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梦想中国》进入最后八强阶段 李咏:节目没黑幕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8月07日 12:20 来源:

   《梦想中国》本周开始进入了最后8强的混合比赛阶段,央视的这个国家级电视媒体作为载体,收视率的节节上升,却让《梦想中国》这个栏目和别的“选秀”节目有了距离,有的选秀是栏目组参与炒作,而到了《梦想中国》这里,则是能低调就低调,能不开口就绝不开口,甚至一向口无遮拦的主持人李咏都变得谨慎了起来。本报记者日前独家采访了主持人李咏,针对各种情况,李咏诚心做答,他说:外面传得太离谱,《梦想中国》没什么黑幕。而对于和太太哈文的合作,他笑说,他是心甘情愿给太太打工。

直播现场:不会引选手流泪
记者(下称“记”):主持《梦想中国》应该压力挺大的吧?一档直播的节目,你又几乎是独角戏,出问题的时候你会紧张吗?
李咏(下称“李”):不紧张。我特别怪,一出问题我特别兴奋,如果一档节目都是那样平平淡淡的正常下来,我反而挺蔫的。
记:今年你这个主持人的作用似乎淡化了很多,说得少了?
李:对。因为去年的节目播出后,有说法就说绿叶抢了红花的风头,所以我们今年考虑了一下,决定减少主持人的台词。我想,我就做一个规则的驱动者,让观众了解选手的牵线人吧。
记:你在主持的过程中,会有情绪不能控制的时候吗?比如某个选手走了?
李:有一场20强晋级赛的时候,那一次走的人太多了,我当时没忍住,真难受,也流泪了。后来到直播比赛开始之前,我就告诉自己,必须要调整情绪了。
记:据说选手流泪,收视率就会特别好,你在现场的时候会刻意引导他们流泪吗?
李:不会。其实到后面的时候,我更主要是起一个转换气氛的作用,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什么话才到位,说什么才能给离去的选手一个礼遇,我越来越希望他们笑着离开这个舞台。



《梦想中国》是哈文和李咏的夫妻档作品

评选过程:《梦想中国》没黑幕
记:现在到了这个阶段,如果让你预测最后的结果,你猜谁能夺冠?
李:我们前天栏目组的人还在讨论这个话题,到现在这个阶段,我们越来越没办法预料到最后的结果了,我们不能知道观众会把票投给谁,谁的票数能最多。
记:实际上接触的选秀节目多了,我们也知道一些情况,比如某些选秀,结果可能是有人操控的,或者是买的。《梦想中国》前一段时间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传闻,你作为总策划人,怎么看呢?
李:可以特别诚心地说,《梦想中国》没什么黑幕,央视有专门的部门来负责短信,我们栏目组也接触不到那块,有公证员公证。传这种传闻的人,只能是对央视的流程不了解。
记:你觉得选手的前途会怎样?
李:相当一部分的人前途一片光明。《梦想中国》只是一档节目,只是他们扶上马,以后的事情就要靠他们自己。
记:有人说,“选秀节目”误导了一些孩子,都以为可以一夜成名,你觉得呢?
李:我觉得可以去问问我们的选手,他们是不是一夜成名的?他们之前基本功的训练,到了这个节目中的努力,那绝对不叫“一夜成名”。如果我是父母,也担心孩子会被欺骗,误导,我能理解,还是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它毕竟是一档娱乐节目,它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其实我们做这个节目也有一个宗旨,不想给孩子们太多压力,不希望他们急功近利。

自我评价:主持人是最佳位置
记:其实对你的争议,大部分还是在你做评委的时候,各种消息,骂你的,侮辱你的,还有在海选的时候说节目低俗的,你看到这些说法的时候会怎么想?
李:其实事先我们对这些争议都考虑过。通俗、低俗和庸俗,它们的界定究竟是什么呢?可能每个人给出的答案都不一样。现在电视人生活在一个怪圈中,总是想方设法去迎合,最终的结果还是挨骂。其实,娱乐节目就是要单纯一些,让观众高兴一会儿就行了。
记:你觉得做评委,合格吗?
李:我们是力求公正,但是肯定做不到公平。我们三个评委,小伍(伍思凯)是侧重唱功,小悦(孙悦)是热情、饱满型的,她更看重演唱的感染力,我不是专业的歌手出身,选择的基点是“舞台”“形象”,三个人各有分工。
记:网上对你们三个,都各有不同的批评声,你们互相安慰吗?
李(笑):不安慰,不需要。
记:下次还会接着做评委吗?
李:以后的事情不敢说,不过这次我感觉一点,主持人是我最佳的位置。

其他“选秀”:不看,怕影响自己
记:平时你会去看《超女》《加油!好男儿》那些同类的选秀节目吗?
李:不看。我是刻意不看的,就怕影响自己。
记:为什么?
李:选秀节目,大家采取的方式方法都有相同的地方,也会有自己的聪明之处,你看了他们的节目,可能就会对你有一些深刻的印象,会忍不住想去借鉴,实际上,我们的播出平台不同,面对的观众群也不一样,有的东西是没法借鉴的。
记:你觉得《梦想中国》是什么样的观众群体?
李:我觉得我们属于“通吃型”的,看我们节目的观众可能什么年龄的都有,我们对选手的要求也是这样,什么年龄都可以,只要你有梦想,都可以来参加比赛。
记:所以,它也没有和那些节目去比的必要?
李:实际上是没有可比性。
记:在外界看来,《梦想中国》是在按部就班地做节目,缺少市场运作的手段。比如说选手的后续包装等。
李:这也是我们这个节目所在的平台决定的,毕竟这是在央视的平台上,节目要肩负更多的东西。我们在为选手选择合作方时非常慎重。节目组前两年和环球合作,今年选择了英皇,他们全程跟踪节目和选手。如果央视放权给节目,完全可以让选手一夜成为巨星。
记:你觉得《梦想中国》,或者选秀类节目的生命力还有多长?
李:我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还能办多久?我不知道,可以很长,你像《美国偶像》,创办5年了,现在还是很火爆。现在选秀节目是第三年了,每个节目都碰到了一些问题,我觉得是同类节目太过泛滥,过度开发导致的。至于我自己,不想那么多,先把这一届做好,再去考虑别的。

夫妻搭档:就愿意给太太打工
记:我们都知道你和哈文是夫妻档,所以现在很多报道中,也说《梦想中国》是你们夫妻档的作品。
李:我特别怕人家提夫妻档。《梦想中国》的总体设计是我,但我在这个节目组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节目整体还是靠大家群策群力。
记:除了主持人之外,你起什么作用?
李:我是一个跳跃性思维的人,开会的时候特别能看出来,我就不断地提意见,冒出各种思路,说的时候我都会补充一句,仅供参考啊。
记:和夫人合作觉得怎么样?
李:我觉得挺好的,我心甘情愿给她打工。
记:你还做着别的几档节目,会区别对待吗?
李:说实话,会的,比如做《幸运52》时,有一次意见不合,我拍案而起,走了,几天没露面,到夫人这里就不敢了,有什么反对意见,回家再和她磨。
记:在家里的时候你们也会说工作?
李:我会讨论,她分得很清楚,经常是我说,那个节目怎么着,怎么着,她说一句:办公室谈。我就没话了。
记:两人还想合作别的节目吗?
李:其实她说,如果有别的合适的主持人,她更希望能用别人。因为我特别固执,甚至有点偏执,今天想好了一套方案,这样这样,到明天一开会,我又说了一套和上次相反的,节目组都傻了,说“咏哥,你和昨天完全不一样啊。”但是我还是希望和太太合作,我们也在寻找,看看有没有新的节目样式。给谁打工不一样,给太太打工,她还更能理解我一些。
北京娱乐信报   信报记者任嫣

责编:赵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