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共同关注] 热起来的性热线  

央视国际 (2005年04月01日 17:06)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3月31日播出):

  性,对中国人来说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谈性色变,也往往是我们对“性”的第一反应,然而在吉林省的长春市,有一位十八岁的少年却以开办青春期性心理咨询热线的方式,和他的同龄人一起大声谈起了性,交流起了少年们内心的那份青春期的秘密。也正是这部热线的开办,让这位十八岁的少年处在了一个是与非、喜与忧的风口浪尖之上。

  这就是中国第一部青春期性心理咨询热线的工作间, 一部电话,一位年轻人,热线电话是免费的,年轻人是一位高中生,也就是这部热线的创办者----李童。

  李童:其实就是性心理热线,他的前面加一个性,是因为我的目的就是呼吁整个社会来关于青少年性教育。

  开办性心理咨询热线的目的就是要社会来关注青少年的性教育,重视性教育,那么在这个18岁少年的眼里,青春期性教育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青春期性教育太薄弱,应该有一个人出来呼吁了。-----李童

  “青春期性教育太薄弱,应该有一个人出来呼吁了”。这是李童开办性心理咨询热线的主要原因,而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李童认为许多问题已经出现在他们这个年轻人的群体。

  李童:有很多同学,青少年吧,他们现在把性和爱情,什么是性,什么是爱情都分不清楚,有很多男生和女生处朋友的时候,这个男生他会说,如果你是真的爱我的话,真的喜欢我的话,那我们就应该产生关系,他们认为爱情是完全建立在一种性关系的基础之上,我不知道别的城市是不是这样,在我们城市当中,某所大学就流行这样的一句话,如果说一个男生在上高中的时候,没有过性经历,没有过女朋友,那他高中就白念了,证明这个人没有魅力,其实这种现象挺普遍的,如果真正去做调查的话,会发现很多很多的问题,我说的这些只不过是九牛一毛。

  李童认为造成一些学生过早发生性行为 并由此造成不良后果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青少年性教育的缺乏。

  李童:因为有很多这种青少年,他们认为性行为……,他有的时候是一种渴望,比如说一种好奇,他不了解,他想去体验体验,或者是有的时候受一些不良书籍的影响,到底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他可能就会好奇,很多时候他不会想到有什么后果,这个后果只是说事情发生之后了,真正走到他们身边,他们觉得啊,还会有这么多的弊端,比如说,女孩子我没想到我会怀孕,我还会怀孕?

  小翠: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就是有这样的课老师也不讲,就是说让我们自己看,今天上自习吧,自己复习看。他越不讲,我们就越好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也想尝试,就是想试试,老师你越不讲,我就越想尝试,感觉一下。

  记者:那这种想法,是你个人的想法吗?

  小翠(化名):我感觉不是我个人的想法,有很多人都这么想。

  小翠,就曾经因为性知识缺乏而经历了意外怀孕和堕胎的伤害。为此小翠悔恨不已。

  小翠(化名):就有一种没有心情活下去的那种,整个人蒙了,傻了,真的有那种感觉。

  记者:是因为这方面的知识缺乏造成的这方面的伤害?

  小翠(化名):对,我还是想说,如果那个时候多少懂一点儿,我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伤害,他给我带来那么大的伤害。

  李童:这是他们应该知道的,这是他们必须应该知道的,但是现在恰恰相反,我觉得社会已经剥夺了他们知情的权利,我觉得应该还给我们一个知情的权利,我们要的就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权利。

  学校课堂上的性教育真的是如此薄弱吗?在当地教育部门的推荐下,我们对长春的中小学校开展性教育的情况做了一个初步调查。

  (课堂现场)

  老师:这堂课胡老师要跟你们上一堂青春期教育课,老师先给你们透一个底,现在屋里全都是女孩子,我想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希望同学们积极配合胡老师上好这节课,能不能?

  同学们:能。

  对女生来说,毫无疑问,这是一堂让他们有所收获的教学课,但是这样的课堂教育是一种常态的教育还是为了应付我们的拍摄而临时开设的课程呢?

  记者:那以前像开设这样的课程多吗?

  女学生:很少很少。

  记者:少到哪样?

  女学生:可能很长时间才能有一次或者两次。

  记者:大概多长时间?

  女学生:一学期半学期吧。

  记者:那你觉得这课程是多一些还是少一些?

  女学生:我觉得最起码应该是每两周一次吧,这样我们在两周的时候也可以临时的问一问老师。

  记者:你现在有没有专门的,学校专门开设这方面知识的课程的?

  女学生:据我所知,我们学校好象是没有。

  对于男生来说,一堂男女分开的教学课更加增添了他们的好奇。

  记者:刚才上课的时候,老师让你们出去,当时你们怎么想?

  男学生:我感觉老师让我们出去的时候,我们感觉很神秘,为什么都是女生在教室里,男生为什么会出去?我们感觉非常神秘,想知道。

  记者:那你们当时都怎么猜测?

  男学生:当时我们没怎么猜测,可能是关于女生的隐私,反正关于女生隐私之内的课,我们男生不便参加,所以就出去了。

  无论是小翠自身因为性知识缺乏而进行的危险尝试,还是学校在开设这些性教育课程时候那种欲说还羞的做法,我们可以感觉到,对于青少年的性教育,多少有些薄弱,也正因为如此,李童的青春期性心理咨询热线有了它存在的理由与空间,但是作为一个18岁的少年,去开通性热线,又能得到多少人的支持呢?能对同龄人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质疑对我来说是一种变相的鼓励,既然你选择了,就要学会承受。

  ----李童

  “质疑对我来说是一种变相的鼓励,既然你选择了,就要学会承受”。这是李童对自己的一个鼓励,因为热线的开办并不顺利,从一开始,李童就遭遇到许多的反对与质疑,而这些质疑与反对首先就来自身边的亲人。

  记者:你第一次听到他说办这个热线,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童的姨妈:不行,感觉不行,办不了这个,这个必定是一个大人的话题,你是一个孩子,我这样劝过他,但是没达到我的愿望。

  李童不仅没有放弃自己办热线的想法,还干脆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为此愤怒的父母将李童留在了长春而到外打工去了。

  记者:你当初休学的时候,你父母理解吗?

  李童:不理解。

  记者:不理解到什么程度?

  李童:认为这孩子是不是疯了,因为那个时候成绩各方面还都挺不错的。

  李童的姨父:他的父母最激烈的时候,以后你不听父母的话,不听爸爸妈妈的,那将来以后,我也就不管了。

  记者:当时为什么要休学呢?

  李童:我觉得是唤起更多的一种关注。而这种关注不单单是一种对我的关注,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种重视。

  记者:为什么不能一边上学一边来开这个热线?

  李童:避免嫌疑。

  记者:避免什么嫌疑?

  李童:避免炒作嫌疑,而且避免社会为这件事情关注不够,以为就是做一个秀。

  记者:那你休学了以后,能避免嫌疑吗?

  李童:那我觉得可以,因为休学之后,起码他不让我分神了,就把精力投入到这一块,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样也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热线的作用 也遭到了广泛地质疑。

  大学生:我觉得开办热线没什么必要, 我们没有不也过来了吗?

  中学生: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吧,学校已经教了。

  面对众多的质疑与反对,李童还是坚持开办了这个热线,而且通过各种渠道开始宣传自己的热线。李童的执着最终感动了他周围的人,他的小姨给了经济上的援助,还把自己的房屋腾出来给李童开办热线。

  李童原来所在学校的班主任董仁龙老师也给予了他精神上的支持

  董仁龙(长春市126中老师):对李童的了解呢,那我当然是最了解了,别人不行。 我是他当时的班主任,他的性格、以及他各方面的知识,我是比较清楚的,不然的话,在初中时,他如果是乱来的人,那我也不可能支持他呀,在社会也有这种反映,有人认为他是不务正业,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的。什么叫正业啊,他能够研究一些科学问题,这就是正业,而且也是学业,也可以这么说,在咱们国家有些新生事物,开始不会被人们接受,慢慢地就有很多人逐渐接受了。

  其实给予李童最大支持的还是来自同龄人的肯定。

  学生:我感觉他这个创意比较好,因为我们现在初中学习特别紧张,所以说很少有时间跟老师沟通,沟通大多也是学习方面的沟通,而且老师毕竟比我们大,我们中间感觉有一些隔阂,有些事情不好意思说,有时候老师特意去靠近我们,但我们也不好意思说。

  学生:像一个高中生,应该说跟我们比较接近,我们好多事情都敢说,而且是比较有共同语言,比较有共同话题。

  学生:有的同学比较羞涩,他会觉得这个问题去问老师、去问家长,好像是家长跟老师会想,哎呀,他是不是早熟啊,是不是心理上又有什么什么,然后家长就会觉得,哎呀不行,我得多注意注意了,有的时候学生要是问一两次的话,受到这种阻击,心理上就再也没有那种动力,就是没有那种信心再去问了。

  小翠:就是我在父母面前,我问不出来的问题,我可以去问他,我在老师面前不敢说的话,我可以敢跟他说,毕竟我们是在电话里聊,不是说面对面地聊,如果要像这样是面对面地聊,有些什么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也问不出来。在电话里聊,我什么话都能问出来,我想知道的,想了解的,我都能说,我都能问,对自己来说,就是让自己放心。

  而且最让李童安慰的,就是通过热线电话,他成功地改变了小翠想要自杀的念头。

  就在这部青春期性心理咨询热线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的时候,李童,作为青春期的性教育而呼喊的先行者,却被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所包裹着,热线的发展前途面临着一次新的考验。

  感觉自己有时侯像一只迷途的羔羊,找不清楚方向,也许这就是无助吧。

  -----李童

  让热线引起大家的关注并推动性教育的发展,这是李童最初的一个梦想,然而此时的李童却因为这个梦想而感到了一种无助。

  李童:目前来说,我觉得开热线是最重要的,因为现在就是差一把劲,可能马上就被社会关注了,觉得最初美好的初衷快要实现了,就像每个人沉浸一个梦一样,有的时候没有实现他是一个梦,但实现之后,他就不是梦了,他成事实了,真正的摆在你眼前了。

  真正摆在李童面前的是这样的一个现实,热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热线,但是热线并没有因此而推动性教育的发展。

  教育专家:全国性教育这一块都不那么很成体系的,也就是说,都还没完全拿到议事日程上,因为大家在这一块的探索都是有点战战兢兢的,怕把握不好尺度,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把好这个尺度,怎么去跟学生讲。包括这个授课怎么授课,分男生女生班还是大家在一起,现在都没有想好怎么去做,所以各个地区都是在探索。咱们国家封建思想,比较封闭,再一个就是谈到性觉得谈性变色,就感觉像谈虎变色似的,谈到性时就觉得登不了大雅之堂,这个事不能当着大伙的面去说,不能拿到公众场合上去说,所以这一块还是一个观念的问题,还需要转变,至少在教育者的观念这块也需要转变。

  李童有些无助与无奈,他在选择,是为了热线,而继续放弃学业,还是为了学业而干脆放弃热线。

  李童:在家里包括这么多人不支持你的情况下,你突然退了,我觉得这种打击也挺大的,所以说我们的性格也挺开朗,我觉得我能承受住这种打击,但是如果去承受的话,我也没有把握到底能动性是否完全承受得了。比如说我承受不了,会怎么样,家里人说你,你看你不应该,包括社会上的舆论,你看没有成功吧,没有做起来吧,你说是不是,虽然是做了一阵,但是后来也没有成功,

  就在李童以后是继续求学还是开办热线而犹豫的时候,打进来的电话越来越多了,属于李童自己支配的时间已使越来越少了。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