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暴风骤雨》——东北土改纪实 第四集“砍挖”运动

CCTV.com  2007年12月29日 09:47  来源:  

    字幕: 纪念《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六十周年

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一切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

                                                                                    ——毛泽东

    解说词:

    由于东北土改初期的斗争不彻底,出现了假分地,农会还掌握在坏分子手里,出现了“夹生饭”的问题。东北局要求土改工作队重煮“夹生饭”。煮“夹生饭”运动,历时半年之久,把土地改革向前大大地推进了一步,它不仅沉重地打击了农村敌伪残余的封建势力,基本上摧毁了其经济基础,而且使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分得了土地和部分生产资料,贫雇农的优势树立起来了。但是,对以大恶霸、大地主及恶霸富农为代表的封建大树砍得不够彻底,对他们的斗争只是分掉了其一部分土地、牲畜和房屋,他们还占有一定数量的土地,隐藏着大量的枪支、粮食、牲畜、衣服和金银财宝等。迫于形势,有的地主表面上不得不暂时就范,暗地里却伺机反把倒算,妄图东山再起。

    1947年7月初,东北局根据土改运动的发展情况,发出了《关于挖财宝的指示》,要求各地开展“砍大树,挖浮财”的斗争。在这个过程中,要进一步解决土地问题,彻底摧毁地主阶级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各地普遍开展了“砍大树、挖浮财、挖坏根、起黑枪”的运动。

    采 访:郭长兴 76岁 尚志市元宝镇元宝村 村民

    

    就从那时候开始老百姓就爆发了,爆发以后怎么办呢?就开始“砍挖”斗争,就是“扫荡”。原来不是“减租减息”嘛,“减租减息”应该是一百块钱,你减了八十、五十、后尾儿算账。清算这些年你剥削多少,完了一算都不够,一家伙他藏的东西。“砍挖”斗争就开始挖地产,所有东西都挖出来。把这些地主都弄一个院儿里看起来,净身出户。出来,弄一个小破房去,把他的房子倒出来。

    采 访:王新志 哈尔滨市党史研究会秘书长 编审

  

   那么接着把这个“浮财”都清了以后,那么又出现了问题。就是这个封建的地主的这棵“大树”,并没有从根本上彻底地摧毁。一些地主恶霸反攻倒算,他们还有一些,隐藏了不少枪支,还有一些粮食,还有一些金银财宝。所以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砍挖”运动,当时东北局也做出了关于挖财宝的这么一个指示,哈尔滨市委又成立一个农村工作委员会,当时以蒋南翔同志为首的,成立了工作队的负责人。这个“砍挖”运动,市委提出来砍“大树”,挖“底财”,挖“坏根”,起“黑枪”。

    解说词:

    

起货地主财宝
              起货地主财宝
    地主和反动分子们十分狡猾,他们表面上老老实实,暗地里咬牙切齿,他们等着盼着国民党的中央军打过来,变天复辟。因此他们深埋财宝,转移牲畜,隐瞒土地,暗藏枪支。地主拒不交出他们隐藏的财物和枪支,怎样才能斗倒地主、挖出浮财、起获枪支呢?

    采 访:王志超 82岁 哈尔滨市文化局 原局长 土改队员

   

    我也是听传达蒋南翔同志的关于土改(政策),土改要解决的是农村的封建问题,要解决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解决半封建的问题,解决封建问题,封建的生产关系,农民和地主的这个关系,把这个生产关系推翻了。土地分了,地主消灭了。

    解说词:

    有些小地主的土地、房屋和财物确实已经被分光了。然而那些恶霸地主的财物和枪支隐藏得更深,很难发觉。于是土改工作队和农会积极分子改变了以前的工作方法,他们采取查、追、挖相结合的办法,发动地主家的亲朋好友带头挖财宝,发动地主家的雇工站出来,说出地主家的家底和隐藏的枪支。汝克昌就是地主的雇工,他发现了地主藏枪的地方。

    采 访:汝克昌 83岁 佳木斯市二龙山村 村民

    

    “满洲事变”(日本投降)以后,在那疙去了五个国兵(国民党兵)。都穿得什么衣裳呢?就的那个满洲国劳工穿的衣裳,都穿那个衣裳,都背着马盖子枪。在他那疙瘩住下了,住了五六天。是哪儿的呢?这五个人,是牡丹江那边的。完了走了之后,把这个枪 就都搁在他这儿了,子弹。但是我没看着他搁哪儿了。等第三天、第四天我又下窖捡土豆子。捡土豆子,咱也知道那小箱子有钱也不敢动它,完了往那个旮旯一瞅,那儿戳的啥玩意儿啊?到跟前一看这是国兵(国民党兵)走了 ,把枪给他撂这儿了,这我就记在心里了。

    解说词:

    土改初期农民分了这个地主的土地和房屋,但是不知道他还藏有财宝和枪支。“砍挖”运动开始了,土改工作队和农会的干部再一次把这个地主揪出来,动员群众揭发检举。

    采 访:汝克昌 83岁 佳木斯市二龙山村 村民

    动员全屯的老百姓开(斗争)大会,就把他(地主)整去了。就问他,说是你说实话吧,你这么些年当地主,你对待老百姓啥样,你知道不知道?他说那我知道,你知道你说实话吧。完了他就说,说我打谁了,谁给我干活我没给他钱。他(工作团)说不对,你还有。他说我没有了。你真没有了吗?说真没有了。那要有人给你说呢。没有人给我说。我没有。他就不说。不说完了呢,工作团就把我拽旁边去了。他说你敢不敢说。我说那你们要是在这儿我敢说,你们要走了呢,我怕他找我麻烦。

    解说词:

    农民有顾虑,是怕工作队走了以后地主打击报复。要想把群众真正地发动起来,工作队和农会的积极分子给贫苦的农民撑腰做主,他们才敢与地主和封建势力做彻底的斗争。雇工汝克昌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终于敢揭发这个欺压他的地主了。

    采 访:汝克昌 83岁 佳木斯市二龙山村 村民

    我说那我知道他有枪,他瞪着眼珠子就瞅着我。那家伙胖子,大胖子。我说它(枪)在菜窖里头呢,我看着了,他有五支马盖子枪,马枪在菜窖里。这工作团就把他摁到那疙瘩,就给他五花大绑绑上,就提拎檩子上去了,提拎在那儿了。在哪儿呢?哪个菜窖?我说就在他东屋炕沿根,那疙瘩有个窖门,掫开就下去,在东南角戳着呢。完了他们提着马灯下去了,把枪拿回来了。拿回来就问他,说这是啥玩意儿?他也不吱声。说这是谁的?他也不吱声。工作团团长就问我,他说你说说小鬼,这个枪哪儿来的?我说他这是国兵(国民党兵)在他这疙瘩待了六七天,在这疙瘩我伺候他们吃饭,完了他把枪撂到这儿了。走的时候空手走的,我说我没看见拿枪走。我下去捡土豆子,我才看见里有枪。这个工作团就更来火了,把他(恶霸地主)送到长发,在长发西门外毙的。

    解说词:

  

搜缴地主家产
             搜缴地主家产
  1947年7月至10月初的“砍挖”运动,在政治上沉重地打击了阶级敌人,经济上挖出了大量浮财,“夹生”村屯的问题得到进一步解决。挖出的“浮财” 除分给贫苦农民外,大批金银财宝现款及贵重物品都用来买牲畜、车辆、农具等发展生产,支援前线。

    经过砍挖斗争,凡是过去隐藏到城市或偏僻乡村逃避斗争的,混到民主政府各机关里的地主恶霸、伪警察、特务、汉奸、土匪等,这次基本上都遭到了群众的清算。这次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封建势力,摧毁了农村封建经济基础,解决了农民困难,提高了群众觉悟,培养了一批骨干。发展了一些党员,基层政权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加强,为平分土地奠定了基础。

    在“砍挖”运动中群众尝到了甜头,在土改运动的高潮中,少数干部一度受到“左”的影响,产生了“左”的偏向,控制不住的斗争情绪把土改运动的方向推向了错误的行径。于是出现了“扫堂子”的过激行为。

    “扫膛子”一般的以村屯为单位,由贫雇农组织扫荡大队,到其它村屯对揪斗地主、富农、甚至中农,对他们反复过堂,抢分其它村地主、富农的土地和财产。重新定成分,把中农化成富农,把富农划成地主等错误行为。不讲政策,贫雇农“说什么算什么”;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搬石头”做法、他们认为“政策是绊脚石,束缚群众的手脚”,因此出现了不讲政策脱离党的领导的现象。

    采 访:董启来 77岁 哈尔滨市人大 原副主任 土改队员

   

    那时候就叫“扫堂子”,“扫堂子”确实在47年末还做呢。“扫堂子”的意思就是,特别是把地主的威风要打下去,把他的“浮财”要分光。那时候还是这么掌握的,要分光。分光呢,这“扫堂子”就是各个屯跑啊,拉着大爬犁,那时候都是大爬犁。那时候确实冬天冷啊。都是雪地,都是大爬犁插着红旗,贫下中农坐三、四个爬犁。你反正越多这个声势越大。到那儿是 我这个屯的地主我整完了,我上你那屯(揪斗)地主。屋子里边再翻,再找一找他还有没有财物。但是我记忆里边,这个屯扫那个屯的地主,扫不了多少东西,也就是造这个声势,给地主压力。再有就是发动贫下中农,因为都知道“扫堂子”所以我这个屯的地主,这财富,这“浮财”我得整得干净一点儿。我要整不干净,让你给扫去了,这个工作非常热闹。

    采 访:衣林 佳木斯市委党史研究室 主任

    

    这个(扫堂子)风呢,就是贫下中农说了算。就是到处,就是在你村的地主地他也分,外村的地主地大家抢着去分。甚至几个区,甚至联接到县,联合大队去分。这个地主的财产,尤其有些(村屯)这个(扫堂子)风越刮越大。甚至有的成群结队进城去分“浮财”,分财产去。在合江地区,在有些县也陆续发生了一些群众哄抢城镇里的工商业户的财产,出现了这种现象。当时在一些报纸上,尤其在《东北日报》上,也报道了一些地方的这种做法。为这种做法欢呼,什么“群众真正的起来了”,“革命的高潮到来了”。

    采 访:郭永泽 80岁 哈尔滨市经管学院 原党委书记 土改队员

    

    有一些个农民不满足于斗争本村的地主,挖他的财宝 、粮食。斗完了之后,拉成爬犁队,马拉的大爬犁,三个、五个、十个、八个爬犁,去到其它屯里边去斗这个地主,这样就叫“一扫光”。就是他那个地方也斗了地主,那他不行,还得扫一遍。去了不单是说要文斗,让地主把那个粮食、财宝拿出来。他的,有的在本屯他可能熟人不好意思,不那么下狠心地打,到其它地方,他就不认识,他就是猛打了。

    解说词:

    “扫堂子”的队伍来到其它村屯,把这个村屯已经分给农民的牲畜、房屋和财物又收回来重新分配,甚至把牲畜和财宝抢走。理由是这些财产是我们村的地主转移、隐藏在这里的财产,因该分给我们村的农民。使得各村屯贫雇农之间产生了矛盾,破坏了团结。有些地方的农会干部为了表现出革命的彻底性,扩大了镇压的对象,冤假错案时有发生。

    这些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是,领导启发教育与个别酝酿不够,群众不了解划分阶级的重要性;工作队本身对有些人怎么划分也不清楚;划成分时不民主,有的是一两个人提出划什么成分,问大家可以不可以?群众随着就搭“可以”!就算通过了。在东北土改当中“极左”的这股“扫堂子”风从农村刮到城市,甚至刮到学校。

    采 访:郭永泽 80岁 哈尔滨市经管学院 原党委书记 土改队员

    因为在东北,由于土改的风刮到城市,刮到学校。学生成立贫农团来斗争地主子弟,成车地把地主子弟往农村拉,交给贫下中农去批斗。据说有的中学因此把老师都拉回去批斗,学校都不能上课了,关门了,很左的。我们哈尔滨市还没有发生这样严重情况,为什么?因为蒋南翔同志他兼哈尔滨市委的常委、宣传部长和教育局长,他不允许。学校也冒出了一些个左的倾向,比如说写血书,把手指头咬破了,表示我跟着共产党走,写血书,有的地主的子弟把家里隐藏在他那儿的首饰都捐献出来,蒋南翔同志说不行,要停。

    解说词:

    针对这些极左的错误做法,蒋南翔做出了两条规定:第一条、地主子弟,地主家庭出身要和地主区分开。他的出身是不可选择的,但是他的方向,他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我们不要把地主子弟推到敌人那边去。我们要教育他们争取他们参加革命。第二条、学校是教育机关,不允许农民随便来到学校抓人,抓教师、抓地主子弟回去批斗。

    采 访:郭永泽 80岁 哈尔滨市经管学院 原党委书记 土改队员

    因为在北满有一些个学校发生过,那个农会就到学校里边抓,哪个老师是地主家庭出身回去批斗。蒋南翔说的不行,我们这儿,哈尔滨的教育界、青年界是保持了按照党的政策来办事。因此,在1947年的7月,东北教育工作会议上,哈尔滨被各个地方的教育部门的领导攻击 批判,批判的矛头指向蒋南翔,说你太右了,你办“青干校” 一部分是地主子弟,那简直是地主窝。你掩护、袒护地主子弟,你右了,你和土改这个方针是不合炉的,是对着干的。这个时候蒋南翔不在国内,在布拉格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

    解说词:

    一些有知识、有文化的土改干部和进步分子的家庭出身不好,一些地方的院校,甚至党政机关就把这些人集中审查,停职反省,示众批斗。使得土改工作、生产支前、育人教学无法正常地进行下去,给革命工作带来了损失。蒋南翔顶着右倾的“帽子”保护了一大批有文化的革命青年。

    采 访:郭永泽 80岁 哈尔滨市经管学院 原党委书记 土改队员

    会后蒋南翔从国外回来了,就找到东北局,就讲我们哈尔滨怎么做的,东北局的宣传部长,这个副书记,几个同志听了汇报之后,认为哈尔滨是对的,哈尔滨的青年工作、教育工作是正确的,抵制了左的风。土改风不应该刮到教育界里边,不应该使学校受害。所以在1948年的1月到2月,东北局在《东北日报》上发了社论,东北“政委会”在《东北日报》上发了社论,都是肯定了哈尔滨做法是正确的,有些地方极左的做法是错的。

    解说词:

    由于一些同志不了解中国社会情况,在极左的“扫堂子”风期间,一些农民进城抓逃的地主并揪斗资本家兼地主的工商业者,把一些不该清算的民族资本家也给清算了。使得商业萧条,物资匮乏,工厂停工,市场闭门,前线急需的战略物资不能及时地共给,市民也无法正常地生活。为保护民族工商业,哈尔滨市政府以地方法令的形式发布了《关于保护工商业问题的布告》,指出:“凡原在本市的工商业兼地主,或地主兼工商业者,除其在农村之土地财产已有农民处理外,其在本市之工商业,一律予以保护,不得侵犯。”

    采 访:富宏博 佳木斯市政府 原秘书长

   

    这个问题张闻天同志就觉得,把地主他的土地分掉之后,那么城里的这些个工商业应该得到保护,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个工商业,它是我们支援东北解决战争的经济基础,这个工商业得到了保护,我们城市里头呢,工商业得到了繁荣和发展,我们就会源源不断地支援东北的解放战争。如果我们的工商业被破坏了,受到了损失,就要影响我们整个东北的解放,影响到辽沈战役的胜利。

    解说词:

    中共中央为纠正东北解放区平分土地运动中出现的“左”的偏向,发出《关于立即纠正土地改革打击面过大给东北局的指示》,指示转发了刘少奇给《中央的关于东北土地改革打击面太宽的报告》,并指出,“东北土改打击面过大,这是非常危险的,必须立刻着手改变政策。”中共中央东北局发出《关于平分土地运动中几个问题的指示》,要求各地正确贯彻党在农村中实行的贫雇农路线的指导方针,根据群众运动的发展,逐步提高农民的觉悟,把群众自发的行动引向到自觉的有组织的运动,不侵犯中农的利益;保护城镇工商业,不准农民进城去斗争。必须对地主富农采取分化政策,缩小打击面。

    《翻身农民》(新影资料)

        

    这是地主立公约的大会,农民要这些封建势力的统治者。遵守革命秩序,服从农民的管理,不破坏农会。在全体农民的监督下,好好劳动,从事生产。

    采 访:富宏博 佳木斯市政府 原秘书长

    原来佳木斯有一个伪市长叫段保昆,要按照一些人的想法,因为他是伪市长就应该把他枪毙。但是他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应该说非常难能可贵,他本身又是一个民族工商业者。所以张闻天同志对段保昆就没有采取镇压的态度,而是充分地把他保护起来,而且派到双鸭山矿物局担任局长。所以张闻天同志就及时地和合江省委,及时做出了保护民族工商业的指示。他也亲自撰写理论文章,在当时的《合江日报》上,在《东北日报》上进行了发表。所以,由于以张闻天同志为首的合江省委的及时的工作,使民族工商业受到了保护。

    采 访:衣 林 佳木斯市委党史研究室 主任

    合江土地改革运动在张闻天的领导下,既反了右的错误思想倾向,又反对了左的错误做法,所以使合江的土改健康地进行,所以合江的革命运动开展得就是轰轰烈烈。

    解说词:

    为了纠正极左偏向,许多地方举办了“重划阶级,学习政策”的训练班,使区、村干部在思想上对重划阶级、纠正偏向、团结中农的重要性有了新的认识,缩小了打击面,对错划成份的群众,认错道歉。在深入进行的土改运动当中,遇见的问题错综复杂,各地情况不同,土改工作队员认识不同。因此出现了右的或左的思想错误。各地认真总结土改运动中的经验教训,在划分阶级定成分工作中进行大复查,使短期出现的扩大化问题,很快得到纠正。

责编:何伟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