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欢乐英雄

山•水•人——“飞越新三峡”编导手记

央视国际 2003年09月26日 18:26

  刘方

  当我第一次站在神女峰上时,最大的感触不是为了神女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而感动,我想,我要是一个仙女就好了,能毫不费力地飞过这重重群山,真的,没有人能阻止我这么想,因为我已经累的不能自已……

  (一)爱在他乡

  在“大部队”到来之前,我们几个分导演被分散在三峡各飞行点进行前期的考察、落实工作。我负责的是神女峰、巫山县城的拍摄。在那十几天的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三峡人民的热情好客。

  神女峰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它位于三峰地段,长江在这里形成一个大拐弯,并有支流在神女脚下与之交汇。复杂的地形地貌形成了这里多变的气流和风向。这对于热气球飞行来说无疑具有极大的难度和危险性。特别是热气球的起降,一直是剧组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神女峰所在的江面两岸,峭壁直立,没有可供起降的空地,而且一旦热气球升入高空,很可能被吹进大山。到底热气球可以降落在哪里,降落后的救援工作怎样展开,是我前期考察工作的重点。

  我们上神女峰的那天,是巫山近几年气温最高的一天,我自认为做了充分的准备,带上帽子、搽上防蚊虫叮咬的药水,登山鞋、长裤,矿泉水,以及体力和心理上的各种预设,但是这次考察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当老乡用小渔船把我们送到登山口时,我一下懵了,这里根本就无山路可言,隐约可见的被当地村民踩出的一条小路还被茂密的丛林遮蔽着。陪同我上山的望霞乡的村民中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他走在最前面为我们开路,并且不断地把挡在我们面前的长满刺的枝杈折弯。也许是高温下,知觉也变得迟钝了,当时我并没有太注意,等晚上回到宾馆,胳膊沾到水后隐隐作痛,我才发现我的胳膊上还是被那些树刺划满了伤痕。这个小伙子的年龄不大,但极为成熟老练,一路上不仅提醒我们注意危险路段,还不时讲一些笑话,为我们开心解乏。因为要考察神女峰背后的热气球降落地点,还要找到可供汽车通行的山路的具体位置,我们就不单是要爬上神女峰,而且要攀越神女峰身后的几座山峰。当我用尽力气登上海拔865米的神女峰,体味到“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满足感后,再继续攀越后面一座座海拔900多米,甚至上千米的山峰时,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就已消失殆尽。伴随而来的是失望,甚至是绝望。我记得那是一段永无止境的山路,我问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是不是翻过这座山峰就到了?”那位小伙子的回答也只有一个:“是”。因为他不想让我失望,他想让我还有信心走下去。当我累到无意识的状态,再无半点力气前行一步的时候,可以说我完全是靠这个小伙子的拖拽而走出大山的。这样的翻越群山对于他也是第一次,我知道他也累到极点,浸满汗水的衣服已开始往下滴水,但一路上他没有喊过一句苦和累,握住我胳膊的手也没有一丝松懈。我们终于在翻越了7、8座山峰后,于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中见到了可通汽车的山路。

  那天晚上,我没睡好觉,浑身酸痛,老是想起北京的香山。这一年多,我们栏目组几乎每周都要去爬一趟香山,当时还挺不以为然。现在,我算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爬香山的好处,可以说没有香山的历练,我是绝对上不了神女峰的。也才真正体会到了制片人张欣老师平日的良苦用心,没有良好的体力,恐怕是做不好一个优秀的媒体工作者的。

  当我几天后再见到陪我们爬山的那位小伙子时,感谢之余问及当时的毅力缘何而来,小伙子说:“你们到这里来是宣传我们的家乡,是为我们做好事,你们都那么吃苦,我们还有什么怨言呢?”每每听到和提及此事,不知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心酸的感觉。其实我们整个录制过程中听到老乡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山区的百姓太渴望被外界了解和了解外界了。我们所到之处,当地老乡无不是倾力而助,对于海拔800多米的山区来说,“水”是相当宝贵的,但在我们考察过程中经过的几户山顶人家,不仅拿出他们过年才吃的饭菜招待我们,临走时我们每个人的手中必定是被老乡灌满了茶水的矿泉水瓶。在红队的热气球飞越神女峰后,降落在了我们预先没有通知的村子里,当地的村民不仅自发的帮助选手收球、抬球筐,还开来自家的拖拉机,无偿的为选手运送装备。在整个拍摄过程中,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我想,这除了三峡人民热情好客的天性外,还与山区人民渴望被了解、被认识,渴望去认识世界的愿望有关。

  (二)神女的新“爱人”

  为了从不同角度拍摄热气球飞越神女峰,我们在神女峰上设立了一个机位。因为飞行大多在早晨5、6点开始,加上爬上神女峰需要3、4个小时,且山路陡险,摄像张明只好提前一天爬山神女峰,然后再走1个小时的山路,住在神女峰附近几公里内惟一的一户山顶人家。山区缺水,且被褥潮湿,又因为飞行计划的推迟,张明在山顶足足住了两天。飞行第一天,我们在船上等待合适的飞行风向时,张明也在神女峰上炙热的阳光下等待了一天。为了找到拍摄的最佳角度,他还和老乡在丛林杂生的山上一斧头一斧头的劈出了一块空地,为我们拍摄到了极为珍贵的画面。当我们再见到他时,尽管肤色已如山民,但他依然谈笑自若,并无半点怨言。

  还有剧组的制片人张欣,他负责红队“攀登神女峰”的录制工作。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攀越神女峰了。虽然已过不惑之年,但他的精力却一点儿也不比年轻人差,他在节目中表现出的亲力亲为与激情澎湃都让人敬佩。包括在拍摄蓝队前往神女溪中遇险的摄像师郭飞、录音师姜阅,他们的敬业精神都是值得钦佩的。

  (三)神女的考验

  8月20日下午,是选手们执行地面任务的时间。

  因为在上一阶段比赛的胜利,大联盟队优先选择了前往神女溪捕鱼的任务,只要捕捞10斤鱼,他们就能获得献给神女的花环。的确,几乎所有人都和我们认为的一样,这是一个轻松简单的任务,算得上是一次愉快的风光之旅。

  没想到看似简单的活动却潜伏着危险。开始的一个多小时,大家乘渔船行驶在神女溪中,享受着“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美妙感觉。渐渐地,水流有些急了,但这对于陪伴我们的三峡老船工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恰恰在这时,意外出现了,我们的船一下失去了平衡,急流涌进船舱内,渔船翻入江中,选手和船上的摄录人员全部落水,并且被急流冲出十几米远。场面一片混乱,我当时完全懵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幸好选手中大多数会游泳,且那段急流险滩不长,最终,所有遇险人员都安全靠岸。蓝队的选手兼随队摄像刘若寒,还在危机时刻迅速接过摄像郭飞手中的机器,并坚持到最后。不仅挽救了摄像机,还使机器中的磁带得以保留下来,才使我们今天有了那段画面。在遇险之后,剧组决定再返回神女溪补拍蓝队捕鱼的镜头,大联盟队的5名队员不但没有一个表示为难或不想去,反而来安慰、鼓励导演。而且在补拍过程中积极配合,使整个拍摄过程得以顺利进行。

  在完成“神女峰”的地面任务过程中,太阳鸟队和大联盟队都或多或少的遭受了“神女”的考验。太阳鸟队要攀登的神女峰海拔865米,峭壁直立、山麓陡险,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在40度的高温下攀越这样的高山,不能不说是对选手生理和心理极限的挑战。太阳鸟队的选手们就是凭借他们巨大的毅力和顽强的意志登上了山顶,出色地完成了录制工作。

  这次“飞越新三峡”,太阳鸟队和大联盟队的选手们所表现出的乐观、勇敢、积极、坚定、友爱的精神,让我们每一位导演都深受感动,我想在我们每个人的记忆中它都将是最美丽、最宝贵的一页!

(编辑:东子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