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新闻会客厅] 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情况调查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30日 12:14)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研究所副所长何群

  新闻会客厅: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新闻会客厅》。今天到我们会客厅作客的是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研究所的副所长何群先生,欢迎您。今天我们为什么请何所长来这里做客呢?因为何所长做了一项非常特别的调查,他调查的对象是男同性恋,应该说男同性恋这个话题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还是比较敏感的,何所长,调查已经结束了吗?

  何 群:第一轮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

  新闻会客厅:关于这个调查我们做了一个短片,先看一下。

  这是一个外人很难进入的圈子,大家对他们的了解也更多地是来自于道听途说和电影电视剧。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个艾滋病病人,这个病人同时还是一名男性同性恋。虽然人们后来知道,艾滋病和同性恋之间并没有一条等号,但是这个人群的生活状态还是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们特殊的生活方式和感染艾滋病有什么关系? 许多人都在试图寻找问题的答案。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研究所的副所长何群就是这样一个寻找答案的人。2004年10月9日,何群所在的研究所在广州一些媒体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该所将启动一项艾滋病感染情况的调查研究,调查对象是该地区的男性同性恋人群,研究所希望能够和这个人群中的自愿受访者进行面对面的访谈和问卷调查,同时可以对他们进行每年两次的免费血液检测。

  这条消息刚一公布,就在广州地区引起了轰动,各种非议也扑面而来,有的同性恋者认为,研究人员很难真正发自内心地认同同性恋,这样的调查就是猎奇。也有人说,他们不愿只做研究的样本,来给那些并不是真正关爱他们的人堆砌研究成果。但是无论如何,国家艾滋病防治部门在媒体上公开征集男同性恋志愿者进行调查,这还是第一次。从消息公布到11月底第一轮调查结束,何群和他的同事一共接触了200多名男同性恋者,并完成了相关的调查工作。

  那么何群和他的同事们到底调查到了什么?男同性恋群体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呢?

  新闻会客厅:何所长,您的研究领域是防治艾滋病,为什么把目标盯在男同性恋这个群体当中?

  何 群:其实我们也不是说把目标一定盯准在男同性恋这个群体当中,我们把目标是盯准在跟艾滋病传播和防治有关的所有群体当中。大家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就有三条,性的途径、血液的途径和母婴传播的途径。

  新闻会客厅:在调查性途径的过程当中,您曾经调查过卖淫团体,为什么后来把目标集中到男性同性恋这个目标上?

  何 群:因为其它的一些群体我们都有过一些调查,或者说掌握了一些信息,做过一些监测,甚至我们长年地监测在很多的群体中都有,而我们唯一漏掉的空白的这一点就是男同性恋人群,或者更具体地说,不单单是男同性恋人群,是具有男同性性行为的这样一部分人群,因为这一块从性的这个途径来说,它跟艾滋病的病毒传播还是有一定的联系的,我们只是从性行为的角度去考虑,所以对于这块来说,我们也要把它作为我们关注的范畴。

  新闻会客厅:这个人群现在是一个高危人群,是这样吗?

  何 群:应该说是高危人群,或者叫具有高风险行为的人群。

  新闻会客厅:做这项调查,首先一个困难,怎么去找这些人呢?这些是社会边缘的人,他们不愿意暴露自己男同性恋的身份。

  何 群:一直就是到99年的时候,2000年的时候,我们一直还在想怎么样能接触到这个人群,我们也一直在寻找机会,包括跟国内的一些包括社会学其它方面的专家联系,包括参加一些可能联系到他们的学术会议等,我们一直做这方面的努力和准备。但是我们可能也是过于太谨慎了,如果我们可能放得更宽一点的话,可能会及早地能联系到他们。

  新闻会客厅:那你最后放宽了,你发现的有效途径是什么呢?联系到他们。

  何 群:其实有效的途径还是要跟他们找到一个或者两个的人,找到他们圈子的人,然后让他们真正地相信我们是来做一项什么样的工作,我们防治性病、艾滋病传播这样,不是去猎奇,不是完全像有些人反映的,我们就是为了堆积什么科研成果,因为作为科研的成果来说,如果我们在实验室里对一些血样开展工作非常容易,而对于这方面就相对特别难。

  新闻会客厅:当你接触到第一个或者第二个男同性恋的时候,你怎么让他信任你?

  何 群:我们没有奢望跟他第一次接触就让他信任我,我们只是跟他聊天的时候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把我们想做的告诉他们,是不是他们也有这种想法,或者也想开展一项这样的活动,或者说他们也能帮助开展这样的活动,如果他们有这种想法,他们觉得对整个这个圈子这个人群有帮助的话,他们还可以给我们提出建议,我们应该怎么做。而且他们觉得应该开始了,我们才开始。

  新闻会客厅:那你怎么进入到这个圈子当中去的呢?

  何 群:也是通过他们的引荐,而且我觉得他们也有一定的,我感觉他们也有一定的组织或什么,他们经常也会有一些团体活动等等,有时候可能去郊游,有时候开个晚会,我认识到的人有时候可以邀请我去参加,介绍给这些朋友圈子认识,告诉大家我的身份是什么,我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新闻会客厅:那你公布了自己的身份,他们不排斥你吗?

  何 群:还非常好的,我觉得大家非常友好,跟我都非常友好。当然后来我跟他们接触多了以后,也有人问我说,你们干点别的什么不好呢,你不觉得干这个很为难或者怎么样的,我说的确是,但是我们既然在这块做的,防治性病、艾滋病的工作,这一块又是大家都公认的一个比较高风险的人群,我们就觉得我们有这个责任去做一些工作在这个圈子中。

  新闻会客厅:第一次走入他们这个人群,当时给你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何 群:第一次走入他们的群体当中,给我的印象首先就是挺惊讶的,虽然很多的研究报告中间,成年男性中有2%到4%都是有同性恋的倾向,或者有同性恋的情况,但是我一直对这个不是非常接受,到底有没有那么多。但是我进入他们圈子之后,跟我们的志愿者一起到了他们的活动场所,他们给我们一一介绍,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个人群在我们社会中的确是存在的,而且为数不少。而更让我感觉紧张的是什么呢?我们的社会文化跟西方很多国家社会文化还是不一样,很多同性恋不愿意暴露身份,最终要隐藏自己这种性倾向,最终要选择结婚、成家。

  新闻会客厅:对,就是传统的生活方式要选择。

  何 群:对,他要选择这种的话,我们就可以感觉到什么呢?其实就是同性恋这个人群跟我们普通的异性恋的人群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有巨大的交集。尤其就是说把家庭融入到这个圈子了。我们就在想如果这个病毒走进了这个圈子,在这个圈子里扩大开,那么它很可能进一步就会走到家庭,一旦这个病毒扩散到家庭的话,那在社会大众中间就影响就非常非常地大了。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努力地去做一些工作,尽可能地让这些人安全。

  新闻会客厅:你的意思他们的高危不仅是他们的高危,实际是社会的高危?

  何 群:对。

  新闻会客厅:那你第一次走进他们圈子当中,你感觉他们的生活状况,或者这种交际状况跟我们不同吗?

  何 群:他们可能平时在他的工作单位也好,或者在他的生活环境中间也好,他叫什么名字,是他身份证上的身份,但是这种身份来说,他只能是作为8小时以内或者什么样,或者白天,而作为8小时以外,他的另外一种就是本我的身份,他想表达出来,想表达出来的时候,他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名字,走入他自己的生活圈子,在这种生活圈子中间,他就觉得真正的自我才表现出来了,没有外界的压力,我可以放松一下,我可以宣泄一下等等。

  新闻会客厅:你的意思是他们在正常社会和主流社会完成自己社会角色的时候看不出不同来,但一旦进入到他们的生活当中还是感觉有明显不同的。

  何 群:还是有一定不同,就是说他可以不用顾忌很多很多其它的压力,而完全表现一种自我,他就不会隐瞒我的性取向的问题,我就是喜欢我的男朋友等等这样,我就是寻找我的性快乐,都是有的。所以从这里边来说,有时候给我们比较紧张的是什么?就是说他在一种缓解自己的压力也好,或者宣泄自己的时候,很可能就会采取一种比较高风险的一种性的行为,这时候很可能导致疾病的传播,这是我们关注的重要的一点。

  新闻会客厅:就你接触的男同性恋圈子,他们的职业分布、人群分布是什么样的呢?

  何 群:作为职业分布来说,我认为没有什么特别,从国家公务员,从白领阶层,然后一直到什么学生,甚至民工都有,也有无业的,都是有的,好像没有显示出来跟其他人群有什么不同的。在人群中间来说,他们也不是说自己就限制于生活在一个什么圈子里边,生活在一个什么社区,他们也是散布在整个社会中间的,没有任何的。

  新闻会客厅: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网络。你进入到这个网络当中你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异类吗?

  何 群:有时候真的是有这种感觉,因为如果在一个非常宽敞的一个环境中,一个大厅或者什么,几十人、上百人,他们全是圈子里边的人,而唯独我一个是走进这个圈子的人的时候,我在看他们的一些活动的时候,或者他们给我的眼神的时候,有时候也感觉到自己属于一种另类

  新闻会客厅:你怎么让他们接受你呢?

  何 群:说句实话,我认为这个也是很难的,我希望他们接受我,但是我也不会用什么任何的方法或者言语言论去强迫或者诱导,我只是把我想做的事情表达给他们,我就是想让这个疾病不要在这个圈子中传播开来,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了,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其它的我就无所顾忌了,

  新闻会客厅: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难,比如说我有一个圈子你找我来,你说你这个圈子可能得艾滋病,我这儿有很多关于隐私的问题,你帮我填一下,我怎么可能同意你呢?

  何 群:的确是这样的,这个可能不是第一次就能做到的,要不断地跟他们交流之后,才能真正地去或者做访谈,做调查,而不是说跟他们第一次接触就做调查的,在这个圈子接触多了以后,你只要跟他们接触多了,他们相信你真的是在做这一件事情之后,然后你才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调查或者说访谈。

  新闻会客厅:我想不光你怎么调查,怎么访谈,你一定要告诉他一个信息,就是说你这个圈子得艾滋病的几率非常高,这是肯定要传递的一个主要信息,你怎么传递给他,让他去接受你呢?

  何 群:这个的确有点困难,因为怎么样呢?因为传播艾滋病的病毒的这种几率比较高,这个话题紧接着有时候联系到一种什么呢?歧视,你怎么认为我这个圈子就是艾滋病,所以这个来说我们也是很心平气和的跟他们慢慢地讲你这个道理,其实不是说这个圈子就一定是传播艾滋病几率高的,我们一再拿出这个观点,我们只是说什么呢?有一些行为。

  新闻会客厅:对,他的性行为方式是一个高危方式。

  何 群:有一些性行为是比较高危的,我们就会举一个什么呢,就是说无保护的肛交这种行为,无保护的肛交这种行为是非常非常高的传播艾滋病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只要存在,不管你是同性之间的,或者是异性,我们并不关注你是哪一种性取向,我们只是关注你是不是采取了高风险的这种性行为,这是一个性行为的方面,另外一个,就是在性的传播这块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是性伙伴的多少,如果你的性伙伴越多,你的风险就会越高,因为你接触到病毒的机会可能多。

  新闻会客厅:不过就在前不久我们国家也公布了中国男同性恋这样一个数字,而且也调查了在男同性恋群体当中,艾滋病感染几率的这样一个数字,确实在这样一个特殊群体当中,由于有这种高危性行为和多性伴侣的情况,它确实是一个相对危险的人群,我们也可以看一下我们做这个短片。

  中国男性同性恋者人数:500万到1000万

  男性同性恋者艾滋病感染率1.35%

  摘自《2004年中国艾滋病防治联合评估报告》

  2004年11月30号,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的前一天,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和联合国中国艾滋病专题组,联合发布了《2004年中国艾滋病防治联合评估报告》。

  就是在这份报告里,中国政府卫生部门第一次向世界公布了有关中国男性同性恋人数及艾滋病感染的数据。

  这份报告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处于性活跃期的中国男性同性恋者,约占性活跃期男性大众人群的2%到4%,也就是说,中国有500万至1000万男性同性恋者。报告还同时公布了另外一个数据,处于性活跃期的中国男性同性恋者艾滋病感染率达到了1.35%。这说明,在中国感染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当中,男性同性恋艾滋病感染率已经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吸毒人群。

  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同性恋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在中国古书上就有“断袖之癖”等记载。而社会对同性恋的认识也在发生着变化。在中世纪的欧洲,同性恋被认为是犯罪,同性恋者要被送上绞刑架。到了近代,同性恋被认为是一种病态,需要治疗。从上世纪70年代起,许多国家不再将同性恋作为精神疾病分类单位。2001年4月,我国新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也将同性恋从疾病分类中剔除。

  在现代社会,同性恋不再被人们当作一种精神疾病对待了。但是因为艾滋病的发现,同性恋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上世纪80年代初,在美国发现的第一例艾滋病感染者就是男同性恋者。而在中国,男同性恋已经成为感染艾滋病的高危人群。

  何群和他的同事通过调查,对男同性恋者的生活有了一定的了解,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帮助这个特殊的人群预防艾滋病。

  新闻会客厅:从这个短片我们可以看出,实际应该说我们整个社会对同性恋这样一个群体的看法是越来越宽容了,而且我们国家政府公布这样一个数字,就说明我们从过去相对的隐讳到现在正视这样一个问题了,就你的感觉,在这样一个人群当中,他们这种自我防范意识,就是关于艾滋病的自我防范意识和知识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呢?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意识呢?

  何 群:其实就我们跟这个圈子的接触,还有就国内也看到一些其它的研究报道,我们可以感觉到这个圈子因为从职业或者受教育程度,也是什么样都有,从高到低,如果这个受教育程度高的这些人,他们的知识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对艾滋病防治这方面,而我们现在又担心的就是,譬如一些可能受教育程度比较低,或者说甚至一些除外打工的民工等等这些人,很可能他们的艾滋病的防病的知识比较缺乏。在知识缺乏的时候就很难谈得上自我防护意识。而对于知识比较高的这一部分人来说,我们依然发现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知识并不等于什么呢?并不等于自我防护的能力,因为有些人知识掌握得很多,了解得非常多,但是真正他在宣泄自己,或者表现自我的时候,这些知识就从他脑海中已经都抛弃了,好像当时就不在脑海里,就我们其实也碰到一些这样的来咨询或者做什么,就说其实我是知道的这样会传播等等这样,但是我到那个时候就都忘记了,后悔,也有很多这样的情况。我们就希望是怎么样能把知识跟行为紧密地连接起来,这是我们最想努力的。

  新闻会客厅:我们针对这样的现象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可以避免?

  何 群:现在就是说方法可能也有很多,第一就是刚才我们说的要普及知识,使那些不知道这些知识的人要多了解这方面的。第二,就是把知识贯穿到自己以后去采取一些行动。采取行动这点是非常非常地难的。

  新闻会客厅:其实从行动来讲,操作并不是一个太难的事情,比如说使用避孕工具,减少性伴侣,在你的调查当中,他们真正采取这样的行动的人有多大比例呢?

  何 群:这个比例还是比较低的,

  新闻会客厅:实际是我们搞这样一个调查,他第一目的就是说有这样一个危险的群体在,我们要摸清他的情况才能防范这种社会安全,第二个目的就是,摸清以后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健康的干预,在你的调查过程当中,你觉得什么样的干预手段比较有效呢?

  何 群: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的因素。首先我们社会的大环境要给他们提供这种改变的机会,或者提供这种改变的文化氛围,

  何 群:另外一方面就是说我们通过同伴教育,在他们同伴中间,我们寻找一些人,很积极地投身于这种事情,因为同伴之间互相交流可能更容易,传递信息更容易接受,或者说同伴之间采取了一些安全的措施,或者安全的行为的时候,对方也更容易接受,这是一个同伴的一种推动或者倡导的一个过程。还有一点,就是在社会这个层次可能不要太多的压力,就是说有时候太多的对这个同性恋的歧视等等这方面的压力,很可能使他们就更多地去寻求自我的释放、宣泄等等这方面。另外一点就是我们还要跟他们一起探讨,我们宣泄,除了这种性的宣泄,或者性的释放,我们还有没有别的,寻找这些替代的东西,这样的话可能就会减低更多工作的风险。

  新闻会客厅:其实作为这样一个群体,一方面是我们主动去帮助他进行健康干预,还有一个他们自身有需求,他们有一个求助的渠道,但是相对于主流社会正常人群来讲,他们的渠道不如我们畅通,是这样吧?我们怎么建立这样一个求助渠道呢?比如说我就知道有的信息,一些门诊他开设了免费验血,检测艾滋病这样一个设施,但是去的人寥寥无几,去同性恋的人就更没有了,没有人去说我是同性恋,你给我检测检测吧,我们怎么开辟这样一个让他们觉得乐意的一个求助渠道?

  何 群:其实这个来说,我觉得如果我们一味想从我们这个渠道去开辟,我们不如借助,我觉得我们跟他们合作,把我们所要传递的信息放在他们的网站上,传递给他们的同性恋热线的接听员,使他们帮助我们去做这个工作,可能会更好,而且就我们在广州的发现来说,他们是非常愿意接受这些信息,而且愿意把这些信息广泛地传播开,这个可能比我们专门地再去开辟一个园地,或者开辟一个接受的人会更多。另外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专门的咨询热线,我们也有我们的专门的咨询室、免费检测,我们在这方面来说,就是一定要使对方知道,我们这里是保密的,是能维护对方隐私的这一块。

  新闻会客厅:确实你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你说维护对方隐私,刚才我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些检测的门诊应者寥寥无几,但是我看到你的问卷当中有些问题非常地敏感,你有什么办法让人家可以把这个试卷真实地交给你呢?

  何 群:面对面之前我们首先会跟他们讲清楚,我们是想做什么,然后可能会问到一些什么隐私方面的话题,而且我们这些话题如果你要是觉得侵犯了你的隐私,你可以拒答,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这些全部都是保密的,所以我们在开始跟他访谈之前,我们有一个知情同意书,我们的知情同意书会跟他非常详细地解释整个问卷里边可能会涉及到的一些情况,然后你的权利是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保密和自愿的。这样的话,我们开始也会担心可能有些人会不愿意谈一些敏感的问题,但是从我们跟他们接触的情况来说,因为我们这一次是他们自愿来,而不是我们出去一定找他们,自愿来的话,多数人既然他说,我都来了,我肯定是想跟你们多谈一谈的,想给你们,不光是反映我的情况,甚至反映一些我所看到的一些情况,因为你们既然做这件事情,我们也希望反映一些正确的信息,然后我们看你们今后对我们这些正确的信息能给我们提供多大的帮助。其实也是在考验我们。

  新闻会客厅:我想这个调查对你们来讲是一个摸清情况,在摸清情况的基础上,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何 群:接下来我们就是首先可能要再招募一些志愿者,招募一些志愿者对志愿者进行培训,然后跟他们共同制定我们下来的一些健康教育和行为干预的一些计划,每一项活动非常详细地制定一个计划,因为跟他们一起制定,我们是提供一些理论的或者技术的信息,而他们能更多地给我们提供一些形式、方式等等这方面,对方更乐意接受,或者说我们的工作效率会更高的一些信息,我们共同坐下来制定这个的话,我们接下来可能在六个月的时间内主要是做这些工作,开展一些健康教育的活动,开展一些行为干预的话。

  新闻会客厅:我们国家现在已经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而且意识到有可能的危险,您认为将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抑制这样的危险?

  何 群:其实我觉得,要是说我们政府现在能非常正视这个危险,这是我们非常高兴看到的,作为大众也好,作为尤其我觉得我们媒体可以多关注这方面的话题,可以多传递一些正确的信息,对这个人群也好,对我们广大的群众也好,就是怎么样能防止这个疾病了传播,而在防止疾病的传播的时候,我们又能怎么样避免对任何一个人群的歧视,或者说包括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这方面的歧视,这个来说对我们下一步全国防治艾滋病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

  新闻会客厅:我觉得今天聊这个话题当中,有一个重要的信息传递给我们的调查对象,就是我们并不歧视你们,实际是关爱,而且关爱他们实际是关注整个社会,关爱我们自己,是这样吧?

  何 群:要多关爱自己,也要多关爱对方,只要你关爱了对方,关爱了这个社会,这个群体,其实也就是关爱自己。

  新闻会客厅:好,谢谢。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