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经济半小时] 艾滋病患者求医之路一波三折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20日 14:20)


  今天我们来关注一个艾滋病人求医的故事。画面上背对着我们的这位,就是故事的主人公李

  大姐,今年43岁,她是山西运城的一位农民。十年前,李大姐的丈夫因为卖血不幸感染了爱滋病。2004年,丈夫因为艾滋病继发肺部感染离开了她。而更加不幸的是,李大姐在随后的血液检查中,也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携带者。不过,目前最让李大姐担心的,并不是她身上携带的艾滋病毒,而是她在今年1月份查出的子宫肌瘤。为了治好这个病,李大姐开始了她的求医之路。

  李大姐求医记

  天气刚有些转暖,李大姐就来到了山西省的运城市看病。在出门之前,李大姐也对子宫肌瘤这种疾病做了一番了解。这是一种较为常见的妇科疾病,在县级医院就可以医治。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李大姐选择了条件更好的运城市妇幼保健医院。

  运城市妇幼保健医院医生:子宫肌瘤是大了,但手术倒是可以做的,要把全身都得检查清楚。

  一听说可以做手术,李大姐非常高兴。为了配合医生的检查,李大姐告诉医生,她是一名艾滋病毒的携带者。

  李大姐(艾滋病毒携带者):我跟你说一下,我有一个特殊情况。

  李大姐掏出了她所在的县疾病控制中心出具的介绍信,按照规定,艾滋病人在去医院就医的时候,由县疾控中心出具证明,以便医疗机构接待。但李大姐没有想到,看到这份证明之后,医生的态度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位女医生表示,能不能动手术还需要请示医院领导。

  女医生:现在你们等一下,我上去给你们问一下,看我们这个收不收。

  在焦急等待了20多分钟后,这位女医生回来了。

  女医生:因为你这是一类传染病,我们医院有明文规定,不准收这种病人。

  这位女医生告诉李大姐,他们医院没有对艾滋病毒进行消毒的条件,所以不能接收。建议李大姐去运城市传染病医院看看,因为那里是山西省的一家艾滋病定点医院。

  虽然被妇幼医院拒收有些出乎自己的预料,但李大姐来不及多想,紧接着又找到了运城市传染病医院。有了上次被拒绝的经历,李大姐这回显得有些顾虑。但最终她还是掏出了那份证明自己携带艾滋病毒的介绍信。而接下来这位医生的反应,又让李大姐吃了一惊。

  运城市传染病医院医生:哎呀上那个什么,上去找乔大夫去。

  李大姐:乔大夫在哪?

  医生:把那个病历也拿上。

  刚看完介绍信,这位女医生便马上起身离开了座位,甚至连李大姐的病历都不愿再碰一下,以最快的速度把她请出了办公室,让她去找一位专门负责接待艾滋病人的乔主任。

  一番东跑西颠之后,李大姐总算找到了那位乔主任的办公室,可值班人员告诉她乔主任不在医院。在李大姐的再三恳求之下,值班人员拨通了乔医生的电话。

  乔医生:喂,乔主任,有病人找,就在你办公室门口呢。

  值班人员告诉李大姐,乔医生要20分钟才能回到医院,让她在门口等一等。然而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就在快下班的时候,那位姓乔的医生回来了。

  李大姐:昨天做B超,我一看瘤子又长了,我心里害怕,就想赶快找找咱们地区传染病医院,看能不能把我这个手术赶快做了。

  运城市传染病医院医生:定点医院我们主要治疗艾滋病机会感染,手术病人我们就不接收,手术病人就不在我们的接收范围内。

  传染病医院不但没有接收李大姐,反而把皮球又踢回了妇幼医院。他们的理由是,自己不具备手术的条件,而妇幼医院才是真正应该收治李大姐的地方。

  李大姐:早上妇幼医院跟我说的,他们没有消毒条件。

  运城市传染病医院医生:她跟你们咋说的?

  李大姐:她说他们有规定,不能接受一类传染病的患者。

  运城市传染病医院医生:没有那个规定,哪有那个规定?你让她那个规定拿出来看看。关键是他们害怕得不行。

  普通医院不愿意接收艾滋病患者,传染病医院又没有手术条件,那么李大姐的病究竟应该去哪里治疗呢?

  运城市传染病医院医生:现在好多医院也不愿意承担你这个手术。

  根据卫生部提出的防治艾滋病的有关计划,到2002年底,全国70%以上的县级医疗机构能够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提供规范化的诊断、治疗。而我国《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管理的意见》的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不受歧视,他们享有公民依法享有工作、学习、享受医疗保健的权利和社会福利。所以李大姐一直认为,她的病应该不难治。但没想到,运城市的两家市级医院都不能为她提供治疗。那么,李大姐的病哪里能看呢?

  李大姐在运城连走了两家医院,都没有被接收。像李大姐这样的患者,究竟有没有医院可以给她治疗呢?前不久,李大姐得知,在临汾市有一个名叫“绿色港湾”的艾滋病定点医院,可以为艾滋病人提供帮助。抱着一线希望,李大姐来到了“绿色港湾”。

  临汾市距离李大姐所在的运城市有200多公里远,而这个名叫“绿色港湾”的地方,实际就是临汾市传染病医院专门设立的艾滋病病区。副院长刁士琦告诉我们,尽管这里也是山西省的艾滋病定点医院之一,但李大姐其实并不符合他们的收治标准。

  山西省临汾市传染病医院副院长刁士琦:我们都是一些发病,有了机会感染的,或者抗HIV病毒治疗有了毒负作用才来到这儿。”

  刁院长解释说,根据山西省有关规定,只有出现了脑膜炎、肺结核、霉菌感染等艾滋病引发的机会性感染,以及服用抗艾滋病毒药物出现毒负作用的艾滋病患者,才是他们医院收治的对象。而李大姐目前只是一名艾滋病毒携带者,并不需要接受抗病毒治疗,她所患的子宫肌瘤也的确不在传染病医院的收治范围内。尽管如此,“绿色港湾”还是破例让李大姐住了进来,并针对她的病情采取了保守治疗措施,希望通过服药促使体内的肌瘤逐渐萎缩,但实际的疗效并不乐观。

  刁士琦:她现在需要手术治疗,因为我们给他技术用药物来控制,效果不是很好。

  经过保守治疗,李大姐又做了一次检查。结果发现,自己体内的子宫肌瘤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比保守治疗以前增大了。

  李大姐:检查出来以后,医生他对我说,必须做手术。

  可说起进一步的手术治疗,“绿色港湾”也犯了难。

  刁士琦:因为毕竟是要做手术,但是传染病医院现在做一个手术来说,好多条件还不是非常成熟。

  刁院长说,作为一家传染病医院,他们缺少能主持妇科手术的外科医生。如果要给李大姐做手术,主刀医生就要从院外借调,而相关的消毒防护、手术费用等问题就需要做进一步的协商。

  山西省临汾市传染病医院副院长刁士琦:目前还没有那个医院我就能承担和这类病人的治疗,我觉得这是目前存在得一个问题。

  李大姐说,随着病情的加重,自己现在已经干不了重体力活了。而医生还告诉她,如果不实施手术,肌瘤将继续增大,随时有大出血的危险,时间久了甚至还有出现癌变的可能。

  李大姐:因为我在家里还是个重要人,老的、小的都离不开我,让他们给我想想办法,救救我,赶快做手术。

  究竟哪家医院能给自己做手术呢?李大姐再次踏上了寻医之路。这次她选择的是运城地区最大的一家综合医院----运城市中心医院。在妇产科住院部,李大姐找到了一位值班医生。与她曾经去过的前面两家医院一样,这位医生在了解到李大姐的病情之后,开始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运城市中心医院医生:具体的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弄。

  随后,这位医生拨通了院方领导的电话。

  运城市中心医院医生:现在是有一个子宫肌瘤的病人,但是她HIV阳性,这个病人她有子宫肌瘤,我不知道她这怎么办呢?”

  在向院领导汇报过后,医生让李大姐在外面等候通知。此时的李大姐,对这家医院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然而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运城市中心医院的决定很快就出来了:他们同意接收李大姐并实施手术。

  那么运城市中心医院为什么愿意接收李大姐呢?第二天一早,记者再次来到运城市中心医院,直接向分管业务的院长潘开成提出的了这个问题。

  院长潘开成:这不是我愿不愿意接收,而是医院应该接收的问题。

  对于前两家医院提出的不能接收李大姐手术的理由,潘院长用“不人道”三个字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院长潘开成:因为这个病人本身是HIV阳性,就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但是她又有子宫急瘤,这个子宫肌瘤和艾滋病是两码事。所以这个你给她拒绝接受的话,最后病人不是死于艾滋病,没有发作,结果是死于子宫急瘤了,那就不人道。

  而对于这些医院拒绝收治李大姐的根本原因,潘院长也进行了分析。

  潘院长:我想最主要可能咱们有些同志,有些医院怕职业暴露,引起院内感染,医生被感染,引起一些麻烦,可能会影响他们以后的医院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

  潘院长还向我们举了太原市一家传染病医院的例子。这家医院曾经接收过一名艾滋病人住院,结果整个住院楼的其他病人全都要求出院。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这家医院最终只好把这名艾滋病人转到了外地的医院。那么对于并不是专业传染病医院的运城市中心医院来说,他们难道就没有这些担心吗?

  潘院长:担心过,因为是担心,才和妇产科在一块说,做这个手术哪些大夫做,所谓治疗这种病人要暴露,医生跟病人做手术手弄破了,他是血液传播,这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必须要技术非常精湛的大夫,不会出任何差错的大夫。”

  对艾滋病毒携带者李大姐来说,她的求医之路,最后的结果还是幸运的,运城市中心医院最终同意给她实施手术。然而,我们的记者在山西省临汾、运城等地采访过程中了解到,事实上,并不是只有李大姐一个人求医难,很多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求医之路都是一波三折。

  其实我们国家对艾滋病还实行了其他的一些关爱措施,其中像“四免一关怀”,免费服用抗病毒药物、免费咨询和免费检测艾滋病病毒抗体等等,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对于很多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来说,他们仍然承受着社会歧视带来的压力,有时候这种痛苦甚至超过了艾滋病带给他们的影响。

  社会歧视

  小丁,今年只有25岁。18岁那年,他因为一次手术输血被感染上了艾滋病毒。2004年,小丁患上了肺结核,先后辗转省内的太原、运城等地的四家医院求医,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被拒之门外。

  艾滋病患者:你去医院,别人一看你的化验单,他都不接受你。院长就说,这医院我要是接受了你,他就没法在那干了。”

  医院不接收,小丁只能又回到了家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也一天比一天重。到2005年1月,小丁的病情继续恶化,胸部以近出现了大面积的脓肿。

  小丁:那时候已经,人身上就剩四个免疫力细胞了,已经没精神,来的时候,到9号门口,人已经不行了,睡到这儿就不行了,人已经到了昏迷状态了。”

  已经奄奄一息的小丁最终被临汾市传染病医院接收,并进行了抗病毒和抗机会性感染的治疗,目前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并有所缓解。而在采访过程中,来自运城的艾滋病人老张告诉我们,别说像小丁这么重的病,在他们村里,就连治疗一次小小的感冒,对自己来说都是个很大的难题。

  记者:你平常要是有个感冒怎么办?

  艾滋病人老张:得了这病以后,自己去买药,村里也没有人给你看病。

  记者:村里人不跟你看?你找他怎么说?

  老张:跟你看了病,别人就不找他看病,自己买一些液体给我输液。

  记者:那你怎么输?

  老张:自己扎,药液配上,自己扎。

  同样为了每一次小小的感冒而发愁的,还有运城市的艾滋病人老王。

  老王:在我们村里,可以说到后来人家都不愿意给我扎针、输液。

  记者:那你平常生病了怎么办?

  老王:村里有个老大夫,岁数大了,一直是他扎针,扎针吧,危险性大一点,就是跟人家出点钱。扎一针给人家5块钱。一般的普通的扎针是多少钱?2块钱。也就是说你每扎一针要多出3块钱?是的。

  而在运城市的艾滋病高发区----闻喜县采访时,艾滋病患者还向记者讲述了这样的担心。

  艾滋病患者:一个就是说,比如说你撞伤了,需要手术到地方医院他不跟你做,他说因为你有这个病,把你转到传染病医院去了,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传染病医院专对传染病的,没有这个手术条件。”

  在山西省运城、临汾两地,记者先后走访了十余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艾滋病人。调查结果显示,九成以上的被访者在治疗感冒、外伤或其它非艾滋病引发伤病的过程中,曾经有过被医生或医院拒收的遭遇。

  对于艾滋病人在求医过程中的这些遭遇,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已有10年时间的山西省艾滋病监测中心主任乔晓春也深有感触。她认为拒收艾滋病人的根本原因,是人们对艾滋病缺乏正确的认识。

  山西省艾滋病监测中心主任乔晓春:我觉得在工作中感受到最大的问题,我觉得还是社会上对爱滋病、爱滋病人或者感染者的这种歧视,还是非常非常严重的。别说我们广大老百姓在歧视艾滋病感染者,就是好多医务人员对这个都没有客观的认识,都在歧视。所以我们每次给他们讲,我觉得好多医院,歧视首先来自医疗部门的医生和护士。

  乔晓春还表示,医院拒收的做法是违反国家规定的。根据我国《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管理的意见》的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应该和正常人享受一样的权利。

  乔晓春:他有他工作的权利,学习的权利,包括医疗的权利。那么如果这种病人,他正常的手术不能做,那你就剥夺了他医疗权利。

  既然艾滋病人享有这些权利,那么当医院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艾滋病人应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利,医院是否应该对拒绝接收造成的后果承担责任呢?面对这些问题,乔晓春也显得无可奈何。

  乔晓春:现在我觉得好象还没有很明确的规定。

  节目进行到这里,我又想起那位李大姐,她是一个农村妇女,没念过多少书。但是,每到一家医院,李大姐都会主动提醒医生,自己是名艾滋病毒携带者。李大姐说,做人要诚实。但是,她所遇到的一些医生,却做不到这一点。他们找出种种理由,让李大姐的求医之路,变得漫长而曲折。我了解到,艾滋病人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目前还存在法律的空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首席专家邵一鸣,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一个提案,建议用法律的形式来保护艾滋病人和病毒携带者的正当权益。希望李大姐以后看病不再难。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