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历史频道 > 中国纪录 > 正文

永不凋谢的花——盛承发

CCTV.com  2007年12月14日 10:26  来源:CCTV.com  

  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后院里有这样一块小的不能再小的试验田,田里种着二三十株棉花。和棉花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盛承发经常在其间徘徊流连,他的研究成果总是先在这儿进行试验,然后再推广到全国。从防治虫害到促进增产,小小的试验田影响着全国近500万公顷的棉区,也寄托着这位生态学家对土地的一片深情。

  昆虫生态学专家 盛承发

  棉花还是有感情的,因为它毕竟是国家的一个大宗作物。在研究棉铃虫的时候,我经常穿上工作服、穿上胶鞋,到地里去,我就在棉花中间来回地走,我一直在想棉铃虫现在在干什?棉花现在在干什么?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所以我后来对棉铃虫的生活习性非常熟悉,对它活动的时间分布的规律掌握得很清, 对棉花晚上的活动,就是它的表现也相当了解。

  棉铃虫是棉花的天敌,这小小的虫子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困扰人们的大问题,作为一个产棉大国,我国一直很重视对棉花及其虫害的研究。到了1977年,盛承发从安徽农学院毕业,考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时候,棉花的生理学和栽培学已经发展得很完善了,当时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狠治二代棉铃虫,力保伏前桃”。

  当年,农民们为了保住棉桃,每年的六七月间就展开灭虫大战,向棉田喷洒农药,甚至用手捉虫。然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虫口夺回的棉花价值却还抵不上所用的农药价钱。

  盛承发逐渐开始从根本上反思整个治虫工作,在田间试验中他观察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被棉铃虫吃掉一些花蕾的棉株却没有减产,反而多结了果。他一下子豁然开朗,也许改变传统的大量用药、及早杀虫的做法反其道而行之,允许棉铃虫吃掉早期棉蕾,反而有利于棉花的生长。

  昆虫生态学专家 盛承发


  对于二代棉铃虫在一定的条件下,比如肥力比较好的这样一个地块,我们就不必拼命地打药。我们留下一部分虫子让它危害,有时候危害不够的话,还要人为地辅助去掉一部分棉蕾。这样激发棉花的超补偿能力,最后表现为增产。

  科学的历史一再昭示人们,谁能够抓住一点偶然的现象并且进行穷追不舍的探索,谁就有可能取得出人意料的成果。在这个思路的启发下,盛承发整整用了5年的时间,作了大量反复的实验。从河北到淮北,南北的大棉区全都跑遍了,实验的结果一次又一次地证实着他的推测。1981年,盛承发在论文中正式宣布:棉花植株对于早期的蕾铃被害损,具有很强的补偿功能。这个理论一经提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昆虫生态学专家 盛承发

  过去棉花的生理学和栽培学这个理论非常提倡要保伏前桃,保棉花最早的那一批花蕾 。所以,我们提出不仅不保,在一定的条件下还去掉,这个呢改进比较大,两个距离比较大。像走路一样,一步跨得比较远了一点,说各种话的都有,有人说很新鲜,有人说这是胡来,吃错药了。我心里知道,这个事让人家一时接受是不大可能,我们只能用事实来说话。

  1983年的夏天,在河北饶阳县的五公村,盛承发说服了村民们进行一次较大规模的棉田示范。在棉铃虫危害早期棉蕾的时候,不仅不去打药制止,反而动手去摘掉一部分棉蕾,以激发棉花自身的补偿能力,结出更多的果实。

  昆虫生态学专家 盛承发

  6月下旬,我们正准备下地,好多人不干了,我就跟他们说,这个事怎么不做了呢,他们说万一减产了怎么办?我说,请你们相信如果减了产,我在你们村不走了。什么时候增了产把损失补回来,我什么时候走,这个我能做到。

  这一年的八月中旬,奇迹出现了,示范田的棉枝上结出了一个又一个大棉铃,数量超过了常规的棉田,秋后一算账,果然大幅增产。从此,棉虫防治史掀开了新的一页,中国科学家找到了一条防虫增产的新路子。

  昆虫生态学专家 盛承发


  棉铃虫在我们华北棉区一年发生四到五代,差不多一个月多一点就有一代。在整个生长季节,从四月下旬开始一直到十月,它有四到五个世代。第二代棉铃虫就正是吃棉花的早期花蕾的这一批。这一代呢,就是说,我们敢不敢发动进攻,敢不敢和它决战,在这之前是不敢决战,觉得治不了“神虫”。

  有这样的说法,说哪个哪个地方虫子什么药都打不死,把这个虫子捡回来喂鸡,把鸡毒死了,牛在田边吃草,牛都毒死了,就是棉铃虫死不了。我说不是那么回事,这个虫子是可治的,棉花是可以保住的,生产是可以发展的。

  无论有没有观察任务,盛承发每天都会到研究所的小试验田去看一看,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这几十株棉花长势很好,年年开花结果,在盛承发的心目中,棉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朵,永远也不会凋谢。

  编导:赵 悦

责编:新影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