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历史频道 >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 著作选载 > 正文

在全国高等教育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年六月八日)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30日 16:58

  听说全国高等教育会议开得很好。全国的教育专家会聚一堂,经过充分讨论做出的决定,我想一定会是合乎实际情况的。现在,我只想根据政协《共同纲领》〔1〕的文教政策,对教育方面提出三个问题和大家商讨。

  一 新民主主义的教育方针

  《共同纲领》第一条指明了我们反对什么,主张什么。我们的新民主主义教育同整个新民主主义的纲领是一致的,都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因此,我们在教育上就要肃清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主义的思想。这项任务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欲速则不达”,如果急于求成,形式上好象肃清了,而实质上仍然存在。所以,我们在原则上一定要坚持新民主主义的教育方针,在具体步骤上则必须一步一步地求其实现。

  我们主张什么呢?《共同纲领》说得很清楚,新民主主义的教育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

  我们的教育是大众的,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是我们教育的方向。现在是人民的时代,我们的教育应该是有利于人民的。人民是什么?在现阶段,人民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就是我们服务的对象。我们的国家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所以,我们的高等教育首先就要向工农开门,培养工农出身的新型知识分子。大家知道,过去如果不是封建地主或资产阶级的子弟,是很少有机会受大学教育的。即使在今天,大学学生的成份也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这种情况不符合我们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的要求。但是,培养工农知识分子不是一下子就能办到的,需要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需要不断地努力。特别是在工农大众过去长期受剥削压迫、文盲较多的情况下,更是一件困难的事。惟其困难,更要唤起大学教育工作者的注意。我们一定要在若干年内从劳动人民中培养出大批新型的知识分子。培养这些新型知识分子,并不是为排斥原有的知识分子,而是在团结改造原有知识分子的同时,增加新的血液。

  我们的教育是科学的,要有科学的内容。科学是从实际中总结出来的系统知识,是客观真理。有一种说法,中国过去没有科学。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不论自然界或人类社会,任何事物的存在和发展,必然有它自己的客观规律。问题在于人们能不能科学地说明它。近代自然科学是从西方开始的。科学地说明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从马克思开始的。但是,并不能说在这以前就完全没有科学。拿中国来说,我们的国家存在了几千年,人口发展到四亿七千五百万,能够抵抗敌人的侵略,战胜各种自然灾害,这表明我们民族过去是掌握了一些客观事物的规律的,因而是有科学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很好地去发掘它,研究它。科学理论是将实践的经验提高到理性的高度,反过来又指导实践的。劳动创造世界,科学也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产物。我们应该以科学理论作为教育的内容。这也不是一下就可以实现的,需要有步骤有计划地去做。

  我们的教育是民族的,要有民族的形式。普遍真理是各民族都适用的,但在不同的民族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中国民族有自己的传统习惯,这些传统习惯总是以民族的形式表现出来。具有民族形式的教育,才易于被人民所接受,为人民所热爱。教育如果不注意民族的特点和形式,就行不通。我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要注意各兄弟民族的特点和形式,兄弟民族之间也要互相学习彼此的长处,这样才能将科学的内容输送到各族人民中去,把教育办好。

  二 理论与实际一致

  《共同纲领》规定我们的教育要采取理论与实际一致的方法。我想把这个问题展开讲一讲。理论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又对实践加以指导。我们不能把理论当作教条,如果不顾实际情况,把理论拿来乱套一阵,总是要失败的。同时,实际工作要有理论的指导,才不会盲目乱撞。没有理论指导而盲目乱撞,虽然也会在失败中摸索出一些道理,但是太痛苦了。我们的教育不应该犯脱离实际的教条主义错误,也不应该陷入没有理论指导的经验主义错误中去,这样才能使青年少走弯路,少碰钉子。这是教育者的责任。

  理论有深有浅。深和浅二者不是对立的,是有联系的。理论要由浅入深地不断发展。一个没有文化的人,也会有些知识,也会有些粗浅的理论。比如农民,虽然缺乏系统的科学知识,却懂得生产,有些抵抗天灾的办法,可见他们也掌握一些粗浅的原理原则。不过,还需要深造。我们不能否认深造的必要,否认是不对的。

  对学校教育中实践应该多些或者少些的问题,看法不尽一致,有的人主张多一些,有的人主张少一些。为了速成,实践少一些是可以的,但是为了更好地掌握理论,还是要多去实践。学习理论需要反复实践,才能掌握得更准确,领会得更深刻。所以,忽视实践的一面,或者把实践和理论对立起来,都是不对的。

  我们的大学是要学习理论的,但是我们所要学习的是经过实践检验了的理论,目的是要用它进一步指导实践,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这样才能合乎实际工作的需要。那些认为大学不需要学比较高深理论的看法是不对的。全国高等学校都要重视实践,都要提高理论水平。

  旧中国的高等教育大多是理论与实际脱节的。今天,如果说我们的大学理论与实际已经完全一致了,那也不符合事实。在座的专家都知道,我们高等学校的教学方法,就有很多是理论与实际脱节的,有许多地方需要改革。怎样使理论与实际联系起来?这就需要从教材、课堂教学到实验实习,反复研讨,总结经验。

  会上有人提到通才与专才的问题。通才也好,专才也好,都需要理论与实际联系。通才和专才不是对立的,只是在学识的范围与程度上有一定差别,而不是在理论与实际联系这一原则上有什么不同。因此,在大学里反对理论与实际联系,或者主张少联系,都是不对的。另一方面,不适当地强调实践,忽视理论,把大学降低到专科学校的水平,也是不对的。大学和专科有差别。大学总是要学得广一点,深一点,理论更多一点。

  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正处在恢复阶段,需要人“急”,需要才“专”,这是事实。为了便于联系实际,适应建设的需要,由企业部门举办短期训练班或专科学校是必要的合理的。但这绝不是说要将现有各大学分归各企业部门领导,教育部就不管了。为了适应需要,可以创办中等技术学校,也可以考虑在大学中缩短一部分专业的修业年限,但不能取消大学教育培养高级建设人才的方针。为了培养具有较高理论水平、能更好地解决实际问题、符合长远需要的专门人才,有必要将现有的大学整顿得更好一点。目前,大学还不能大量地扩充与发展,高等教育只能根据我们经济的发展而发展。

  三 团结与改革

  去年开了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现在又开全国高等教育会议,以后还要召开中小学教育会议,还要成立全国教育工会,目的都是为了使全国教育工作者更好地团结起来,实现《共同纲领》所规定的教育改革的任务。除了极少数反动分子,我们应该团结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凡是在政治上反对三大敌人、在教育上赞成新民主主义教育的人,我们都要团结。这是肯定和不可更易的方针。

  这次高等教育会议作出了若干决定,有的要马上实施,有的要在一些学校试行,有的只供各学校参考,这样的办法很好。我们对于文化教育的改革,应该根据《共同纲领》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毛主席告诉我们要谨慎。教育改革不能漫无计划,兴之所至乱搞一气,要区别轻重缓急,分阶段有步骤地进行,在有些问题上要善于等待。文化教育一方面是政治的先导,另一方面它的改造又要在经济、政治变革之后才能完成。所以文化教育既是“先锋”,又是“殿军”。

  教育改革是比较长期的事,要有步骤地进行,但不能停止不动。有改革条件而拖延着不改革是不对的,口头上同意改革而实际上不改革也是不对的。只有在客观情况确有困难或者主观上对情况了解不够时才可以等待,但是等待并不等于拖延。另一方面,鲁莽从事,过于性急,企图用粗暴的方法进行改革,也是不对的。比如说,在唯物论与唯心论、无神论与有神论以及教学方法等问题上,不能急性地强迫人家同意你的意见。不然的话,表面上好象同意了,实际上并没有解决问题。总之,我们对教育工作者要循循善诱,使人心悦诚服,要用这种精神来团结全国教育工作者。

  在教育方面,也要“公私兼顾”。这次高等教育会议就有许多私立学校的代表参加,这是很好的。今天私立学校处于困难的境地,以前它们的经济来源大都依靠军阀、官僚资产阶级,现在没有了,学田(2),土改时也分了。这些困难,政府应该照顾。教会学校在与外国断绝关系后,经费上有很大困难,政府也应该照顾。私立学校问题怎样解决,教育部要考虑。这也是学校自身的事。现在,国家经济处在恢复过程中,大家要多想办法,度过这一二年。

  注释:

  1、 《共同纲领》即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共同纲领》确定了当时我国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民族、外交等各方面的基本政策。它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族各界人民的代表共同制订的建国纲领,是全国人民在一定时期内共同的奋斗目标和统一行动的政治基础。一九五四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以前,它起了临时宪法的作用。

  2、 学田是中国旧时属于学校的田地,一般为乡绅所把持。学校以学田的收入作为教师的薪俸和学生的补助等费用。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三日,中国共产党全国土地会议通过的《中国土地法大纲》中规定废除学校的土地所有权。一九五○年一月十三日,政务院通过的《关于处理老解放区市郊农业土地问题的指示》中又明确规定学田应一律收归国有,对依靠学田收入维持的学校,应拟具妥善的办法,解决其经费问题。一九五○年六月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也作了类似的规定。——第20页。

(编辑:任吉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