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历史频道 > 敦煌保护60年 > 首页 > 正文

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

央视国际 2004年10月22日 17:45


  法国人。早年在法国政治科学学院、东方语言学院等处学习,后往越南河内,学习并供职于印度支那考古学调查会,即法国远东学院,曾数次奉命往中国,为该学院购买中国古籍。1904年回法国。翌年,由“中亚与远东历史、考古、语言及人种学考察国际协会”法国分会会长塞纳(émile Senart)委任为法国中亚探险队队长,与测量师瓦扬(Louis Vaillant)和摄影师努瓦特(Charles Nouette)一起,于1906年至1908年间进入新疆丝绸之路北道发掘巴楚、库车等地的佛教遗址,并深入敦煌莫高窟,对全部洞窟编号,并抄录题记、摄制大量壁画照片。因伯希和能操汉语,并熟悉中国古典文献,在取得王道士的同意后,将藏经洞中的遗物全部翻阅一遍,重点在于选取佛教大藏经未收的文献、带有题记的文献和非汉语文献,廉价骗购走大量的藏经洞文献中的精品和为斯坦因所遗的绢画、丝织品。这些收集品运到巴黎,写本部分入藏法国国立图书馆东方写本部,绢画、丝织品等入藏集美博物馆。探险结束后,伯希和经中国内地回河内。1909年,为采购汉籍,携带部分敦煌写本精品,经南京、天津到北京,出示给在京的中国学者罗振玉、蒋斧、王仁俊、董康等人和日本文求堂书店主人田中庆太郎。伯希和在敦煌时,将重要的发现用书信的形式报告给塞纳,后编为《甘肃发现中世纪的文库》(Une bibliothèque mediévale retrouvee au Kan-su)一文,发表在《法国远东学院院刊》(BEFEO)第8卷3、4期(1908),陆翔的汉泽文题《敦煌石室访书记》(载《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9卷5期,1935)。伯希和回法国后,曾编制所获部分敦煌汉文写本的目录(Catalogue de la collection de Pelliot,manuscrits de Touen-houang,罗福苌泽载《国学季刊》第1卷4期、第3卷4期;陆翔译载《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7卷6期、第8卷1期),将所报敦煌壁画照片,编为《敦煌石窟图录》全六册(1920-1924);并和高梯奥(R.Gauthiot)合作,刊布粟特文《佛说善恶因果经》(1920-1928);与羽田亨合作,刊布汉文《敦煌遗书》(1926)。并且在其所主编的《通报》杂志等书刊中发表大量的研究论文。此外,各科专家研究他带回来的敦煌文献的成果,形成《伯希和中亚探险队丛刊》。伯希和去世后,法国学者编辑《国立图书馆藏伯希和探险队所获文献资料丛刊》和《伯希和探险队考古资料丛刊》,整理伯希和带回的敦煌和中亚资料,其中包括《伯希和敦煌石窟笔记》。伯希和的遗稿,由其弟子编缉为《伯希和遗稿丛刊》(Oeuvres Posthumes de Paul Pelliot),已出版的有《元朝秘史》(Histoire secrète des Mongols .Restitution du texte mongol et traduction francaise des chapitres I à vI.1949)、《金帐汗国历史注记》(Nontes sur l’histoire de la Horde d’Or,suivies de quelques noms turcs d’hommes et de peuples finissant en《ar》,1949)、《马可波罗游记诠释》全三卷(1959-1973)、《卡尔木克史批注》(Notes Critiques d’ histoire Kalmouke,全二卷,1960)、《西藏古代史》(1961)、《中亚及远东基督教徒研究》(Recherches sur les chrétiens d‘Asie Centrale et d’Extrême-Orient,全二册,1973、1984)等。但仍有许多遗稿未发表,其目录见日本《史学杂志》第89编10号(1980)。(荣新江)

(编辑:李菁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