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南京赛区火爆 江苏歌唱家紧急“救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07日 13:11 来源:

  《梦想中国》南京赛区昨日开场,4月30日报名截止时,组委会粗略估计报名选手已近万人,央视《梦想中国》原定的评委人数远远不够。组委会及时搬来救兵,请到了江苏籍的大腕们前来“救场”,这三位大腕分别是著名歌唱家潘丽君、王胜国、宋颖。三位歌唱家以专家身份担任海选赛区的评委,都还是第一次。

  央视导演:评选标准都一样

  昨日海选现场设了7个海选棚9个评委,很多选手担心地向记者表示,评委的喜好不同,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评选结果,甚至出现不公平的结果。抱着这种想法,有些选手在这个评委处被淘汰,就跑到另一个评委处“碰运气”。本次《梦想中国》总导演吕逸涛和执行总导演汤浩,二人把守着初赛最后一关,他们昨日郑重表示,选手们这样做是徒劳的,因为评委虽然有9个,但海选标准都一样。

  吕逸涛和汤浩告诉记者,这次《梦想中国》海选主要是对选手进行综合实力的测评,选手们比的不只是唱功,舞台表现也很重要。入围的选手既要唱得好,形体修饰也很重要,因为《梦想中国》最终是在电视上亮相,选手本人的个性魅力特质占分也不少。另外,《梦想中国》不是搞模仿秀,歌手们对歌曲内涵要有自己独特的诠释,不是唱得越像谁越好。当然,具备一定的演唱技巧是入围的基本条件。这“四项基本原则”足以保证评委们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优秀的选手。

  潘丽君:海选也别太马虎

  特邀评委潘丽君是南京艺术学院演艺学院声乐歌剧系主任,梦想中国的参赛选手中,有不少是南京艺术学院的学生。可是,潘老师却告诉记者,听说有学生来参赛了,可一直没看到自己教的学生。有意思的是,采访中,记者碰到不少潘老师的学生,问他们为何不排自己老师的队,一个男生笑着说,“不敢呀,要是唱得不好,怕她笑我。”

  其实学生这种担心完全多余,潘老师说,“我主张学生什么都唱,并不是唱美声就不能唱通俗。孩子们就应该要多做尝试,之前有学生告诉我他们参赛了,我只是告诉他们,既然去参加,就要做得好一些,拿出自己的最好水平,我觉得学生们不要因为是海选就随随便便唱一下,这是对音乐和自己的不尊重。”参加了一天的评选,潘老师这些话是有感而发的。“我们看选手的表现是全方位的,并不只是唱首歌唱完就算了。可有些选手,尤其是男选手很不重视这个,很多男孩拎着个塑料袋就唱起来了,有个男孩还背了两个包唱歌,有的选手歌词都记不全,拿着歌词就唱了。其实选手们排了半天队,等了很久也很辛苦,难得的一次机会就应该好好准备,不要模仿一首流行歌曲就算了,在形体修饰,服装、台风上都应该有所考虑才对,要给自己设计设计,像有的选手用手机和打火机做出拿话筒的样子,看似简单,但至少还显得有个形式。”

  最“仁慈”的评委:王胜国

  近万选手参赛,对评委来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场的9位评委从开始比赛到结束,一整天时间饭没顾得上吃,厕所也没时间上。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的王胜国老师感慨地说,“我做过很多场歌唱比赛评委,第一次做海选的评委,这里还是有不少好苗子。”

  既然是海选,选手的水平参差不齐就很难避免。记者在现场发现,王老师的队伍似乎特别“长”,“这个老师看上去比较好说话。”一位男选手说。其实,看上去面善的王胜国老师在艺术上一点也不“好说话”。王老师笑着告诉记者,“很多选手是从外地过来,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早上又那么冷很不容易,我会鼓励他们,可是不会因此放低标准,在专业上不可能放松,好苗子我不会放过一个,有一些选手形象、乐感、节奏把握都不错,有的边唱边跳,整体感觉很好。”《梦想中国》是大众娱乐,现场唱流行歌曲的选手特别多,看着前面的人不断被淘汰,不少选手担心地悄悄问记者:“这个老师是不是不喜欢流行歌曲呀?”对此,王老师表示,通俗呀,美声呀、民歌呀都只是声音概念的问题,“我也教学生通俗唱法,现在他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我也担任过美声、通俗、民歌各类歌唱比赛的评委,其实音乐的表现都是一样的,评选起来并没有他们想像得那么大的差别。”

  在王胜国老师看来,梦想中国的海选是一种很好的平台,给了年轻人很多机会。“现在的年轻人都特别自信,这是上舞台的首要条件。”可是,王老师也强调,自信很重要,可是也不能过分自信,“有些选手形象和唱功都明显不行,很明显没有受过训练,我让他们回去好好练练。可有些选手坚持觉得自己唱得不错,有个选手一直在我旁边磨了10分钟。”

  说话最多的评委:宋颖

  和“面善”的王胜国老师相反,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女中音歌唱家、评委宋颖老师的一身军装“吓退”了不少选手。一位男选手好不容易排到了,可一看评委宋老师,反倒打起了退堂鼓,还连忙问记者,“她穿着军装,会不会很严哪?”引得在场人一阵发笑。

  其实,从宋颖老师的评委桌前走一遭,不管过没过关,选手们都会有收获。因为宋老师是全场说话最多的评委,对每个选手的表现,她都会认真地点评,告诉他们问题在哪里,哪些地方还不够好,有哪些优点,哪些欠缺。有些选手即使过了关,她还特意提醒他们,下次复赛时要注意在什么方面要加强,要好好准备。对那些“不虚心”的选手,宋老师建议他们,把自己的表演录下来,听听、看看,和别人做做比较。“没办法,这可能是带学生多了,带出职业习惯了。再说这个比赛本来就是重在参与,有些孩子都是第一次参与,所以我都是以鼓励为主,有的选手还没有摸着唱歌的门路,但可能先天条件还不错,我会建议他找老师指导指导。跟他们说话得留一点余地,如果说得太严重,那他们可能永远不敢再唱歌了。”

  宋颖老师告诉记者,让她眼前一亮的还有四位昆曲研究所的选手,“她们都人到中年,唱的是昆曲,虽然声部不太齐,但唱得还不错,虽然这次比赛不要戏曲类节目,但她们这种表现形式也比较特别,文化层次也很独特,我觉得可以给《梦想中国》增加些色彩。”(马彧/扬子晚报)

责编:赵文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