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通俗与庸俗 李咏:央视娱乐底线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8月01日 12:13 来源:人民网

  在央视的著名主持人里,李咏无疑是最为特殊的一个,他的着装、谈吐、主持风格在一向四平八稳的中央电视台中不算鹤立鸡群,也堪称独树一帜。“在娱乐节目的男主持人当中,你觉得我说话是什么程度?我的自由度又是什么程度?跟别的男主持人比,我惹眼吗?我说话大胆吗?我着装大胆吗?我搞笑吗?——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是央视娱乐的底线——对,我就是央视娱乐的底线。”

  从《幸运52》到《非常6+1》

  当《幸运52》在1998年11月于央视出现之后,李咏方才不自觉中与娱乐、明星、掌声、欢笑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

  《幸运52》改造于英国大型娱乐博彩节目《GOBINGO》,这档节目在英国已有30多年的历史,但并不为中国观众所知,《GOBINGO》在英国只是一个纯粹的博彩节目,1998年夏天,中央电视台以40万英镑的价格购进了《GOBINGO》,开始策划如何将其中的博彩性质剥离,从而打造一个适合中国观众和央视语境的娱乐节目。

  这个节目最后被命名为《幸运52》,李咏成为该节目的主创人员。一切来得自然而然,这或许是一种缘分的光临,“主持《幸运52》完全是意外,事先根本没有考虑争取过。当时纯粹觉得好玩,就去试了一下,谁知就过了,就定了是我。”据说面试他的是栏目组的一个英国专家,最初《幸运52》的三位编导,为这档新节目邀来了一大堆主持人前来试镜,最终却没有网罗住一个,方才就近找李咏作为替补,当天的李咏以一身西装打扮出现,长相并不属于“帅哥”型的李咏也许不符合中国观众心目中习惯了的主持人形象,但在人堆里却相当扎眼,及至样片拍出来之后,效果出人意料的好,让那名英国专家来了兴致,说:“好像就是他!”最终由当时的经济中心主任谭希松拍板定下了李咏。

  几年后,当《幸运52》的节目风格趋于稳定,同时也表明它已经走到了一个踞点,新的突破正蓄势待发。《非常6+1》此时已在酝酿之中,李咏将要兼顾两档娱乐节目,而其结构迥然不同,这看似的一对矛盾,李咏处理得相当自然:“我对《非常6+1》的钟情并不等于我对《幸运52》的排斥,这两个都喜欢,但是《非常6+1》我觉得兴趣更大,如果把《非常6+1》和《幸运52》比成两个孩子,《幸运52》已经长大了,比较长大了,断奶了,可以吃大人的饭、会走路,有思想,《非常6+1》还在襁褓之中,我当然会多抱抱它。”

  《非常6+1》遽然出现,逐渐成为CCTV-2的另一档黄金节目,这是后话。

  其实《非常6+1》的开播,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非典。2003年春天SARS肆虐的时期,央视2套的一群工作人员却正戴着口罩不停地开会孕育新的节目,这便是开播于2003年10月的《非常6+1》。

  这是一档平民节目,它的宗旨很纯粹——娱乐,它为普通人实现一个登台亮相的梦想,但仅此而已,点到为止,对“非常明星”的未来之路是否还将沿着一个“星光大道”行进并不负责。

  2003年10月26日,周日晚7∶40,《非常6+1》在CCTV2亮相,第一期节目请到的选手分别是下岗女工、宠物医院男护士和一名自由职业者,彼此的身份风马牛不相及。而他们表演的节目也是五花八门,有歌舞剧《婚礼也疯狂》,也有小品《电视联播》,还有“猫王”的一曲高歌,节目形态各异。

  第一期节目很充分地展示了对参与者选择的随机性,也充分地宣扬了“为普通人实现梦想”的节目制作理念,很快确定了《非常6+1》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

  李咏品牌;主持人造星运动

  与其他的电视节目相比,《非常6+1》所增加的主持人“脱口秀”部分突出了李咏的现场作用,使得节目对主持人更加依赖,观众对于《非常6+1》的期待已经不仅在于节目本身的精彩形式,他们的目光对于主持人李咏这个明星也充满了期待。

  脱口秀节目制作成本低廉,要在这样一档以主持人为轴心的节目中创造巨大影响力和收益,对主持人的个人能力要求严格,拥有幽默感的口才必不可少,知识见闻也是多多益善,同时他又需要具备媒体操控能力,能在各种话语环境下掌握一种平衡。

  《非常6+1》这档节目并非脱口秀节目,但我们却能见它与“脱口秀”节目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对节目主持人的关注。在以往的电视节目制作理念中,品牌这个词可能更适用于节目、栏目,或者电视台,超越原有的模式成为独立品牌的电视节目也是近年来方才形成的,譬如《康熙来了》等娱乐访谈类的节目。这表明,在电视制作的传统模式中,缺乏对主持人的关注,在包装和推销主持人品牌方面不甚关心,因此可以说,李咏明星效应的形成是对这种习惯的反拨。

  李咏并非中国脱口秀第一人,这一点,他自己也坦承不敢把自己在节目中的大段语言表演叫做脱口秀,早在2001年初,大陆便出现了一档正式以“脱口秀”命名的《英达脱口秀》。但是很不幸,当英达语出惊人地向外界表示要做中国脱口秀第一人之后,他的试验版节目《英达脱口秀》拍了第一期便告终结,开始便意味着结束。

  《非常6+1》拉近了主持人与观众、嘉宾的距离,而相对较大的自由空间,同时也意味临场发挥的能力要提高,测试着主持人的综合功底。但这些对于已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李咏来说仿佛都已经不构成问题了,他笑称,《非常6+1》的这种主持风格更主要的是考验主持人的体力。

  2005年6月8日推出的《中国最具价值主持人》排行榜,李咏以4.2亿元的身价荣登榜单冠军。主持人的身价算法据称采用的是世界金融和营销界通行的“经济适用法”,以其主持的节目或栏目的品牌价值的40%,再加上未来5年主持人品牌的边际效益,便是该主持人的身价。其实2004年,李咏便以4亿元的身价位居“最具价值主持人”的榜首,当年的他便不以为然,轻描淡写地表示,4亿元并不算多,加之中央电视台的品牌价值,使得他的品牌价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梦想中国》PK《超级女声》

  《幸运52》催生了《非常6+1》的诞生,《非常6+1》之后又是什么呢?它同样诞生了一个不同凡响的电视节目——《梦想中国》。

  我们在李咏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中可以看到这种因缘关系,当记者询问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推出了《梦想中国》这档节目时,李咏回答道:“这得从《非常6+1》说起。《非常6+1》一周年,也是频道5周年庆,我想做一个大型的直播特别节目,也就是《梦想中国》。我告诉夫人,她说要向副总监汇报。2004年6月17日下午,阴,日记我都写着呢,我把总监、副总监、我夫人都约去,我说离频道5周年庆只有3个月时间,就这么点事,干就马上干,不干就算了。在我的刺激下,10天规划就出来了,真的挺刺激。”

  其实早在2004年的8月21日,《非常6+1》栏目组已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提出了打造“平民偶像”的口号,而为“平民偶像”提供演绎平台的,便是新创立的节目《梦想中国》。与当初《非常6+1》的创办初衷相似,《梦想中国》其用意也在于帮助普通人圆梦——一个可实现的、可观赏的梦想。

  2004年的《梦想中国》受到了观众的热捧,从9月11日开始,包括李咏,以及音乐人郑钧、郭峰、徐沛东、文章,还有环球唱片公司的高层等人担任了各个分赛区决赛的评委工作。9月26日,全部分赛区的决赛结束,选出了41名身份各异的终极选手。

  为使打造“平民偶像”的口号名副其实,金碟奖的得主还将与环球唱片国际有限公司正式签约,为“平民偶像”的未来发展铺路。此外,金碟奖的得主还将得到100万元的才艺发展基金,其他奖的获得者也将优先得到演艺公司的签约。这一切,对参与其中的选手有足够的杀伤力。

  以短信票数的支持度来评选出金碟奖和银碟奖,这在现场直播的节目中极为少见,而同时,这种方式既对普通的观众表示了尊重,也获得商业上的收益,不啻为一举两得的良策。没有大型直播晚会登台经验的选手,上台的表现可能令观众充满期待,在并非有板有眼的表演下,却给电视观众带来了相当大的真实感,这样的真实感,在央视并不多见。真人秀不可预料的意外充满了话题性,电视观众对话题的参与必将推动节目的热播,顺势提高节目的收视率,获得高额的广告回报。

  通俗与庸俗,央视的娱乐底线

  在《超级女声》大热的时候,央视名嘴们关于娱乐节目低俗化的讨论突然出现,虽然李咏的观点比较中立,但因为其主持的《梦想中国》紧随《超级女声》出现,因此被许多网友解读为是对《超级女声》的打压。

  在网络上引起争议的还有作为国家电视台的央视在《新闻联播》中为《梦想中国》播放新闻,以及申请春节联欢晚会导演郎昆在决赛中为获奖选手颁发春晚聘书,这些是否合适。

  《梦想中国》结束之后,李咏同样遭受了节目是否“低俗化”的质疑。观众批评李咏在舞台上活跃得“比选手更像红花”。当有记者问他《梦想中国》的主角究竟是谁时,李咏说:“当然是所有带着梦想来的选手。”在央视一号演播大厅里,对这些“平民偶像”有最高的礼遇,而他本人,当然只是一片绿叶。记者再问:“《梦想中国》无论是环节设计还是现场表现,很多人认为你很抢镜。特别是接电话的时候,观众的焦点都在你身上,有个人崇拜之嫌。”李咏说:“观众在电话中说着‘咏哥’之类的热情语言,这是我没有办法避免的。观众对我的厚爱我不能拒绝,也不受我的控制。我只能说,我还很得意,毕竟有人喜欢总是好的。”

  但是很多观众、网友并不满意这样的解释。我们在网络流传的《〈梦想中国〉是如何毁掉李咏的》帖子中,可以看到一名网友对李咏在《梦想中国》直播节目中的表现做的不客气批评。

  这篇帖子的最后尖刻地表示,《梦想中国》在“天花乱坠”中结束,李咏终于能够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但过去10天的表现让人失望,其实是“早该‘回家’了”。在引用“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成语之后,作者继续大发议论,认为李咏这次在《梦想中国》中的主持工作中有所失意,但如果进行一些“自我反省”,“也许他还可以红上一阵子”;而假如继续以“老子天下第一”的态度出现,则难免笑声四起时发现,那原来是片“嘲笑声”。

  央视风格的严肃性,与娱乐节目的娱乐性,本身是一项矛盾,在前者的前提下,《梦想中国》面对的考验还有:直播、娱乐,以及观众欣赏习惯的众口难调。

  李咏在接受《南方周末》的访谈时,说自己就是央视的娱乐底线,这似乎可以做两个方面的解读:央视给李咏以最大的自由发挥的空间;这种自由发挥的底线在把握时所遭遇到的困难。

责编:赵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