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涉艾报道用真名照片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13日 14:37 来源:CCTV.com

  “‘艾滋孤儿’与一个真实姓名搭配,使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遭遇了坎坷曲折的生命际遇。”去年12月2日,北京的华夏时报对艾滋孤儿小莉(化名)的不幸遭遇作了大篇幅报道,使用了小莉的真实姓名,并刊登了小莉大幅特写照片。  

  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华夏时报推出了这篇报道;今年《艾滋病防治条例》实施后,华夏时报被报道对象告进了法院。昨天,中央党校教授靳薇走进北京朝阳区法院递交了诉状——在这场诉讼中,她和上海政法学院艾滋病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杨绍刚一起担任了小莉的代理人。据悉,朝阳区法院昨天已经正式受理此案。

  一篇报道引发的诉讼  

  因小莉正在准备高考,记者没有打扰她。记者昨天与靳薇、杨绍刚和华夏时报有关人员都取得了联系。  

  小莉一家原住河南省某县,父母因患艾滋病死亡。小莉作为艾滋病遗孤,在生活、精神上倍受歧视和磨难。在“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教授以及中共中央党校靳薇教授和香港慈善机构的杜聪先生等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小莉离开了艾滋病高发地区的河南,以求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在一般人并不知道她身份的地区读书学习,基本摆脱了伤害的阴影。  

  2005年12月2日,《华夏时报》第一版及A1617版上,以很大的篇幅刊登了小莉的脸部特写照片,以及小莉和弟弟及父亲(现已去世)的照片,并标明她父亲因患艾滋病而死亡以及小莉艾滋孤儿的身份。  

  “昨天是世界艾滋病日,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到因艾滋而成为孤儿的一些孩子。**,就是众多‘艾滋孤儿’中的一个。”华夏时报《艾滋孤儿几度被人当作摇钱树》的文章明确了小莉艾滋孤儿的身份,并接着写道:“这个本该接受社会关爱和照料的孩子,却历经了种种磨难:防艾人士寄给她的学费,亲叔叔拿去赌了;自己的姨母一边收留了她,一边却扣留了她的户口簿和社会捐赠……”文章详细报道了小莉的不幸遭遇,并对那些伤害她的人表示了谴责。  

  “我看到报道后大吃一惊。”靳薇昨天告诉记者。她从2004年8月开始照料小莉的生活,华夏时报的记者在写文章前曾与她和帮助过小莉的高耀洁教授接触过,她当时就嘱咐记者不要使用小莉的照片和真实姓名,想不到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事后她曾与华夏时报社交涉,华夏时报有关人员表示了歉意,说这是“粗心”和“交接疏忽、技术失误”造成的,但没有承认对小莉侵权。三个月后,这篇报道终于引发了一场诉讼。

  "法律实施要靠个案推动"   

  “虽然法律已经明确了艾滋病病人和家属的隐私权,但法律的实施需要个案推动。”靳薇教授昨天说,法律颁布后很难自动变成社会共识。我国以前主要强调对艾滋病病人的控制,对他们的权利重视不够。《艾滋病防治条例》明确了他们的权利,但要让所有人知道和尊重他们的权利,还要有一个过程,需要有人不断使用、实践这部法律。  

  起草诉状的杨绍刚律师,是上海政法学院艾滋病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也是上海市政府参事。他坦言,他帮许多艾滋病人打过官司,帮艾滋病人家属维护隐私权却是头一回。而这正是《艾滋病防治条例》中的亮点。  

  杨绍刚说,我国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早已规定,公民隐私权不受侵害,因公布他人隐私而使他人名誉受损的,按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3月1日开始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进一步明确:“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在这一点上,华夏时报显然对小莉构成侵权。

  据悉,小莉的诉讼请求包括要求华夏时报停止侵害,用相同版面相同篇幅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10万元。朝阳区法院昨天已正式立案,并同意小莉缓缴诉讼费。 小莉:正在准备高考  

  据了解,小莉目前正在河南某城市读高二。"是一座大城市,但不是郑州",靳薇透露。由于不幸的经历,小莉是一个内向胆小的女孩,学校里除了班主任没人知道她是"艾滋孤儿"。  

  "周围的人肯定知道了她的身世。"今年寒假后开学,靳薇接到小莉班主任的电话,说小莉的情况开始波动,她知道有同学在网上看到了华夏时报的报道,担心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读下去。  

  小莉的成绩一直很好,班主任此前告诉靳薇,小莉考一本没有把握,但二本肯定没问题。但现在,班主任心里没底了……  

  华夏时报:数人不清楚此事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华夏时报社,深度报道部的一位女记者说不清楚此事,不过她透露好久没看到写那篇报道的记者了,是不是辞职不得而知。另一位姓李的部门负责人表示,他不清楚此事,让记者问总编室,而总编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拨打那位记者的手机,但对方“无法接听”。  

  媒体报道满怀同情,而当事人倍感受伤,问题出在哪里?“请千万不要再使用真名和照片了!”采访中,靳薇和杨绍刚反复叮嘱。

  (转载《上海法制报》)

责编:吴晓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8fcfe1c7-301e-010a-77ca-9e67b5000000 Time:2019-11-19T11:17:43.4357705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