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margin="0">
logo
logo
法制要闻
本期内容
说法幕后
信息板
栏目介绍
观众评说
说法论坛




2000年11月22日
星期三

  

  

  



  
责任的呼唤(3)

   

  主持人(肖晓琳)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1997年发生在海南的原省政府工作人员席世国窃密案。不过我们今天要说的不是席世国,而是林克昌。1999年林克昌因为席世国在省政府办公厅窃取国家机密一案而受到了责任追究,那么林克昌和席世国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席世国窃密为什么林克昌要负责任呢?我们先来看看记者的采访。

  1999年8月,海南省高院对原省政府工作人员席世国窃密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席世国,原海南省政府办公厅三处助理调研员,从

  1996年6月到1997年3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利用在省政府工作的职务之便,非法为台湾间谍窃取、提供国家秘密、机密、绝密级文件100余份,因此被判处无期徒刑。与此同时,海南省纪委监察厅作出决定,撤消席世国的直接领导,原海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林克昌的党内和行政职务。面对严肃的党纪处分,林克昌的心情是复杂的。

  原海南省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林克昌:“我受了处分,处分轻处分重怎么处分,我认为是组织的事,有组织来解释。我本人这段什么话也没说。”

  至今,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负的责任。那么林克昌为什么会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在席世国一案中,林克昌起了什么作用?应该负什么责任呢?

  中共海南省纪委副书记赵若鸿:“在席世国这个案件中,他实际上从席世国的调入,以及到席世国几次工作变动,特别是他的提拔上,应该说林克昌同志是为他说了话,出了力。这个席世国窃密案出来以后,林克昌同志应该对用人管人这个方面要承担责任。

  林克昌和席世国又是怎么认识的呢?据了解,林克昌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60年代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河南,在河南省信阳地区工作了十几个年头。

  林克昌:“我这个人是工作狂,所以现在你叫我在什么岗位,我就要好好地干,为党为人民工作。”

  1985年,林克昌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海南。1992年1月他开始担任海南省政府办公厅的副秘书长。

  林克昌:“这段我工作也从来不消极,还是非常辛苦地天天工作。”

  92年的10月,林克昌因为家里的私事回了一趟河南省信阳市,通过熟人朋友的介绍,当时在信阳市任劳动人事局副局长的席世国认识了林克昌,此前两人并不认识,当然也就更说不上了解了。

  林克昌:“我离开信阳好久没有回去了,于是大家都来看,这个时候他也来,好多人也都来问海南形势怎么样?现在人才都到海南去,我们想到海南去工作怎么样?这也包括他。”

  此后不久,席世国到海南找到了林克昌,请求帮忙调到海南来工作。

  林克昌:“当时海南是十万人才过海南,天天有人来求职,在那个情况下他来的。”

  碍于熟人朋友的情面,林克昌答应了。当时林克昌分管办公厅、信访办的工作。经他推荐,省政府办公厅党组于93年1月13日开会讨论了席世国的调入问题。在当时的会议记录上可以看到,与会的8人中有3人明确表示,席世国是一般干部,并且夫妻都在河南,所以明确表示不同意席世国调入。可林克昌坚持说,席是他介绍的,他同信访办的三个主任都说过,他们同意了,并且席世国素质好,又能写东西。

  林克昌:“这个本身看,是引个人大家考核,然后党组讨论。尽管当时大家有不同意见,但这不同意还不是这个人怎么样……。当时就议了一下,你去看记录,党组会上……,不是小动作。”

  那么一开始表示不同意的办公厅党组成员,后来为什么又同意了呢?

  中共海南省纪委审理室主任卢灵雄:“领导之间考虑到相互之间的关系,互相尊重应该说是碍于面子。”

  中共海南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王文景:“客观上就是碍于面子,考虑是熟人,有些问题没有认真地坚持。”

  从人事手续组织程序的角度看,席世国的调入,其实并无什么不妥,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卢灵雄:“在不了解这个人情况的前提下,就不应该极力推荐这个人,说他素质好,能写东西。”

  如此说来,林克昌在席世国调入时,确实出了一把力。那林克昌为什么这么帮忙,难道这背后还存在什么不正当的东西吗?

  林克昌:“河南那是很穷的地方调来的,这个不是那个问题,不是我受贿了才把他弄来的,根本就没那事!我这个人也不是那回事,我也不是这种人。”

  海南省纪委后来的调查结果表明,没有发现林克昌席世国之间有请客送礼、行贿受贿的关系。林克昌的帮忙完全是出于朋友关系、人情面子的考虑。一直对林克昌心存感激的席世国现在正在监狱里服刑,虽然他极力想为林克昌开脱责任,但他也无法否认林克昌在他调入时所起的作用。

  记者:“林克昌在你工作调动中,有没有起作用?”

  罪犯席世国:“他应该起了作用。”

  卢灵雄:“如果你是一个坚持原则,坚持按制度办事的人,你就不应轻率地介绍推荐一个你并不了解的人调进省政府办公厅这么一个重要部门来工作。”

  就这样,1993年2月11日,席世国正式调入海南省政府办公厅。那么席世国是不是像林克昌介绍的那样素质比较好呢?海南省纪委审理室的卢灵雄主任告诉记者,1994年公务员工资改革时,席世国通过信阳市委组织部的熟人,伪造了一张干部任免呈报表。

  卢灵雄:“把他这个1990年10月26日审批任副科的职务改为任正科。这说明他这个人素质不好。”

  进入省政府办公厅,刚开始席世国的表现还过得去,但是后来不论是领导还是同事,都对他有了一些看法和议论。

  原海南省政府办公厅组织人事处处长梁振球:“席世国他这个人有个缺点,坐不稳。”

  海南省政府办公厅三处副处长符元状:“这个人比较油滑一点,也比较撇,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有时候不能完全把握自己。”

  王炳林:“上班有时候来得晚,不按时上班。上班来了之后就打电话,回呼机,就是很忙,但是忙的都是自己的事。”

  工作中席世国不但纪律散漫,作风轻浮,而且还常对别人说自己是林克昌的人,并以林克昌的名义在外面请客吃饭。对此也曾有人向林克昌反映过。

  林克昌:“也没有在意。”

  恐怕还是朋友关系、人情面子的作用,林克昌似乎并未把这放在心上。随着林克昌分管工作的变化,席世国也从信访办换到秘书处,又从秘书处调到林克昌负责的办公厅三处。1995年7月,又是在林副秘书长的关照下,席世国凭着那张伪造的干部任免呈报表,被提拔为副处级助理调研员。

  梁振球:“对当时席世国的提拔,我们组织人事处是有看法的。林克昌副秘书长如果不出点力,再不说点话,他肯定不会变动这么快。”

  如此看来,在席世国的调入工作变动和提拔问题上,林克昌不仅说了话而且出了力,更为严重的是,作为席世国的主管领导,对于这个他一手调进、提拔的干部,在日常工作中,林克昌却疏于管理,没有尽到作为领导应尽的责任。

  林克昌:“这里面我对他平常没有好好地管理监督,没有注意这个问题。现在回过头来看,对一个干部,不但是光看他的工作,应该也要管他的行为。”

  卢灵雄:“打着林克昌的旗号到外面办事,请客吃饭,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林克昌同志又没有及时地察觉到这些问题,加强教育。”

  寒来暑往,光阴似水,一切都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1996年6月,席世国认识了以经商名义到海南从事间谍活动的台湾特务熊天军,在金钱、享乐的诱惑下,席世国动摇了、下水了。

  席世国:“接触了姓熊的,最后他腐蚀我,使我最后思想蜕化,不注意学习,拜金思想比较严重,不注意世界观改造。我确实是犯罪了。”

  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席世国竟为台湾间谍熊天军窃取提供绝密、机密、秘密级文件和其他内部文件近百份。不仅如此,席世国还为熊天军办理了省政府的出入证,熊天军因而得以多次出入省政府,并在省政府席世国的办公室里用电话、传真与台湾联系,进行间谍活动。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林克昌所分管的业务处室里。那么林克昌分管业务处管理的混乱状况由此可见一斑。1997年3月18日,进行犯罪活动还不到一年的席世国被抓获。此时,善良的人们如梦方醒,大吃一惊。

  王炳林:“大家一开始都是想不到的,和平年代,经济建设时期居然还有这个事情?”

  梁振球:“对他窃取机密这个事情,感到非常意外。”

  林克昌:“我分管的业务处里面出了大事,大吃一惊。”

  海南省纪委监察厅也迅速展开调查,对有关责任人员进行查处。此时的林克昌已经调任海南省股份制企业办公室。1999年6月,海南省纪委监察厅决定给予林克昌同志撤消党内和行政职务的处分。

  直到这个时候,林克昌才意识到他的行为给党和国家带来多么大的损失。

  主持人:“三个公章抵不上一个老乡”,这种现象在我们社会中还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也正是出于一些朋友、老乡和同学的关系,使一些党员干部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放弃原则,不明是非,其结果是破坏了党的纪律,给我们党的事业带来巨大的损失。因此,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整肃党风党纪,的确是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的一件大事。俗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林克昌的经验教训的确给全体党员干部敲起了一次警钟。

  《关于实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规定》:违反《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的规定选拔任用干部,造成恶劣影响的,给予负直接领导责任的主管人员警告、严重警告处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提拔任用明显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人的,给予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