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东方明珠露天KTV 一人30秒逐梦想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5日 16:03 来源:

  昨天(14日),央视《梦想中国》和本报联合启动了上海分赛区海选。短短一天时间,就有七千多名选手蜂拥而至。

  离九点钟正式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东方明珠广场外就已经排起了几百米的长队,火爆程度甚至超出了人们的预料。据节目组导演介绍,上海赛区选手显示出了相当的水准和实力,尤其是擅长演唱欧美歌曲并飙出“海豚音”的选手几乎比比皆是。全天的海选人头攒动、歌声朗朗、热闹非凡,但始终秩序井然,为美丽的东方明珠增添了一道新风景。

  评委一天听了50遍“林俊杰”

  从9:30正式开赛,东方明珠广场就几乎成了一个大型的露天KTV,选手唱得最多的歌曲一定是荣登各大KTV点唱排行榜上的曲目。

  “林俊杰的《一千年以后》我今天至少听了不下五十遍!”一位评委向记者开玩笑说:“真是快被‘林俊杰’折磨疯了!”

  而一些为表现自己扎实唱功的选手则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孙楠、韩红的歌曲,现场不时能听到选手的深情呼唤:“你快回来!”或是扯着喉咙高歌“青藏高原”。除此之外,刘德华、张学友、陶吉吉、梁静茹等一些明星的“口水歌”也是翻唱率极高的。

  “三十秒”决定梦想

  由于预选赛报名人数众多,尽管导演组已经在现场安排了六个赛区,但分配给每个选手的时间仍然是有限的。不过这在专业评委的眼中,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能不能唱,一张口,一个表情就能判断得出。”即使如此,现场的每一位评委都会为选手做相应的点评:“你的先天条件很好,建议去接受一下专业的训练,但今天你不能通过,欢迎你明年再来!”

  面对被淘汰的现实,不少选手还是与评委磨起了“软功”:“老师,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有些选手接连换了三首歌曲,让后面排队的选手都急得跺脚了也不愿离去,直到评委下“逐客令”才长叹一声,依依不舍地离开现场。

  “自我复活”撞运气

  下午时分,眼看着已面试选手的人数过半,但在不自不觉中,每个赛区的队伍后面又重新排起了长队。原来很多上午被淘汰的选手出了门之后又重新填写一张报名表,冒充“新人”再来撞撞运气。因为五个预选赛区的编号是随机发放的,如果该选手上午参加的是A赛区的面试,下午拿到B赛区的号码牌的话就有希望蒙混过关,即使拿到与上午一致的号码牌也寄希望于评委“失忆”。

  下午三点左右,记者在现场撞见了一位从澳洲赶来的留学生,这是他第三次“自我复活”,但评委还是不留情面地在他的报名表上画了一个“×”:淘汰。对此,现场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参赛选手众多,不可能对每位选手都进行资料核对,查其是否重复报名。但据最后统计,昨天进入下一轮晋级赛的选手几乎没有是通过二次报名,自我复活的形式胜出的。由于这次预选赛在最后还增加了导演组评审一关,因此即使选手在前面的评委手中蒙混过关,但如果不具备真实实力的话,最后的通行证仍然无法得手。

  现/场/花/絮 “百变歌王”现身赛场顺利拿下一城

  昨天中午时,记者的手机突然响起。里面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我就是阿龙,现在已经到现场了。”这位原本准备临阵脱逃的选手抵御不住音乐梦想的诱惑,终于露出神秘的真面目。他的名字很普通,叫王开荣,在评委面前亮了两嗓子,顺利过关进入明天的明星面试。

  本报日前刊发了“百变歌王”临阵退出起波澜的稿件,报道了歌艺出众的阿龙担心目前选秀类节目“低龄化”、“重长相”严重,自己毕竟40岁了,不再是花样少年,于是不无遗憾地准备退出。面对本报和央视导演对实力派选手的呼唤,阿龙再一次心动了。导演组在听完他的演唱后,给予的评价是:“声音厚实饱满,而且会演绎很多歌手的演唱,简直就像一台电唱机。”他对此很开心,但是他也透露最大的梦想是能拥有一首真正属于自己的歌曲。

  双胞胎兄弟抱憾 唱功不代表一切

  来自开封的双胞胎兄弟无疑是昨天赛场上最富争议性的选手之一,两人均是从歌剧院走出来的专业美声歌手,但最终却未能得到导演的认可。

  双胞胎组合刚一在人群中亮相,就引来周围选手的侧目,两人不仅长相非常接近,就连声音也一时难辨。哥俩一亮嗓,连评委也感到振奋,他们非常顺利地通过了第一关。但当他们来到最后一关时,节目组导演开始犯难了,在要求兄弟俩连唱了三首歌曲之后,还是给出了“红牌”。导演表示,作为一档电视选秀大赛,考虑到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单单凭唱功可能并不一定说明这位选手具有成功的潜质,形象和表现力也是很重要的考核标准。

  沉香姐姐为女忙 宣传出书上节目忙不停

  要论昨天在赛场上最忙碌的“闲杂人”,那就非沉香姐姐莫属了。在吸取了南京赛区的惨败教训之后,从网络上走俏的沉香姐姐准备走“低调”路线,开始力捧自己的女儿“小沉香”。可惜的是,这次女儿听了妈妈的话,载歌载舞,结果在第一轮初试就被淘汰。

  沉香姐姐告诉记者,这次她自己不参加比赛,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因她的亮相而给同样参赛的女儿造成更大的压力,另外一方面,她最近正忙于写博客、出书、上节目,可谓无法分身。“今天女儿来这里比赛,我一定要来帮她做一下宣传,造造势嘛。”

  作者:□晚报实习生 李佳杰 记者 张建群报道

责编:赵文

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