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我们相爱的那些年(网友士大夫111)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11日 14:36 来源:CCTV.com

  (网友:士大夫111)

  那些年的回忆被放逐在天际,偶尔会很努力的想去把它找回来。但是,关于你的记忆就像水蒸气浮在我的眼镜上,渐渐模糊直至消失。

  关于我们说的那些地老天荒的永远从此果然如当初害怕的一般无法实现,以为会经久不衰的承诺一点一点被时间抠去光彩。

  我其实未曾埋怨,我只是有那么一些遗憾,那些年,我们未曾用心去留下一些我们相爱的证据或者痕迹。有的,只是后来我一遍一遍在白纸上写你的名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写我一直想对你说却没有说的话,说我。爱。你。

  我。爱。你。那些年我只字未提的三个字,现在,足不足以让你原谅你那些年对我的不肯定和怀疑。

  ------------------题记。

  我用笔在白纸上画没有规律没有方向的曲线,直到曲线渐渐演变成文字,白纸上赫然写着我想你。她们说,你其实应该是喜欢他的,因为你的嘴巴里从来没有吐出过他的名字。你知道你是那种会把喜欢的人深深深深隐藏进自己心里的人。

  我说,收起你们的话吧,我给你们三十秒,三十秒内我可以当这是一个不好笑的玩笑。看见她们沉默的样子,心微微的疼了一下,相信吗?对于自己一直以为最爱最爱的女人,看见她们难过的样子,我竟只是微微的疼了一下。

  那种疼轻易的就能被我想你的疼盖过去。我想你的时候,你也许是在某一个城市努力。我想你的时候,我的心会一直一直找不到方向的抽痛,而我找不到办法阻止。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不停的对自己说对不起,没关系。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使劲的让自己把以后的疼都疼完。那样,我也许可以不去想你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就意味着,我可以不疼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眼泪掉下来的时候,我想请你相信,我真的只不过是在黑暗里眨了一下眼。我会在今天和明天的交接时间段去给自己煮夜宵吃,我想起几年以前你说的我煮东西给自己吃就是自虐。

  一个人吃东西是很寂寞的事情,就算你努力的让自己吃出声音,那些声音在冷清的房间里也只会显得恐怖和凄凉。一个人吃东西,就是没有声音没有表情的吃着面前的东西,也许你连那东西的味道都没有仔细的尝过,你只是像在完成任务一样的把东西吃完,然后可以给自己一个理由睡觉。

  我给自己报考了外省的高中,于是每个星期都要坐着那辆汽车去那座城市,到了车站后要坐78路公交车去学校。军训的时候,你们班在我们班的对面,我们经常面对着面却表情严肃,像是在参加葬礼。那之后几年,我这么跟你说的时候你用手指关节轻轻敲了下我的头。

  我在想,那年我要是没有在军训的时候晕倒,会不会我们之间就这样一直严肃着表情错过,也不会有之后的故事。但事情的真相是军训过后我们都在别人的起哄下沉默了别人所说的那种恋爱关系。

  直至几年以后的今天,我都还在问着她们,如果我当时的沉默算是默认,那么你的沉默又算是什么。别说和我一样的,那话说出来你知道我不信的,就是你自己,你会信吗?

  第二年九月,我在78路的公交车左边那排第三个位置的椅背上,用圆珠笔写了我喜欢你。只是我喜欢你,没有你的名字,没有更加深刻的感情。同年同月,我们轰轰烈烈的从高中一年级升为了高中二年级。走在去教室的石子路上偶尔还会有几个长的很可爱的学妹用清纯的口气嫩嫩的叫声学姐。

  我们的故事用了哪一种开始的方式就又用那种开始的方式结束了。她们说,你找了一个很可爱的学妹用来说我喜欢你。她们说,你开始频繁的穿黑色的衣服,袖子长了又短了,过去很多个月了。我说,没关系,我再次默许了那些谣言。

  离别之前,我说我只是暂时的把喜欢存放在你那几年,等我找到一个可以让我轰轰烈烈爱的男人,我就把在你那的喜欢酝酿成爱收回来。

  你坐在78路的公交车上长时间的面无表情沉默不语,你对待让你手足无措的事情时一贯的态度。我转过头时发现那年我写在那个位置上的我喜欢你已经消失殆尽,没有留下一丁一点的痕迹。就像我爱你这句话,我让它秘密了好几年。

  我知道,知道一个词语叫无疾而终,只是暂时还没有办法坦然去面对这个词语所带来的灰暗和颓败。

  我们之间失去联系了一年多,又开始有了言语有了表情。只是互相都小心谨慎并且心照不宣的不去提及过去那几年,也不过问对方的感情生活,关于你的她和我的他。我们之间其实,还是存在着很多的沉默。

  你看到我穿着纯白色的羊毛袜子,微微惊讶了一下。我跟着你的视线看见自己的袜子对你微笑,说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你说恩,于是又只剩下不间断的沉默。我没有告诉过你,因为我想让自己记得你穿白色衣服白色袜子时的样子。

  我也注意到了你还是未曾改变的穿着黑色的毛衣,我说,你其实还是穿白色好看。你哦了一声,说这是她送你的。我点头,很客气的对你笑,说她很温柔。

  据当时在我身边的朋友说,我当时的笑容,真的很客气,那是生疏并且保持着无形距离的笑。你说的那句话,只是在单纯的告诉我,我们的爱情,无疾而终了吧。

  承诺要实现,实现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场一直都在失败的奢望,我把失望把绝望刻进了掌纹,从此,不再轻易让谁牵起我的手。我喜欢把手掌贴在玻璃上,看那些我错综复杂的掌纹,爸爸说,你的掌纹,太乱了。

  太乱了太乱了太乱了太乱了太乱了。我没有对你道再见,我总是奢望哪一年哪一月,我们又能在哪一城市遇见,就算你口里说的还是她,就算我充满希望问你一句还喜欢她吗你会回我一句你是爱她的,就算你身上还是穿着她织给你的黑色毛衣,我都不会介意的。

  我喜欢你,很多年以前,我是用一种近乎天崩地裂的语气向你宣布的,我们分开吧,很多年以后,我用一种安逸平淡的语气跟你说了伤自己的话。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一边说想你一边掉眼泪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假装你爱的是我我爱的是你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默许别人给的感情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穿白色袜子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织毛衣给别人给自己了。

  我曾经用新号码给你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很想你,我寄放在你的喜欢可有酝酿成爱。我就是在想就算让你猜到那号码是我的,我也可以拿你没有证据证明来洗脱嫌疑。但是那之后我的手机一直保持安定黑暗状态,那条信息就像石沉大海。

  她们说你的号码已经变空号了,我这才知道你唯一一直都赢过我的就是速度。你总是在我想做一件事之前就已经私自把那件事用你的立场和角度做完了,于是我就只能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和生活,什么都不能改变。

  我至今还是想不明白,我们相爱的那些年,究竟有些什么回忆可以让我缅怀,为何在我都已经忘记你的语言你的样子你惯用的表情你常抽的香烟牌子你的一切一切以后,还在白纸上写我想念你,我喜欢你。依然的没有名字。

  她们说,不计较这几年我们若有似无的遇见,在学校那两年我们之间太多的默许里,我有没有认认真真的叫过你一次你的名字,你又有没有认认真真的答应过我一次,关于我对你的呼唤。

  我这才努力去想,那些年,我似乎总是用喂来你,而你用哎来叫我。我们的答应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干嘛。她们后来说,那是很不礼貌,最没有感情的答应法,就像是在敷衍另一个人的叫喊,而没有个人感情加在里面。

  对于这样的我们,她们居然还是坚持着说我其实是很喜欢你的。她们说很喜欢你。可是,你相信吗?这就像笑话一样存在的感情,就算我们再怎么用虔诚尊重的语气去叙述,都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而已。

  你信吗?我。喜。欢。你。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么多年过去,这么多自欺欺人过去,这么多爱不爱过去,我居然还喜欢你。

  我们相爱的那些年,我们过了段怎么样的日子,我忘记了。那些年,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去过的地方,交换的东西,我通通都忘记了。我只是还无法忘记,我们相爱过一些年份。

  进入原帖讨论交流

责编:白小桐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热闻联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