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UNAIDS > 正文

关注妇女易感艾滋病的社会因素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03日 14:21)

  20世纪80年代初世界发现首例艾滋病(AIDS)并宣告无法治愈。1985年我国也发现了首例艾滋病患者,尔后艾滋病以惊人的速度在我国蔓延。据卫生部公布,截至2002年上半年,我国累计艾滋病病毒(HIV)感染总人数已增长到100万,居亚洲第4位和世界第17位,疫情涉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003年底HIV感染总人数又升至亚洲第2位和世界第14位。专家警告,若不加以警惕和防范,艾滋病蔓延的速度将会越来越快,危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影响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从而延缓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进程。

  面对艾滋病的肆虐,人们普遍关注到一个共同的问题:这种最初由特殊人群——男同性恋者间传播的疾病,一旦传染给女性,其增长速度却比男性快。分析女性对HIV易感的原因,主要有三:


  一是生理的易感性。女性在性交中暴露大量的粘膜,男性精液中的HIV含量大大高于阴道分泌物,使妇女感染HIV的危险性增大。

  二是流行病学的易感性。女性倾向于与年长的男性结婚或发生性关系,一旦这些男性有多个性伴,自然就增加了女性感染HIV的风险;而且女性在分娩、流产时经常需要输血,这些也增加了女性对HIV的易感。

  三是社会因素的影响。传统文化普遍认同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分工,将妇女限定在主内的功能上,反映在性行为方面往往影响缺乏经济实力和相应政治地位的女性与男性建立平等的性关系,使以男性为中心的性行为模式在现阶段依然不可动摇。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目前世界范围内女性感染率仍在持续上升。

  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02年底公布,有500万人新感染HIV,女性破天荒地占到感染者总数的50%,第一次实现与男性“平分秋色”。我国的有关资料也同样证实这一点,HIV感染者男女比例由1990~1995年的9:1、1996~1997年的7:1、1998~1999年的5:1下降至2000~2001年的4:1,近年更达到3:1。艾滋病对妇女群体的威胁成为不争的事实。

  近年我们在广东省开展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全球项目“社会性别与HIV”研究过程中,通过定性访谈艾滋病感染者患者及其家属、性病患者、卖淫女、嫖客、吸毒者、流动人口、在校生与失学青少年、中学与高校老师、社区领导及卫生公安人大劳教等部门知情人共11组目标人群261人,定量抽样调查已婚普通人群305人,发现研究对象存在“两低一高两多一少”现象。即对艾滋病预防知识认知程度总体偏低,安全套使用率总体偏低;在艾滋病感染者、患者和性病患者中女性被丈夫或男友传染的概率较高;与女性相比,男性性观念更加开放,非婚性行为更多,性伴数更多;与男性相比,女性在性生活中普遍依从男性,婚内婚外使用安全套更少。这个结论提示我们,在艾滋病防控工作中,尤其要关注妇女对艾滋病易感的社会因素。

  男性责任意识是控制妇女感染艾滋病的重要因素。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男尊女卑、男主女从封建思想,在两性性观念上的突出表现是男性责任意识的淡薄。与女性相比,社会对男性非婚性行为和多个性伴现象持宽容态度,男性性观念更开放,婚前与婚外性行为更多。调查显示,在性伴数量方面,男性性伴数明显多于女性。除了配偶,曾经有1个以上性伴的占男性总数的29.5%,占女性总数的10.8%,男性高于女性近20个百分点,其中有4个以上性伴的全部是男性。说明男性比女性“花心”,他们从非固定性伴中感染性病、艾滋病的机率也较女性更大。男性责任意识较弱还体现在使用安全套和性伴通知方面,大多数访谈对象对安全套的防病作用认识不足,使用安全套仅仅是为了避孕。接受调查的艾滋病感染者与患者中,目前仍有性生活的男性多数人不通知性伴,继续与妻子或女友过无保护措施的性生活。他们解释说,通不通知已毫无意义,也许对方已感染上了,怕戴套会引起女方怀疑;也有同居者说,怕通知后对方会离开自己。这种现象无疑增加了女性感染艾滋病的危险性。

  女性自我保护意识是控制妇女感染艾滋病的又一重要因素。受传统性文化的影响,以男性为中心的性行为模式在现阶段依然不可动摇,并成为普通女性经固定性伴感染性病、艾滋病的重要原因。传统观念认为女性应该温柔顺从、贞洁、不懂性事,这直接阻碍了女性获取性健康方面的知识,使之缺乏与男性商议安全性行为的能力。被调查的艾滋病感染者与患者共27人,男性19人,女性8人,在感染途径方面,尽管男性以静脉吸毒为主,但经性途径感染的也占到第2位(3人),且全部是找小姐被传染。而女性中有5人是由配偶或男友主要经性以及共用针筒吸毒传染。在男女各10人的性病患者调查中也发现,全部男性是与非固定性伴有过接触而传染的,而女性中有8人是被配偶和男友传染的。因此女性感染性病、艾滋病多数与对性伴的信任盲从、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直接相关。

  社会性别平等是控制妇女感染艾滋病的根本因素。调查显示,在对艾滋病的认知方面,调查对象普遍缺乏预防知识,女性由于受教育程度普遍比男性低等因素的影响,认知度也较男性更低。在社会性别观念方面,认为发生婚前性关系后,女性更容易被人们指责的比例占到60.0%,认为男性更容易被指责的仅占2.3%;认为男性有多个性伴是“有男子气”的男性比例为16.5%,高于女性11.1个百分点。显然,社会普遍对男性非婚性行为和多性伴现象的宽容将给妇女的生殖健康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这种不平等的两性关系,也容易造成男性对女性健康权和生命权的漠视,使无保护措施的性生活成为妇女感染性病、艾滋病的重要缺口。在经济收入方面,第二期广东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显示,1999广东城镇在业女性、农村女性年均收入仅分别占男性的65.7%和58.2%,女性贫困化、女性职业下沉现象突出。试想,如果男女平等、妇女有能力左右与性健康相关的事物,在获取经济来源和其他资源上能够有与男子平等的机会;如果有更多的男性在获知自己已感染性病、艾滋病或者有导致艾滋病的高危行为时,能勇敢地通知性伴,负责任地采取预防措施,这对于把艾滋病流行阻断在以男性为主的阶段,有效控制艾滋病的蔓延,维护妇女与儿童的健康安全将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1)要强化政府在制定预防与控制艾滋病法律政策中的性别意识。调查结果表明,大多数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往往是被动的、无辜的。由于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以及她们相对低下的经济地位和养育儿女的责任 ,她们往往比男性面临更多的困难和道德方面的指责。因此,政府在制定有关法律政策时,要考虑这些因素,要通过制度安排保障妇女的利益,从而为妇女的健康提供根本保障。

  (2)要加强对妇女的宣传教育,提高妇女的自我保护意识以及安全性行为的能力。要在全社会宣传男女平等的先进性别文化和开展生殖健康教育,使妇女认识到男女两性是平等的,互相尊重不等于盲目迁就,学会运用科学的知识加强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提高婚姻满意度;要让女性掌握妇幼保健知识和预防艾滋病常识,选择负责任的性生活,拒绝不安全性交,自主地采取自我保护措施。通过妇女自我保护意识的增强促进男性责任意识的增强。

  (3)要加强对男性的宣传教育,提高男性在安全性行为中的责任意识,尤其是在性伴通知中的法律责任意识。通过宣传,用科学的道理和有关法律知识让男性知道,在控制艾滋病流行的全球行动中,男性在安全性行为中负有更重要的责任。教育男性增强责任意识,洁身自爱,遵守一夫一妻制,若有高危行为或不幸感染了性病、艾滋病,应立即通知性伴,过性生活时做好安全措施,使用安全套,这样将大大降低女性感染性病、艾滋病的机率。

  (4)要引导性用品厂家把关注重点适度转移到生产女性生殖保健用品上来。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人们更加向往和追求高质量的社会生活,自然也包括高质量的性生活。项目调查发现,性用品(自慰器、安全套等)对解决性矛盾、缓解性紧张、满足性需求以及预防性病、艾滋病有一定作用,开始受到社会的关注和接受。当前可通过大力研制开发新产品,发挥其在预防与控制艾滋病中的独到作用。目前可针对性用品市场品种单一、质量不高、购买不易的现状,为广大群众特别是妇女研制品种多样、安全舒适的安全套、阴道杀菌剂等性保健用品,为有需要人士提供多样化选择,使他(她)们在满足性需求的同时,也能自主地在性生活中保护自己,降低不安全性交可能带来的危险。

  (5)要在吸毒人群中推广使用清洁针具和美沙酮戒毒疗法,通过行为干预降低女性经血和性双重渠道感染艾滋病的危险。目前静脉吸毒感染HIV是我国艾滋病传播比例中最高的一种途径,吸毒人群经过不安全性行为也会加速艾滋病的传播。目前要通过开展针具市场营销,为吸毒者使用清洁注射器创造条件,改变他们共用不洁针具感染艾滋病的危险行为;要在吸毒人群中推行美沙酮戒毒脱瘾维持疗法,从根本上避免共用注射器交叉感染艾滋病的危险;要注意寻找吸毒者中素质较高的人员进行有关知识的培训,通过他们开展同伴教育,提高行为干预的效果。

  (6)要将艾滋病防治纳入领导干部的培训计划中。各级领导干部是我国政策的制订者和具体实施者,对中国政治与社会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要充分发挥各级党校和行政学院在防治艾滋病中的作用,在党校和行政学院这一各级党政领导干部聚集的地方,针对艾滋病防治政策的制订和实施最有影响的人群,采取专家开发领导层,领导层推动工作开展的互动环节,确保艾滋病防治工作卓有成效地开展。

  (本文经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协调授权,节选自龙秋霞、王香人编著《妇女与艾滋病》)

责编:吴晓洋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