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哈文直面质疑声:谁都不能跑调进入“梦想中国”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9月21日 16:33 来源:

  

有的选手可能外形好,但是唱功不行,在这条路上走不长,不能这样不负责任地忽悠他们
有的选手可能外形好,但是唱功不行,在这条路上走不长,不能这样不负责任地忽悠他们

9月15日晚,历时近半年的06《梦想中国》落下帷幕,熊汝霖最终摘得金碟大奖。

  今年自己做海选也算是因祸得福

  新京报:今年《梦想中国》所有的比赛都结束了,总的来说你对过程和结果满意吗?

  哈文:今年的赛制比较长,赛制安排也有一些变化,还有就是选手实力比以往都要强。比如我们的冠军选手小熊(熊汝霖),在最初资格赛的时候是看不到他身上非常多元化的表现的,只是觉得这孩子唱得真棒,后来小熊的表现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就像伍思凯给他的评语,最初只是一个惊叹号,后来是一连串的惊叹号。以前大家对选秀节目的印象一般都是选出来的人比较偶像,不会唱歌,小熊是得到了观众和评委的统一认可。

  新京报:今年《梦想中国》加大了海选部分,你觉得这样做效果怎样?

  哈文:之前两届我们都是和地方台合作,权力下放,分赛区都是地方台负责选拔,我们只管最后收人,今年由于广电总局的规定,地方台不能做海选,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做,全程一个不落地把选手过了一遍,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这事还是得自己干(笑),可以说,今年选出来的选手的水平都是我们想要的。

  新京报:但是今年《梦想中国》受到的非议似乎也要比以往多?

  哈文:今年从海选开始,确实有一些议论,说毒舌、审丑什么的。其实我们当时做节目的时候,一开始就知道,资格赛之后会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在海选的时候只是想呈现出各种不同类型的选手风格给大家看,因为海选本身就是个“大家乐”的东西,我们真正评判选手的水平,包括我们想要的选手都是在后面的资格赛中出现的。但是我们确实没想到前面的反馈会那么大,还有这个门那个门什么的(笑)。

  新京报:这次观众对海选时候的选手评价都还不错,但是18强之后,不少人觉得这18强都是节目选出来的,而不是观众选出来的。

  哈文:其实之前有议论说什么我们淘汰了人气选手,我觉得进入直播之后大家就会觉得这样的说法很可笑了。凭什么说他“人气”高呢,电视直播都还没有看到,网上的点击和评论能代表人气吗?电视观众都还没有检阅呢!毕竟我们的节目是音乐成就梦想,不是人气成就梦想,不管是谁,不管他人气有多高,都不能跑着调进入《梦想中国》直播。

  观众过早投票是在浪费钱

  新京报:《梦想中国》确实在赛制安排上有一个问题,就是它的前期是没有观众参与的,直到18强产生之后才有观众短信投票,这样设置能保证最后入选的这18个选手都是观众想要的吗?

  哈文:我觉得,如果让观众过早地进行投票是在浪费他们的钱,观众一路投票是在一路浪费钱。那个时候选手的质量都还没有保证。18强产生之后,无论观众选谁,都是高水平的。而且,有的时候观众是外行,看不出来谁唱得到底好不好,这样投票最后其实也是毁了孩子,有的选手可能外形好,但是唱功不行,在这条路上走不长,不能这样不负责任地忽悠他们。

  新京报:之前我采访李咏的时候,他也提到,今年做节目特别累,只想赶紧平平安安地把节目做完,你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哈文:我想不光是我们,今年的选秀节目大概都会觉得累,大家都在拼。前一阵是很累,心累,不能放开手脚,但是18强产生之后,李咏又回到了主持的位置,这个位置他游刃有余,一直到10强直播,他手到擒来,应该觉得好多了。

  新京报:今年做节目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哈文:其实也没有谁给我们制造过什么困难,今年节目做得不顺畅可能有外围环境的原因,观众对选秀节目越来越挑剔了,甚至有时候是苛求了,还有就是口径上,我们需要把握得也比较紧。

  新京报:是不是也和央视这个平台有关?

  哈文:对,大家对我们的挑剔也是正常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在这种边缘环境下找到自己的路,这也是在央视工作必须要承担的。而且其他选秀节目一般都是一个电视台在做,《梦想中国》只是我们一个节目组在做,从人力物力上都无法和全台投入相比。而且央视的节目实在是太多了,像春晚、世界杯这些重点项目都很多,也不可能要求以全台之力打造一个节目。其实今年各种选秀节目很多,但我们并没有什么压力,处在央视的平台,收视根本不用担心。

  新京报:没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吗?

  哈文:我觉得惟一遗憾的地方就是资格赛阶段的设计太短了,90组选手只做了4场比赛,直接就筛到了18强,淘汰的选手太多太快了,时间也太少了。

  谁都不可能爆《梦想中国》的黑幕

  新京报:尽管《梦想中国》的收视一直不错,但是和其他几档选秀节目相比,选手的关注度、名气、人气好像没有那么高,你认为这是个问题吗?

  哈文:的确有其他的节目的选手可能由于各种报道,知名度比较高,但是央视肯定不会这么做,不会“出位”。实际上,如果利用炒作或者各种负面新闻提高选手的人气,我觉得对选手也是一种伤害。我相信小熊的音乐之路会是走一生的,他不会在意这一时的绚烂。我看了夺冠那天你对他的采访,他说本身他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我觉得他这个心态特别好,小熊是我见过的最成熟的选手,听他这么说我很感动。

  新京报:你不觉得《梦想中国》出来的选手拿到市场上检验,一直得不到充分的认可是个缺憾吗?

  哈文:我们确实很少考虑到比赛之后选手和市场的对接,所以这方面确实会弱一些,但是市场很多东西也是炒作出来的,到最后还是要看选手音乐本身的素质,人气到底能维持多久是很难说的。而且小熊他们的人气也很高,我们夺冠之后的签售就是由于现场来的观众太多了,不得不取消了,有很多人是专门从外地来的,我觉得也不能低估了老百姓的审美。实际上,央视在这其中还是一个平台的作用,如果说,中央电视台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然后举办一个节目,选出来的冠军签在自己的公司,那还有公平性吗?所以,任何人爆黑幕,都不可能爆《梦想中国》的黑幕,因为我们和任何一个选手都没有亲戚关系,只能看老天帮谁了。

  新京报:你认为今年的《梦想中国》是这3年中最理想的一届吗?

  哈文:不能说是最理想的,今年是影响最大的一年。

  新京报:为什么不是最理想的?

  哈文:如果真的是最理想的,那可能明年就真的没有再做的必要了(笑)。我们每一年都会想今年的节目到底要怎么做,还能怎么做,真的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新京报:之前我采访你的时候,你提到过今年节目做得太累了,明年都不大想做了,现在还这么想吗?

  哈文:现在我只能说,今年的节目做完了,我们接下来会好好总结,至于明年到底怎么样,现在真的没法说。

  ■0 6《梦想中国》大事记

  海选火爆

  4月,《梦想中国》启动第一站重庆赛区海选。6月《梦想中国》北京海选开始,共有11000名报名选手、10位面试评委、12个小时的比赛时间,创下了各分赛区报名人数之最,报名场面极为火爆。

  导演辞职

  6月25日,《梦想中国》导演兼活动统筹周稚舜向媒体发布消息,由于《梦想中国》违背平民选秀的初衷,导致人气选手几乎全军覆没,并在操作过程中随意更改赛制,使节目公信力大打折扣,他决定离开《梦想中国》。李咏事后回应,周稚舜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选手“疾走”

  在男子20强的比赛中,选手刘小乔在之前没有和任何工作人员打招呼的情况下,突然宣布退出比赛。刘小乔因海选时伍思凯一句“你的唱法太老套”,一直与其“纠缠”不断,甚至还发生了在某录制现场,伍思凯见到他起身就走的事情。

  落选选手“开会”

  在18强选手产生之际,部分《梦想中国》落选选手公开召开新闻发布会表达不满情绪,其中提到,对选手的评判都是以伍思凯个人喜好为主。《梦想中国》自开赛以来,评委一直处在“风口浪尖”,在最后一场资格赛中又临时变更了晋级人数。

  冠军诞生

  9月15日,历时半年的06《梦想中国》落下帷幕。制片人哈文表示,对于今年《梦想中国》的总体效果很满意,同时,哈文也坦言,今年这个节目做得非常累,“从心理到体力上都累,明年我们都不大想做了”。(光明网-新京报)

责编:赵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