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一纸“红包”装着多少百姓之痛?
——代表委员痛斥医疗腐败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3日 13:07)

  卫生部统计显示:从2004年4月到11月底,全国医务人员上交“红包”总金额约1243.5万元,查处收受“红包”问题300件,229人因收受“红包”受到处理,查处医药购销中的违法违纪案件526件,涉案金额约2371.4万元,受党纪政纪处分357人,移送司法机关案件178件。

  这似乎大快人心。然而在两会上有代表问:红包上缴这么多,还有多少入私囊?案件查处这么多,还有多少人逍遥法外?

  “医疗界红包和回扣,说到底是腐败问题。”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曾强调说。“拿红包、吃回扣等医疗腐败现象,现在真到了非治不可,非花大力气治不可的时候了。”代表们认为,医疗腐败坑的是国家,害的是百姓,看似一纸红包,却不知装着多少百姓切肤之痛!

  红包送出花样来 医疗腐败何其多

  2002年贵州省遵义县医院医生王某在收受一肇事车主200元红包后,出具了一张虚假报告单,建议将伤者转院医治。伤者被送回镇医院治疗,医生受报告单误导而未采取及时有效的抢救措施。伤者次日凌晨死亡。

  日前,河北省衡水市哈励逊国际和平医院原院长潘殿卿因贪污受贿达百万余元,被法院一审判决其有期徒刑17年。潘殿卿一案被掀开后,这家医院其他12名中层干部也因索贿、行贿受到党纪政纪处理,同时6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医疗腐败案件不断发生,而像送红包给医护人员等腐败现象目前也还一直未断,这其中一些患者的家属主动硬送红包给医生,觉得送了钱心里才踏实。”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研究院名誉院长王永炎代表说,其实这些给医务人员送红包的都来自经济困难的群体。

  王永炎代表说,社会上流传“金眼科、银外科、欢欢喜喜妇产科”,这说明目前给医院这些科室送钱的人还是相对较多的。

  据了解,现在部分地区一些医院患者送红包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患者把红包送到医生护士手里,最后其实都统一上交护士长,由护士长把钱存在一张活期存折里,等患者做完手术后,护士长会把钱取出来,交还给病人。有一些患者会把自己的钱取回来。而另一些患者认为这笔钱送给医护人员“很值”,也就不回收了。这部分钱还将继续存在活期账户里,一年到三年后就入了科室的“小金库”,甚至被大家分掉。

  王永炎代表说,这种“红包”账户,虽是患者主动给的,并非医护人员主动“索取”,并同时被一些医生和患者认为是“合情合理”的,但从“立账户”到最后的“分钱”行为,违背了医护人员的职业道德。

  “老大”地位不改变 沉年老病难医治

  当年有“铁老大”、“电老大”,现在又出了“医老大”。在分析医疗腐败滋生蔓延的原因时,代表委员们将矛头直指由于医疗机构处于垄断地位而形成的体制积弊。“医院屡禁不止的红包现象,是医疗制度不合理的产物。”郭玉芬代表说,医院是一个庞大的医疗服务“垄断单位”,地位就摆到那,患者不想去也得去,药品经销商不想来也得来,其中尤以名牌医院、大型医院表现严重。

  而垄断必然导致权力滥用,甚至腐败。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秘书长王锦霞认为,一方面,医院对于药品企业来说是买方市场;另一方面,医院对于病人来说又是卖方市场,医生拥有处方权,用什么药、用多少都由医生说了算。这样,医疗机构就拥有了“双重垄断”,一言九鼎,必然导致医生在药品销售过程中出现腐败现象。

  在我国,医疗卫生资源短缺是不争的事实。据统计,目前我国卫生资源只占世界卫生资源总量的2%,却要为占世界20%的人口提供医疗服务。这其中,又有80%以上的药品销售要通过医院实现。这种买卖双方的地位上的不平等,使吃回扣、收红包成了医疗机构中广泛流传的“潜规则”。

  但是,仍有人不肯正视问题的存在,以患者“自愿表达的谢意”为借口,为这种行为开脱。对此,一些代表委员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由于医患双方的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一种假象。

  四川人大代表杨成学说,医疗是一种专业性、技术性很强的行业,普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病有多重、该吃什么样的药,需要花多少钱。而本应负责向患者告知情况的医生,却故意回避或夸大其辞,蒙蔽患者,从中牟利。“心里没底”的患者,为求放心平安,当然要送红包,实际上这仍是一种被动行为。

  身为卫生系统干部的马宗慧代表说,国家把医院分成赢利性和非赢利性两种,以“平民医院”为宗旨的非赢利性医疗机构本应由国家全部投资,可现在投入却严重不足。目前的国家投入,只限于购买医疗器械、医师培训、基础设施建设等,而医护人员的工资需要医院通过经营自己解决。这种情况下,部分医院或医护人员便想方设法地“大处方”、做“大检查”,以吃回扣增加收入。

  “开刀”先须除红包 法规还得腰杆硬

  郭玉芬代表说,部分医务人员存在的药品回扣、开单提成、收受“红包”、乱收费、滥检查、医疗事故等问题,群众反应强烈。这些情况虽然发生在少数人身上,但损害了群众切身利益,败坏了卫生行业的良好形象,影响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阻碍了卫生改革与发展。

  安徽代表汪春兰说,警察喝酒为什么管得住?靠得就是一个字:硬。只要违反了禁令,不管是谁,不管什么原因,不管什么职务,一定会得到处罚。

  她说,2003、2004两年时间,全国有1624名民警因违反禁令被辞退、降职或调离。

  医疗红包明知是腐败产物,却有禁不止,这应该引起卫生主管部门的重视。一些人大代表说,谁在搞医疗腐败?不是药品,也不是红包,因为药品要医生开出,红包也要医生收,管好了人,也就卡住了医疗腐败的中心环节。面对13亿人的医疗之痛,要有“硬”措施,要有自暴家丑的勇气,要有将红包医生扫地出门的铁面无私。

  “必须下决心开展纠正药品购销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的专项治理。使老百姓深恶痛绝的红包这类医疗腐败问题根治”,人大代表建议说:“加强医德医风教育,创建诚信医院活动,使医生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对违反规定的,要给予暂停执业,直至吊销执业资格处分。”

  当然,治理医疗腐败绝不仅仅在于消灭红包。汪春兰代表说,加大投入,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和调整医务人员收入分配,让大医院不再人满为患,小医院不再门前冷落,让百姓有选择,让医院有竞争,也是治疗医疗腐败的一味良方。

  据介绍,我国早就有了执业医师法。这部法律明确规定,利用职务之便,索取、非法收受患者财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代表们认为,法规明明在那儿,可执行起来却腰杆不硬!(完)

责编:回春  来源:新华社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