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李咏称自己就是在自作自受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8日 09:47 来源:

  新闻晚报消息:从去年“超女”的一枝独秀,到今年几大选秀节目的惨烈厮杀,李咏作为三年前领该类节目风气之先的《梦想中国》总体设计兼主持人却视而不见,至今仍然从来不暗暗收看揣摩,拒绝奉行中国人一贯的“知己知彼”原则。日前,他携节目组的主创班底浩浩荡荡来到上海集体观看《狮子王》演出。在他们入住的五星级豪华酒店的二楼酒吧,他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并坏笑着声称:“这就是我们提高修养和开拓眼界的方法。”

  《梦想中国》今年可谓潮起潮落,李咏也饱尝了波峰波谷的悲喜。开局风头甚健,大有一马平川之势,但很快就遭遇了重重挫折。“毒舌事件”、“统筹辞职”、“评委频频挨批”、“王思思控诉”等等,既让节目一次次处在了风口浪尖,受到极大关注,也使《梦想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用李咏的话来说:“我的压力无人能看到也无法能理解,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盛极而衰,这是自然界的规律。目前选秀节目在荧屏呈现“逐鹿春秋”,竞争白热化,收视此消彼涨,而更多的人在心底预感到了它的明天。“超女”不久前传出了要停办的消息,那么最早使用“海选”概念的《梦想中国》呢?李咏深深地抽了口雪茄,轻轻地回答:“我现在不想这个问题,集中全部心思是把眼前的直播一期期做好。”对于自己和选秀节目的未来,他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郁闷:“压力使我背离了初衷”

  记者:您看起来情绪很好,节目近来反馈好吗?

  李咏:现在节目正按既定方案进行。7月14日女子6强的直播取得了很好的收视,加上21日男子6强的直播,都排在了同类节目的收视第一名。

  记者:你前些时候曾表现出一种少见的沮丧,是否感到选秀节目已经步入困境?

  李咏:选秀节目现在都面临各自不同的问题。我每天的感觉都不一样,最初,我感到《梦想中国》不够扎根于民间,不够娱乐化。后来,我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出牌,又遇上了方方面面的压力。央视是国家级电视台,自然要受到较多的约束。我甚至怀疑过节目是不是有些水土不服了,但好像又不是的。

  记者:你自我怀疑的时候,是怎么说服自己的?

  李咏:选秀节目现在还很热闹,一定有其存在的理由。《美国偶像》创办5年了,一直很顺利,为什么我们就这么艰难呢?

  记者:那你想到答案了吗?

  李咏:我现在只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觉得这事本就不该干!

  记者:你后悔2004年第一个在全国搞起《梦想中国》这样大型的平民选秀节目了?

  李咏:是的。节目已经偏离了我们的初衷。电视是一种很廉价的消遣。我们原来的想法是,要娱乐性更强一些,迎合观众的胃口,但后来发生了一些状态,让我们背离了预先的设计。

  现状:“我真的是在自作自受”

  记者:你说一位女选手的演唱让你会“做噩梦”引来了骂声,这次“毒舌”事件可能是节目偏离的第一个“爆点”?

  李咏:《梦想中国》的初衷是为了满足参与性,让观众在一天的劳累之余乐一乐,不排除“审丑”的娱乐效应。这个效果因为舆论压力太大,没能做到。

  记者:你现在后悔“毒舌”那件事情吗?

  李咏:其实,那位女选手哭根本就不是因为我那句话,主要是因为自己没发挥好。我在节目中和观众开玩笑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被网络无限放大,甚至上升到了人身攻击。我只想娱乐大家一下,让评委和选手都有一个自然的情绪释放。

  记者:“毒舌”事件对你会产生心理阴影吗?

  李咏:我过去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撞一次,人家说你执着;第二次,人家会说你顽强;如果再多次被撞,人家就会说你“傻”。我现在已感觉“疼”了。我真的就是自作自受。观众对节目议论纷纷,其实不知道我们内心深处的挣扎。

  记者:你怎么看待娱乐节目普遍受到的低俗化的质疑?

  李咏:通俗、低俗和庸俗,它们的界定究竟是什么呢?可能每个人给出的答案都不一样。现在电视人生活在一个怪圈中,总是想方设法去迎合,最终的结果还是挨骂。其实,娱乐节目就是要单纯一些,让观众高兴一会儿就行了。

  期待:“实现早日与市场接轨”

  记者:《梦想中国》第一届冠军王思思不久前还抱怨,自己被节目忽悠了,你们没有对她尽到责任。

  李咏:我们对此无能为力,《梦想中国》只是一档节目,对选手只能扶上马,连送一程的能力都没有。相比之下,第二届冠军吴文对自己的设计就很好,他不着急,而是不断地修炼内功。而王思思没有理由炮轰我们,因为节目组已经给了她一个无比灿烂的舞台。比赛结束后,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记者:在外界看来,《梦想中国》是在按部就班地做节目,缺少市场运作的手段,这使得节目缺乏动力和后劲。

  李咏:我期待能早日和市场接轨,但我现在不能做这样的判断,毕竟这是在央视的平台上,节目要肩负更多的东西。

  记者:市场化不是贬义词,央视也需要。你本人为市场化的进展进行过努力吗?

  李咏:我们在为选手选择合作方时非常慎重。节目组前两年和环球合作,今年选择了英皇,他们全程跟踪节目和选手。如果央视放权给节目,完全可以让选手一夜成为巨星。而现在《梦想中国》只是一档节目而已,节目一结束,大幕就落下了。不过,我们今年的节目关注度还是很高的,而且在包装选手方面是用心的。

  记者:至于推出选手,外界的感觉好像跟你们有不小的差距。

  李咏:这是因为我们不想给孩子们太多压力,不希望他们急功近利。《梦想中国》注重对选手的培训,请班主任来管理,请音乐学院的教授来授课,请医师来进行心理辅导。这些,我们都不会大张旗鼓地宣传,不会刻意炒作,这也是央视反对的。我只想给选手公平的机会。

  心语:“我也在寻觅人生新通道”

  记者:相比地方台,央视的娱乐节目束缚更多,你似乎遇上了一道瓶颈,有没有想过突破一下出来闯一闯?

  李咏:我没敢想过。我出身在普通家庭,家教很严。大学毕业后,我是一张白纸走进央视。曾有人提议我重新给自己定位,但我不敢想象割舍了央视是一种什么状态。说实话,我是一个矛盾挣扎的人,而且我居然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记者:人到了山顶,就意味着该走下坡路了,作为当红主持人,你是否担心未来的事业?

  李咏:一个人如果没有承受力,就会很快走下坡路。幸运的是,我还在努力,我觉得自己还有空间,我能够坦然面对观众的厚爱以及任何批评。

  记者:一年多前,你被称为最有身价的主持人,几乎所有的褒奖都有了,但你因为《梦想中国》又成了最具争议的主持人,一贯的好口碑好像被贬值了。

  李咏:我是这个节目的总体设计,为此,我可以牺牲一切。我还在这个舞台上,内心有着很大的创伤,也失去了一些口碑和赞誉,我这是自作自受。但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形象永远停留在过去,任何人都在寻觅一个自我的新通道。

  记者:那么,你寻觅的通道究竟要到哪里?

  李咏:我未来最想干属于自己的事情,目前我根本做不到。对于具体该怎么走,我只能说,任何事情皆有可能。不管是否退出这个舞台,我想最大的目标和职位就是当一个好爸爸。

责编:金文建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