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历史频道 >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 日记手札 > 正文

羊叔子平吴疏书后(一九一四年春)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29日 15:46

  余读史至羊祜上平吴一疏,不禁感慨系之矣。盖人心叵测,自古照然。周公恐惧之日,王莽谦恭之时,黑白颠倒,谁复识圣人巨奸哉!叔子假圣人之名,以自掩其瑕,钓誉于国内,卒使陆抗之不我疑,而己得从中以待时机,懈敌人之军威,按兵不动,如司马之对武侯然。是以五丈星殒,司马色喜,抗卒荆襄,平吴之疏乃上,乘虚而入,江东斯为沼矣!抗叔子之所畏也。观于西陵一役,内有步闿之应,尚不足以援之。此叔子之所以畏敌如虎,假面向人,哄陆抗,愚南人,使无北伐之意,巩固边圉,终吴之亡,南兵未尝一渡长江。至金陵王气黯然,己乃坐享其功,博一时之虚誉,图佳颂于将来。祜之自为计诚得矣,然其如一时之神器为其所窃奈何?叔子不足责也。吾深怪世之论者,又从而褒之,比于圣贤。呜呼!世风日下,俗尚争伐,盗名欺世,众目为其所遮,叔子乃得上下其手,真面永未被揭,此叔子之幸也,王莽之所不幸也。或曰:然则吴终不可伐耶?曰:非也。孟子不云乎,国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以孙皓之暴,人心思叛,其自侮已甚,即晋不伐,亦必自灭。况以武帝之聪,诸将之猛,跃跃欲试之心,久已蓄诸脑海,旌旗南指在即,固无俟叔子之喋喋也。叔子果贤,应识其大,不为人云亦云,谋境内之治,图王者之业,以安晋室于万世,斯可为忠臣,方不愧后人之声誉,而晋室又何至终无宁时也哉!由是观之,岂非祜之谋而不忠,以图一己之私利明证欤?假使陆抗之得永其年,则祜非其敌,晋之为晋,未可知也,祜又焉能得享盛名于来者。然则晋之得统一者,正天之所以玉成之也,岂羊祜之功哉?而羊祜之得盗虚声者,亦正适逢其会,所谓乘时势者非耶!

  * 本文是一篇作文(据手稿),编者考订写于1914年春。文后有教师评语:“议论间有是处,而笔太平塌。”羊叔子(211—278),名枯,西晋大臣。晋武帝(司马炎)代魏后,与他筹划灭吴。泰始五年(公元269年),他出镇襄阳,都督荆州诸军事,开屯田,储军粮,作一举灭吴的准备。平日则与吴将陆抗互通使节,各保分界。后屡请兵灭吴,终未能实现。  

  《周恩来早期文集》  

(编辑:任吉东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