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共同关注]生命的接力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23日 14:29)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今年3月8号的傍晚,一个婴儿出生在北京的垂杨柳医院。应该说,新生儿的诞生对于我们大家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了,但是这个孩子出生的意义却显得与众不同,因为从他的父母决定要他的那一刻起,他就肩负起了一个特殊的使命。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使命呢?

  张国忠和他的妻子何淑兰是在这次剖腹产手术的前两天才来到北京的,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北京,而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个孩子生在这里,从老家吉林到北京需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在分娩前的特殊时期,张国忠夫妇俩为什么还要长途跋涉,非要将这个孩子生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呢?这还要从两年前女儿张鑫的一次生病说起。

  张国忠:孩子突然发高烧,后来到农村的卫生院检查之后,说是贫血,到县里又检查,他说马上到长春市军大医学院去检查……,到长春做了检查之后,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张国忠的家在吉林的一个偏远山村,由于家里世代以务农为生,每年的收入都只够维持生活,女儿的这次诊断对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张国忠的姐姐:上长春看了回来,说孩子得了白血病,我就哭。我说得白血病咋治,得多少钱,没法治,不是一星半点的钱孩子能治好。

  张国忠只有一个女儿,对于从小就异常疼爱女儿的他来说,更是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张国忠:刚开始的时候,别人劝我说别治了,说你还治吗,家里还过不过了?我说,不用管那些,孩子既然来到这个世上,人生才刚开始,才来到这个美好的世界,我说不能不治。我不会放掉孩子的命,我跟他们说,我说我宁可舍掉我自己的命。

  为了给女儿治病,张国忠在借完了所有亲戚、朋友的钱后,又借了三万多块钱的高利贷,但是治病的费用仍是远远不够。

  张国忠:后来把孩子在医院安顿好之后,我想了一个办法,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把孩子救回来,我就豁出自己的一切。我瞒着她们,瞒着我的女儿,瞒着我的爱人,到长春要饭,可是头一天下午要到晚上11点左右,只要了83块钱。第二天要到33块钱,可是要饭救不了孩子,后来别人说,你怎么不求救媒体。

  长春当地的一家报纸《巷报》在得知情况后,对此事进行了连续报道,在随后的几次街头募捐活动中,长春市民共为小张鑫捐款七万多块钱,这些钱给处于绝境之中的小张鑫一家带来了一线希望。

  王静(长春《巷报》记者):因为张鑫是一个很坚强、很乐观的孩子,在这两年中,她一直坚持学习,每次我去看她,问她,张鑫你的病会不会好?她都笑着说,我的病一定会好。我想这样可爱的孩子,大家不会抛弃她,一定会让她的病好起来的。

  在社会的帮助下,小张鑫的病得到了暂时的缓解。但是,怎样才能彻底根治女儿的病,一直困扰着张国忠夫妇。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听说脐带血移植有可能治好女儿的病,在咨询了医院的专家之后,夫妇俩决定再要一个孩子。但是,这个想法首先遭到了家人的反对。

  张国忠的父亲:儿子儿媳妇说这么一嘴,我也没表态,我没说行,我也没说不行。我说我岁数大的,无用了,老了,也不懂了,国家形势也赶不上了,你们自个岁数也不小了,你们自己找找办法去。

  记者:但是您心里面当时还是有点不是说特别愿意,是吗?

  张国忠的父亲:对。

  记者:您是从哪方面考虑的?

  张国忠的父亲:我从经济条件。这亲戚们都没钱了。现在为了救这孩子,钱花的太多了,我也没有劳动能力了,负担不了了。

  老父亲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已经债台高筑的张家,如果再添一个孩子,就意味着将来还要多一口人吃饭。

  王静(长春《巷报》记者):张鑫的妈妈怀孕六个多月了,之前因为他们一直在挣扎,在怀孕前几个月的时候,都好像还没有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还随时都想打掉,到后来等时间越长,就越坚定信心,就说不管这个孩子以后能不能养起,出生以后怎么样,都要生下来,为救张鑫做最后一份努力。

  孩子的预产期一天天临近,由于孩子出生后的脐带血采集必须要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入库保存,而目前国内只有北京几个城市才有这样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张国忠夫妇俩最终选择了来北京生孩子。在媒体帮忙联络下,北京垂杨柳医院接收了张国忠夫妇,他们不仅指派了最好的医生,而且还免去了何淑兰住院和接生手术的全部费用。

  王永光(北京垂杨柳医院医生):我们医院一定要帮助她度过这个难关,生孩子的同时我们要按照脐血库要求,我们给她采集脐血,来保证她第一个孩子的治疗。

  (2005年3月8日17点,医院病房,医生给何淑兰做胎心检查)

  医生:你这两天胎动感觉怎么样?

  何淑兰:挺好。

  医生:一直挺好的是吧,自己数了,一般都是上午、下午都挺好的,有没有剧烈的动、不停地动?

  何淑兰:有的时候有。

  医生:刚刚做监护的时候有吗?

  何淑兰:没有。

  医生:动的比较平稳。胎心这么听还挺好,就是老跑。再做一下。

  由于经济原因,何淑兰从怀孕开始就没做过任何检查,刚住进医院时,医生先给她做了所有检查。但是结果出来后,情况并不太好。

  魏莉(产科病房主任):B超是脐绕颈,我们一般常规做胎心监护,现在胎心不是特别好,根据B超,再根据胎心监护,应该有剖腹产指征,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要想办法尽快让她脱离不安全的环境。

  王永光医生:我分析也可能是缺氧,有一定的因素。

  为了安全起见,医生们在分析讨论之后,决定马上实施剖腹产手术,作出这个决定后,他们找来了张国忠。

  王永光医生:我就想跟你谈几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打消您的顾虑,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在住院经费上不要有任何顾虑。

  张国忠:谢谢你。

  王永光医生:所以我就想让你打消这个顾虑,其它的我们再说。第二我们会按正常的医疗帮助你,该需要做的检查都做检查。

  魏莉:现在脐绕颈诊断已经明确,还有胎儿窘迫这个已经明确,胎儿窘迫早期的表现就是胎心监护的异常,时间长了就会发生胎儿窒息。

  张国忠:因为关系到三个人的生命,第一个就是主要救我的大女儿而要第二个孩子,我的爱人怀着孕,就像你说的检查的情况不正常,我希望两个人母子平安。

  (3月8日,19点38分,孩子降生,是个男孩。)

  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一早,北京市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的工作人员就赶到医院来取脐带血。

  护士:这是我们六床何淑兰的脐带血,你看一下。在我们冰箱里放着。时间是3月8号19点多钟,是个男孩,出生体重3100克,这是妈妈的静脉血5毫升,这是他的脐血,差不多有120毫升。谢谢!

  从媒体上得知张国忠夫妇的遭遇后,北京市脐血库的工作人员还专门到病房看望他们。

  庞奇志(北京市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工作人员):你好。还好吧,身体恢复得很好,好好休息,孩子也很好,脐血库祝贺你,然后我们尽我们最大的努力,采血费、保存费、采集费,这个费用由我们血库来承担,我们血库的领导也是委托我过来,你们放心,有什么困难尽管说。采血采的也很成功,血量也挺好,您放心,好好休息,好好照顾您爱人,

  张国忠:非常感谢。

  刘开彦(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细胞治疗中心副主任):我是脐带血库的,也是人民医院血科的教授,听说您女儿得了白血病,我们也深表同情,也比较关心,而且这种病,现在治疗的方法也比较多,其中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也是治疗的一种方法,然后我们把脐带血采集了,做一下配型,如果合适呢,我们再根据你女儿的病情,然后我们再决定是不是需要做移植,请您放心,我们会想尽办法的。

  在女儿患病以来,这样的鼓励和帮助一直让张国忠夫妇深受感动。张国忠告诉我们,假如没有社会上这些人象火炬接力一样对他一家提供无私帮助,女儿张鑫根本无法支撑到现在。

  现在儿子平安出生了,脐血也顺利采集到了,张国忠夫妇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但是,此后手术需要的三、四十万的巨额费用时时困扰着他们,说实话,女儿能不能得救,夫妇俩心里也并没有底?

  刘开彦(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细胞治疗中心副主任):虽然她又生了一个孩子,但是从理论上讲呢,大概有四分之一的机率可以给他大女儿能够配型配上,如果能配上,那么这份脐带血就可以提供移植。

  也就是说,这个脐带血能否救张鑫的命,还要看配型之后是否相合才能知道,而且完全吻合的机率只有25%,听了这个消息后,张国忠夫妇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起来。但是,北京市脐血库为他们提供的无私帮助,又让老张夫妇俩心里宽慰了不少。

  刘开彦(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细胞治疗中心副主任):我们包括从脐带血的采集,包括处理冷冻,配型这些费用我们全部免费,就是无偿给你做,如果能配上就给你做,如果配不上,我们脐带血库有一个很大的公共库,我们公共库已经存了6000多份脐带血,而且我们已经有50多个病人从我们脐带血库里面找到配型相合的供者,做了移植,而且疗效也很好,所以你也别担心,如果配型不上,我们可以在公共库里再帮你找,如果有合适的,我们也给你提供出来。

  在安顿好妻子和儿子后,张国忠决定立刻返回吉林老家,尽快接女儿张鑫到北京做配型。

  张国忠的姐姐:你回来孩子咋护理啊?

  张国忠:我告诉护士、大夫,我说得回去给孩子找一下住院的病历,然后把孩子带到北京做一个专家会诊,我说得两天左右我才能回来,她说你走放心吧,你什么不用惦记,有我们。

  张国忠的姐姐:你这可惦记了,怎么不惦记?

  十岁的张鑫自从生病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学校,但是这两年里只要不去医院,张鑫一大早就起来学习。

  张鑫:因为我怕就是学习跟不上,然后再落下课,就不能返回学校了。

  张鑫说,一直以来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早一点把病治好,能够重新返回学校。

  张鑫:有的时候,我学习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学校,想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学校,和老师同学们一起学习。

  学校离家不过百米,但是张鑫生病的这两年里,虽然天天盼着回去,却始终也没有回去过。由于这次小张鑫要随爸爸去北京,在出发前,我们带着张鑫回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学校。

  同学:张鑫,你怎么这么白啊?

  同学:你怎么这么胖了?

  由于长期大剂量的化疗,让当年那个瘦瘦高高的小张鑫,早已不是同学们心目中的那个模样了。

  尚明华(吉林九台鸡鸣山西挖小学校长):她是2002年到我们学校的,02年到了学前班之后,挺令我感动的就是说,学前班老师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说我们班来了一个聪明、好学、懂事的一个孩子,这第一天就能帮助别的孩子削铅笔,能帮助小同学领着上厕所,做了许多常人孩子做不到的一些事情。

  教过张鑫的老师们至今都对这个要强的小姑娘记忆深刻,说她不但学习优秀,而且喜欢帮助别人,还是班里的班长。

  王丽杰(吉林九台鸡鸣山西挖小学班主任):她的作业几乎就是说没有错的时候,如果要有一个字错,她都扯下来重写。我希望都能伸出援助之手,来帮助这孩子,这是我的心里话。

  相关情况:3月14日,张鑫随父亲来到北京接受有关脐带血配型的检查。为小张鑫设立的公益帐号:0200214519200002640,(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代理),代理银行:北京中国工商银行华润大厦分理处,爱心捐款监督电话:010—68509121)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