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历史频道 >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 回忆怀念 > 正文

廖承志:教诲铭心头 恩情重如山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30日 10:48

  1978年3月5日,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80诞辰。这是一个激起亿万人民无限追思的日子。此时此刻,我想起总理的光辉业绩,想起总理的崇高品质,想起总理对我的亲切教导,想起总理对我一家几代人的深情关怀,就止不住热泪盈眶。总理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眼前。

  一

  我第一次见到周恩来,是1924年,在广州。当时我们党和国民党实行第一次合作,孙中山先生根据我们党的提议领导国民党改组,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全中国处在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反军阀的民主革命的高潮。周恩来正是在这个时候,于1924年从巴黎回到广州,投身于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他是黄埔军校的6个筹委之一。黄埔军校成立后,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我父亲廖仲信任党代表。他们两人一起合作共事,常在一起。当时,周恩来同志虽然还很年轻,但卓越的领导才能已经显示出来了。

  1924年,我已16岁,初秋的一天晚上,我在家门口,看见一个穿着白帆布西装的人进来,同我父亲低声交谈了好一会。他炯炯的双眸和两笔刚毅的浓眉,给我的印象很深。我问父亲:“这人是谁?”父亲说:“你还不认识他?”我说:“不认识。”父亲带着敬意地说:“他就是共产党的大将周恩来!”

  1925年8月20日,我父亲遭国民党反动派暗杀,当天周恩来同志就赶到医院探望。为了彻底追查幕后策划者,周恩来同志参加了“廖案检察委员会”。他和杨匏安同志一起,积极认真地追查廖案凶手。周恩来同志还亲自审讯凶手,并写了一篇《勿忘党仇》的纪念文章,断定暗杀是一个“很大的黑幕阴谋”。果然,黑幕被揭开了,那是帝国主义和整个国民党右派集团干的事,出面组织和收买凶手的是胡汉民的亲兄弟胡毅生及其死党朱卓文、邹鲁、吴铁城、许崇智以及西山会议派,都是参与这个暗杀阴谋的。可是汪精卫大哭大闹,顽固地反对立即处决这些右派大头目。汪精卫采取的措施只是什么“下半旗”、“国葬”等无关宏旨的琐事,仅把这些右派头目驱逐出广州就完事了。当时这些国民党右派分子是被清除了,但是蒋介石却窃取了肃清右派的胜利果实,乘机夺取了党政大权。而上述那些右派分子,后来一个一个到了南京,成为蒋介石的上宾。

  1926年,又发生了“中山舰事件”。这是蒋介石一手策划的打击共产党的反革命阴谋。当时,毛泽东、周恩来和陈延年等党的领导人,都主张同蒋介石斗争。可是,右倾投降主义分子陈独秀却无耻地为蒋介石辩护,妥协退让,任凭蒋介石进一步篡军夺权。后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被陈独秀的投降主义路线断送了。

  二

  我同周恩来同志再次见面,中间隔了10年的岁月。这期间,周恩来同志领导了南昌起义,后来由上海进入中央苏区。1935年1月,在长征途中,当中国革命面临夭折的危险时刻,在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上,周恩来同志坚决支持毛主席,拥护毛主席为我们党的领袖。遵义会议以后,毛主席领导我们党同张国焘的反党分裂活动进行了尖锐的斗争。张国焘把中央派到四方面军的干部杀了不少,包括同李克农、钱壮飞同志一起对保卫上海党中央的安全做出决定性贡献的胡底同志,也被张国焘秘密杀害了。被害的还有曾中圣同志、邝继勋同志等人。张国焘还把四川省委派进川陕苏区的干部几乎杀尽。当时我和罗世文、朱光同志等也被张国焘监禁起来。四方面军同二方面军进入甘肃、宁夏,到了黄河边,周恩来同志一路上打听一些同志和我的消息。最后,在往预旺堡的路上,周恩来同志碰到了我。我看到周恩来同志,心情万分激动,自广州一别,10年未和他见过面。10年前我见到周恩来同志时,我还是个中学生;10年后再见面时,我已经是个共产党员了,但那时却是个被张国焘“开除”了党籍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周恩来同志,不知该怎么办。我心想:是躲开还是不躲开呢?旁边还有人押着我,如果我和周恩来同志打招呼、说话,我怕会给他带来麻烦,因为张国焘是个心狠手毒的家伙。我正在踌躇的时候,周恩来同志走过来了,看见我被押送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若无其事,也没有说话,但同我紧紧地握了手。当天晚上,周恩来同志派通讯员找我到司令部去。我进屋后看见一大屋子人,张国焘也在。张国焘明明知道周恩来同志认识我,却阴阳怪气地问:“你们早就认识吗?”周恩来同志没有直接回答他,却转而厉声问我:“你认识错误了没有?”“认识深刻不深刻?”“改不改?”我都一一作了回答。周恩来同志便留我吃饭。吃饭时,周恩来同志只和张国焘说话,也不再理会我。吃过饭就叫我回去。我敬了一个礼就走了。周恩来同志考虑问题很周到,斗争艺术很高超,如果他不这样问我,当天晚上我就可能掉脑袋。自从周恩来同志把我叫去以后,我的待遇明显改善,不久,我就被释放了。

下一页>>
第1页
(编辑:任吉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