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刘野自白:我什么都不要,除了音乐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24日 13:29 来源:CCTV.com

  晕,这是我常常给同学发信息用的一个字。但这几天,我的确很晕。

  其实,到重庆参加《梦想中国》的海选前我一点都不晕。当时我的信心很足,因为早看到报纸上介绍《梦想中国》的海选“要把最有实力的选手选上来”,伍思凯老师也说过“在我这里决不能让一个实力歌手溜掉”。就这样,我来了,虽然坐的是花了30元买的学生半价票的普通慢车,但我并觉得累,我想我一定能发挥好的。

  4月16日,参加海选的人就像开了锅一样集中在一起排队领号过第一关,我很顺利进入了第二天的评委海选。17号上午,我来到万豪大酒店的海选场地,就要面见伍思凯、李咏和孙悦,我一点都不紧张,看到旁边很多选手在一旁练歌,还有人在编见评委时要说的话,我心里觉得蛮好笑的。快轮到我了,我被招进了一个等待面试的房间,突然,我看见一个导演很面熟,我努力想了一会,终于想起来我曾经在去年《梦想中国》成都锦里的海选中见到过他,当时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报了名。想起这位还算比较和善的导演后,我试着招呼他,可惜这位导演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我,不过他问我:“你准备唱什么歌?”我说:“我准备了一首英文歌。”“不好,你最好选一首中文歌,而且不要陌生的,这样对你有利些。”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叫到我的号了,我来不及换歌就跨进了海选的房间。我选的是一首比较叫中规中矩的英文歌《you rasie me up》,之所以选这首歌是因为这三位评委相对比较沉稳,我怕太花哨的歌不符合他们的胃口。当时小伍老师问了我三遍歌名,但好像他没有听过。我唱了,还算表现得不错,之后,小伍老师让我唱一首中文歌,我即兴唱了一首自己改了词的范伟琪演唱的《寻找》,这首歌是小伍老师作的曲,我即兴编的歌词是这样的:“天天天天在找梦想中国里的美好,时间让人如此渺小,转眼就要变老,给我机会好不好?”唱完后,小伍老师表情严肃,批评我“底气太足,胸腔共鸣太大,不流行”最后直接对我宣布:“这一票我不能给你。”孙悦到是给了我一票,李咏和小伍老师一样把我给刷下来了。

  我走出了面试的房间,自信被彻底打垮,晕!

  “怎么这样?!太不公平了!唱得这么好都被刷下来,他们要选什么样的人?”外面好多人正守着电脑看,当时新浪在网上直播海选过程,我出来后很多人把我围着,吵吵闹闹的,晕头转向的我只听清了这么一句为我抱不平的话。这时,一个记者姐姐找到我,问我情况,我告诉她我是川音通俗音乐的大二学生,“那你是李宇春的师弟,何洁的同学哦!”这个记者姐姐对我们学校很了解,后来才知道她叫张晓禾,是《重庆时报》的记者,去年就专门采访了超女,所以对我们学校很熟悉。我对张晓禾姐姐说表达了自己的怨气:“《梦想中国》不是要选有实力的选手吗?我觉得我发挥好了的,好多人唱得都没有我好,怎么我却立即被刷下来了呢?”说老实话,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有怨气的,我的确不服气。

  但我没有一点想沾李宇春、何洁的光的意思,了解我的同学都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师经常对我说,无论做什么都要先做人,这句话是我永远的座右铭。虽然我是全年级专业第一名,但我从来都没有一点自持清高的想法,现在我想,我被刷下来也属于正常。因为,都怪我自己选歌选错了,我应该早点认识那位导演,听他的话选最流行的中文歌,我不该在小伍老师面前卖弄我的英文水平。我更知道我说错话了,第一,我不该对评委说“我是四川音乐学院的学生刘野”——标榜自己是音乐专业的学生是我最大的错,后来才知道我们学校的所有参加海选的同学全部被PK掉了,也许他们是沾了我的光。第二,我不该对记者姐姐表达我的怨气,面对评委的喜怒哀乐我应当老老实实地接受,我知道我错了——有委屈就该往肚里吞。

  看到“李宇春的师弟刘野要单挑伍思凯”这样的标题,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一个20岁的学生,万万不敢这样想,但我想我是可以表达我的想法的,毕竟我有幸生在了21世纪。

  但当我看了第一条网友骂我的评论后,我知道自己又错了,即便是在21世纪的今天,对权威提出一点点看法也是万万不行的,我不想被唾沫淹死,我不敢看下去了。天!我是不是捅了个天大的娄子!晕呀!

  昨天,我又花了30元,挤上了到成都的火车,周围几乎全是农民兄弟,尽管味道不是那么好闻,但他们的眼里都充满了友善,我禁不住在车厢里做了几个深呼吸,不知是为什么,这几个深呼吸让我清醒了许多!

  真的,我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就是音乐,我不会被暂时的挫折击退,我会更加努力,谢谢所有关心我的人,尽管好多人骂了我。

责编:赵文

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