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李咏诉说“梦想”初衷被摧毁 (组图)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30日 12:19 来源: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李咏为本报读者题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梦想中国评委李咏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成都海选万人报名

  《梦想中国》成都海选万人报名,评审李咏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梦想中国》选秀进行到现在,作为“评委”的李咏始终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但他从头至尾缄口不言。昨天,李咏终于对记者打开话匣子,他不仅对网络上关于他评审过程中过于苛刻的说法给予了回应,更表示“如果我们所有评委都是很严肃的,那不就是青歌赛了吗?”而李咏还为本报题字,鼓励参加《梦想中国》的选手能够真的“圆梦”。

 回应1苛刻

  “从艺人的角度说,谁也不愿意得罪人”

  新京报:这次成都报名的选手是目前各个赛区最多的,但一共才发了10张绿卡,是不是评委把关上过严了?

  李咏:我们之前对成都赛区也是抱了很大的希望。虽然这次报名人数爆棚,但其中大多数是少数民族组合,少数民族组合在一次性的展示上,视觉冲击力比较强,但是他们的对抗性在《梦想中国》中会是很艰难的障碍。即便我个人很推崇原生态的演唱,但是《梦想中国》毕竟是比赛,是对抗,他们要面对的是时尚的、流行的、嘻哈的竞争者,这些选手的表现形式很多样,少数民族选手会相对吃亏。

  新京报:很多人都有这样一种印象,这次《梦想中国》的评委特别严厉,甚至比《超级女声》都要苛刻,尤其是对你的意见很多,你认可这些意见吗?

  李咏:从艺人的角度说,谁也不愿意干得罪人的事。我只是想制作出好看的节目给观众,这些选手就是好看节目的组成部分,所以作为评委,我有责任从权威上把关,挑选出最优秀的选手。我不敢保证自己可以完全公正地评判,但是我会力求公平。

  新京报:你刚才谈到的,要做好看的节目,“好看”是否也包含了评委和选手之间的冲突?

  李咏:在选秀过程中,评委与选手之间的对抗确实是好看的环节,但是中央电视台有中央电视台的标准和限制。

  其实原本我想呈现出来的好看好玩的局面被突如其来的网络评论以及一些沉不住气的朋友给毁掉了。

  回应2摧毁

  “网络是扭曲的,谁都可以不负责任地胡扣帽子”

  新京报:你指的“毁掉”是因为什么?

  李咏:重庆赛区就是先例。实际上选秀节目就是一种娱乐活动,是电视节目,何必较真呢?我看到选手都会先说“你好”最后说“谢谢”,这其实代表了我对选手的尊重,但很多人把这个忽略掉,只写中间那些我开玩笑的话。我也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究竟是为什么,我觉得是中国观众现在还缺乏对选秀节目的适应。

  新京报:但是选秀节目大规模地进行已经到第3年了,参赛选手以及相关节目的水平和人数都越来越多,为什么你会说现在大家还缺乏对这样节目的适应呢?

  李咏:当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时,要受到大家的审视,通常观众就会觉得这个人是弱者。这个时候,有些人就会对评委的一些言论过于在意,有时候觉得评委说得过了。但它其实本身就是一档娱乐节目啊,每个环节都是节目的一部分,其中不排除有设计的成分,如果你“身陷其中”,对那些不是鼓励的、调侃的语言不平,以“正义”的名义为“弱者”呐喊,那我们这些节目制作者就无法解释了。

  新京报:你刚才说到你之前对节目的一些设计被提前“摧毁”了,指的是哪方面的摧毁呢?

  李咏:一些更有意思的评委的表现,比如一个选手喜欢唱歌,但是一张嘴他就跑调了,你可以说“对不起,你跑调了。”也可以说,“唉,你唱歌连神仙都会打瞌睡。”有一些“正义者”就会认为这是不尊重选手,就上纲上线,我觉得现在网络是扭曲的,谁都可以站出来不负责任地胡扣帽子,而且是匿名的。在我理解,骂人是侮辱,含沙射影是侮辱,把人不当人是侮辱,我说的那些评论会是一种人身侮辱吗?

  我觉得他们太天真了。现在把原来设计的直线给扭曲了,我觉得很遗憾。

  回应3压力

  “网上万人倒一个主持人还是一件很罕见的事”

  新京报:你所说的对选手比较苛刻的评论和尊重选手之间,会不会有矛盾的地方?

  李咏:一点不矛盾。一个选手站在这里由我们评说,和我们对他追逐梦想的尊重并不矛盾。如果我们所有评委都是很严肃的,那不就是青歌赛了?说到底,《梦想中国》应该还是草根的狂欢,是大家乐的事情。

  新京报:对于央视的娱乐节目,大家一方面似乎觉得娱乐尺度不够宽,另一方面又会对它的要求格外严格,你觉得这是一种双重标准吗?

  李咏:我只能说,央视做这样一档节目的压力比任何同类节目的压力都要大。来自上上下下,有形无形的各种制约。

  新京报:可不可以这么理解,现在《梦想中国》的状况和你之前预期的差距很大?

  李咏:现在的状况确实不是一开始我们的初衷,完全违背了,是突然被摧毁了。以前我说过,自己是央视的娱乐底线,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是只是大范围地宏观地说,并没有具体的感受,我是在重庆赛区的时候才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真的是触摸到了央视的娱乐底线。网上万人倒一个主持人还是一件很罕见的事。但是不管你是说“好”,还是说“不好”,只要你发表了观点就是看了我们的节目,我都要对你说一声“谢谢”。(图/文 刘玮 新京报)

责编:赵文

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