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伍思凯:我不愿说善意的谎言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08日 12:46 来源:

    昨天,记者观战《梦想中国》江苏赛区海选一整天,发现在本赛区中,伍思凯已经“晋级”为评委中的“灵魂人物”,因为不少被定为“待定”的选手,都有点遗憾地表示,“是伍思凯没有投我的票”。伍思凯的点评在三大评委中的确最为“抢耳”,他说话干脆利落,评点精到,虽然颇显严厉,但其专业水准令失意的选手不得不心服口服。


  平生第一次当评委


  《梦想中国》邀伍思凯当评委,乍听起来似乎有点不是那么“突出”,但是当海选开始后,大家才发现,伍思凯这个评委真正的是选对人了。他比一般的资深歌手所拥有的知识与内涵都要丰富很多。


  记者(以下简称记):很多读者只仅仅知道你是歌手,但是从整个评审来看,你在乐理知识方面也是非常精通。


  伍思凯(以下简称伍):我8岁学钢琴,16岁写歌,20岁出唱片,22岁做自己专辑的制作。1991年至1993年,我还曾去美国洛杉矶学习键盘,1994年又到波士顿学习编曲等,所以经历有了,亦有些理论基础。记:你以前当过评委吗?伍:我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当评委。记:你怎么看这次《梦想中国》的三位评委配置?


  伍:我们3个人第一次见面就相见甚欢,他们俩都是很容易亲近的人,而我是不会隐瞒自己话的人。在我们3人为《梦想中国》拍合照的那一刻,我们就知道了彼此的个性,应该说我们是一个很独特的组合,而且越往后,我们的配合越默契。我们每个人都会做好自己的事情,尽好自己的责任。


  不愿意说善意的谎言


  伍思凯的歌听起来“浓淡相宜”,而他当评委的点评却颇为“麻辣”,在昨天的海选中,记者也发现,伍思凯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对不起,我不能给你一票”。


  记:有人说你很严格,听说还有重庆赛区的刘野还要挑战你,你怎么看?


  伍:在短短30秒里判断出一个歌手能否晋级,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尊重不同的声音,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这是唱歌比赛,我的眼睛骗不了耳朵。我对自己的作品也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我觉得那并不严苛,我只是尽量做到客观。


  记:看到观众在网上给你拍的“板砖”了吗?


  伍:我不愿意说善意的谎言,任何评审都有争议,如果那选手我觉得唱得不够好,我只能说他不好,如果因此被拍“板砖”只能让他们拍了。


  记:前几天李咏在网上被指“毒舌”,我看他今天似乎温柔了许多,你觉得呢?


  伍:咏哥是《梦想中国》的总设计,他扛的责任很大,我觉得他在南京表现了他最专业、亲民的部分。可能下面的指责会多一些指向我吧!只要音乐的根本不变,不牵涉人身攻击,我觉得就没有问题。


  想将自己所学让大家分享


  有些选手因为伍思凯当面而直接的点评,感到有点难堪,但是,更多的人觉得伍思凯那是“点拨”,好几位选手都非常服气地表示,“我们真的非常感谢小伍哥能够直接说出我们唱歌的缺陷,它使人受益匪浅。”


  记:你给自己当评委打多少分?


  伍:70分以上是可以接受的。离85分还有距离。当评委,民歌是我的弱项,因此之前我花了很多时间,找了这方面的知识来看。我要用丰富活泼的语法,让别人看待音乐的知识部分。


  记:是什么动力让你愿意当《梦想中国》的评委?


  伍:踏入《梦想中国》,是因为可以将我学的知识分享给大家。这样的点评只有录音棚和大学课堂中才能听到,我有机会把自己的所学教给别人是件很棒的事。我不敢说自己是棵粗壮的树,但起码是棵大树,我希望后来的人可以在下面乘凉。我在表达自己想法时,也重新看待自己这些年的所学,心中充满了丰富与满足。  本报记者张漪

来源:扬子晚报

责编:赵文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