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历史频道 >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 日记手札 > 正文

或多难以固邦国论(一九一五年冬)*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29日 16:10

  夫有非常之时势,然后有非常之英雄;有非常之英雄,然后建非常之功业。人有非常之功业,而名以立;国有非常之功业,而邦以兴。是故时势也、英雄也、功业也,立名之基础,兴邦之利器也。然而立名事末,兴邦事伟。既有非常之时势,要必有非常之功业,建之于国,以固邦本,始克成非常之英雄耳。且夫天下承平,四海晏乐,烽火不举,兵革不兴,非非常之时势也。强弱相侵,杀戮频仍,家国有荆棘之感,宗社有禾黍之悲,大厦将倾,扶危有待众木。国运既替,光复必俟后人。是诚所谓非常之时势矣!

  间尝读史,至晋刘琨“或多难以固邦国”一语,不禁深致服膺。知有非常之时势,适足以兴固邦本,挽已坠之家国也。当夫西汉末造,中原纷扰,新莽窃篡,光武以一余裔,卒致中兴之志。战国之际,越并于吴,为人奴隶,供人驱使,勾践以亡国之君,乃达沼吴之念。斯二君者,处国破家亡、宗社邱墟之际,乃能转危为安,重整山河,何哉?盖子舆氏有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彼富贵利达之徒,值上下相安之日,以为国家无事,遂泄泄沓沓,耽于宴乐,百政不举,田亩荒芜,终至盗贼蜂起,弊害丛生。内患既开,外侮斯乘。当是时也,忧时之君,爱国之士,目击受他人之凭陵践踏已甚,乃发愤图强,卧薪尝胆。一旦羽毛丰满,登高而呼,久困之民必揭竿而随,不达再兴之域、邦固之境,未之有也。故普败于法,而俾斯马克①乃能挽已颓之大厦,重整旧邦,生聚教训,不十年乃复兴。一战胜奥,再战胜法,浸浸乎有驾凌全欧之势。义亡于奥,而加里波的乃能拯久替之国运,唤醒国魂,义旗高举,未数载乃光复旧疆,重兴罗马,使数千年之古国复立于今之新世界中。由是以观古今东西,处非常之时势者,均可以成非常之功业。多难兴邦,刘子诚不我诬也。

  然而返察吾国,自海禁大开,强邻逼处。鸦片之役,英人侵我;越南之战,法人欺我;布楚之约,俄人噬我;马关之议,日人凌我;及乎庚子,诸国协力以谋我。瓜分豆剖,蚕食鲸吞,岌岌乎不可终日。此固非常之时势也,而人民之鼾睡如故。逮乎辛亥,国建共和。昏昏蒙人,离我而立。蠢蠢藏番,畔我藩篱。②列强藉口以进兵,俄英从中而播动。土地丧失,国亡即在目前,此固非常之时势也。而人民乃不此之急,阋墙自私,酿成湖口之变。未几事平,鼾睡又复如故。至于今日,同种东邻,乘欧战方殷之际,忽来哀的美敦之书。政府无后盾,国民无先驱;忍耻受辱,逐条承认;五项要求,犹言后议。事急矣!时逼矣!非常之势,多难之秋,至斯亦云极矣!而全国人民,优游者有之,无识者有之。举目河山,将非我有;沉沉大陆,鼾睡依然。虽其中不乏爱国之士,发愤以图强,立志以自振;但时易境迁,如火如荼,转成为无声无臭矣!呜呼!卧榻岂容人鼾睡,宋太祖之言犹在耳。厝薪久已见微明,贾长沙之语岂忘心。莽莽神州,已倒之狂澜待挽。茫茫华夏,中流之砥柱伊谁?弱冠请缨,闻鸡起舞,吾甚望国人之勿负是期也。不然多难既不足以固邦国,时势亦不足以造英雄。兴汉心无,沼吴志没。加里波〔的〕之不作,俾斯麦之已亡。衰草斜阳,行将会铜驼于荆棘。中原故趾,当必见披发于伊川。则刘子所谓或字之义者,殆在是欤?悲夫!

  注 释:

  * 本文是一篇作文(据手稿)。文后有教师评语:“才思骏发,波澜老成。中后历陈时事,尤有贾长沙痛哭流涕之情,诚杰构也!”

  ① 俾斯马克,今译俾斯麦(1815—1898)。

  ② 这是作者当时的看法,后已有改变。  

  《周恩来早期文集》

(编辑:任吉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