了一个写日记的良好习惯,甭管多忙,从未间断过。   
  这几十本日记记载着王汝然几十年的生命轨迹。他当过兵,做过团职军官,83年复员后担任过工会主席、党史委书记等职。如今,退休后的王汝然应聘到一家策划公司担任方案部主任,这样益于他多年来对电脑的钻研和掌握。   
  电脑让王汝然爱不释手,简直是着了迷。他倒没有参加过任何培训班,全凭买书。96年他同许多年轻人一道参加了全省的计算机应用能力的考试。   
  从84年到94年,王汝然担任了10年的厂党委书记,他为厂子付出的心血以及对厂子的深深的情感,也都留在了他的每篇日记里。   
  王汝然特别喜欢爱因斯坦的一句话:只要你有一件合理的事去做,你的生活就会显得特别美好。正是靠着孜孜不倦的王汝然掌握了大量的电脑知识,并能较熟练地运用,进行各种图文设计。同时,他还笔耕不辍,在电脑上敲出了40多篇的论文、散文,并在各类报刊上发表。   
花甲老人与电脑  王汝然在99年最后一篇日记里这样写到:我在20世纪生活了60多年,可以说是大半个世纪的见证者。过去,我时常埋怨自己一生的坎坷,遇上过灾荒、战争、文革,但也时常庆幸自己一生,在这最后20年欣逢盛世。尤其进入90年代后,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也竟然在夕阳西下之前,对自己的命运把握一番。这生活的路,原来就在脚下。      

  
返回




老颜的故事人生


老颜的故事人生   老颜在这儿当门岗已经六年了。平日里,他只爱看古书、说古书,可是近几个月来,他却迷上了午间的《有线说书场》。原来,电视里说书的先生就是看门的老颜。   
  据说打从他爷爷的爷爷那一辈起,颜家就有了说书的历史,而颜森炎从小也秉承了祖辈的一副好口才。可是高中毕业时,因家庭成分不好,贫穷的他戴着“富农”的帽子辗转农村。只要哪一行能在正当地多赚钱,他就干哪行。1976年是颜森炎人生的转折点。第一次讲《水浒传》就赚了8块7毛几,相当于现在80几块。三天之后,颜森炎见好就收。生活的磨难使他久违了束之高阁的古书,他得回家再充充电。不料,等待颜森炎的却是家人与他长达半年的争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