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margin="0">
logo
logo
法制要闻
本期内容
说法幕后
信息板
栏目介绍
观众评说
说法论坛
2001年7月3日
星期二
彩票到底该归谁 (记者詹军 朱明哲 编辑王琼)

  嘉宾: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副主任 王柏泉

  主持人(张绍刚):各位好,这里是《今日说法》,欢迎您进入我们今天的节目。王主任,大概现在没有任何一家媒体,能够清楚地统计出来全国有多少彩民。但是我们知道一个事实,就是全国各地都在销售着各种各样的彩票,很多彩民积极踊跃地投入。原因很简单,可能一笔很小的投入,就给自己换来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今天的话题也是从巨大的财富开始,但是当这笔财富到手的同时,一场纠纷也开始了。我们先来看一下记者的调查。

  对安徽省桐城市碧峰卫生院的徐继传来说,2000年8月17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好日子,因为就在这天上午,他刮彩票刮出了大奖。但为了这张彩票,老徐竟打出了一场官司,并差点为之失去了工作。原来老徐所刮的这张名叫“安徽风采”的彩票,并不是在彩票销售点购买的,而是由街道办事处的叶主任亲自送到老徐的单位碧峰卫生院的。叶主任之所以亲自到卫生院推销彩票,是因为这种在安徽省境内发行的福利彩票在桐城市的销路一直不好,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销售任务,桐城市就把剩余的彩票,分解到各乡镇街道落实。叶主任就把其中的一套彩票,送到了卫生院。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领回来以后,方奇志就动员在场职工,大家都来刮,谁刮谁付钱,5块钱一张。”

  据老徐讲,在动员在场职工刮彩票的同时,方奇志院长首先带头刮了两张,但都没有中奖 。见此情景,老徐也想试试运气,于是他就从剩余的彩票中,随便抽出了一张,刮开一看号码是K530756,这竟是一张一等奖的入围彩票。根据“安徽风采”福利彩票的开奖规则,谁拥有了这张彩票,谁日后就可以参加电视台的摇奖,并且有机会获得至少5万元,最多100万元的奖金。在场的人都很羡慕老徐有这样的好运气。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这张彩票大家很好奇,争着在桌子上传来传去在看。”

  老徐刮出了大奖,自然有些得意忘形。此时卫生院的气氛,也是喜庆而又热烈,就在大家争相传看老徐刮出的这张入围彩票的时候,方院长却突然当众声明,彩票应该归卫生院所有。按照方院长的说法,早在大家刮彩票之前,卫生院就已经付给了街道办事处100元,购买了整套彩票,所以刮出的奖金,也应该归卫生院所有。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因为叶主任到卫生院来,在这个后面拿钱的时候,老徐他不在场,他也不晓得。”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他当时拿了一张新版100元,交给叶主任的,我怎么不在场?”

  老徐当然不愿意交出彩票,因为他明明看到方院长是在自己刮出大奖之后,才把100元钱交给街道办事处的叶主任的。在老徐看来,如果自己没有刮出奖,5块钱的彩票钱就会从当月的工资中扣除。而现在一看刮出了大奖,卫生院就抢着说自己已经付过了彩票钱,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我当时就跟他讲,我说方院长,你当时讲谁刮谁付钱,5块钱一张,我说你说的话算不算数?”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我没说那话,这不是无中生有吗?他想占有彩票,他肯定会找个理由出来。”

  老徐认为方院长出尔反尔,见钱眼开。而方院长则认为老徐是投机取巧,损害集体利益。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当众刮票时共有7人在场,他们是院长方奇志、出纳程晓霞、老徐父女、民政办副主任叶元飞,以及另外两位旁观者,也就是当时正在卫生院里闲坐的农民吴焕章,和刚好前来看病的程凤莲。除了女儿徐世瑾站在父亲一边外,7人之中就只有这个程凤莲肯为老徐讲话。

  目击者程凤莲:“我听到方院长动员大家都来刮,刮一张5块钱。”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他小姨子怎么能证明呢?他小姨子在医院打吊瓶,小姨子的证明在法律上是无效的。”

  原来这个程风莲刚好是老徐的小姨子。吵闹声惊动了隔壁办公室的老院长程金胜,在他的主持下,老徐和卫生院达成协议,平分这张入围彩票所中的奖金。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老院长讲你们都不要吵,这个奖券是公家买的,有惯例,不存在你老徐能独占。”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他的话这样讲,老徐,我做个中间人吧,你把钱看开一些,权当没摸到,你跟单位一人一半。”

  原以为风波已平的老徐没有想到,此事惊动了卫生院的上级主管——碧峰街道办事处。办事处出面就彩票到底归谁所有的问题在卫生院召开了一个协调会,会上最终达成了这样一个协议 :“彩票属于卫生院所有,目前卫生院与老徐签定的协议无效。”当时的会议记录上有老徐的签字,老徐说,他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签的字,但他保留意见,不愿将彩票交出。调解失败后,这张号称身价百万的彩票,仍掌握在老徐手中。此时卫生院又提出用1万块钱换取老徐手中的彩票,但老徐没有答应。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我要这1万块钱,我反而给自己上了绞索,那我就死路一条。就是说在我现在的工作环境当中,将来没有我的生存之地。”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他是拒不交出彩票,他讲他与彩票共存亡。”

  8月25日,也就是刮出彩票的第8天,老徐接到了单位的一纸通牒,他被卫生院停职反省了。和他同在卫生院上班的女儿,也同时失去了工作。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他把单位的利益侵吞了,我也没办法,不让他停职反省怎么搞。”

  自己被停职反省,女儿也丢掉了工作,老徐一家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徐继传的妻子:“那就完全是借钱过日子,隔壁的严老师每天早上都煮稀饭给我们吃,天天早上都煮稀饭,没法子,那种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在邻居们的好心资助下,老徐终于等到了摇奖的那一天。2000年9月7日,他以一等奖入围者的身份参加了安徽省有线广播电视台举办的公开摇奖。遗憾的是,老徐与百万大奖失之交臂,只获得了5万元的奖金。但就是这5万元钱,老徐也没能顺利地拿回家,钱被法院扣押了。原来,碧峰卫生院一口咬定,老徐不交出彩票是投机的行为,他们要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这个争议。在无法确定彩票到底能中多少奖金的情况下,为了防止老徐转移或者隐藏奖金,卫生院在摇奖之前,就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当时我就想钱迟拿与早拿,只是个时间关系,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只是说拿钱的时间迟与早。”

  2000年9月8日,也就是老徐参加电视摇奖的第二天,老徐的单位碧峰卫生院就正式向桐城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老徐归还被其非法侵占的税后奖金4万元。10月10日 ,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彩票纠纷案。经过当场取证,法院认定彩票确实为卫生院所买,老徐是在方院长未作任何刮奖说明的情况下,刮出一等奖入围彩票的。11月16日,老徐终于在不安中迎来了柳暗花明。在我国目前没有规范彩票发行的具体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桐城市人民法院依照安徽省和桐城市下发的关于“安徽风采”的发行文件和兑奖公告认定,本次彩票的认购对象只限于个人,卫生院显然不具有彩票购买的主体资格,卫生院的方院长买回彩票后,就应该组织职工认购,在他未履行任何程序的情况下,应视为谁刮彩票,谁就认购了彩票。因此判决老徐刮出的这张一等奖入围彩票,归老徐所有。卫生院不服,提出上诉。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实际上它(法院)已经认定了彩票是我买的,反而判给他了。”

  2001年1月18日,二审法院驳回了卫生院的上诉,维持了原判。与此同时,桐城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根据据老徐的申请,也做出了裁定:要求卫生院恢复老徐父女的工作。2001年2月28日,赢了官司的老徐终于把参加电视摇奖得到的4万元彩票奖金领了回来。老徐领到奖金后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把当初买彩票的钱还给卫生院,因为他不愿意一辈子背着个投机的骂名。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这个彩票钱,我还要付。因为我当时付不了,现在我这100块钱我付完了,搁你桌子上了。”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院长方奇志:“彩票钱现在你不可能付,你那是投机行为。你怎么能现在付钱呢?你现在付钱,中了奖以后付钱,哪有那么回事。”

  桐城市碧峰卫生院职工徐继传:“那等以后再说,钱给你了。”

  从卫生院回来后,老徐要做的事情还是还钱,一张小小的账单上,记载的借款总额高达26500元。老徐说,正是账单上这些善良者的慷慨相助,才使他最终打赢了这场官司。

  主持人:看完这个事最大的感触就是,真不知道买了彩票以后,中奖是好事还是坏事?虽然这个事到现在可以说告一段落,但是我想老徐和卫生院的关系大概很难调解。但是我们现在反过来来说,这个事件本身,这个卫生院的领导说是他交了100块钱,而老徐事实上也是在领了奖之后,才去还这100元钱。那就应该说是卫生院买了这100元的彩票吗?那法院最后怎么样会判给老徐?

  王柏泉:这是对的。因为彩票它最终的购买者,确实应该是老百姓个人,按照他个人的意愿购买。彩票中心我们有一个规定,就是不能搞摊派,要自愿认购。那么有些地方在发行这种传统型的、风采型的彩票的时候,它为了发动面广一些,搞些行政推动。行政推动的话,也是利用各级的政府动员老百姓去购买。它那个情况可能是这个卫生院领了一本(彩票)回去,还是要卖给它的职工的。老徐他刮开一张,所有权就归于他。

  主持人:但是老徐还没有交钱当时。

  王柏泉:那么可以这么理解,就是卫生院它先垫付了这笔钱,最终职工购买了彩票后,再把钱交上去。现在关键是他刮出了一等奖了,如果没刮出一等奖,都没中奖,这100元钱还不是每个人掏,谁刮谁掏。

  主持人:在这两年里面,我们接连不断地听到各种各样有关彩票的争执和官司。彩票的归属权,一旦中了奖之后,它的归属权问题好像是大家现在特别关注的问题。那么在这方面 ,彩票发行部门有没有制定相关的一些规章制度,或者说可便于执行的这种方法?

  王柏泉:很重要的一条东西,我也提醒购买彩票者,就是说彩票作为凭证,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我们发行机构,在认定谁中奖的话呢,我们看那个彩票在谁手里,彩票是不计名、不挂失的,所以这个(中奖)彩票要牢牢捏在自己手里,不要转让,不要委托别人,否则会产生更多的纠纷。第二个原则就是说,如果几个人一起购买的,甚至集体购买的话,事先要有个约定,可以是口头的约定,最好是书面的约定。严格来说,还可以叫第三者参加,甚至叫公证处参加,几个人共同来购买什么彩票,中奖以后怎么处理?那么以后万一今后中奖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也有个依据,有个凭证。

  主持人:每一个人现在买彩票的时候,除了您刚才说的要保管好彩票,跟人借钱的时候,要有一些口头的或者文字的协议,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样的建议?

   王柏泵:建议就是说要把心态先调整好,为什么要购买彩票?有的人就是为了社会福利事业做贡献;有的人就是为了中奖,就是利和益的方面要平衡。中奖了是件好事,我怎么对待这个奖金,不中奖的话,我怎么办?是继续购买还是以后不买了,都要有平和心情。

  主持人:其实我想对彩票,我们应该换一种方式理解,不管是福利彩票还是体育彩票,其实都是彩民在给福利事业和体育事业,在做自己的一份贡献。而在做贡献的同时,作为回报,可能有一笔意外的财富在等着你。所以当我们在面对这笔意外财富的时候,首先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 同时当我们准备去购买彩票的时候,所有彩民都要做好各种各样法律上的心理准备,要确保你所有的那笔财富,第一是能够顺利地到你手上;第二不要因为这笔财富,带来任何的法律纠纷。感谢您关注我们今天的节目,感谢王主任,明天同一时间,《今日说法》再见!


中国中央电视台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