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历史频道 >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 著作选载 > 正文

当前财经形势和新中国经济的几种关系*(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30日 16:56

  诸位同志: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后,各部委分别召开了全国性的会议,一方面了解情况,一方面确定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方针和计划,这是必要的。各部委工作的总的方针在《共同纲领》〔1〕中都已经规定了,可是怎样使这些方针具体化,怎样贯彻下去,就需要召开一些业务会议来解决。各部委都是草创,不可能立刻掌握全面情况,也需要通过开会或者去各地调查来了解。

  诸位这次来北京开会,除了讨论本部门的业务以外,有权要求了解全面的政策,了解全国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方面总的方针。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知道本部门的业务同总的方针怎样配合,才能有整体的观念。不然,你们业务的进行就会是孤立的、迷失方向的,成为盲目的工作。盲目不是科学的态度,不能建设新国家。我今天对同志们谈话,目的就在于使大家有个整体观念。今天要谈的是总的方面的问题。我想,你们不仅对中央,就是在地方上,也有权要求负责同志在一定时期向你们做这样的报告。有人说,这是国家大事,要保守秘密,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国家大事中有秘密的,也有不秘密的,在秘密的范围内也还要区别对待。我认为国家大事必须与闻,应该使每个人有与闻国家大事的习惯。也有人说,工作忙,完成工作任务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去与闻国家大事。这是旧社会里公务员办公事的态度。新中国的工作人员对自己的国家应有责任感,这样才能涌现出成千成万具有积极性和创造性的工作人员。

  按照刚才所说的要求,我下面讲两个问题。第一,国家财经计划问题。讲财经计划的目的在于给大家一个整体观念。现在,全国的工作已经开始从军事方面转向建设方面,财经计划就体现了在这种形势下政府采取的一些政策。比如,从国家财经计划中可以看出在总的安排上是军事为主还是建设为主,在生产上是工业为主还是农业为主,也可以看出政府在文教、外交等各方面的政策。第二,新中国经济的几种关系问题。处理各方面的关系问题也是工作问题。做好工作决定于处理好各种关系,看出工作的重点所在。

  国家财经计划问题

  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批准的一九五○年度全国财政收支概算,是个一年的计划。为什么只订一年的计划呢?因为现在还处在战争状态中,成都附近、西藏、台湾、海南岛等地还没有解放。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能制定出一个几年的计划。就是这一年的计划也只是个大体的、不很准确的,还要在执行的过程中不断地修正,才能准确。要求一下子订出一个准确的计划是不可能的,不实际的。在中国此时此地,只能做到有个这样大体的计划,这倒是科学的,合理的。就是你们的业务计划现在也只能如此。

  全国财经计划是根据什么观点、什么理由制定的呢?我提出四点来讲。

  (一)承受负担。为了全国的胜利,要求人民承受必要的负担。我把这种负担叫做胜利负担。解放战争已经取得基本的胜利,只剩下成都附近以及西藏、台湾、海南岛等地尚待解放。只有这些地方解放了,才能得到完全的胜利。因此,还要有军事上的准备,不仅要有陆军的而且要有海军、空军的准备。这样,军费在财政支出上仍要占很大的比重。军队的人数也要增加。现在是四百七十万人,因为要把被我们俘虏或者改编的国民党军队包下来,估计明年最高峰会达到五百五十万人。大家知道,去年以来,特别是今年一年,被我们俘虏或者改编的国民党军队大部分都被我们包下来了。北京解放后,我们曾把几百个国民党军官遣送回家,但是绥远〔2〕解放以后,又碰到了他们。现在对国民党的官兵已经再没有地方送了。假如不管他们,就会影响社会治安,所以非把他们包下来不可。武的包下来,文的也要包下来。前些时候上海实行精兵简政,裁减人员,闹得上海、南京都不安,引起了政府的注意。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是个重要的问题。根据他们的要求,三个人的饭五个人吃,把他们全部包下来了。这样,全国公教人员要从现在的二百万增加到三百五十万。文武加起来,就是九百万。

  靠公家吃饭的人增加到这样多,是要由人民来负担的,这是件大事。但这九百万人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对国家的生产建设是有利的。要告诉人民,这是胜利的负担,是推不开的。包下来的几百万人并不是没有用处的,要下决心使他们变成生产的力量。我们这样说是有把握的,在抗日的时候就实行过这种方针,现在是在全国范围内开始这样做了。毛泽东同志对军队生产有个意见:首先进行农业生产和手工业生产,还可以搞工业生产、兵工生产等。我们相信,这样做,两三年后就会有很大的成绩。目前,公教人员是不需要三百五十万人的。我们要进行准备,使他们除做好业务工作外还参加生产和学习,成为既适应工作需要又有劳动观点和科学知识的人,成为新中国所需要的革命的工作人员。各级政府都要做好这项工作。现在的政府工作人员太多,这些人将来不一定都在机关工作,一部分人可以转到企业中去。

  (二)恢复生产。国家明年的负担很大,不抓生产是不行的。毛泽东同志说,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现在不抓生产靠什么来支援战争和巩固胜利?生产是我们新中国的基本任务。当前生产任务的重心是恢复而不是发展,当然也不排斥可能而且必要的发展。抗日战争以前全国粮食的最高年产量是二千八百亿斤,今年的产量比那时大概减少了百分之二十。明年计划增产一百亿斤,但距二千八百亿斤还很远。棉花生产的情况也是这样。整个说来,当前各方面首先是需要恢复,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发展。毛泽东同志说过,三年五年来恢复,十年八年便发展。如果我们能在三五年内达到或超过战前水平,那就很好了。农业的恢复是一切部门恢复的基础,没有饭吃,其他一切就都没有办法。轻工业的原料,输出的产品,现在绝大部分都要依靠农业。国家计划中的经费,除去军事开支和行政开支,主要的是用于恢复生产。只有生产恢复以后,才能使几百万人转到企业中去。

  (三)开源节流。这虽是老生常谈,但还是有道理的。财政收入增加了,开支才有可能增加,赤字也才能减少。我们开源主要是依靠人民:一是来自农村的负担;二是来自城市的负担;三是国家企业的收入;四是预支,即借债。

  先谈农村负担。过去我们的老解放区负担相当重,负担的时间也相当长,从抗日战争开始到现在,十二年来没有得到喘息的机会。目前,全国性的胜利很快就要到来了,那么是不是可以减少老解放区的负担呢?提出这个要求是合理的,但一时还不能实现。因为战争还在进行,新解放区的一切还没有组织好,土改尚未进行,税收工作也没有就绪,所以还是老解放区要负担得多一些,不能减少。我们从抗战以来的经验中研究出一个比例:农民的负担是东北高、西北低、华北适中,农村平均每人每年的收入约四百斤粮食,交给公家八十斤,按军队每人每年开支合四千斤粮食计算,每一百个农民可以负担两个公家人。如果合乎这个比例就正好,超过就困难些。按照这个比例,我们支持了十二年。将来在一个相当的时期内,农民大概还要拿出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左右作为负担。这个事实也可以说明中国农民的伟大。

  城市中的负担是税收。从前几乎全部负担靠农村,现在形势变了,也要靠城市,也要由工商业来负担。但开始的时候不能把城市的负担提得很高,要比农村少一点。现在农村负担占国家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一点四,城市负担占百分之三十八点九,而实际上许多税收如盐税、货物税、屠宰税等,很多还是要转嫁到农民身上的。要求城市在目前负担很大是不对的,但城市工作人员要说服工商业家缴纳应该缴纳的负担。

  国家企业收入占财政收入百分之十七点一。

  以上三种收入还不够,还会有赤字,这就要发公债。一九五○年整个预算支出的百分之八十二是靠各种收入,百分之七靠公债,其他靠发行货币。这样就可以度过明年在胜利中出现的困难。是不是可以借外债呢?我们需要外援。友邦的援助我们是欢迎的,因为它是真诚的。但中国的建设主要应靠自力更生。

下一页>>
第1页
(编辑:任吉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